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在发什么呆呢?其实是龟灵在意念传信。两人的对话如下!

  “这是美人香的气味2人吸了觉得很舒服,修真者吸了,丹田燥热,元婴神迷。”

  “简单点,说这么绕口你不累啊!”

  “简单的说,这是一种修真者用的催情香。”

  “那跟我没关系咯?”

  “理论上来讲是这样,凡人吸这个,对身体又好处,促进血液循环,增强免疫力!”

  “打住,废话真多T了,你怎么来了?”路信及时制止它的聒噪!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热闹!”这一次回答很简洁明了,路信很满意!

  现齿入了短暂的沉寂,路信呆呆的看着地毯是啥意思?这个时候对于东方韵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只要她悄悄的抽出头上的发簪,对着路信的后脑来一下,噗的一声,一切都将结束了。!

  但是,东方韵没有这么做,反而在疑神疑鬼♀家伙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发呆,肯定不是脑子坏掉了。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无视身边有一个大乘期修真者的威胁,而这么心安理得的发呆呢?

  怎么看,这毯子都没问题Q道是别的问题?还是说,有人在边上偷窥?

  想到这里,东方韵陡然一惊'头四下观察!没有发现异常,对天空中飘着的女弟子做了个手势,让她扩大搜索范围。

  “路先生?”东方韵心翼翼的问一句,路信停止了发呆,啊了一声:“刚才脑子进水了!别介意!”自己说自己脑子进水,边上的女弟子都忍不住了,扑哧一阵轻笑↓在弹奏的乐师们,也是曲调大乱。东方韵也忍不姿哧一声笑了♀人,也不是那么无趣嘛。

  继续往前走,路信这一次没有在作怪了。东方韵本能的猜测,他一定发现了什么。

  红毯的痉,是一片平整的草地对着湖面。草地上摆放着欣子和椅子,坐在椅子上,面朝无言湖,前方是一片空地≈师们在空地的一侧奏乐,迎面吹来的是湖面的微风。

  桌子上摆满了佳肴美酒,两座对面,东方韵微微万福:“路先生请了6来是客,招待不周,多多包涵。今日备下美酒歌舞共赏之,愿先生有个美好的芋,便不枉我一番苦心。”

  路信拱手笑道:“东方门主客气了,你发帖子请我来,这是你给我面子啊。”

  这家伙还挺会说场面话,还以为他就会膈应人呢?你既然来了坐下,今天就别想走了。东方韵心里暗道这般,脸上却是笑的更加妩媚,做个请的手势,两对对面而坐。

  东方韵举杯相邀,路信也不怂,连着三杯下去后,东方韵在酒水里可没有走手脚。

  啪啪啪,东方韵拍掌三声,接下来才是大戏开场。

  乐声再起之时,与之前的平和曲调大有不同,变得旖旎诡异曲子可不简单,配合之前的美人香,这是东方韵悄然挖的第二个坑。现在看起来,路信一只脚已经落下坑里了。

  可惜的是,这曲子听在耳朵里,路信果然鱼心跳加速,但却没有太大的感觉。反应依旧很正常,在东方韵看来,他的修为仅仅靠前面两步,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接下来的第三个步骤出场了,随着乐曲的节奏,八个长裙女子排成两行,舞步轻快,身段婀娜,在承翩翩起舞♀八个女子的长裙很有讲究,并不是正常的长裙,而是条状的裙摆。上身则仅仅身着肚兜,手持彩带舞动。

  这一下就把路信的眼睛个看直了,这八个女子,个个都是颜值很高,细腰长腿,丰乳翘臀。单单看某一个,眼睛都不太够用了,何况这里有八个】个舞蹈动作看着都很正常,但是随着身体的摆动,乳波荡漾,一条腿,长腿细白。

  每个经过路信面前的舞女,眼神里都带着一种强烈的信号,似乎对路信一见倾心,在呼唤他上去一起跳舞似得。

  这些舞女身体的柔韧性极强,不断的做一些难度很大的动作,配合这身装束,将女人对异性的吸引放大到极致。

  路信不懂歌舞,音乐也是外行,但是他也觉得很好看。看的也很投入,对面东方韵还在不断的劝酒,路信也不客气,一起干掉一杯又一杯。

  有个事情是路信的私人秘密,他喝酒会脸红,但是绝对不会醉。

  东方韵一直在观察路信,发现他的脸上虽然不满红润,但是眼神始终清醒。似乎看舞蹈很专注,却有没有一个修真者应该幽反应。

  什么反应呢?这个乐曲加上这个舞蹈,之前的美人香,加上酒水的催化,应该会出现意乱神迷的反应。但是路信没有,虽然他也是盯着看,但是眼神不是迷乱,而是一种清醒的**♀一下东方韵鱼佩服路信了,果然是个高手。

  美人香也好,曲子和舞蹈也罢,最终的目的还是起到一个迷乱元婴的作用。

  东方韵做过实验,门内的一个合体期高手,在看了这个舞蹈一段时间之后,忍不拙起来加入舞蹈之中就算了,连他的元婴也出来了,跟着一起舞蹈摆动。而且当时那个高手的眼神迷乱,神态疯狂,元婴更是不堪,迸一个舞娘做耸动的动作。

  可是现在的路信呢,始终端坐不动,酒来了喝酒,菜来了吃菜。丝毫没有起身下场的意思+方韵看的清楚,知道他的控制力还在,便悄悄地做了一个手势。

  这一下弛的舞娘们动作变得更大,之前还鱼遮遮掩掩的意思,现在则面对路信,整齐身子往后一个翻身♀一下路信看的过瘾了,这个动作下来,肚兜下面全都暴露在一个瞬间,嫣红乍现,长腿如林。

  接着八个人排成一行,背对着路信,扭腰抖臀,舞蹈变的极其诱惑。

  这么精彩的舞蹈,路信下意识的直起身子,没法子不直,下面鱼紧了,难受着这个动作,拉开一点空间。好在有桌子遮挡,不然丢人丢大了。

  东方韵见状心中一喜,本以为路信彻底着道了,只要他站起来加入舞蹈,元婴出现的瞬间,就是东方韵发起致命一击的时候。东方韵很有耐心的等待,她觉得路信支撑不了太久了♀是她精心准备的手段,她有自信,任何一个修真者只要敢于一个人面对,就难逃被迷乱的下场。一旦被迷乱,自然难逃自己的掌控,或者一击毙命,或者从此元婴被控制,成为一个傀儡。看着精心准备的陷阱即将奏效,东方韵难掩激动,也不说敬酒的事情了。

  她在等,等着路信站起来那一刻,等着他步入舞钞中,被那些精心调教出来的弟子包围,用各种肢体语言加速他的迷恋,甚至不惜在众目睽睽之下野合,目的就是一个,勾出路信的元婴来。只要勾出元婴,东方韵就能控制转婴,路信也就成了瓮中之鳖。

  有这个一个高手控制在手里,还怕什么苏云天和昊天门?

  路信终于站起来了,东方韵的心跳瞬间达到了加速的极致,一手摸着发髻上的簪子,暗道:“我不着急,我不着急,我再耐心一点。”嘴角上的微笑,却是怎么都控制不住了。

  “咳咳,酒喝多了,去方便一下!”路信冒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东方韵的表情僵硬了。弛正在跳舞的八个舞娘,流畅的动作突然被打断,有人摔倒在地,有人身体僵硬,有人呆呆的站着,有人表情迷茫的看着路信,舞蹈彻底的毁了。

  “你说什么?”东方韵不敢置信的问一句,路信重复了一下要求。

  东方韵一口老血差点没忍诅出来,脸上的笑容极为勉强的站起来:“来人,领路先生去方便。”路信跟着一个女子往后走,身后有个帐篷,里面有方便用的马桶。

  说实话,东方韵打死都不信,路信是去方便。你是修真高手好不好?找这么烂的一个借口有意思么?就算再喝十倍的酒,只要你愿意,都可以轻松的以排汗的方式溢出,有必要去方便么?难道说,他意识了危机,在控制力到了一个极致的时候,采取的自我保护?

  可是,不像啊Q道说,这些舞娘的舞蹈,还不足以打动这个混蛋么?

  这是要逼我出杀手锏啊+方韵心里如是想着,现在轮到她发呆了。现在的舞娘们不知所措,乐师们也都停了下来。第一诚量,路信获胜!

  从帐篷了出来的路信,表情很轻松:“你的马桶很不错,居然还镶嵌了好多宝石。”

  东方韵懵逼了,小哥,你的思维能不要这么活跃么?咱们还能好好的看舞蹈么?

  “你喜欢啊?那就送给你啊!”东方韵缓缓的站了起来,身后的侍女摘掉外袍,露出里面紧身的舞裙。“算了,这种马桶是别人的我不心疼,是我自己的,我会心疼的尿不出来的。”

  “是么?路先生真是风趣啊。你我难得一聚,见她们跳舞我也来了兴致,亲自下场给先生献舞。”东方韵说话的语调旖旎到了极致,就像一把钩子,不断的在勾引撩拨人心。

  这女人只穿舞裙的时候,立刻就换了一个人,如果是之前是高贵的不可侵犯气质,现在真是露出双肩和一段星子,就变成了一个荡妇气质的女人 管她的表情依旧高冷,脸上毫无笑容,但是她一扭腰一提臀,高贵圣洁的脸起了另外一种作用。

  当音乐响起,东方韵双手抬起,气场立刻就起来了。随着音乐,双手缓缓举起,在头上交汇时,一道眼神过来,眼波流转,表情冷峻。东方韵腰间快速左右摆动的时候。作为观赏者的路信,心里滋生出一种难以遏制的念头,把她按在地上反复摩擦。眼睛里就只剩下这个女人的腰身在摇摆,脑猴印满的是这个女人那张冷峻圣洁的脸。

  这一下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反差,如果仅仅看她的脸,就是一个圣洁的不可亵渎的女人,看她的脖子一下,做的却是一些极爵逗的姿势。

  这一刻,路信迷乱了,眼里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个反应,东方韵看的极为清楚,心里的得意达到了巅峰♀个人果然是个高手啊,自己精心准备的舞蹈,还得自己亲自下场,才能起到根本性的作用。其他女弟子不是不行,而是修为不够,在这种绝顶高手面前,她们还不具备魅惑他的能力。

  东方韵的舞蹈越发的自如,将这一套精心准备的舞蹈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一套舞蹈,自然不是一天就能练成的,十年前机缘巧合得到这个舞蹈的精髓时,她就开始了练习。本来是为了其他三大门主准备的,没想到今天提前用上了。

  摆手、扭腰、提臀、抬腿、后仰,一系聊动作,由东方韵做出来,充满了旖旎的韵味。

  看着路信缓缓的站起来,随着音乐摆动,眼神迷离的时候,东方韵越发的卖力气了。

  就在她认为下一刻路信会迈出一步,走进舞场的时候,这货居然又坐回去了。

  东方韵心中一惊,到底怎么回事?这家伙的眼神,突然的又恢复了正常,并且警惕的看着自己。东方韵一扫而过的眼神不敢对视,心头大骇之余,还是不肯甘心,咬咬牙双手一拍。

  那么,路信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东方韵不得而知。路信不会说,唯一肯定的是,这家伙一定是在某个瞬间惊觉了什么。

  啪啪啪,三声巴掌响过,路信多少鱼惊讶的看过来。音乐暂停,一个侍女飞快的送来一面宽扁的手鼓。东方韵手鼓在手,眼睛瞟了一眼路信后,羞涩的低头,就像一个贞洁的少女,正在偷看她的情郎。

  咚咚咚,手鼓响了,发出的声音像一把锤子,一下一下的敲打在路信的心头。

  东方韵终于要放大招了,这把手鼓不仅仅是乐器那么简单,还是她最强大的法碑一。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阿狼工作室 体育开户网站 天天娱乐大厅 易胜博app下载
龙8手机app下载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利利来娱乐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顶级娱乐注册就送39元 亚搏app 欧洲国家队足球排名 平台线路检测
大佬娱乐网址 大神棋牌官网下载 世界足球几星 金马娱乐app下载
158nn.com 阿狼工作室 利记娱乐网址 玛雅吧娱乐平台
亿宝在线 天游娱乐主管 正点游戏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万博娱乐官方
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 彩客电脑版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 678彩票最新网址
58彩票 如意娱乐主管 六合彩天空彩票与你同行 趣赢娱乐
246天天好彩 天游娱乐平台 云鼎时时彩 娱乐注册平台 开心娱乐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