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霄本来还挺理智的,打算来个伏击偷袭之类的招数,一举干掉路信。但是当他在空中看见路信的时候,想起自己的龙魂,心头滴血;时热血上涌,理智减退很多u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忍不住高举蟠龙棍,居高临下狠狠的砸了下来。

  陈立霄能顺利的飞到上空,还得感谢大龟甲术给他制造的机会』然空中始终有人盯着,他还没靠近就被发现了,还怎么发起突然攻击?

  陈立霄的理智没有完全丧尽,所以他在攻击之前,还是做了一些准备的。身穿玄铁战神宝甲,这东西可是法宝⊥算是大乘期高手的飞剑,也能挡的几下。而且他下降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声音传到耳边时,蟠龙棍已经距离路信的头顶不到十米远。

  这家伙来的很突然,袭击的目标又是路信,但不等于东方韵就不防备了。客观的来说,这王八蛋在自己与路信的聚会上偷袭,能够得手就算了,不能得手的话,怎么解释的清楚?谁不怀疑两人是一伙的?再退一步,陈立霄这一棒子砸下来,鬼知道是砸路信还是砸东方韵。所以呢,东方韵的反应就是快速的后退,一把操起手鼓,做好的战斗准备。

  东方韵看清楚棒子确实是奔着路信头顶而去的时候,心里一阵窃喜。但是她又看见了路信的一个动作,那就是伸手扶额,一脸的遗憾,似乎还叹息了一声。

  这动作是啥意思?脑猴真是闪了一下。是面临失望的恐惧,还是在遗憾自己的粗心导致被陈立霄偷袭呢?或者是别的什么?几个年头在脑子里闪现的时候,现场答案就给出来了。

  路信坐着没动,似乎被偷袭吓傻了÷立霄看的很清楚,心中一阵狂喜的时候,发现路信的眼神里闪过一道讥讽鄙夷之色。嗯?什么意思?老子这一棍砸死你了,你还这个表情?陈立霄的脑子里也就是一瞬间的念头的同时,一道白光笼罩了他。

  哗啦啦;道闪电来的毫无征兆,正在空中飞行攻击的陈立霄,被狠狠的劈了个正着。

  咻d的一声,全副武装的陈立霄,一头栽在舞场上,激起一阵泥土和青草的混合物。

  路信自然不能放过这么一个装的机会,看都不看陈立霄,转身对身边斟酒的女弟子,微微皱眉:“发什么楞?酒呢?”

  陈立霄也没搞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就觉得眼前一黑,强大的电流在体内肆虐,爽的真是飘飘欲仙□得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就像一块石头砸地上。重点是他的意识没有模糊,始终非常清醒,享受着这一道闪电的照顾。

  发愣的女弟子赶紧把酒端到路信的嘴边,这货喝了酒,却没好脸色。看看人家的胸前:“怎么是个平的?你,来斟酒伺候着,会不会做主人啊,连客人的喜好都不明白。”

  东方韵再次彻底懵逼了,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现象?谁能给我接受清楚?那是陈立霄啊,与自家齐名的四大高手,被人一道闪电劈下来,在地上砸一个坑,浑身焦黑的在坑里抽搐÷立霄的成名兵器蟠龙棍,就扎在坑边,像一根柱子。

  这个世界好危险0所未幽危险b就是东方韵此刻的心情,警惕的看着路信,生怕他也给自己来一道闪电。之前的金色乌龟壳,就已经很吓人了,现在这个就更吓人了。

  躲到一边的一个女弟子,被路信指了一下,招呼她去斟酒,当时就给跪下了。还以为路信也要给她来一道闪电呢。听说要去斟酒伺候着,连滚带爬的过去了。

  路信现在心里笃定很,和字骰子出现了,谁动手谁挨雷劈。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安全了里的陈立霄,总算是爬了起来。一头黄毛变成了焦炭,脸上也是黑一块白一块的。坐在坑里,呆滞的看着路信,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神志渐渐的回到他的脑子里,这货还是修为太高了,刚才那一道闪电,真没能把他劈死。本能的想伸手去拿蟠龙棍,没想到哗啦一声,又是一道闪电下来,直接劈在蟠龙棍上÷立霄及时的收手,怯怯的看着路信:“这棍子是我的!”

  路信笑了笑,看看他:“我知道,不过在我离开之前,你最好别碰棍子。我说话,你一定要信。上一次有人不信我说的话,我拿走了他的全部家当。对了,那个倒霉蛋叫史朝天。”

  “史朝天!”陈立霄一脸的懵逼,史朝天也是个猛人啊⊥算是陈立霄跟他打,不打个三天三夜,那也赢不了这货。一把黑龙剑,被史朝天玩出花来了。

  “你看,不信是吧?”路信怎么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二话不说,掏出黑龙剑,随手就往地上一插:“你看看,认识这把剑么?”大名鼎鼎的黑龙剑,就像破铜烂铁似得丢地上。黑龙剑在哭泣!

  “你们这些人啊b个世界很大的!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路信逮着机会自然要猛吹,给这帮人一个芋,路信是个不可战胜的高人。

  作为主人的东方韵,此刻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刚才发生的一切,超出她对世界认知。

  尤其就在二十米之外,还有一个坐在土坑里的陈立霄。身上的盔甲本来是白色的,现在已经变成了黑色不说,上面坑坑洼洼的都变了形,这件法宝算是彻底的废了。

  没有这件法宝的话,陈立霄更惨;是大家都不知道这其帜根底,都认为是路信手下留情了』然陈立霄就得被劈成黑炭!

  “你,说你呢,东张西望的看什么?一点眼色都没有!没看见桌子上的菜都被他溅的又是泥土又是草么?赶紧去换一桌菜啊!”当着两个大乘期的高手,路信还有心思要人家换一桌子菜,准备接着吃,这装的也是没谁了。

  “哦,奴家这就去。”刚才那个平胸女弟子,此刻泪流满面。先是被嫌弃太平公主,接着被嫌弃没有眼色←个人的价值观都崩塌了,对自己的信心已经完全清零了。

  现在最难受的不是陈立霄,他只要安心的坐在土坑里,低着头不说话就好了。等待命运的判决就是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再糟糕也不会差哪里去。

  最难受的人是东方韵,她作为今天的东道主,现在不知道该做点啥才好。做吧,惹恼了那位要挨雷劈,不做吧,之前她不怀好意,跳舞跳的很起劲,人家要算账估计也是要劈她!

  还有一帮东方韵门下的女弟子,现在也不知道该做点啥。是继续站着发呆呢,还是继续跳舞?这帮女弟子,刚才都躲在一边去了,没有被陈立霄砸到。哦,还有一个,还在坑里昏迷呢。也没人说去救一下!

  东方韵疡了沉默等待,她的弟子们有只好如此⊥看路信一个人在那吃喝!

  “那个谁,我的白虎你去照顾一下,给它弄一头糯,记得要煮熟的。”

  “回路爷,这地方没有牛啊。”平胸女弟子都要哭出来了,不带这样的,逮着一个人使唤,还带为难的。我这都是做了什么孽啊!

  “没有牛啊?那随便弄点什么肉都行,煮熟就好了。”路信也一摆手,没有坚持。女弟子连滚带爬的去了。一桌子菜换了,路信却没有继续吃的意思,而是盯着东方韵,面带微笑,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一开始还好一点,随着路信不断的盯着看,东方韵显得很不自然≈等了一会,路信还是不说话,时间越长,东方韵就越难受。要杀要剐,要劈要抽,你给个话啊!

  这个时候路信还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你要是就这么算了吧?不是显得自己很怂么?到底该怎么办呢?

  “你的舞跳的很不错,迷仙**,没想到你还会这个。那面鼓不错,拿来我看看。”路信总算是开口了,东方韵听到迷仙**四个字的时候,腿一软就坐地上了。人家知道自己玩的什么东西,那还搞个屁啊∠底子都被人摸清楚了。

  其实东方韵如果不搞这个什么迷仙**,直接拿刀来捅路信,成功率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但是她先入为主,这是个高手啊。拿刀捅这么低级的手段,怎么好意思用呢?

  所以,千辛万苦的准备了这一套舞蹈,打算把路信变成一个人形傀儡,行尸走肉!

  咚的一声,鼓掉地上了。东方韵根本不敢伸手去拿,心疼的看着自己的法宝,第二次落在地上随便乱滚。路信见了笑了笑:“你,去拿过来我欣赏一下。”

  身边伺候的女弟子,更是满腹悲愤没人说⊥因为胸大一点,被他看上了,叫过来伺候着端酒送菜。还摊上这么个差事,这面鼓是师父最在乎的法宝啊,我去拿过来,我要拿的起啊 ̄话不说,这女弟子跪下磕头:“路爷饶命啊b鼓,除了我师父,谁也拿不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民办招生网 金马国际APP 网上AG 娱乐彩票大平台
万博体育平台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齐乐app ubbet优博 弘润欲乐 钱柜娱乐下载
永利皇宫 金沙城中心app 曼哈顿娱乐城平台 亚博app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a8娱乐官网 扎金花棋牌 世界杯投注
盛彩票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亚上彩是真的吗 VO娱乐 在线彩票娱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新宝娱乐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 圣亚娱乐城
彩票娱乐 彩吧2娱乐平台注册 汇丰在线下载 金亚洲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彩
快乐非凡彩票 时时彩官网 娱乐极彩 诺亚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