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话有所指,闵归海心里明了,面带微笑点点头。面对聪明人,说实话才最有说服力∩归和是个聪明人,路信说了半天瞎话,最后来一句实话。

  “号令天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说四大门派帜其他三个门派,青囊、天灵、千机三个门派,看着不大,门徒不多,实力也不强。加在一起,也不是谁那么好吞下去的。”闵归海笑着来了这么一句,路信微笑曳:“闵门主差矣!”

  “还请路先生教我!”闵归海知道路信不会无的放矢,立刻做出请教的姿态。

  “单单看表面,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可轻辱!但是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b三个门派,在此之前,先后经历过内乱。路某顷其会,这才与三个门派结缘。”

  一句话说的闵归海微微色变,路信在这个问题上肯定不会说瞎话,这是很好查出来的。

  “路先生的意思,有人在各个门派内培养势力,而且不是朝袭间,而是蓄谋许久?”

  这个结论鱼吓人,道理很简单,能在这三个门派埋钉子,就能在别的门派埋钉子。

  路信点点头:“具体的我也没去关心,但还是知道了一些。千机门门主夫妇之下,四大高手全都是昊天门埋下的钉子,青囊门第二人冯高升,也是昊天门埋下的钉子。至于天灵门,我亲眼目睹,天灵八骏帜七个,围攻门主齐远山。可惜,我到的晚了,没有救下来。”

  这一下闵归海脸色巨变,因为这三个门派的事情,他们之前是不知道的。没人告诉他们!

  “多谢路先生提醒!”闵归壕起来,正儿八经的拱手鞠躬。路信随意的摆摆手:“没这个必要,我就是说了点实话。其实你能来,而不是等我去,我真的很高兴。”

  闵归海苦笑曳:“路先生就别夸我了,我这是被人劝来的。”这是实话,成功的勾起了路信的好奇心:“不应该啊,陈立霄就没有劝东方韵,他们两个,会有这么好心?”

  闵归海一脸的苦涩,曳道:“路先生说的是,修真界重利轻义,礼崩乐坏久矣。人这一辈子,总是会有一两个朋友的Z下与东方韵,相识于少年末未,共过生死,故而为友多年,交情颇深♀次,就是她主动找到我,告知了整个会面的过程。”

  路信的心开始砰砰跳了,闵归海主动说起这个,对于路信来说是很重要的消息。从中可知,陈立霄与东方韵心里可服气,是否想着报复自己。

  演技高深的路信,也忍不住微微张嘴,放下手里的茶杯。

  闵归海见状,反倒放心了。路信误打误撞,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惊讶♀说明,他还是很看重四大门派是否会联手围剿他的∩此可知,路信随强,却没到敢于一人敌天下的地步。既然如此,接下来的话就好说了♀个世界就是这样,修真界四大门派之间的差距,其实不算太大。强的也强的有限}因为如此,其他三个门派,也不愿意看见昊天门一家独大。

  路信的出现,看着是改变了修真界实力的格局,实际上却成为了平衡实力的微妙存在。

  “无言湖之会后,东方韵找到我,说了整个过程,让我给她拿个主意。其实她心里也很不理解,为何先生会放她一马。现在我明白了,她自然也会明白。路先生的真意,其实是为了修真界的平衡[下修真界的局面非常微妙,一旦被打破,乱世将至也∩此可知,路先生眼光卓远,宅心仁厚,非常人能及也!”这个马屁拍的很结实,说的是真话也不算真话。

  真话,就是他讲的都是事实!不算真话呢。则是路信根本没有这个远见卓识,他也没啥想法,实在是因为他干不掉那两人啊。和字骰子出现之后,陈立霄和东方韵只要不出手,就没有所谓的闪电落下来⊥这么简单!

  但是东方韵不会这么想啊,陈立霄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自己的迷仙**碰壁。打死东方韵都不信,路信不是个修真高人啊!

  出发点就是错的,得出的结论自然就错的十万八千里。

  路信心里很爽,脸上却装的很淡定,摆摆手:“不要这么说话,我没那么高尚!”

  闵归海认为路信是谦虚之语,很自然的没把路信的话当一回事。

  “无论如何,路先生都阻止了一潮在的乱世来临♀一点,路先生就不要否认了∩归好居天南,消息闭塞,但是脑子还是很好用的。”闵归海一番说辞,路信只好微笑默认,心说你们这些人,一个好鸟都没有。

  路信微笑不语,这是装逼的最佳手法和时机∩归海见他不说话,只好继续往下说,希望他相信自己说的话,哪怕只相信一半也是好的。没法子,现在的路信,在闵归海的心目中,比苏云天可怕的太多了』怂肯定不是不行了,这也是他主动上门的原因。

  之前有榜样了,陈立霄耍大牌,路信去了,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反正陈立霄怂了,吃了闷亏。然后在东方韵的主虫了一把偷袭,被一道闪电劈的他妈妈都不认识他。东方韵就更惨了,手里最大的底牌亮出来,人家知根知底,比她都知道这个迷仙舞是怎么回事。

  这还怎么玩?这就好像两个人打牌,你手里什么牌子,接下来会抓什么牌,人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没法愉快的继续玩游戏了嘛!

  闵归海也是一时的豪杰之士,东方韵其实也没劝他什么,说完事实,他就做了决断。

  “我知道路先生未必全信我的话,但是请路先生放心,接下里不论昊天门做什么,我都会严守中立÷立霄已经回了西岭门,据说他伤的还不轻,短时间内不会出山了。东方韵倒是没受伤,但是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我看她的情况比陈立霄还糟糕,就更不会出手了。”

  好吧,明人面前不说暗话,闵归海直接把来意说清楚了,也不兜圈子。

  路信听到这些话,总算是开了口:“好,我信你说的是实话!”

  听到这个结论,闵归海轻松了许多,之前的压力还是太大了一点。实在是东方韵带来的消息太过震撼了!陈立霄和东方韵,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遭遇了挫败,这对于他们的自信心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人都是有好胜心的,越是强大的人,好胜心就越强∩归海也不例外,就算不能跟路信动手,他也打算来一段文斗。

  于是,接下来话锋一转:“闵某修炼于南海之滨,每日观潮起潮落,五百年来,终有所悟。路先生乃是高人帜高人,我有一问,不知可否教我?”

  什么意思?就是闵归海想试探一下路信的深浅啊,不动手了,该成嘴炮BB。

  路信头一次很老实的说了话:“这个,修真的事情我不太懂啊*不,我们换个话题?”

  闵归海一脸的苦笑,这货太阴损了一点吧?有这么直接打脸的么?你都不懂,我们算什么?问题是,实力不如对手,你无法阻止他装逼啊{真的要装,你也只能看着。却别是你笑着看,还是哭着看,结果是不会改变的。

  还有一点就是,这家伙的表情,真的是太真诚了,就像是在说真话。

  你这样真的好么?闵归海要哭了!我只是鱼不服气,想斗嘴而已G的,我以前能动手肯定不会跟人BB,但是这不是打不过么?相信我,这一次真的就是想单纯的斗嘴!

  任何时候都是这样,实量大的一方,肯定是不爱跟弱者废话的。Up嗦我就抽你!

  路信说的是实话,大实话。但是闵归海却只会理解为:“你这是在想抽我的边缘么?”

  闵归海无言以对的时候,路信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来了一句:“想问就问吧!我知道的就说两句,不知道的,就对不住了!”

  这话锋转变的太大了,是路信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领悟了修真的道理么?

  毫无疑问,这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龟灵又神出鬼没的出现了,并且意念传讯。

  闵归乎得聊天可以终结的时候,峰回路转了。本来已经准备起立告辞的,留下一个不战而逃的名声。没想到,路信真的答应了他的请求,斗嘴么?我接了!

  这一刻,闵归海对路信才生出一丝敬意,之前他单纯的畏惧T认为实力上差距太大的畏惧!如果是把自己摆在路信的位置上,会跟一个弱者废话么?

  换位思考之后,闵归海的想法发生了一点点变化,之前的好胜心,变成了真心的请教。

  面带肃然,闵归海起立拱手:“路先生,这些年闵某观潮悟道,见惯了潮起潮落。大海无边无际,时而温顺如处子,时而暴烈如恶魔。修真也如此,时而进阶神速,时而迟迟不见寸进。二百年前,闵某得入大乘境界,至今不得大道之门。如在迷雾之中航行,不见明灯引领。苦思冥想,日夜观潮,心知修炼如潮起潮落,有**便油谷,不可急进。然二百年过去了,心有不甘,特请问路先生,如何才能顿悟大道之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玛雅游戏娱乐官网 天时娱乐 申搏软件下载 易胜博体育
嘉年华娱乐平台 诚博娱乐APP下载 凤凰娱乐网
博天堂博天彩 诚博国际-APP下载 诚博国际-APP下载 太阳娱乐官网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远博娱乐下载 狗腿导锐霸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尊宝娱乐平台 App 百家乐APP下载 龙8app客户端下载
oldgranny欧洲老妇
在线成人视频 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mp4 成人片
激情 青娱乐盛宴国产 香港三级电影在线观看
琪琪电影网 成人色情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