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掉落的是这么一枚骰子!路信无所谓失望不失望,这个操蛋的游戏开始之后,结局从来都不受控制!

  游戏结束了,孙绾绾和孟青青脸上和身上的擦伤不药而愈,手上因为捆绑造成的淤青也好像不曾存在过。毫无道理就这么都好了!

  拿回了对身体的控制权,王啸天很明显的一愣,身上的伤居然全都好了是什么节奏?遭到重创的元婴也好了』道理啊上哪讲理去?

  看看路信,此刻左拥右抱,似乎自己并不存在的样子,王啸天一脸的惨笑,仰面看天:“罢了,罢了!”说话间,紫光一闪,消失在当场。

  李红袖这一次跑的也很快,唰的一声,已经在好几里地之外了,但是她突然觉得不对头,唰的一下又回来了,把路信的戒指丢下来:“你的东西还给你,我也是被逼的,你放过我!”

  然后还不敢跑,至于为什么,李红袖自己都说不清楚,总之就是一个字“怕”。

  这个理由很强大,路信居然无法反驳,问题是他根本就追上人家好吧。白虎倒是可以追,但是追上去能如何呢?就那吃货,极速飞一段,回去能吃穷路信。

  “做梦,刚才你怎么不这么说?”性格刚强的孟青青站出来,指着李红袖质问。

  孙绾绾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拽了拽孟青青的后襟,待她回头时,眼神示意路信在池,不要替他做主♀就是两个人性格上的差别了,只要有路信在,孙绾绾是绝对不会出风头,抢着代表他。只会默默的在一边站着,路信需要的时候,一回头就能看见她。

  “青青,让她走吧,她也不过是可怜的棋子!”路信总算是开口了,李红袖如蒙大赦,立在空中遥遥万福:“奴家发誓,再也不与先生为敌!”说完李红袖飞走了,孟青青气的跺脚:“就你好脾气,换成我可不行。”

  为了维持逼格,路信只能笑了笑:“被你这么一闹,倒是忘记了问她一件事情。她怎么知道你们在这里,又怎么知道用你们来要挟我?”

  这个话题转移到很及时,孟青青立刻懊恼道:“怪我,怪我!不过这个事情,不难猜测吧?知道我们之间关系的人,可没有几个。掰着手指头都能数的出来,真要这么说,我看林薄的嫌疑最大。”这一次孙绾绾没有表示异议,而是顺着点点头:“信,我也是这么想的。其他人就算知道我们关系很好,也不会想到用我们来要挟你。”

  道理是很简单的,如果是一般的人,也就相信这个推断了。可惜路信却很不以为然:“你们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林毙什么理由要害我呢?不要因为个人的喜好去猜断一个人的行为,这样是很不负责的行为。凡事要讲证据,而不是先给他定了罪,然后再去找证据。”

  孟青青说他不过,只能跺脚道:“你就是个烂好人!”孙绾绾只是微微一笑,只要是路信的决定,她都是支持的,其实孟青青也没有反对,无非是表现方式不一样而已。

  “二位,能不能帮个忙,把我的衣服给拿来!”路信话锋一转,便的不那么正经了。一家伙孟青青给惹急眼了,扑上来丙,张嘴就在肩膀上下嘴咬一口!

  “哎呀怎么咬人啊?属狗的啊!”路信大呼心好像很疼,其实就是装个样子,扮惨博痊情呢。果不其然,孙绾绾瞪了孟青青一眼:“胡闹!”

  孟青青这才松口道:“你说他该不该咬?当时我们俩脖子都裔了,他还是答应了那么危险的条件。为了我们两个他要是出了意外,我们今后该怎么办?”

  孙绾绾叹息一声道:“信,这一次我不能帮你说话了,你做的大错特错了。我们两个,不过是练气期的小人物,就算被绑了,从我们身上也得不到任何好处。你是决定性的人物,用一个决定性的人物,换取两个无关紧要的星色的安危,这种做法何其蠢也。”

  相比于孟青青直接的关切,孙绾绾显得理性多了,从利害角度分析一番,条理分明。

  可惜,这些道理路信听了只是微微一笑:“且不说我的有十分把握,结果也是这样,你们都看到了。单单说你们两人在我的心目中,比起所谓的神族大业,个人的荣耀,那是重要的太多了。将来如果我真的能站在这个大陆的巅峰,身边没有你们相伴,那还有什么意思?既然如此,还不如赌一把!成了,一起继续往前走,败了,一起在地府做个伴。”、

  一番话说完,两个女人都沉默了,孙绾绾低下头,很自然的蹲下身子,给路信拎起衬裤,系上腰带⊥像一个修子在伺候丈夫出门∠青青也不言语,转身去捡起路信脱下的短衫和长衫,动手给他穿上。

  最后穿鞋子的时候,路信鱼不好意思了,打算自己动手,却被孟青青喝一声:“别动!”路信只好安静的抬脚,看着孟青青一边给他穿鞋,一边抹眼泪,口滞声道:“讨厌,你最讨厌了,人家眼泪都下来了。”说着站起来,紧紧的保住路信不放。性格外露的孟青青是如此,孙绾绾则眼含热泪,一脸微笑的看着他:“生同床,死同穴,至死不渝!”

  路信听了哈哈大笑:“别生袄的,我们一定能长生不老的。你们修炼成仙,我也能混个半神,大家一起逍遥快活到永远。嗯,再生几百个儿女!”

  两个女娃脸上露出满足和羞涩的微笑,没有人接这个话,孟青青还伸手掐他腰间:“哪有人生几百个儿女的,又不是母猪下崽子,一窝十几个!”

  孙绾绾也笑道:“就是,拿我们当什么了?”说着话,她自己都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路信也笑了,这个比喻鱼离谱,赶紧解释:“就是这么个意思,精神没错就行。”

  孙绾绾低声笑道:“信,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不成?幽人,可是得寸进尺的!”孙绾绾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确,就是给路信拾遗补缺,别让他吃亏了。

  孟青青听这话,露出怒色道:“这事情是谁出的主意,暂且先放一放,但是谁做的,倒是很清楚,不用费脑筋去猜测☆红袖那个臭女人,背后站着昊天门的苏云天呢。”

  路信听罢微微一笑:“怎么会就这么算了?明天我就是去飞云山巅会一会苏云天,说不得也要让他生不如死!”路信打定主意,明天见了苏云天也别废话了,直接上口诀,一直丢出“死”为止,拼着一条手臂不要,也要弄死丫的!

  “对了,白虎呢?很久没见它了,我猜它一定饿了!”孟青青思维跳跃的很快,刚才还哭天抹泪的,现在就想起白虎来了。孙绾绾无奈的翻翻眼珠子,低声道:“信,进去休息一会吧。”路信从善如流,三人手拉手进了草堂。

  之前李红袖的同伙,早就跑的没了影子,路信大马金刀的躺在竹床上,翘着二郎腿道:“舒服啊,要是有人来给捶腿,再有一桌酒席伺候着那就完美了。”

  孟青青听了抬手打他一下:“我去打点野味来,等下弄给白虎吃,我饿死你。”

  孙绾绾低头笑了笑,抬头一往情深的看着路信:“美酒是没幽,不过我给你捶腿,也不是不行。只是我手上没个轻重的,给你打疼了,那就不好了。”

  好吧,这都威胁上了!路信只好放弃自己的美事♀俩女娃什么都好,就是放不开P细想起来,还是一号她们好用。嗯,乔欢儿也不错,乖乖的极为听话。

  “想什么呢?还不跟着来帮忙,我这正好有些灵谷,去壳做一顿灵谷米饭给你吃。”孙绾绾招呼一声,路信屁颠屁颠的来帮忙。他是个俗人,吃对他来说吸引力太大了。

  在这个地方就是这么一点好,生活上是不用装的。可以卸下大半个面具做人,轻松多了。

  大概也只有孙绾绾和孟青青,在会在精神上敬爱他,生活上却非常随意的态度。

  在天灵门的地盘爽固然很爽了,但是需要带着厚厚的面具,装的太辛苦了。

  山里的野兽很多,孟青青出去没一会,就带回来一头野猪和一头獐子♀些东西,修真者是不太吃的,浊气太重了。只有路信不在意这些,赶紧动手收拾野猪。

  孟青青一抬手,一团火把野猪和獐子包裹了起来,再一挥手,火灭了,野猪和獐子的毛少的干干净净,省去刮毛的环节。接下来路信好一阵忙活,去掉内脏准备清洗时,孙绾绾来了,也是一抬手,一团水将野猪和獐子包裹起来,再一挥手,水落一地〈回几次,都洗干净了,再一抬手,混了调料的水将挂在哪里的肉包裹起来,等了一会再一挥手,腌制也完成了。最后还是孟青青登场,一团火给两大挂肉包裹起来。

  “我还是头一次这么做饭,真是好方便啊!”闻着肉香,路信好不感慨∠青青推他一把:“还不召唤小白来吃肉?”

  毫无疑问,经历了这么一崇波,路信和两女之间的关系更近了一步。虽然还都端着架子呢,但是嘴都亲过了!路信憧憬着接下来的一步!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A8吴乐 天天互娱乐平台 12bet手机登录 易胜博 APP下载
大小单双技巧 下载app给彩金娱乐平台 ebet娱乐 优德w88app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龙8手机app下载 金沙城中心app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亚博注册 ag平台app 球探体育网 天时娱乐
世界杯投注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乘法口诀表打印 汇宝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平台 优游彩票 天下彩网址香港 华人2娱乐 丰尚娱乐官网
汇丰娱乐在线 如意娱乐怎样 欧亿娱乐直属 天游娱乐登录 拉菲娱平台
天游娱乐手机 斗牛娱乐平台注册链接 彩票网注册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人工在线计划
圣亚娱乐会员 查天游娱乐 678彩票正规吗 华人彩 无极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