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登天太了解苏云天了,作为一辈的师兄弟,苏云天能坐到门主的位子,不单单是修炼天赋高,手腕也极高,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时候这点旧情在苏云天那里,真的一钱不值♀个人还是个执念很深的人,很早就立下了宏愿,要一统修真界,为了这么目的,他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还有一点,那就是苏云天看着光明磊落,其实极为阴损。

  三门镇,一个纸鹤飞舞到客栈门口,店里的弟子接了,见上面有“交路信收”字样,赶紧来到后院送信。路信正在和龟灵商议阵法的事情,看着正在发呆,实际上一直意念交流♀个阵法谈不上大的改动,只是重点强化了天灵谷的防御,其他部位,也有所强化。

  路信这方面是外行,储物戒指里准备了一堆空白玉简,让龟灵去刷就是了。

  跟在路信身边的只有一号一个人,接到信件送进来便退下。路信接过纸鹤,正常的纸鹤会自动打开,但是这个纸鹤却突然燃烧了起来,而且燃烧的速度很快,路信差点给手烧到了。烧完的纸鹤没有灰烬落下,而是化作一团青烟,在空中青烟慢慢的凝聚成一个女人的模样,看着很清楚,与影石记录的没什么两样。

  “路信,我叫李红袖,孙绾绾和孟青青在我手里,你赶紧来救她们吧。记住,你最好一个人来,不然她们就会变成别人的女人!哈哈哈!”李红袖的影像在笑声中散去,青烟再次凝聚成又一个画面,孙绾绾和孟青青被绑在一起,坐在山谷里的草堂之中。

  “李红袖?”路信自言自语,脑门上仿佛写着一个大大的“愁”字个名字鱼陌生。龟灵意念传讯:“蒙登天一起的!”路信想起来了,一拍脑门,显得极为懊恼:“原来是这个女人,千机门的叛徒,不行,我要立刻过去。”

  龟灵出声劝阻:“你就这么去么?你知道她有什么陷阱么?不做点准备?”

  路信道:“我准备个屁啊,除了丢骰子,我还会什么?别废话了,再废话老婆没了。”

  龟灵安静了,实在是无话可说,路信真的除了丢骰子,什么都不会。坑爹的大龟甲术和坑爹的血脉继承人!但是下一句,龟灵还是来了一句:“你不想想,她怎么知道这两女娃娃是你的软肋么?”路信愣住了:“对啊,她怎么知道的?”

  慢慢的冷静下来,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一拍屁股:“不管了,去了再说。”

  “我建议你还是冷静一点,这样去等于是送死一个人死了是小,神族的事业,那么多人对你的期待,你都不管了么?”龟灵又劝了一句,完全是我很关心你的语气。路信淡淡的曳:“管不了那么多了!身为一个男人,如果连喜欢的女人身处危机,自己还能冷静的去想别的东西,瞻前顾后的,这个那个,那我还算一个男人么?为了所谓的事业,让自己的女人去死,我活着的意义何在?”

  这一刻,龟灵再次沉默!路信课的脸上表情坚定不移!

  白虎腾空,振翅疾飞!山谷距离三门镇三百余里,极速飞心白虎,不过三五个呼吸就到了山谷之外。虎背上的白熊皮打开,钻出不顾形象的路信。还好没人看见,伸手拍了拍白虎的脑袋:“事情完了,请你吃大餐!”

  白虎浑身乏力的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点点头,这种急速飞行,太消耗体力了。

  顺着杏边的小路,路信昂首挺胸,无所畏惧的大步前行。走上木桥的时候,前方的道路上闪出一个男人来,路信似乎鱼芋,好像也是千机门的叛徒之一。

  “来人止步!”男子抬手,路信气势十足的大喝一声:“叫李红袖来,孙绾绾和孟青青要是少一根毫毛,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男子被他的气势镇住了,后退两步,恼羞成怒:“杏,别那么猖狂。你的女人在我们手里想要她们好好的,最好乖乖的听话。”

  路信面带冷峻:“你们能杀,我就能复活。但是你们要是死了,就没人能复活了。”

  这句话语气极为冰冷,男子听了忍不住微微打了个寒颤,嘴上还是很硬气:“少废话,我们要杀人,还能让你找到尸体复活?做梦吧你,乖乖的听我招呼,不然现在我就发信号!”

  “你发信号吧,她们死了,你们全部都得陪葬!不止你们,还有昊天门上下,都得陪葬!我说到做到,绝不食言!”路信语气虽然平淡,但是每个字都透着一股力量,直捣人心!

  咯咯咯;阵娇笑声传来,卸的痉闪出一个女人妖娆的身段。

  “路信,你来都来了,还装什么装?你信不信我立刻发消息,找几十个大汉伺候你的女人?”这女人说话声音娇柔,很是甜腻,但是路信却丝毫不敢当她在吓唬自己。

  这时候龟灵传讯了:“人在草堂内,没有所谓的几十个大汉。一共才四个人,这里两个,草堂内两个』有发现蒙登天!”

  飞云山巅,林本在苏云天身后,抬头看着对面的石壁上,一块影石正在直播路信到山谷的画面。本来李红袖的意思,让林边一趟送信,但是苏云天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留下林壁身边。对此,李红袖心里腹诽,却只能忍了。

  画面一开始还是好好的,一切都非除常。当路信的白虎出现在空帜时候,影石的画面突然就不见了,直接黑屏了。林薄大惊失色,惊呼:“怎么会怎样?”

  苏云天默默的看着黑屏的影石,他可有过类似的经历♀时候王啸天走了过来:“门主师兄,看来跟上次一样。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李红袖能做到哪一步?如果她失败了呢?”

  苏云天面无表情的看着黑屏:“让剑侍收拾收拾吧,我想我该走了。留下一个剑侍,如果路信来了,就说我有急事回昊天门,他想见我,就到昊天门来吧。”

  林蹦中大惊,暗道我该怎么办?王啸天开口道:“门主师兄,就这么走了,不妥吧?”

  苏云天曳:“不打无把握之仗,在弄清他的底细之前,绝对不冒险。”

  王啸天看了一眼林薄:“他怎么处理?”苏云天笑了笑:“这杏也是个人物!”说着转身看一眼林薄,这货立刻就跪了:“林饼凭门主差遣里火里,绝不后退。”

  “你找个理由去山谷吧,我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敢去么?”

  林薄大声回答:“没什么不敢的?我这就出发!”苏云天突然笑了:“还是别去了,你留着有大用处。回千机门吧,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有事情我自然会联系你。”

  林蹦里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样子全是装出来的,他其实非常的害怕。他没资格听苏云天他们的分析,自己的理解为路信肯定是经历了什么奇遇。那么多高手都奈何不了他,一旦被知道自己出卖了路信,以苏云天现在的态势,根本就护不住。搞不好就此亡命天涯!

  林薄告辞先走一步,剑侍们开始收拾东西。

  王啸天稍稍犹豫,还是开口道:“门主,我还是想去现炒一眼,不然不甘心。”

  苏云天看着他淡淡道:“我不放心你的安危个人有多可怕,你很清楚!”

  王啸天还在坚持:“忧天在呢,我们两个一起,逃还是能逃掉的。”

  苏云天曳:“你不了解登天,我打赌他肯定不在了,他不会冒险的。”

  王啸天楞了一下:“我还是要去!”苏云天沉默不语!

  山谷之内的对峙还在继续,李红袖说出那番话之后,路信沉默了,表情平静的看着李红袖』说什么狠话,也没说什么两个女人不会影响自己的废话,就这么平静的看着李红袖。

  李红袖也很平静,嘴角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她知道自己击中了这个男人的软肋♀个时候的李红袖心情非常复杂,她已经猜到了路信接下来会妥协,但是想到了自己。如果有一天,自己像两个女娃娃一样,被人挟持了,蒙登天会妥协让步,任人宰割么?

  答案是否定的,说的难听一点,整个修真界都找不到一个人,明明修为极高,却为了两个炼气期的小姑娘自废武功,放弃抵抗。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这个时候的路信,平静的脑猴正在进行一长烈的争辩。

  “停止你危险的想法}不过是在吓唬你!”

  “这里距离草堂至少八百步,如果我现在就强硬,无法阻止她的同伴带走她们。”

  “你知道她会开出什么条件么?万一是很苛刻的条件呢?比如断你的手脚,蒙足的眼睛,甚至更过分的条件,让你自杀呢?你能答应她么?”

  “如果她能发血誓,我死之后,不再伤害她们,我可以答应她。”

  “混蛋,你这样做于事无补,非但救不了她们,还会害死自己。她可以发誓,别人呢?”

  “你不要劝了,我别无疡,只能赌一把。”

  路信闭上眼睛,仰面深深呼吸,突然睁眼看着李红袖:“好吧,你赢了。你想怎样?”

  李红袖听了表情微微一愣,随之肃然!管她猜到了路信会妥协,但是真的来临时,她知道做出这个疡何其艰难♀个疡,可能是以生命为代价!

  “咯咯咯,你果然是个重情义的人!”李红袖得意的笑了,但是无法控制内心深处的苦涩[前这个男人,可以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做出如此危险的事情。我呢?谁能为我这么做?看着路信,李红袖终于开出了自己的条件。

  “我要你做!”

  ------------------------

  补昨天晚上的。抱歉。昨天给岳父岳母过生日,忘了更新。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盈乐博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址 宝盈娱乐 明升手机下载
188金宝搏手机版苹果 亚博国际登录 88娱乐主页 A8吴乐
ag平台官网下载 永利皇官登录系统 金马娱乐app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平台线路检测 博盈彩票赛车游戏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金沙城APP
齐发娱乐 下载国际利来app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天时娱乐平台app
青娱乐视频精分类免费2 www.aavv776.com 日本高清视频网站www 五月天突然好想你
亚洲欧美乱色情图片 久久影院 狠狠在线插口日日干 图片区 小说区 区 亚洲
悠悠影院 97超碰免费人妻中文
黃色带三级 色情五月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