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占点便宜活跃气氛的玩笑话,放在以前孙绾绾肯定个他个白眼珠子,然后转身不理他∠青青则比较暴力,两根手指捏间嫩肉,三百六十度一转,几乎是必然的。

  但是这一次,两个妹子意外的顺从,孙绾绾低头不语,孟青青只是有点羞脑的瞪一眼,默认了他的说法。路信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居然能顺利过关,我真的是开玩笑啊!

  殊不知此刻的孙绾绾和孟青青,不管他提什么,都是会答应的。心里本就喜欢他,这时候可不敢因为这点事情让他分心。再者,这个世界这种事情很常见。有能力的人,多娶几个媳妇也不算事。她们两个现在不过是默默无闻的晚辈,相比之下,路信已经能在众多前辈面前谈笑风生,挥斥方遒了!地位上路信比她们可高的多。

  “你只管去,我等你回来!”孙绾绾抬起头,深深的凝视∠青青也不干落后,看着路信的眼睛:“一定要回来,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天上地下,一定找到你。”

  这一刻路信意外的不敢直视她们的眼睛,怕自己会流泪D里的轻碑意心的收起来,摆摆手笑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说完这句话,路信拔腿就走,越走越快,一直没有回头。他不是不想回头,而是不敢回头。往事在脑猴一幕一幕的钢,那个曾经一无所有的穷杏,匠镇十寒首,如今居然可以直面修真界四大高手了D里涌起无限的豪迈之余,想到美人恩重,还有那么多人的命运将受到自己成败的影响。路信不禁抬起头来看着天:“我不能输,我也不会输!”

  低声说完这一句,跨上白虎,路信哈哈大笑:“我去也!”一号等人各自驾驭飞行法器,紧随其后。一人一虎在前,四个黑衣女子随后!

  青松岭!顾名思义,松林满山!苍翠如海!山风吹来,松涛如怒!

  山腰有亭子一座,陈立霄便在此等候路信的来临!身为西岭门的门主,麾下自然有弟子相随伺候U云天有四个剑侍,陈立霄也有两个侍女在侧!

  陈立霄的蟠龙棍就在身边,扎在地上,比他的人还高。蟠龙棍,重八千八百斤,域外陨铁打造而成。普天之下,能够轻松使用这根棍子的人,只有天生神力的陈立霄了!

  这是为他量身打造的武器,为了锻造这根蟠龙棍,三百大匠历时三十余天才完工!

  蟠龙棍如果在一般的修真者手里,就是一根普通的陨铁棍子,在陈立霄的手里,则是一件无坚不摧的利器。整个修真界,修为达到大乘期,还在玩近身肉搏的人,也只有陈立霄了。

  别以为他近身肉搏,就可以用远程攻击欺负他,真的这么想就是离死不远了。陈立霄身形如电,百里之遥瞬息可至!高高跃起,当头一棒,任你是什么修为,身法不如他,都得挡他这一下。四大高手之所以能成为四大高手,就是因为其他三个人,闵归海身法灵活,闪避功夫了得,陈立霄就算比他强,也很难逼得他刚正面拼力量。东方韵步伐妖娆,善于迷惑之力,乱人心神,每每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迷乱陈立霄一瞬,躲开他的正面攻击。苏云天就比较特别了,他最强的不是身法,也不是力量,而是无穷无尽的凌厉至极的攻击手段,逼着陈立霄全力防御,无法发起主动攻击,从一开始就不让陈立霄有机会近身肉搏。

  如果你误以为陈立霄只会近身战,那就大错特错了,蟠龙棍是法宝。这是陈立霄最大的秘密,只是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已经死在龙魂之下。不到万不得已,陈立霄是绝对不会暴露自己最大的底牌,就算在天下修真大会上,陈立霄向苏云天认输,也没有动用这张底牌。

  如果哪一天,陈立霄需要动用这张底牌了,那必须有两个前提,一个是对手必须杀死,且能杀死,另一个则是,他不动用底牌的话,就得死!

  蟠龙棍发出了嗡嗡的鸣叫声,背手迎风而立的陈立霄精神一震,极目远望!

  白虎振翅而来,心里不爽,身后四个女人飞太慢,白虎不得不减速等候她们。

  “真是有趣,这么一个绝顶高手,身边跟着的侍女,却只是练气期的废物!”陈立霄自言自语,站在他身边的两个侍女,可都是金丹期的好手。

  “门主,有的人可能就是不善于教授别人呢?再说了,昨天在三门镇,两个炼气期的女子,不照样让苏云天的剑侍吃了大亏么?”身边的侍女甲,笑着来了一句。

  陈立霄点点头:“大概此人善于器,而不善于教!”侍女乙则笑道:“也许是幌子!”

  陈立霄面色一凛,这个判断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吧?

  路信根本就不知道陈立霄在想什么,如果只要他能开心三天的。

  白虎的眼神不错,看见了亭子上的人,一声虎啸,抖动翅膀,滑翔而落。身后的四个黑衣女子,飞行的法宝倒也一致,都是一具飞梭。这种在修真界烂大街的飞行器,价格便宜,速度不快,但是技术成熟,非常稳定,消耗很低,一般的灵石就能驱动,用元气石就是浪费。请参照汽车界的普桑和捷达)

  陈立霄看见四个飞梭女,决定收回自己关于路信善于炼器的判断,太伤智商了!

  好吧,这个事情其实是路信马虎了,他事情太多,不顾上这九个女的。

  陈立霄的另外一个反应就是,这家伙是个抠门的土财主!不然话点钱,也不至于身边的侍女用飞梭啊Y仔细一想,散修啊,可能确实钱袋子比较紧一点。但是他有三个门派供养啊!陈立霄思绪出现了散乱,心里陡然一惊:“这家伙不是故意这么搞的吧?”

  路信从虎背上下来的时候,陈立霄的吃惊达到了极致。

  我怎么看不出他的修为?

  我怎么看到是一个毫无修为的表象?

  苏云天这个王八蛋,不告诉大家,这个家伙居然有隐藏修为的能力!

  前两个问题,是因为吃惊,最后这句是陈立霄在瞬间做出的判断。

  难怪Q怪Q怪苏云天要把大家都招来b个人的修为,已经返璞归真!

  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为何他还不登仙?

  陈立霄的脑子没坏,他看见的路信,就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家伙。他可以肯定,从表面上看,自己绝对没有看错。然后他很快就得出了自己的结论b个结论来自他之前的感知,在此之前,他只是感知到四个黑衣侍女逼近,而没有任何关于路信的感知。

  既然没有感知,说明此人的修为很高,否则就算是有法宝在身,也无法完全内敛气息。

  这一刻,陈立霄的心情非常复杂,他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我真的能赢么?

  路信也很吃惊,他了解过西岭门,知道在大陆的最西边的一个门派。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陈立霄的长相那么奇怪,头发是黄色的,眼睛是蓝色的,身高都过六尺了吧?

  更吃惊的是,陈立霄身边的两个侍女,金发碧眼,丰乳肥臀,也是人高马大的样子。

  短暂的吃惊之后,路信平静下来了,反正不管对手是谁,最后都是要丢骰子!

  面带微笑,抬手一拱:“我就是路信!”说完回头努嘴,一号双手捧着陈立霄送去的帖子,缓缓走到陈立霄跟前,双手奉上。陈立霄站着没动,身后的侍女上前接过帖子。

  “我就是陈立霄!本以为言过其实,真的见了路先生,才知道名不虚传啊!”陈立霄客气了一句,路信却摆摆手:“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听着是谦虚的话,陈立霄却有被人侮辱智商之感在他修为很深,不会轻易生气,也会防备路信激怒他!“请吧,来的匆忙,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只有一点西岭出产的瓜果,还有一点果酒!”陈立霄做了个请的手势,如果说没有见到路信之前,还有一点优越感,那么现在见到了真人,不得不打起一万分的心应对眼前的这个人。

  路信也不客气,拱手之后不紧不慢的往前走,一点都看不出任何紧张来。其实他现在真的不紧张,都特么到了地方了≤而言之,言而总之,最终还是要丢骰子,那还有啥好紧张的,最后的结果都注定了。

  这份淡定和从容,落在了陈立霄的眼睛里,就是一种自信的表现。再有就是路信很不是东西,眼珠子盯着两个金发碧眼的侍女上下打量,尤其是盯着胸前看了一阵,啧啧两声:“壮观,蔚为壮观0所未见也!”

  明目张胆的调戏自己心爱侍女,陈立霄心中大怒,这就不是无礼那么简单了,这是非常的无礼。按照西岭那边的习俗,这么轻薄别人的女人,那是要被人乱刀砍死的!

  就在陈立霄准备表明自己的愤怒时,突然蟠龙棍发出异响,陈立霄脸色骤然一变。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金沙城APP下载 亚博哪里下载的 明升手机下载 天天娱乐检测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易发棋牌app 永力赌网站 易发棋牌app
齐发国际老虎机 博天堂 fun 必兆娱乐平台 全职魔法第三季吉吉影音
天天娱乐 永利皇宫 博狗备用 日博客户端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亚博体育国际 集美国际娱乐场 易胜博 APP下载
银豹娱乐城 j8彩票网 VO娱乐 银豹娱乐总代 万博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开户 欧亿娱乐 杏彩娱乐 圣亚娱乐开户 江苏快三走势图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伯爵2登录 品牌博猫游戏 帝豪时时彩平台登录 久久彩票
聚富彩票官网 彩世界平台 彩票娱乐 天游娱乐彩票 玖玖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