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蒙登天一去不回,对于昊天门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同时无法获悉当时的细节。

  苏云天的推测,蒙登天一定是受伤了,找个地方养伤中。随着事情的推移,苏云天怀疑蒙登天已经挂了。现在看清楚正在赶来的蒙登天,立刻就放心了。很是事情,随着他的到来,自然而然就有了答案,不再是两眼一抹黑。

  其实王啸天的元婴也是看到了东西的,不过回去之后伤的太重,巷糊涂的就在念叨金光、龟甲一类的词,搞的苏云天更加迷糊了。对应苏九天的话,看起来很合理,实际上什么都说明不了。难道就凭一个自带金光的龟甲,就能搞定一个高手?

  只能说龟甲或许是个烟雾弹,真实的杀招被隐藏起来了。只是苏九天水平太低看不到!

  现在蒙登天回来了,他的水准高多了,应该可以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些日子你去哪了?我都担心死了!”苏云天显得很热情,蒙登天还没站稳,就上来说话∩登天稍稍的有些感动,拱手道:“回门主,发生的事情太过蹊跷,不搞清楚我不敢回来见您。现在事情似乎有了说法,我特意带一个人来见你。”

  苏云天其实看见了李红袖,却直接无视了⊥算是蒙登天的相好,也不至于让他多热情☆红袖这种水准的女人,昊天门不要太多了。现在蒙登天这么一说,苏云天总算是正眼相待。

  “见过苏门主!”李红袖上前万福说话,苏云天微微点头就算回礼了,看着困成粽子一般的林薄,忍不酌奇道:“李道友,这个人又有什么说法?”

  李红袖对苏云天极其恭敬道:“回苏门主,此人乃是千机门下外门弟子,我巧合之下遇见他,发现一个惊人的秘密,却又没法确定真伪,只好带来给苏门主看看。”

  这话其实就是客气话,以李红袖的手段,收拾一个炼气期的弟子,那不跟玩似得?只要她想知道的,上了手段什么问不出来。

  不等苏云天开口,林滨扎着跪在地上,膝行上前大声道:“苏门主,是我啊!林薄!”

  这个名字,苏云天早就忘记了,现在一看他的人,才想起来:“哦,是你啊I绑吧!”

  李红袖一挥手,林薄身上的绳索自然消失,爬起来的林薄赶紧磕头:“多谢苏门主饶命之恩!”苏云天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看他:“这就要看你都能告诉我一些什么了!如果你说的是假话,后果你知道的。如果你说的是废话,后果更严重。”

  林蹦头抢地如捣蒜:“回苏门主,我半句假话和废话都不敢有。路信确实是我的朋友,以前在匠镇的时候,我跟他谆个屋子,我加入千机门的遴蜒用,也是他帮我出的。”

  听到路信三个字,苏云天脸色立刻变了,身子坐直了,盯着他问:“你从头说起!”

  林薄为了活命,来了一个竹筒倒豆子,从他最初遭遇路信开始,一直说到上次在三门镇遭遇路信。苏云天听完之后,没有立刻表态,而是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带他下去等着。”

  一个剑侍上前来,领着林甭去。山洞内这剩下苏、蒙、李三人时,蒙登天主动分析:“他肯定说的是真话,但却未必是事实。几年前,路信还是匠镇的一个小流氓,这话是真话,但是你们相信是事实么?如果这就是真相,我们这些人修炼几百年,不是白练了么?”

  苏云天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看看李红袖,那意思你也分析一下吧。

  “会不会是修炼的一种特殊的心法,导致返老还童了。修为下降之后,又担心仇家追杀,不得已才藏在匠镇继续修炼;是那个金色的龟甲,实在是无封释,到底是什么现象?当时路信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说了一句话:厦无聊,找人玩个游戏!”、

  “金色龟甲出现的时候,现躇有人的身体失控了。只有路信还是自由的♀样一来,就太可怕了。不管这是一种术法,还是一种游戏,一旦我们对身体失去了控制,都将成为砧板上的肉,随他宰割⌒趣的是,路信却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那天还有一个更惊人的事情呢,路信复活了孙慕仙!”蒙登天做了补充,但是最后一句太过惊人了,苏云天当时就腾的站了起来:“你说什么?复活了孙慕仙?”

  “没错,是复活了孙慕仙。那一天,孙慕仙为了阻拦我,释放了一个绝招。代价是元婴化作血水!本体也在战斗中耗惊气而亡,我亲眼看见他的尸体躺在地上。路信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他的尸体带过来了,还摸到了我们的身后。手法实在太高明了,我们丝毫没有察觉。要不是卞玉的眼神不对,他能摸到我的身后。说句不好听的,当时的距离,以他的修为,如果他想杀我,易如反掌!”蒙登天说的极为郑重,这一下苏云天就更加不信林钡的话了。开什么玩笑,路信能悄悄的摸到自己身后,同样也摸到了蒙登天的身后。

  别看他仗着一张娃娃脸,谁要说他是个孩子,苏云天能一巴掌拍死他。

  “如此说来,路信确实在匠镇生活过十多年,我怀疑是一个漫长的养伤过程。为了掩盖真实的身份,才装成了一个孤儿。不能不说,这个人太狡猾了。”李红袖拿出了结论,在场三位,毫无意外的全部认同。否则,你就解释不清楚那么多复杂的现象。

  “要说蛛丝马迹,路信还是暴露了一些,他的天生灵体,连测灵柱都没能抗住,直接报废了。还有,他为了掩饰真想,还搞了个什么神罚之体。一旦他的危机过去了,本来面目就暴露出来了。原来长相比起现在有所差距,林钡他以前皮肤黑乎乎的,现在白玉一般的剪♀不是朝夕个变的事情。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故意的!”李红袖观察的更为仔细!

  “没错,他在刻意的隐藏一些什么!”蒙登天也认同这个看法。

  所有事情联系在一起,答案似乎出来了。路信肯定是个修真老怪物,只不过以少年形象示人。因为修炼心法的缘故,又可能是因为受伤了,这才藏身匠镇。普通人根本看不出端倪来,被他轻松的骗过。

  “唯一费解的事情,他为何要去参加遴沿?”苏云天现在最不能理解的就是这个,这不是自我暴露么?李红袖想了想:“也许,他去遴选另有目的!”

  “什么目的?”蒙登天问一句,李红袖曳:“不清楚,我猜测是想测试实力恢复情况。”苏云天这时候开口了:“有这个可能^真界散修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什么湘古怪的心法都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就是喜欢走捷径!我等正派,却知道修真没有捷径!”

  这一句话里头,苏云天恢复了自信。只要路信的底细摸清楚了,他就不用担心了。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呢?还必须要面对明天可能出现的战斗,自己真的有把握战胜他么?与陈立霄等人一样,直接认怂么?他们可以,苏云天为了捍卫修真界第一高手的名声,无论如何都不能退却的。但是,却没有致胜的把握,一旦拼的两败俱伤,便宜的不就是其他三个门主了么?大概,他们打的也都是这样的算盘吧?苏云天让他们去拼,他们却认怂,这才有了一天就能搞定一个高手的节奏。

  “如此说来,陈立霄等三人,一定是商量好的!”蒙登天说出了苏云天的心里话。

  “没错,主动认怂,左臂上光,准备收渔人之利!”苏云天也找到了理由。

  “这么说来,我们还真不能上当,便宜了三个家伙。”蒙登天也认可这个看法。

  这个看法一旦成立,大家心里就轻松了,至少路信不是不可战胜的。

  “唯一忌惮的,还是他那个带着金色龟甲的术法♀个暂时无封释清楚。”李红袖把难题又丢出来了,苏云天没见过,但是蒙登天和苏九天都亲眼目睹,加上王啸天的经历。

  这时候林薄连滚带爬的进来,。连连磕头:“苏门主,各位前辈,我有一策,让路信束手就擒!”听到这话,苏云天脸色微微一变,但是却没有发怒,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对苏云天的一种侮辱^真界第一高手,还没有打呢,就惦记让对手束手就擒了。但是这个建议,却又很有吸引力,符合苏云天不择手段的性格。

  “畜生,你说什么呢?”李红袖急眼了,人是她弄来的,现在说这个屁话,不是打苏云天的脸么?还没有打,就认定苏云天会输么?

  李红袖上去,一巴掌给林薄抽翻在地,接着抬脚就要往下跺。苏云天咳嗽一声:“别打了,让他说!”有这话,李红袖这才退了下来,心里还有狐疑不定。仔细一琢磨,鱼明白了。自己跟蒙登天是怎么搭上关系的?五十年前一个“偶然”的邂逅,现在看起来未必了!

  林薄跪在地上,顾不上擦嘴角的血迹,大声道:“只要抓住两个人,路信就得乖乖投降!”苏云天听了微微皱眉,那意思就是不信了。怎么可能嘛^真者六亲不认很正常,为了亲人不要自己的修为,那还真的没见过。

  “一派胡言!”李红袖又急了,出了这么一个破主意,回头这个锅还得自己来背。

  但是蒙登天却来了一句:“红袖,别激动,让他说完。试一试,又不损失什么。大不了,我们来做就是了。如果成功了呢?呵呵!不成功,也没什么损失嘛!”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金沙城中心app 齐发娱乐老虎机 金沙网站 龙8APP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名仕网上娱乐 王牌娱乐app下载
亚博体育注册 雅玛平台 日博365赌场 凤凰平台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亚博体育用户名 明升手机下载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站
神途1.90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款 真人888 app 注册老虎机送彩金
澳利娱乐开户 拉菲时时彩 丰尚娱乐 678彩票平台 万博娱乐代理
678彩票网下载 丰尚娱乐代理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如意娱乐 七彩平台
聚彩彩票网 菜鸟娱乐APP 新宝GG 拉菲II娱乐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東森娱乐 同创娱乐登陆 如意娱乐提现 天游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