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一号等人跟上来了,路信不动声色的端坐虎背上:“你们先走一步!”

  居然让我们先走?一号等人立刻热血沸腾,此刻的她们,愿意为路信做任何事情,哪怕现在就死!“主人不走,我们也不走*死,也是我们死在前面!”

  路信眉毛一横:“不听话是吧?滚蛋,别留在这里拖累我T了,回去之后,我要好好抓一抓你们的修为了,不能就这么耽误了。”

  “如此,主人保重!”一号很果断的掉头就走,每张脸上,泪水打湿了面纱!

  路信就是单纯的嫌弃她们飞的太慢,这才让她们先走。什么高风亮节体恤下情的想法,那是完全没幽。无非就是一种做人的本能,男人还没死光呢,轮不到女人上阵!

  还有一点路信看的很清楚,陈立霄肯定不会发起攻击了,没道理近在咫尺的时候不砍人,非要等对手跑到十里之外才动手吧?那不是脑子有坑么?东方韵呢?这个不敢确定,不过看着她的样子,也不像要动手。

  实际上这个距离对东方韵来说,是一个最佳的攻击距离。因为东方韵手里的那面鼓,才是她的武器♀是一件法宝,发出的声音不是简单的声音,可以乱人心神,对元婴有伤害作用。大乘期高手的元婴,等于又一个同等的战斗力。元婴被限制,战斗力自然锐减。

  可惜,东方韵就是不敢动手,因为她看见了陈立霄。打起来呢,渔翁得利!

  何况她还有把握打赢呢!没有把握还要打,看见边上有人准备捡便宜还要打,那也是脑子有坑吧。所以,路信其实很安全,唯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开口说话,一旦说话,他的声音传不了那么远就露馅了个距离,大龟甲术也没法施展啊!

  路信就这么平静的看着东方韵,无视陈立霄的存在♀一下给东方韵的压力就大了,这女人本来就没安好心,藏在这里打算偷窥,一旦那边打起来,不管是谁输了,跑路的时候东方韵就能捡便宜。

  可想而知,陈立霄看见东方韵的时候,心里何其愤怒女人不安好心啊r一自己打输了跑路,半道上被她截住了,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所以,陈立霄的注意力,也集中在东方韵的身上,这一下她的压力就大了。两个绝顶高手,居然都盯着她,这种事情真的很麻烦啊!

  “嘻嘻,路先生这就要走么?”东方韵打算通过对话,缓解对方的敌意。

  路信还是沉默以对,坐在白虎的背上,冷冷的看着她♀么说吧,路信现在的眼神还够用,就是不能说话♀么一沉默,就被理解成一种敌意和戒备,这一下压力更大了。

  路信不搭话,陈立霄也沉默应对,三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大眼瞪雄,谁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得利的却是路信这个冒牌货!

  大概两刻之后半个斜),路信觉得一号她们飞远了,不会被追上,这才排了拍白虎的脑袋:“小白,我们走!”路信说走就走,白虎的速度提到极致,这可是仙人的坐骑啊。一瞬间就出了五十里外了。

  路信这一撤退,没人认为他害怕,因为本来三人之间是一个连环,谁也不敢轻易走。把背后露给别人,这是蠢人的干的事情。但是路信是外行啊,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还以为站这么远,那两也不能把他怎么地。

  殊不知,陈立霄是真的害怕,但是他和路信之间,达成了和解了。所以不用担心路信,只是盯着东方韵。东方韵则需要防备两个方向,路信果断的走人,她就算想攻击也不敢啊,边上还等着一个呢。万一攻击不利,那真是自找围殴了。

  路信这个外心举动,很自然的被理解成为艺高人胆大!关键还是白虎给力,一瞬五十里♀让东方韵暗暗庆幸,自己就算开极速,也未必有这个速度吧?

  平衡被打破,新的平衡又出现了,剩下的这两位,实力相当。自然不会没事再打起来。东方韵离开山巅,朝着陈立霄的方向飞了过去,这一下陈立霄反而不用戒备了。他对这个女人还是很了解的,这个时候肯定不会主动攻击。

  但是东方韵也没敢飞到陈立霄跟前,她得留着余地,免得对面暴起,蟠龙棍可不好惹。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就只是见识一下他!”东方韵笑起来极其妩媚,成熟女人的魅力发挥在了极致。陈立霄却不吃她这一套,冷笑道:“刚才你怎么不对路信去笑呢?我想,他一定很喜欢你笑的样子。”

  东方韵被挖苦了一句,根本就不在乎。都是老熟人了,谁不知道谁啊?

  “这倒也是,我刚才太紧张了,忘记笑给他看。”东方韵也是活了几百年的狐狸精,一句话就想带歪楼。陈立霄却不肯上当,来了一句:“没事,我已经见过他了,接下来就轮到你了。不过届时,你可要当心了,谁知道别人会不会学你啊。”

  东方韵心里暗暗骂娘,嘴上却在笑道:“没事,他长的那么好看,我恨不得一口吞到肚子里。不像某些人,我见了还以为是猴子,得躲着走。到时候他来见我,顶多我让着他就是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陈立霄扑哧一笑:“你让他?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告辞!”说着缓缓后退,东方韵也缓缓后退,两人不断的拉开距离。

  退到认为是安全距离后,陈立霄露出气急败坏的表情,对身边的侍女道:“那个杏,长的真的很好看么?”感情陈立霄还是被气到了,这家伙最大的缺陷,就是长相不那么主流∪其是一头黄发,更是另类。

  侍女甲笑道:“姓路的细皮嫩肉的,毫无男子气概,倒向是个兔爷∨主高大威猛,男子气概十足,怎么是他比的了的?”

  东方韵一路飞走,一直到她看见前方有人在等着,这才减速上前:“归海,你怎么在这?”

  闵归海上前笑道:“我也想知道,你都看见了什么啊?”对于东方韵,他可是太了解了,知道她会去偷看。东方韵眼珠子一转,四下看看便笑道:“你啊,总是这样♀地方可有讲究啊,守着我的退路,盯着苏云天的来路,你是怕他作怪么?”

  闵归海点点头:“既然你去偷窥,我就得防着苏云天,这个人啊,怎么心都不为过。”

  东方韵叹息道:“修真界最是无情,我却有你这么一个知己!上天待我不辈!”

  闵归海摆摆手:“你想多了,我可是为了我自己。你和陈立霄不管谁吃了亏,都便宜了苏云天。”东方韵深知他闷骚的性格,笑着曳:“不说这个了。”

  两人当年共过患难,但是却因为性格原因,没能走到一起。但却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只知己好友G那种可以把背后交给对方的类型,这在修真界真是的罕见。

  “嗯,苏云天一直没动,看上去他很自信。不过我个人认为,他是在等啊!不管怎么说,他下了要不妙招。我们三个,怎么都会对路信生出好奇之心的,被他架着发了帖子,路信产生误会很正常啊。”

  东方韵笑道:“你真是想的太多了,陈立霄也不是傻子,他就是真的见识一下,两人就是坐在一起喝酒聊了几句,然后就散伙了。我还以为,怎么也要等个把时辰的,没想到我刚到地方,那个路信就出来了,一下就发现了我的存在℃是个了不起的高手啊!长的还课,整个修真界,就没人能比他更课的。可惜了,他只是个散修!”

  “你怎么会判断他是散修?”闵归海对这个很感兴趣,东方韵笑道:“他身边有四个侍女,乘坐的却是极为普通的飞梭I见他资源极其紧张,不然也不至于这样。”

  闵归海点点头:“这么一说,道理就通了。难怪他会出手管三个门派的事情,原来是惦记了上了三个门派的资源啊。别的不说,青囊门的资源就够他享用的。”

  东方韵曳:“归海,我担心另外一种可能,他也是为了三个门派。”

  闵归海曳否定:“不可能,他就是一个人,手下四个侍女,怎么可能掌握的了三个门派。无非就是卖个好,收点好处。只是没想到,他坏了苏云天的好事,一下就把我们都招来了。我想,现在他也很头疼吧!不然,陈立霄那边,未必打不起来,麻杆打狼两头怕!”

  两人的判断其实都不对,路信是被龟灵架着往前走的。回去的路上,路信看看没人,赶紧擦头上的冷汗,心里暗暗后怕的时候,龟灵唰的一下出现在他的肩膀上。

  路信大感好奇:“乌龟人,你这个时候来干啥?”龟灵淡淡道:“没啥,就是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特意来看看,你忙你的吧,我露个面就走。”

  路信颇为费解,龟灵唰的一下,又消失了。习惯了这货的神出鬼没,路信也不惊讶。

  继续回程,远远的看见三门镇的界碑附近,人头如潮!

  这又怎么了嘛?路信很奇怪,这么多人站这里干啥呢?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凯发K8娱乐软件下载 天天娱乐软件 一元中购
玛玡娱乐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澳门码开奖结果
最新欧洲国家队排名 万博体育网址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世界杯足彩在哪买
皇浦国际中文版 国际娱乐平台app 亚博体育国际 88娱乐
泰国靠逼大尺度 琪琪色在线免费视频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娱乐彩票 银豹娱乐登入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黄金彩票官网登录 BA娱乐
聚彩网 万博娱乐主管 斗牛娱乐 亿游娱乐 腾讯分分彩开奖
易彩娱乐官网 聚鑫娱乐 如意娱乐主管 娱乐平台 彩都会线路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万恒娱乐 香港天下彩网址 九州娱乐网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