注定无法平静的一天,路信心里很明白,自己必须表现出淡定的样子。

  所以,在后院的树林里,真的让人把飞舟劈成的柴火搬来了,点上篝火,搭上架子。

  烤肉师傅是客栈的大厨,心翼翼的给路信做烤全羊。

  不远处的树荫下,摆了一把躺椅,路信悠夏椅着身子,手上还在打拍子。身边趴着小白这个吃货,不断的看着正在烤全羊的师傅,吓的这个师父一直兢兢业业的,生怕不心就让路信叫白虎给他吃咯。

  躺椅边上还摆了一张欣子,一个木桶里全是冰块,上边还有一壶葡萄酒。一至三号在边上伺候着,一个给路爷捶腿,一个在倒酒,一个负责把菜冀路信的嘴边。

  真是一个悠夏午后啊I惜,路信心里很清楚,此刻他并没有悠夏心情。

  这样的好日子,大概是过一天少一天了。心里如是想着,路信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乔欢儿沿着小路过来了,看见路信的状态,脸上紧张消失了。走路的时候加上了一些姿势,风吹杨柳一般的曳着身段,走近了低声道:“路爷,祖昊带着青囊门的人走了,让我来给您说一声。”老奸巨猾的祖昊第一个做出反应,路信倒也不意外。

  “嗯,走了么?走了好啊!”路信依旧不紧不慢,给了乔欢儿极大的信心。

  乔欢儿上前来,接过二号手里的筷子,夹菜递到嘴边。路信坦然受之时,这女人直接坐在大腿上,口滞声道:“孙慕仙和卞玉也要走,只是拉不下脸来。估计正在坐蜡呢!”

  路信扑哧一笑:“你去走一趟,让他们安心走吧。留下来于事无补!”

  乔欢儿扭着腰去蹭,卖力的勾引,口滞声道:“她们几个,伺候的还好吧?”

  路信翻了翻眼珠子:“谁都比不了你,不要把精力放在这上头,你是做门主的人。”

  别的门派不知道,天灵门的弟子肯定是比较安心的。路信这个护法如此淡定,无形中影响了大家。不过郑瑶出现的时候,乔欢儿的心情就不太好了♀女人怎么又来了!

  “禀报门主、护法,适才益他们三个找到奴家,提出回山门闭关修炼一段日子。奴家心里没主意,特来请示。”郑瑶来了,乔欢儿就勾引不下去了,站起来走到身后,给路信捏着肩膀。听到她说的话,手上突然加了力量。

  路信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肩膀上乔欢儿的手,接着对郑瑶笑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想回山门的就回去吧。”郑瑶听了一阵娇笑道:“护法肚量如海,换成奴家,先治他们一个临阵脱逃的罪♀号人,留着迟早是祸害!”这女人说话的时候,媚眼乱抛,腰身扭动幅度很大。波涛汹涌很是勾引了一下路信的眼神。

  路信听了哈哈大笑:“你想的太多了,又不是什么危急存亡之秋,他们要回去就回去好了‰其人留在这里,心却回了山里,不如走的干脆。”

  郑瑶见乔欢儿眼睛里冒了火,知道过犹不及,笑道:“如此,奴家告退了,不耽误护法休息!”说着话转身走了,等她走眼了,乔欢儿坐回大腿上,也不避着一号几个,口中骂道:“这老**,不就是有对大**么?”

  路信听了扑哧一笑道:“行了,这也值得生气?我不就是看了几眼么?你的比她挺啊!”

  两人打情骂俏一番,乔欢儿心满意足的走了。路信依旧悠闲,一直到烤全羊送来,这才对白虎道:“小白,吃吧,特意给你准备的。你吃了这个,以后不许挑嘴!”

  小白嗷嗷叫,扑上去也不怕烫,大口开吃。路信也没闲着,一盘羊腿上的肉片好了,摆在边上等着他享用呢。路信在度过短暂的有限时光,孙慕仙夫妇之间发生了争执。

  “不行,我们不能就这么走了q后无法在修真界立足!”卞玉一贯的当家作主,孙慕仙提出先回千机门,立刻遭到她的否定。对此,孙慕仙以低头沉默应对,卞玉知道他心里所想,忍不拙息道:“我知道你心里最在意的是祖宗留下的这份基业,路先生也没有拦着不让走。如果他能收下绾绾和青青做侍女,我也能走的心安理得一些。”

  “今天先不走吧,等明天看看再说。”孙慕仙终于做了决定,先拖着再说吧。

  就在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孙绾绾进来道:“门主,刚才看见天灵门的三位长老离开了!”

  卞玉闻声惊悚的站起来:“什么?他们也走了?”孙慕仙叹息一声:“人啊!”

  “如此,我们更不能走了!”卞玉语气坚定的表态,孙慕仙想想没有开口劝她。

  又是一个清晨来临了,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住。薄雾还没有散去,三门镇的街道上比往日冷清了许多。天灵客栈的门口,走出来一个路信,身边跟着一头小白。

  路信看着很悠闲,背着手微微抬头,不紧不慢的往外走。小白跟在身边,步调一致。

  所有看见发现路信的人,都忍不状了过来。实际上大家都在关注路信的一举一动,就算是年轻人,冷静下来之后,也会担心四大高手带来的威胁。

  “路爷!”齐子晴从斜刺里出来,上前微微万福。眼神里闪动的登,路信看的很清楚,微微一笑:“放心!”齐子薇也出现了,微微万福:“路爷,带上我们吧,路上不能没人伺候您。”话音刚落,身后有人接了话:“伺候主人,还轮不到你们。”

  一身黑衣,脸上蒙着面纱的一号出现了,身后还有三个同样装束的人。她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本来路信也没要求她们这么打扮。但是她们坚持,只要出门见人,就会带上面纱,理由是她们都是路信的女奴,不能被别人看见真容。

  路信笑了笑,没有管她们之间的对话,继续迈步往前走,沿着街道缓缓的走向镇子外。三门镇的防护大阵已经被毁,但是规矩还在,路信当然要遵守。

  走到镇口的时候,路信站住了,回头看了一眼。不出所料,身后有一堆人在跟着送行。乔欢儿、郑瑶、孙慕仙、卞玉等等都在送行。“不是不让你送么?怎么还是跟来了!”

  路信笑着说话,乔欢儿上前一步,微微万福:“爷,奴家不能不来,您保重!”

  “先生护法)路爷)保重!”众人异口同声!路信笑着摆摆手,心里要说不感动是假的。不知不觉之中,自己的影响力已经这么大了。奇怪的是,没有看见孙绾绾和孟青青!

  “各位,都别送了,我去去就回。”路信微笑转身,步履轻快,丝毫也看不出他有压力,似乎是在进行一次轻松的旅行。

  “我就说了,路先生有起死回生只能,怎么会怕什么四大门主!”卞玉低声说了一句。

  孙慕仙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四个叛徒跑掉了,我留下来等路先生回来,你回去。”

  “该死的,绾绾和青青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卞玉答非所问!

  太阳驱散了薄雾,路信也走到了界碑之外,招呼白虎正准备上虎背之时,路边的树林里走出来两个人。看见她们,路信就笑了:“你们怎么在这等着呢?”

  “人多,没法跟你单独说话;肚子话,一直没机会跟你说呢。”孙绾绾笑着开口上前说话,孟青青则没啥好气的回答:“就你爱逞能,到底行不行般!”

  一号等人很默契的站在十步之外,不管路信做什么,跟什么人说话,她们都不会说出去。只会守着不让别人靠近。

  “对了,你们那个什么寒冰烈焰,怎么就成我教你们的了?”路信歪楼的水平很高,一下就给两人带歪了。本来是送行嘛,心情颇为压抑,对手可是四大高手呢。路信就算是有奇遇,又有神术护身,照样会担心的。

  “你给我们的裙子是法宝啊,你这都忘记了。我们开始不舍得穿,又一次夜里没人穿上,对着镜子的时候,看见镜子上显出字来了。是一段心法,以心法驱动,术法可成。”孙绾绾解释了一下,路信这才明白原因。看着孟青青道:“你也是这样么?”

  “我可没多少时间去照镜子,是她发现了告诉我的。”孟青青也说了实话,压抑的气氛似乎轻松了许多。路信上前拉住两人的手:“你们别担心,我自有神术护身,还有神灵庇佑。四大高手一起上,我还鱼担心,玩车轮战,他们太高看自己了。”

  这番话效果一般,孙绾绾依旧担心的看着他,孟青青则坚定的回应:“我们也要去,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孙绾绾不说话,但是眼神说明了问题。

  路信心里很感动,但是作为一个“演员”,他的演技在这个时候很自然的发挥了:“干啥呢?生离死别啊!我啊,还等着你们修为达到筑基,我一次把你们两个娶回来呢?”

  路信还是第一次这么大的胆子,说出这个心思。下意识的暴露了自己此刻的心情还是紧张的。不过这两个妹子,没有察觉到这点破绽,被羞的脸都红了!朝花含露,美艳至极!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财神娱乐平台 易游pt手机客户端网址 赌博游戏机下载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金沙城APP 必博网站 大发bet网页版
娱乐平台 吉祥坊手机版 王牌娱乐app下载 澳门百家乐app
207世界杯足球排名 天天娱乐大厅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嘉年华线上娱乐 世界杯投注 澳门娱乐场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瓜子脸沙宣短发 新宝二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牛彩彩票注册 华人彩官方网站登陆
天游娱乐官网 必发彩票注册 万博娱乐公司 彩票代理平台 天游娱乐下载
趣彩彩票官网 欧亿娱乐总代 摩臣彩票登录 马泰平台 天易娱乐彩票
拉菲II娱乐 大众娱乐 聚彩彩票网 欧亿娱乐 如意娱乐总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