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站起来的时候,确实已经神魂颠倒,神志不清了。东方韵的舞蹈太给力了!

  但是龟灵这家伙泼冷水的本事更给力\及时的在路信的脑子里制造了一个声音,这声音就像一个人在放屁,而且是个悠长的屁!

  有人在自己的脑袋里放屁这种事情,脑子想一想都能吓死人吧?路信就这么被吓醒了y以他一屁股又坐回去了+方韵手持手鼓,一边击鼓,一边舞蹈的时候,路信又不行了♀鼓声太魔性了,能够带着他的心跳加速,满眼都是这个女人充满魅惑的眼神,还有诱惑的身段。路信的神志又要出问题了,但是这一次,龟灵及时的意念传信:“不想变成人干,就给我闭上眼睛坐好了别动。”

  龟灵近似机的声音也挺魔性的,一下就冲散了东方韵营造的气氛。

  路信心中一惊:“人干?怎么讲?难道吊在旗杆上风干那种?我还真见过这样的事情。以前在匠镇的时候,有个匠人就因为乱说话,被抓起来吊死了,挂在旗杆上风干。”

  龟灵:“跟那个不一样,那个是做肉干的手法,她们要玩的是通过摩擦,吸干你的骨髓!”

  路信现在够污,龟灵说的很文雅,他却秒懂:“你就说采阳术好了嘛,我懂T前在碧玉楼,没少听那些姐儿交流经验!”

  龟灵短暂的沉默后:“该懂的你懂的不多,不该懂的,你却懂的不少。”

  路信:“你可以贬低我的人品,却不能贬低我一颗求知求真的心!”

  龟灵:“好啊,现在用你那颗求知求真的心给我听好了,这是迷仙**r者叫做迷仙舞!别说你这个菜鸟了,就算是那些修炼几百年的高手,一旦陷入其中,也要变成一个白痴,或者是一个牵线傀儡。从此迷试我,任人摆布,一直到被这个五百多岁的女人吸干为止。”

  路信:“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P什么讲究么?怎么破掉呢?如果她不停的跳,我总不能闭着眼睛,坐在这里跟你聊几天几夜吧?”

  东方韵发现了路信闭上眼睛的事情,心中不免惊慌,手里的鼓敲的更急,希望能摧毁路信最后一点神智上的抵抗。她也确实做到了,如果不是龟灵那种特别的机声音,路信的心脏跳动节奏,能被她带这走,越跳越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也不一定呢。

  但是现在这个击鼓的节奏,每一次龟灵开口,就给她打断了。路信还能勉力维持正常,却不敢睁开眼睛了。被这么多女人**米,最后被吸干的惨状,脑补一下就觉得很恐怖∪其是这个女人已经五百多岁了,这个更加恐怖了。

  “蠢货,你不是有杀手锏么?”龟灵的提醒很及时,路信站了起来,摆好姿势,总算睁开眼睛看着天空!“手握乾坤定生死!”口诀熟练的念了出来!

  龟甲带着金光出现了。大龟甲术的程序,路信已经习惯并且麻木了+方韵则不然!

  路信再次站起来的时候,东方韵心中狂喜,胜利就在眼前。手帜鼓敲的更急了,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的鼓点声。路信念口诀的时候,她还在使劲的敲鼓,根本就听不到路信在念口诀,就看见他的嘴动了几下,然后突然整个现惩安静了。

  乐师们丢下乐器站了起来,伴舞的弟子们停止了舞蹈!

  东方韵则发现一个让她奔溃的现象,毫无预兆的情况下T己完失控了,心爱的法器手鼓被动丢弃,在地上滚动,最后发出咚咚咚响,才平稳的挺好。最可怕的还在后面,东方韵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眼珠子必须盯着空帜乌龟壳,唯一还受控制的就是自己的思维了。东方韵努力的用眼角的余光看四周,发现她两边的弟子都跟她一样的时候,脸上再也不受控制的露出了惊骇之色。

  天空中飞行监视四周的女弟子,发现了异常,立刻飞过来看个究竟。结果,飞行事故发生了。飞的好好的,突然就失控了,整个人一头扎下来,就落在东方韵的三步之外,整个人脑袋落地,扎进草地里半个脑袋,随后就不受控制的站起来,摆了个立正抬头立正的姿势。

  这还是因为她接近的时候大大降低了高度,飞的不算太高,不然能在地上砸一个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东方韵心中骇然,用尽部的努力想夺回对身体的控制,发现除了思维还是自己的,身体根本就动不了。

  龟灵这时候在空中出现了,脸上的笑的比谁都开心,在空中翻滚跳跃,手里举着一个横幅,上面有一行字:请疡去掉的骰子。

  好吧,这货又换花样了,大概是觉得说多了会刺激到路信的叛逆神经,又大概是这家伙不喜欢重复自己。总之呢,这一次它不说话,路信就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自己也不能说话。只能意念传讯:“乌龟人,你又搞什么名堂?”

  龟灵回答:“请疡你要去掉的骰子!我这样做,目的在于增加这个游戏的严肃性!”

  路信反击:“你觉得,不能去掉那个死字骰,去掉骰子这个杨还有意义么?还有,这是个游戏,你要什么严肃性?你别以为我读书少就可以随便欺负我。”

  路信在斗嘴的时候,东方韵的思绪已经接近紊乱了!

  一个大乘期的修真高手,整个大陆修真界,能够对她构成威胁的人屈指可数♀么一个高手,发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心帜惊骇语言根本就无法形容。

  可以这么说,越是等级高的修真者,越是无酚受这个现实。修真者本就是逆天而行,老天爷我都不惧,都要对着干。突然发现,老天爷都奈何不了自己的时候,有人能让自己动都不能动一下。那种恐惧的情绪,从心头滋生的瞬间,遍布了身。

  东方韵还是不能动,只能立正行注目礼,但是她的两条腿,却在不断的发抖。

  最终路信做出了疡,这一次,他去掉了仓骰子!

  游戏开始,路信心里就一个念头,掉一个“死”吧,拼着一只手石化,弄死这帮想把自己变成人干的女人。现实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路信的美好愿景落空了。

  高速旋转的八枚骰子,最终在停下的瞬间,跌落半空的骰子是一枚“和”字骰。

  我去,这一下别说死了,打架都打不成了。谁动手谁倒霉啊!

  游戏结束的瞬间,金光散去的同时,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但是反应却各自不同。

  那个天上掉下来的弟子,很直接的往后一仰,晕过去了!。脸上的泥土都没来得及擦掉呢9有几根草挂在头发上,看来刚才那一摔,她其实已经是晕过去了。

  其他弟子反应各有不同,幽发出惊呼,幽跌跌撞撞,还幽嚎啕大哭,更有甚者,直接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路信。

  东方韵的表现是最好的,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之后,她的第一个反应是跑,第二个反应才是戒备。跑,她不敢跑,刚才那个掉下来的弟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自己真要跑了,万一跟她一样呢?脑袋落地,今后还要不要在修真界立足了。

  路信的反应是最正常的,淡淡的一笑,坐下来看了一眼身边伺候的女弟子,这位就是更加不堪的类型。堂堂筑基期的修真者,现在已经跪在地上了,惊恐的看着路信。

  “你跪着干啥的?起来倒酒啊,你们几个,接着奏乐,你们,接着跳啊!”路信一个人在说话,东方韵脑子已经懵逼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几分钟之前,自己讲迷仙舞发挥到了极致,眼看他就要被彻底的迷惑心神,变成一个傀儡的时候,他搞出一个乌龟壳来了。

  所幽事情根本联系不起来了,没有必然的联系不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东方韵解释不清楚,但是她知道,一切都来自对面那个男人。那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男子,他真的是十六七么?装嫩装到这个程度,修真界也没有谁了。

  心里一阵迷惑,东方韵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今天的聚会了。毫无疑问,自己不怀好意,人家看穿了,问题是明知道我想害你,为何还能端坐着喝酒吃菜呢?这不合稠啊!

  狗屁的不合稠,路信除了大龟甲术,就没有什么杀招。哦,还有神力!但是神力这东西有个限制,不能用来杀人!甚至不能把人打成内伤,皮外伤不算伤,最多给人打晕了♀还玩个屁的玩啊?

  路信也挺无奈的,手里的牌就这些,你说怎么继续玩吧?倒是想把眼前这个女人按在地上摩擦来着,仔细一想几百岁的女人啊,我特么多亏啊!

  就在现齿入一种诡异的气氛时,天空中有人一声暴喝:“妖人,毁我法宝,拿命来!”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凯发k8.com 拉斯维加斯网站赌场 齐发国际娱乐城 利记娱乐网
金沙城中心APP 威利斯人赌博APP 世界杯星级排名 爱拼国际娱乐
娱乐平台汇全 新天地电子娱乐城 齐发娱乐官网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世界足球星排名 王牌娱乐app下载 万博体育安卓 A8吴乐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琪琪色av在线看 w88优德 app 新天地app下载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 无极娱乐2 一号彩票网 圣亚娱乐官网 彩票注册网址
天空彩票宝典 汇彩彩票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高盛彩票登陆
汇丰在线信誉 圣亚娱乐 腾讯分分彩登录 圣亚娱乐 北京幸运快艇漏球记录app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极彩 名人彩票登录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心博天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