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山大阵的事情,路信当然搞不定,龟灵要了几枚空白玉简,咻的一下就消失了。回到山洞的灵脉井口,四爪金龙正在泡灵气澡,嗨的不行,眯着眼睛在打滚。

  “你这条懒蛇,就知道享受!”称呼一条四爪金龙叫懒蛇,居然这条龙还很服气。赶紧让开位置,让龟灵到井口享受。浓浓的灵气,如果蒸腾的水汽不断上升,形成一道水汽柱子。龟灵飘在上面,翘着二郎腿,语气懒散的教训四爪金龙:“懒蛇啊几千年了,我一直在努力回到过去。哪像你啊,整天就知道偷懒!”

  四爪金龙连连点头,它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能说话。现在还是魂魄状态,想要说话就得恢复实体状态。但是这个实体状态,不是想恢复就能恢复的。

  “不过也不怪你,现在是个魂魄状态,只能发动意念攻击♀里灵气足,我不在的时候,你多泡澡,积攒更多的能量,没准将来需要你出手来保护我们巢穴也不一定。”

  路信吩咐齐子晴飞鹤传书把乔欢儿叫来,也没说原因,就说是路信的吩咐。

  乔欢儿接到传书吓的不轻,还以为路信受伤了,需要去灵脉闪动修养。

  急急忙忙的赶过来,看见路信站在山腰上背手摆姿势,身后的白虎在打瞌睡,这才算是放了心。赶紧上前躬身万福:“路爷,召唤奴家来此,所为何事?”

  路信没有立刻回答,还是背手看着四周的景色,搞的乔欢儿鱼紧张,还以为出什么岔子的时候,路信才开了口:“我看着护山大阵,面面俱到,主次不分,不妥,非常不妥!”

  乔欢儿直接懵逼了,她哪里懂这个啊。本来修为就不高,靠着抱大腿上的门主位子。杂学就更不要提了,一般的炼器手法还是会的,更多就是为难她了。

  “路爷,您怎么说,奴家就怎么做好了。”乔欢儿上前来,挽着路信的手卖萌。软软的压着手臂,搞的路信心神不宁的。

  “咳咳!我们还是谈点正经的事情,今天去见了东方韵,双方经过友好的交流,达成了和平共处的一致看法。”路信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实在是不想跟她说太仔细,免得吓着她。还有就是大龟甲术,路信也解释不清楚。

  乔欢儿眼波流转,低声笑道:“路爷又在忽悠奴家,不是您大发神威,震慑敌手,以东方韵的名声,怎么可能就此作罢?”别看这女人本事不大,脑子不糊涂,不好忽悠啊!

  “你啊!为什么要逼着我说实话呢?”路信笑嘻嘻的歪楼,转移话题。

  乔欢儿低声道:“路爷,最近几日抽空修炼,奴家隐约觉得,突破在即!”

  “哦?这是好事啊?还有多久?”路信挺高兴,问了一句。

  “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事情,奴家打算在这山谷之中渡劫,还请路爷代为护法。”

  路信看看这山谷的地方挺大,点点头:“那就在这里吧,避开一点那些竹楼。”

  乔欢儿笑道:“路爷说的有趣,这山谷长几十里呢,这一片不过是山谷入口一带。”

  “嗯,山谷里最大的秘密,就是那个主灵脉,其他的都不要紧。不过我觉得,还是要加强山谷的防卫。回头我整理一下资料,弄一个阵法出来。”路信开始装的节奏。

  “行,就按路爷说的做。”乔欢儿答应的很干脆,路信愿意为她护法,比什么都强。

  提到这个护法,路信是肯定不心。但是乔欢儿提了要求,他还不能不答应,如果找个借口推掉,也不是不行。但是在乔欢儿心目中,自己的地位就会发生变化。路爷一向都是无所不能的,怎么会拒绝给她护法呢?

  乔欢儿还有门主的事情,确定这个事情后,满心欢喜的走了。

  留下一个路信在那发呆,挠头啊么解决护法的问题呢?

  你还真别说,给他想到了办法,不是有渡劫傀儡么?好像给了一个乔欢儿,冯熊那边用过也说好。嗯嗯,赶紧掏出传音匣子,给冯熊发消息:“渡劫傀儡,给我练几个!”

  冯熊回答的很快:“我在三门镇呢,您没事吧?”路信:“没事,东方韵被打发走了!”

  语气轻描淡写的,冯熊倒吸一口凉气,先生就是先生,果然没有摆不平的事情啊。

  “炼制简单的很,但我没有坯子啊?”冯熊提出了现实的困难♀一下路信来劲了,赶紧表示:“你在三门镇等着我,给你送坯子。”

  上次路信成蛊作了渡劫辅助傀儡之后,利用原来制作的零件,闲暇时又组装了一打傀儡↓好这次全部给冯熊拿去炼制好了,将来谁要渡劫,丢一个过去就是。

  赶到三门镇,找到冯熊,交付了傀儡坯子后,路信还再三交代:“时间比较紧,最好十天内做好。”冯熊拍着胸部表示完全没问题。

  处理好这个事情,路信不禁感慨,自打走上了骗人的道路,偏离自己工匠的本职工作真是越来越远 管现在过得还很不错,但是心里走不是那么踏实。甚至觉得,还没颖初做工匠时来的快乐。路信是真的喜欢做东西,三天不干活就手痒的那一种。

  现在他想做点活,都得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悄悄的过过瘾。

  这就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吧?大龟甲术和神族给他带来的好处,同时他也失去了一些东西。

  但是人呢,走回头路太难了A少路信现在很难回头了!身上肩负的东西太多!

  在三门镇休息一夜,路信打算次日早晨去拜访闵归海。却不料一大早刚起来,还在一号等人的伺候下梳洗的时候,有人进来汇报:“闵归捍访!”

  闵归海的打扮很简单,一身极为普通的青衫,头上简单的扎了条布带。腰间挂着一把剑,除此之外,如果不是有一个储物戒指,看不到更多修饰的东西。

  站在客栈的门口,闵归夯有耍大牌,而是递上了帖子。他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随从。一人一剑,青衫布履,很是洒脱`貌上也是很和他这身打扮,面白有须,身材瘦长,看着就像一个仗剑去游的书生。只不过这个书生的年龄,稍微大了一些,看着又四十出头。

  闵归海主动来访,路信也颇为吃惊,赶紧梳洗完毕,出来迎接。路信就是这样,你不给我面子,我就不给你面子,你给我面子,我给你更多的面子。

  闵归海本以为,以路信现在的地位,最多派个下人来领路』想到大门后面出来的居然是路信那种帅到没朋友的脸!

  “闵门主P利了!”路信拱手致意,闵归海微笑还礼:“冒昧来访,打扰了!”

  路信笑了笑:“你不来,我今天也要去的!”闵归海曳:“我就没打算给你去的机会。”很洒脱的一个人,路信一下就对他产生了好感。“那么,请吧!”

  两人前后进门,路信这边也没安排什么迎接的场面,就两人一道往里走。

  进了路信住的院子,在堂前摆好桌椅,路信招呼一声:“我有吃早饭的习惯,一起?”

  “路先生好雅兴,修真者以世间五谷杂粮为俗物,浊气浓重,修真者素来避之不及。为何先生还乐此不疲?在下颇为费解!”这话不是他瞎说的,路信在陈立霄和东方韵那,都是大吃特吃,一点都不在意沾染俗气。

  “天上地下,哪有什么俗物和浊气?俗也好,雅也罢,清也好,浊也罢,可不都是人心么!”路信表情淡然的回了一句,闵归海听着默默不语,若有所思。路信这话,还真的不是龟灵教的,完全就是他个人的一点感悟。

  “永理,修真者追求辟谷之道,可是就算不用辟谷,该吃的吃,还喝的喝,也没有见到对修炼有太大的影响。”闵归海认同了一句,坐下来端起碗就吃上了,动作快的很。

  路信听了忍不爪了笑,也拿起筷子开吃。一顿早饭吃起来是很快的,没一会两人风卷残云一般的吃完了一桌子饭菜∩归海放下筷子,摸摸肚皮:“自修真一来,就没有吃过一段像样的饭。今天算是破例了,吃的很舒服。一直以来,我就在想这个问题,辟谷之道,不过是修真者用来区别于另类的标准罢了,通过这个标准,太高自身的地位。不吃不喝也能活的很好,听起来就觉得很了不起的样子。凡人自然是要仰视的!”

  路信拍手笑道:“就是这个道理,只不过实话这个东西,说出来招人恨罢了。”

  闵归壕了起来,朝路信弯腰长揖一个:“闵某要谢谢路先生手下留情,替修真界保存了元气。陈立霄和东方韵,居心不良,先生却能先惩后诫,放他们一马,足见高义!”

  路信很意外,这家伙的着眼点居然是这个。自己已经很后悔圣母了,这家伙也有圣母的潜质不成?还是单纯的说客气话?

  “过奖了,当时我也很想留下他们。临时改变了主意,几百年的修炼,太难了⊥这么毁掉他们容易,想要再出这么两个高手,难比登天5一句自私的话,我还担心就此打破修真界的平衡,幽人野心勃勃,意欲号令天下呢!”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888真人注册 亚洲城电脑版网址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龙8官方网站 博金宝188
CA亚洲城app 弘润娱乐网址 集美国际娱乐场 嘉年华娱乐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球探体育网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万博体育
月博国际娱乐城 齐发国际娱乐城 万事博娱乐城 88娱乐主页
娱乐注册 华人娱乐彩票 如意娱乐怎样 博猫游戏注册 圣亚娱乐城
合一彩票 杏彩官网注册 趣赢平台 银豹娱乐 捷豹365彩票登录
腾讯分分彩计划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伯爵2娱乐 圣亚娱乐会员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客服 如意娱乐彩票 吉利彩票网址 博猫游戏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