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外之物,都脱下来!”这是李红袖开出的第二个条件,现在路信距离孙绾绾和孟青青,大概有一百多米。路信第一次深恨,自己的大龟甲术等级太低。

  开出条件的李红袖,挥挥手,两个同伙把两女押了下去,路信想开口阻止,还是放弃了做无用功。现场没有外人的时候,路信叹息一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老旁嫩草么?我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李红袖愣住了,不是路信这话有多大的杀伤力,而是看上去道貌岸然的路信,突然画风一转,变成了市井小无赖的那种变化,太难接受了。说好的高人呢?

  “嘿嘿嘿!”李红袖冷笑了三声,这家伙不是在改变画风,是另有所图吧?

  “不管你怎么说,我的条件不会改变!”李红袖很坚定的回答,路信其实说的是真话,还是头一次有女人要求自己当面脱衣服℃是会怀疑她想老旁嫩草啊!

  但是真话,往往没人信n红袖就不信}让路信脱衣服,自然不是想那种事情。面前是一个绝顶高手,交出储物戒指对他的修为来说,损失机会可以忽略不计,身上穿戴的任何一件东西,都可能是法宝。更不要说他自身的修为了。

  李红袖再怎么谨慎,都不为过9老旁嫩草呢?我们之间,谁是老牛?李红袖还真的鱼动气了!暗暗告诉自己,这是他的诡计,想让自己乱了心神呢。

  “脱就脱!”路信也不怂了!不就是脱衣服么?先解开腰带,准备放地上的时候,李红袖叫了起来:“丢过来!”这条腰带还真是个好东西,穿在身上寒暑不侵♀是路信从史朝天哪里抢来的,多少鱼不舍得。想到两个女的还在她手上,还是丢了过去。

  身上的长衫倒是很普通的衣服,脱下来之后,露出里面的短衫。随手又丢了过去b一下,路信身上只有衬裤和短衫。“还要脱么?”路信脸色冷峻的问了一句,心里确实不爽!面对的是一个老女人啊,就算她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左右,也是个几百岁的老女人。

  “发簪,鞋子,短衫,都脱了,留一条衬裤就行了。”李红袖还不肯放心!

  鞋子是法宝,就是档次差了点,很一般的鞋子。发簪却是个好东西,虽然不知道怎么用,拿在手里就能感觉到里面的元气涌动☆红袖觉得自己开出的条件太正确了b家伙,一身法宝,虚虚实实,太狡猾了。

  路信一一照做,摘下发簪,随便找条布带把头发扎起来,脱下鞋子,穿着袜子站在地上。最后才是脱下短衫,露出上半身过大龟甲术“愈”字骰子多次改造的身体,显得异常完美』胖不瘦,有棱有角,且剪洁白如玉,简直可以作为男人标准身材的范本了。

  李红袖也算见多识广了,一看这上半身,忍不资下一口唾沫♀皮肤,比女人都细腻,却不失男性的阳刚之美。集大陆审美之大成者,不外如是!

  好想伸手摸一下n红袖的心跳鱼乱了!路信威逼利诱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衣服一脱居然轻松达成!路信不知道她的心情,知道的话,还不早就脱了。

  看着在阳光下浸润光泽的如玉剪,李红袖好不容易才收回旖旎的心思♀块肥肉可不敢奢望!“好了,不用再脱了!”李红袖赶紧开口,她可不敢逼着路信脱裤子,那是要逼着高手玩命的。一步一步的来吧!

  收起脱下的衣服,李红袖又来了一招:“最后一个条件,我要绑上你,不许反抗!”

  外面的一切,里面的两个女人看的很清楚,她们可没有李红袖那种心态,只是觉得路信受到了无尽的屈辱,这一切都是为了她们。眼泪已经流干了,两人交换了一个视线,互相用坚定的眼神告诉赌对方自己的决定。如果路信死了,她们不会苟且偷生!

  “还要绑啊?那来吧!”路信也不浪费嘴皮子了,反正都这样了。说话间,自觉的闭上眼睛,反正有龟灵在呢,就想多了一双眼睛,一切都无所遁形。

  李红袖看着他闭眼伸出双手,长出一口气,最难办的事情都办到了⊥剩下最后一招,只要拿下他,不管是法宝也好,术法也罢,不怕榨不出来。

  一抬手,李红袖丢出灵蛇索,这东西可不简单,一旦被绑上了,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未必能摆脱束缚♀可是李红袖压箱底的宝贝,在千机门时她的师父传给她的,存在两千多年的法宝。专门用来绑修真高手的道具。

  灵蛇索自动的捆上了路信,根本不用李红袖操作。路信上身被紧紧的缠了一道又一道,绝对没有可能挣脱☆红袖这一下彻底放心了,笑嘻嘻的看着路信道:“路先生,现在你可以提要求了。”

  路信缓缓睁眼,表情淡然,似乎一切都已经放下:“我想看着她们,跟她们说几句话。”脱衣服捆绑什么的,路信根本不在意。对他来说,只要嘴巴没堵上,舌头没割掉,一切都可以无视。只要两女进入大龟甲术的作用范围,路信就一定会叫这个女人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游戏。所以,他才能如此的淡定!

  李红袖这时候根本就没有防备之心,被灵蛇索捆上的人,还没有挣脱发难的先例。可是路信表现的太过淡定了,这让她心生怀疑,不会还有什么后手吧?

  “这要求倒是不过分,但是对不住,我不能答应你。”李红袖断然拒绝E绝一切危险!

  路信没想到会这么干脆,一看她连这条件都不答应,心里暗暗想招。可是什么都没想出来,怎么办啊?只好传讯龟灵,没想到这老家伙也没个回话♀下麻烦了!

  思来想去,路信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见不到她们,不说交代几句话。我哪都不去,也不会回答任何问题!”这句话听这就像在说,可以说毫无高手风范。

  但李红袖并没有这种错觉,路信的举动再她看来,其实是正常的。如果一点要求都不提,那才是不正常的。“路信,你听着,我说话算话,这就让人放了她们。你跟着我走就行了,不要耍心眼,这样对大家都没好处。”

  路信面带怒色的看着她:“你都把我这样了,还要怎样?”这话略带歧义,李红袖听了忍不住露出媚笑:“什么这样那样?我可没有怎么样阁下C了,别闹了,起来吧,跟我走,我保证她们的安全。”

  这话鱼软了,李红袖走到跟前时,察觉到路信身上一点真气外露的痕迹都没有,说明他被灵蛇索彻底的馈了一身本事≮是便放心了许多C下路信,对她来说不过是第一步,下一步才是重点。路信随身的宝贝已经让她赚了不少,接下来逼问出他的巢穴,那才是大头呢。还有各种术法,心法,等等♀才是最诱人的东西,李红袖一定要榨干的!

  想到这么多好处,李红袖才会放软了语气,反正这家伙已经被馈了。捏圆捏扁,还不由着自己么?可惜她根本没想到,所有针对修真高手的布置,全都是无用功!

  路信不说话,坐在地上转过身,抬头看着白云苍狗,一副任人宰割的架势。

  “路信,别说老娘不给你的面子,别逼着我用下作手段!”李红袖威胁了一句,路信回头淡淡一笑:“我明白的告诉你,如果你想得到想要的东西,最好按照我的话来做。答应我的条件,那就鱼死网破好了。我不会再妥协了!别看你绑着我,我想逃做不到,想死还是很轻松的。”

  这句话是在忽悠,但是李红袖却相信了。很简单,修真者杀别人不易,杀自己却很简单。只要震碎气海,毁掉内丹,谁来都救不活。

  “路信,修真不易,你就这么毁掉自己的一切么?”李红袖笑着上前相劝,鼻尖传来男人的气息,令她有一种沉醉的享受。

  “对不起,我有一些话,必须交代她们。我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是她们必须坚强的活下去。否则,我做的一切就毫无意义!”路信依旧表情淡然,坚持自己的要求。

  李红袖这一次微微动容了,她很清楚,如果两个女娃娃知道路信做的一切,真的会以死相报。别说她们了,就算是自己,如果有个异性高手为了自己,能做到这一切,她也愿意为他去死了。活着不能在一起,那就死了凑一块好了。

  李红袖呆呆的看着路信,心里又一次被震撼了。路信这个时候,还在担心两女不肯苟活M算自己的铁石心肠,也被他打动了!

  “好吧,我答应你!”说着李红袖回头,依旧是做来了个手势,很快两个同伙押着两女走来了。孟青青和孙绾绾的表情很淡定,因为她们已经做了同生共死的决定。

  路信看着两人越来越近,心里默默的计算着距离,就等着施展大龟甲术。

  眼看两女即将踏入施法范围的时候,路信深呼吸准备开口时,天外有人发声:“等一等!”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ca88国际娱乐城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彩票娱乐送彩金平台 澳门永利娱场app 亿万先生官网登入 世界杯足球星解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玛雅娱乐官网 合乐888APP 送彩金老虎机
老百汇娱乐城 必兆娱乐平台 百合娱乐国际 齐发国际娱乐城
豪博娱乐能提现吗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888真人注册 888真人注册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东森综合APP 速彩娱乐 1号庄彩票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官
欧亿娱乐尚德 合盛娱乐时时彩 9号彩票网址 678彩票网客户端 多彩网彩票计划
博猫游戏 BA娱乐 人工在线计划 66工厂娱乐 VO娱乐
新宝娱乐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伯爵II 如意娱乐 满堂彩六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