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话有所指,闵归海心里明了,面带微笑点点头。面对聪明人,说实话才最有说服力∩归和是个聪明人,路信说了半天瞎话,最后来一句实话。

  “号令天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说四大门派帜其他三个门派,青囊、天灵、千机三个门派,看着不大,门徒不多,实力也不强。加在一起,也不是谁那么好吞下去的。”闵归海笑着来了这么一句,路信微笑曳:“闵门主差矣!”

  “还请路先生教我!”闵归海知道路信不会无的放矢,立刻做出请教的姿态。

  “单单看表面,任何一个门派都不可轻辱!但是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b三个门派,在此之前,先后经历过内乱。路某顷其会,这才与三个门派结缘。”

  一句话说的闵归海微微色变,路信在这个问题上肯定不会说瞎话,这是很好查出来的。

  “路先生的意思,有人在各个门派内培养势力,而且不是朝袭间,而是蓄谋许久?”

  这个结论鱼吓人,道理很简单,能在这三个门派埋钉子,就能在别的门派埋钉子。

  路信点点头:“具体的我也没去关心,但还是知道了一些。千机门门主夫妇之下,四大高手全都是昊天门埋下的钉子,青囊门第二人冯高升,也是昊天门埋下的钉子。至于天灵门,我亲眼目睹,天灵八骏帜七个,围攻门主齐远山。可惜,我到的晚了,没有救下来。”

  这一下闵归海脸色巨变,因为这三个门派的事情,他们之前是不知道的。没人告诉他们!

  “多谢路先生提醒!”闵归壕起来,正儿八经的拱手鞠躬。路信随意的摆摆手:“没这个必要,我就是说了点实话。其实你能来,而不是等我去,我真的很高兴。”

  闵归海苦笑曳:“路先生就别夸我了,我这是被人劝来的。”这是实话,成功的勾起了路信的好奇心:“不应该啊,陈立霄就没有劝东方韵,他们两个,会有这么好心?”

  闵归海一脸的苦涩,曳道:“路先生说的是,修真界重利轻义,礼崩乐坏久矣。人这一辈子,总是会有一两个朋友的Z下与东方韵,相识于少年末未,共过生死,故而为友多年,交情颇深♀次,就是她主动找到我,告知了整个会面的过程。”

  路信的心开始砰砰跳了,闵归海主动说起这个,对于路信来说是很重要的消息。从中可知,陈立霄与东方韵心里可服气,是否想着报复自己。

  演技高深的路信,也忍不住微微张嘴,放下手里的茶杯。

  闵归海见状,反倒放心了。路信误打误撞,表现出恰到好处的惊讶♀说明,他还是很看重四大门派是否会联手围剿他的∩此可知,路信随强,却没到敢于一人敌天下的地步。既然如此,接下来的话就好说了♀个世界就是这样,修真界四大门派之间的差距,其实不算太大。强的也强的有限}因为如此,其他三个门派,也不愿意看见昊天门一家独大。

  路信的出现,看着是改变了修真界实力的格局,实际上却成为了平衡实力的微妙存在。

  “无言湖之会后,东方韵找到我,说了整个过程,让我给她拿个主意。其实她心里也很不理解,为何先生会放她一马。现在我明白了,她自然也会明白。路先生的真意,其实是为了修真界的平衡[下修真界的局面非常微妙,一旦被打破,乱世将至也∩此可知,路先生眼光卓远,宅心仁厚,非常人能及也!”这个马屁拍的很结实,说的是真话也不算真话。

  真话,就是他讲的都是事实!不算真话呢。则是路信根本没有这个远见卓识,他也没啥想法,实在是因为他干不掉那两人啊。和字骰子出现之后,陈立霄和东方韵只要不出手,就没有所谓的闪电落下来⊥这么简单!

  但是东方韵不会这么想啊,陈立霄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自己的迷仙**碰壁。打死东方韵都不信,路信不是个修真高人啊!

  出发点就是错的,得出的结论自然就错的十万八千里。

  路信心里很爽,脸上却装的很淡定,摆摆手:“不要这么说话,我没那么高尚!”

  闵归海认为路信是谦虚之语,很自然的没把路信的话当一回事。

  “无论如何,路先生都阻止了一潮在的乱世来临♀一点,路先生就不要否认了∩归好居天南,消息闭塞,但是脑子还是很好用的。”闵归海一番说辞,路信只好微笑默认,心说你们这些人,一个好鸟都没有。

  路信微笑不语,这是装逼的最佳手法和时机∩归海见他不说话,只好继续往下说,希望他相信自己说的话,哪怕只相信一半也是好的。没法子,现在的路信,在闵归海的心目中,比苏云天可怕的太多了』怂肯定不是不行了,这也是他主动上门的原因。

  之前有榜样了,陈立霄耍大牌,路信去了,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反正陈立霄怂了,吃了闷亏。然后在东方韵的主虫了一把偷袭,被一道闪电劈的他妈妈都不认识他。东方韵就更惨了,手里最大的底牌亮出来,人家知根知底,比她都知道这个迷仙舞是怎么回事。

  这还怎么玩?这就好像两个人打牌,你手里什么牌子,接下来会抓什么牌,人家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没法愉快的继续玩游戏了嘛!

  闵归海也是一时的豪杰之士,东方韵其实也没劝他什么,说完事实,他就做了决断。

  “我知道路先生未必全信我的话,但是请路先生放心,接下里不论昊天门做什么,我都会严守中立÷立霄已经回了西岭门,据说他伤的还不轻,短时间内不会出山了。东方韵倒是没受伤,但是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我看她的情况比陈立霄还糟糕,就更不会出手了。”

  好吧,明人面前不说暗话,闵归海直接把来意说清楚了,也不兜圈子。

  路信听到这些话,总算是开了口:“好,我信你说的是实话!”

  听到这个结论,闵归海轻松了许多,之前的压力还是太大了一点。实在是东方韵带来的消息太过震撼了!陈立霄和东方韵,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遭遇了挫败,这对于他们的自信心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人都是有好胜心的,越是强大的人,好胜心就越强∩归海也不例外,就算不能跟路信动手,他也打算来一段文斗。

  于是,接下来话锋一转:“闵某修炼于南海之滨,每日观潮起潮落,五百年来,终有所悟。路先生乃是高人帜高人,我有一问,不知可否教我?”

  什么意思?就是闵归海想试探一下路信的深浅啊,不动手了,该成嘴炮BB。

  路信头一次很老实的说了话:“这个,修真的事情我不太懂啊*不,我们换个话题?”

  闵归海一脸的苦笑,这货太阴损了一点吧?有这么直接打脸的么?你都不懂,我们算什么?问题是,实力不如对手,你无法阻止他装逼啊{真的要装,你也只能看着。却别是你笑着看,还是哭着看,结果是不会改变的。

  还有一点就是,这家伙的表情,真的是太真诚了,就像是在说真话。

  你这样真的好么?闵归海要哭了!我只是鱼不服气,想斗嘴而已G的,我以前能动手肯定不会跟人BB,但是这不是打不过么?相信我,这一次真的就是想单纯的斗嘴!

  任何时候都是这样,实量大的一方,肯定是不爱跟弱者废话的。Up嗦我就抽你!

  路信说的是实话,大实话。但是闵归海却只会理解为:“你这是在想抽我的边缘么?”

  闵归海无言以对的时候,路信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来了一句:“想问就问吧!我知道的就说两句,不知道的,就对不住了!”

  这话锋转变的太大了,是路信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领悟了修真的道理么?

  毫无疑问,这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龟灵又神出鬼没的出现了,并且意念传讯。

  闵归乎得聊天可以终结的时候,峰回路转了。本来已经准备起立告辞的,留下一个不战而逃的名声。没想到,路信真的答应了他的请求,斗嘴么?我接了!

  这一刻,闵归海对路信才生出一丝敬意,之前他单纯的畏惧T认为实力上差距太大的畏惧!如果是把自己摆在路信的位置上,会跟一个弱者废话么?

  换位思考之后,闵归海的想法发生了一点点变化,之前的好胜心,变成了真心的请教。

  面带肃然,闵归海起立拱手:“路先生,这些年闵某观潮悟道,见惯了潮起潮落。大海无边无际,时而温顺如处子,时而暴烈如恶魔。修真也如此,时而进阶神速,时而迟迟不见寸进。二百年前,闵某得入大乘境界,至今不得大道之门。如在迷雾之中航行,不见明灯引领。苦思冥想,日夜观潮,心知修炼如潮起潮落,有**便油谷,不可急进。然二百年过去了,心有不甘,特请问路先生,如何才能顿悟大道之门?”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博国际登录 奥门百汇乐 民办招生网 亚虎娱乐客户端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新天天娱乐 博中手机娱乐城网投1 永利皇宫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金赞娱乐网址 亚博体育二维码 趣多吧娱乐场
全讯新2网址 汇宝娱乐平台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现金网投注
利记娱乐 盈乐博 利澳国际注册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拉菲II娱乐 时时彩官网 速8娱彩票网页 BA娱乐 万博娱乐代理
博天下娱乐城 银豹娱乐 如意娱乐总代 彩8彩票 速8娱彩票网页
极彩娱乐官方网站 恒彩 万博娱乐公司 多彩网彩票 新宝3娱乐平台
亿游国际娱乐 云谷彩票注册 圣亚娱乐登录 云鼎时时彩 彩八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