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如水,洒满山谷,草堂前院内路信独自仰面望月。

  说好的憧憬呢?天一黑就把人赶出来,在堂前随便铺一张草席,就给路爷打发了!

  这和预想帜情景不一样啊!为什么连小白都要霸占了去!

  长夜漫漫,孤枕难眠,睡不着的路信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呆。脑子里在回忆,自己到底那句话没说对,居然被孙绾绾从香闺里被撵出来了。跑孟青青那更直接,一个闭门羹待遇打死他都想没想啊!人生的大起大落,真是太坑爹了!

  想破脑子都没想明白,问题出在哪儿?搂搂抱抱的阶段已经过去,嘴都亲上了,居然给我来这手Q道是因为当时我的眼神太下流了?

  路信觉得自己就是贱的*是在天灵门,这种事情一定不会发生,多少女弟子等着爬上自己的床啊I是为什么?贱贱的自己却甘之如饴呢?难道k到自己可能存在的闰,路信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月光下,一道白色的身影穿过草堂,悄悄的来到院子中,站在路信的身后。

  听到脚步声的路信猛然回头,看见的是孙绾绾那张绝美的面孔!

  “你怎么出来了?”孙绾绾先声夺人,路信楞了一下:“睡不着啊!”

  孙绾绾上前来,挨着他坐下,脑袋很自然的靠在肩膀上:“那个刀插在身上疼么?”说话的时候,孙绾绾的手轻轻的摸着大腿上被插刀的部位!

  嘶!路信的反应还涂烈,尽管这个动作里毫无那种成分!

  “疼啊么不能?当时疼的差点话都说不出来了。”觉得很爽的路信赶紧强调自己受到的伤害"现只有这样,才能唤起孙绾绾的主动。

  “敖!”大腿上挨了一下的路信突然跳了起来,孙绾绾看着自己的手指,笑眯媚看着他:“疼么?”

  路信点点头,孙绾绾笑道:“知道疼啊G还不给我老实一点坐回来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坏东西想干啥?”“这可不怪我!”刚想辩解,遭到眼神的追杀,赶紧转移话题:“今晚的夜色不错!”顺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翼翼的坐回去。

  这一次孙绾绾没有抚摸大腿了,只是轻轻的迸他的腰,头靠在肩膀上,抬头看着月亮,似乎在自言自语:“信,别怪我,我真的没想好。你是做大事的人,将来不缺女人,儿女情长会束缚你的高飞的翅膀。”

  路信看着她的脸,读书太少,没有足够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看到的美艳。心里一时冲动,一抬手给她抱了起来,放在大腿上。突然遭到袭击的孙绾绾,只是啊的一声惊呼,就再也没有任何挣扎,顺从的坐在腿上,脑袋抵在胸前,也不知道此刻的表情如何。

  眼神不错的路信发现,她的脖子微微泛红了●人在怀,路信却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这么屡她的腰,抬头看着月亮:“不怕你笑话,我就是一个俗人,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以前在匠镇的时候,就一个念想。做一个顶尖的大匠,如果有一天美梦成真,就像现在这样,我愿意一辈子保持这个姿势,一直到天荒地老。什么大事,与我何干?”

  孙绾绾迸脖子的手又紧了紧,额头在他的胸口上轻轻的撞了几下:“瞎说,你怎么可能是个俗人在我心目中是个大英雄注定是要改变这个世界的人!”

  “我对改变世界没兴趣,对于改变你倒是很有兴趣!”路信忍不嘴花花了一句,孙绾绾楞了一下,抬头:“改变我什么?”路信装着胆子低声道:“把你变成我孩子的妈呗!”

  “讨厌!”孙绾绾突然站起来,推开了路信,低头走了几步,站棕头,轻轻的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路信:“你想改变的,不止我一个吧?”

  “那倒是,还有青青!”话音刚落,路信心道:“坏了,嘴快了么可以说真话?”

  孙绾绾唰的一下消失了,路信多少鱼懊恼:“急了着急了,应该循序渐进,各个击破!”一番自言自语至于,忍不拽手敲自己的额头时,听到身后有人说:“各个击破,好办法!我倒是想看看,你打算怎么各个击破!”

  抬头一看是孟青青出来了,这女人怎么走路也没声音啊?路信暗叫不好,赶紧要跑,却没她快,给一个健步上前,伸手奔着耳朵就来了♀女人这一招练的可熟练了,路信本能的想躲开,想想没躲,站着没动被她抓朵。

  “说,你想怎么击破?”一彰手,孟青青却没怎么使劲,路信无言的看着她,眼神平静,脉脉如水!孟青青脸颊发烫,松手转身:“不许这么看人!”

  路信知道自己的招数见效了,从背后轻轻的贴上去,环着她的腰,在耳边吹了一口气:“你说,该怎么击破?”孟青青扭了一下身子,却没有真的去挣脱。被他北身子软了,好像全部的力气都被抽空一般;能往后一倒,靠在他身上。

  “你就知道轻薄我P本事冲孙绾绾去!”孟青青这句话言不由衷的,路信早就看穿了,抱紧了她的腰,在脖子上又吹了一口气:“这样轻薄么?还是这样?”

  说话间在乔欢儿身上练出来的技巧使了出来,鼻尖在光滑的剪上滑动,喷出的热气令孟青青浑身发烫,仰面低声道:“你就是个混蛋!为啥那么贪心?”

  生怕吓跑她,路信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这么迸她,两人站在庭院内。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我记得你是最怕疼的!当时李红袖插了你三刀,我恨不得打死她,吃她的肉!”

  “她的肉不好吃,要吃就吃我的!”

  “这又是什么下流话?就知道你经常往碧玉楼跑,学不到什么好的!”

  “人前我装的那么辛苦,在你面前还要装,活着有什么劲。”

  两人就这么低声的对话,草堂内堂前的门口,一双眼睛看着他们,转身低声叹息。

  两人听见回头,路信叫了一声:“绾绾,别走!”孙绾绾停下脚步,孟青青着路信过来,抓起孙绾绾的一只手放在路信的手里,笑道:“你就是害羞,你再这样,他迟早被外面那些兴蹄子吃个干净。”

  “瞎说,他要真的是那样,还能为了我们挨刀啊?”孙绾绾回了一句,路信看着两个美女眼俱不够用,突然脑子一热:“挨了三刀,换来你们的一亲,我赚大了!”

  提起这个事情,孙绾绾忍不字害羞了,抬头飞快的瞟他一眼:“倦好事,我回去了。”

  说着转身回了房间,路信愣住了,怎么说走就走啊∠青青在身后推他一下:“去;管亲个够,她就是这样的人。”

  话音刚落,人却被路信薄了:“我还是先亲你吧。”

  “呜呜呜!”“砰”的一声,孙绾绾听到孟青青的一句话:“让你下流!呜!”

  这一夜孙绾绾不是没睡好,而是根本就没睡。打坐到天明起来时,出来看一眼,路信在堂前草席上睡的很香。心道他也就是在这里,才有心思呼呼大睡吧?想到这里,忍不啄疼了。过来草席上坐下,看着路信的脸,发现他的一只眼睛上有淤青,看着很滑稽。

  “扑哧!”孙绾绾忍不爪了,这是昨晚上轻薄孟青青的代价吧?

  路信被笑声惊醒了,睁眼一看面前的娇嫩的脸,嫣红的唇,忍不住叼了一口。

  “哎呀i!”孙绾绾下意识的就是一拳,打完才反应过来,打的人是路信。

  赶紧伸手去摸他的眼睛,好嘛,之前的熊猫眼不对称,现在对称了。

  路信仰面装死,孙绾绾揉了一会,口中还道:“都怪你偷袭人家!”

  “你的意思,不是偷袭就可以咯。”路信随口一句,没想到孙绾绾没有反驳,而是面红耳赤的低头看着他,兄在他胸前画圈圈。

  那还等什么?一伸手勾住脖子,往下轻轻一使劲,双唇回合在一处。

  路信不能在此久留,总是要走的〈的时候,没有熊猫眼,走的时候,收获了一对。

  孙绾绾和孟青青送到桥头,路信站棕头:“好了,就送到这吧。等到此间事了,我便来寻你们二人♀一段时间,你们还是回千机门吧,山谷里不安全。谁知道他们还会来什么下作的招数呢?”

  “你自己也要心!”孙绾绾拉着他的手嘱咐一句,路信却努着嘴:“临别在即,来一个香艳的告别吧?”孙绾绾看看孟青青,这位扭头装着没看见,典型的掩耳盗铃!

  路信干脆一伸手,勾住脖子狠狠的印上去。松开孙绾绾,路信如法炮制,给孟青青也来了一下,这才满意的哈哈哈大笑:“赚大了,赚大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优乐2国际官方网 齐发国际娱乐城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极端武力 精仿
凤凰娱乐app注册 玛雅吧娱乐平台 娱乐平台app 多宝在线app
大奖娱乐城网站 满堂紅游戲 吉祥坊手机版 龙8手机ptapp下载
老虎机打鱼游戏app下载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城乡水务平台下载 娱乐平台
足球国家队排行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亚虎app官方下载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彩票网址大全 彩九彩票手机客户端 满堂彩网站 欧亿娱乐 天游娱乐用户
名人彩票官方网站 登录博猫游戏 彩票一号店 名人彩票官方网站 如意娱乐
博悦彩票 大星彩票 彩票一号店 无限娱乐平台官网 斗牛娱乐平台注册链接
无极娱乐2 金如意娱乐城 幸运飞艇开奖 天游娱乐平台注册 圣亚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