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8长的刀刃扎在大腿上,路信双手被绑,只能坐在地上承受这一刀。血随即溢出,衬裤上出现一个鲜血染红的忧。接下里并没有正常的刀扎进体内的感觉,路信在剧烈的疼痛下,咬紧牙关忍着,额头上全布满了汗珠。

  远端的孙绾绾站了起来,面带微笑,遥遥望着路信,眼神里充满了坚定!孟青青还在挣扎,但是却被死死的按在地上不能动,空中呜呜的叫着,喊着。

  李红袖没英误时间,抬手又是一刀,扎在右边的大腿上,路信依旧是微微皱眉,咬牙切齿的忍了下来。拿起第三把刀的时候,李红袖犹豫了,谨慎的看了看路信。

  气海,对于修真者来说,太重要了一刀下去,一旦毁掉气海,所有修为都将被废。路信,真的甘心么?他会不会在这个时候催死一击呢?

  李红袖犹豫的瞬间,抬眼看了看路信,发现他双眼紧闭,咬紧牙关,额头上全是汗水往下掉的时候,心里更加的谨慎了,抬手飞快的一刀捅进去,路信没有她担心的那样垂死一击,只是一弯腰,呜的一声,嘴角溢血,睁开眼睛看着李红袖,显得极为虚弱:“可以让她们过来了么?我怕我撑不了太久,要晕过去。”

  这是实话,但是他嘴角带着微笑说这句话,在李红袖看来是一种调侃G一种从容2是一种修真者哪怕在最危机的关头,也要全力维护的一种体面。

  相比之下,自己也好,王啸天、苏云天也罢,所作所为,已经把修真者的体面全都丢在地上了♀时候王啸天走了过来,站在路信面前拱手致意:“路先生,对不住了!我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为了我自己V在我向您道歉,您放心,那两个女娃娃,我绝对不会为难她们,也不会允许李红袖为难她们,这点我可以发誓。”

  路信一脸惨笑,看着王啸天诚挚的脸:“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思么?”

  王啸天曳:“有,所幽污名,我一人背了就是意义之所在!”

  路信听了不屑的曳:“废话少说,让她们过来吧,我担心自己坚持不了多久!”

  王啸天呵呵一笑:“路先生真是机智百出,锁真刀顾名思义,锁祖气。先生身为聚灵大陆绝顶高手,这点伤痛都坚持不住的话,那不是一个笑话么?”

  路信很想反问一句:“谁告诉你,我是修真高手的?我有承认么?”好吧,这话不能说,但是真的忍的很艰难啊!“呵呵,你可以理解我,我比较怕疼!”

  岂止是怕疼啊,路信现在发现自己说话都很艰难了,他不是修真者,也没有什么真气,锁真刀最大的作用对他无效,但是这刀捅在身上,真的会疼2胎**,真会死的!

  王啸天还以为他在圈自己的做派,缓缓起身道:“对不住了,路先生,王某确实丢尽了修真者的脸面!”说着转身招手:“把人带过来!”

  两女被带到了路信面前,起身不用带,两人被放开的瞬间就跑了过来,手上被绑着,跑的过程中,孙绾绾还摔了一跤,挣扎着爬起来,浑然不觉身上擦伤之疼,再次奔跑。短短的一百米的距离,平时看着也就是几个跃步的事情,现在却觉得很遥远。

  孟青青先到一步,嘴上还堵着布团,呜呜呜的叫着n红袖倒是识趣,伸手摘下来。接着孙绾绾也到了!布团被摘掉的瞬间,孟青青就哭腔骂道:“路信,你傻啊?修真界女人那么多,你为了我们两个这么做,不值得啊!”

  路信冲她一笑:“你说的很对,今天出来的时候,不心脑袋被门夹坏了!”

  孟青青没料到他在这个时候还能说笑话,笑起来还是那么的从容和自然。

  孙绾绾跪在路信的面前,口中柔柔低声道:“疼么?”

  路信冲她微微一笑:“疼的很疼!不过,你门要是肯亲我一下,就不疼了!”

  当着众人秀恩爱,路信的做派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怎么说呢?感觉他真的很傻!为了这两个女娃娃,修为很低,说的不好听一点,就算是做鼎炉,价值也低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女娃!路信却甘愿付出一个修真者最宝贵的东西!

  这一刻,看着两个女人的围观者们,眼睛里出现的是嫉妒H其是同为女人的李红袖,更是嫉妒的发狂!

  孙绾绾和孟青青毫不犹豫的一起凑上前,一人一边,在脸颊上亲了一口。路信还不过瘾,努着嘴:“诚意,来点诚意!”孙绾绾面带红润,蜻蜓点水一般的啄一口∠青青却意外的大胆,迸他的脑袋,狠狠的亲了一口。

  路信这下才满足的笑了笑:“好了,接下来见证奇迹的时候到了,你们闭上眼睛,等下被强制睁眼的时候,看见什么也不要吃惊!”

  王啸天脸色一变,李红袖一脸懵逼,什么意思?

  两女狠狠一愣,还是乖巧的闭上眼睛,路信则面带胜利者的微笑,看着王啸天和李红袖:“大家来玩个游戏吧!”是肯定语气,不容拒绝的命令行!

  “手握乾坤定生死!”路信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声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他坚信,这一次,运气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

  金光p光p光7一次,路信觉得金光是如此的可爱!

  路信站了起来!身上的三把锁真刀,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从体内缓缓退了出来,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在作用!当当当,三声脆响,锁真刀落地,路信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神奇的不药而愈!

  与此同时,灵蛇索在金光之下,如同阳光下的雪,一点一点融化的过程被高速摄像机拍摄之后,用极快的速度放映出来的那种效果。肉眼就能看着灵蛇索在金光下开始冒烟,接着断裂成一节一节,刷刷刷的往下掉。落地之后,如雪消融,化成黑色的水,渗入地面。

  孙绾绾也站了起来,孟青青也如此,不受控制的站起来,沐耘金色的光芒,注视着天空中毫无征兆钢的龟甲!绑在她们身上的绳索,同样开始断裂,散落一地后化作青烟!

  两女心中剧烈的震撼,真的很想嘶吼一声,但是却怎么都发不出哪怕一点声音{个人完全不受控制,只有思想还是自由的,其他的一切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了!

  王啸天的身体失去了控制,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天,整个人现在只有脑子还能动的时候,他有一种绝望的感觉r为他面对的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4着金色的龟甲出现时,王啸天脑子里就一个念头:云天,我能为你做的都做了,但是,我遭遇的是一种可能是来自神的力量!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无法抗拒,你也无法抗拒。

  这一刻的王啸天,万念俱灰!人世间的情爱,修真界的霸业,在这种神奇的力量面前,瞬间化作灰飞烟灭!

  李红袖的身体同样失去了控制,这一瞬间,一种令人绝望的恐惧之感,充满了她的思绪。她不是第一次遭遇大龟甲术,上一次路信出现时,玩了一半游戏♀一次之前,她还认为那种游戏是需要路信真气或者某件法宝施展出来的』想到,路信什么都没做,就是念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一切便如此轻松的重演♀一句话,上一次,好像也听到了,难道这就是路信施展这一术法唯一要做的事情么?那么,这到底是什么术法?

  金光4自神的力量!大龟甲术一旦施展,期间任何术法,都将被强行打断,任何战斗,任何伤害,都被强行打断。只要人站在金光之内作用范围之内),任何正在进心伤害,施术者受到的伤害,都将被自然治愈!

  这个效果,路信还是第一次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呢?此刻的孟青青和孙绾绾,身上也是有伤的,被捆绑之后的淤青,还有被按在地上时脸上的擦伤都还在,根本没有自然变好。

  龟灵闪亮登场了,这一次没有载歌载舞,而是非常严肃的看着路信。

  “我尊重你的疡,也请你尊重游戏规则!”当然这一次龟灵没话说,意念交流。

  “我尊重不尊重游戏规则,这游戏都得这么玩下去。只要开始了,还由得我么?”

  龟灵愕然!路信得意的来一句:“少废话,去掉一个病!赶紧结束掉这个该死的游戏!”

  龟灵耸肩:“好吧,如您所愿,游戏开始了!”

  金色的龟甲,黑白的太极图,孙绾绾和孟青青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一幕。

  王啸天的元婴见过一次,这也是第二次。同样的无能为力,同样的无法抗拒。

  这一刻,时间似乎停滞,世界似乎停滞,天地之间,唯有这金灿灿的龟甲!

  高速旋转的骰子,令人眼花缭乱,停止的瞬间,发出清脆的声音,啪嗒!

  一枚骰子掉落,游戏结束了,现在的人们,拿回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这是一枚什么骰子呢?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世界足球队排名 全讯新2网址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博亚app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AG平台下载
远博娱乐下载 永利皇宫登入 下载九州娛樂城app 天天娱乐时mp4
优乐2 优乐国际app 现金扎金花 老虎机送彩金38
世界杯星的排名 日博客户端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玛雅娱乐注册
金沙彩票首页 旺彩平台 趣彩彩票官网 同创娱乐宝宝 凤凰彩票
BA娱乐 彩票注册网址 拉菲平台 58彩票app 丰尚娱乐
杏彩彩票登录地址 伯爵2登录 亿游娱乐 亿游娱乐平台 合一彩票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多盈彩票 天游娱乐贴吧 世纪彩票网 丰尚娱乐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