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路信的幸福,小白就凄凄惨惨戚戚了 ̄风凛凛的灵兽白虎,从山谷里出来的时候一脸的哀怨,两个妹子可不管你是不是食肉动物,有萌就够了!

  头上戴着花环,脑门上的头发被绑成好多小辫子,也不知道这种创意是怎么来的?

  白虎是不能说话,能说话一定会告诉路信,他现在的心情是崩溃的,想屎!

  路信深知白虎的凄惨,拍拍他的脑门,就算是安慰了。

  盯着两只熊猫眼回三门镇去是不心,好在储物戒指里有以前留下的面具,赶紧戴上。反正路信在众人面前扮高冷已经习惯了,回到三门镇,看见他带着面具,还有身边跟着的白虎,谁也没敢拦着他。

  三门大会被搅黄了,在这里呆着也没啥意思,路信溜达一圈就去了别院。

  可心总算是出关了,一段时间的修炼下来,这个小姑娘的修为提升的很快』过是灵根高度发达的天才啊,已经过了练气四级了♀才正经的修炼多久啊?

  乔欢儿已经查明,在可心身上做手脚的人是梅玲这个女人,原因自然是因为嫉妒了。

  听说路信来了,可心等在门口,看见路信就扑上来,挂在脖子上就下不来了。

  “先生,好久没见你,想死我了。”一边说话,一边伸手给路信的面具摘下来。

  路信没防备,露出两个熊猫眼。你还真别说,非常的对称。

  “先生这是怎么了?”可心很好奇的追问,路信在她心目中是无的存在,谁能给他留下这对熊猫眼啊。“没什么,主要是觉得自己太帅了,想改变一下形象!”路信给出的解释意外的强大,可心听了很认同的点点头:“这个形象的先生还是很好看啊,而且很萌!”

  可心这么一说,路信也觉得自己的形象很不错,不戴面具就不戴好了。

  身为可心的“师父”,在修行上路信能指点的地方为零。所以,可心向他请教修炼的时候,路信只能装着高深莫测的样子:“可心&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修行不是简单的经历,而且是一个感悟的过程。修行是一种很个人的行为h助外力得到的提升,就像建在沙滩上的高楼,风浪一来就会坍塌y以,我不会教你太多,修心办法从来都不分好坏,只有合适不合适。合适你的,就是最好的,不合适你的,就是不好的。”

  一番假大空的教导,正好被闻讯赶来的乔欢儿听到了,这女人现在就是路信的脑残粉啊b种鸡汤模式的教育,根本不能抵抗G欢儿忍不作节赞叹:“先生高见,奴家听了也有所感悟T往修炼之中种种困境,现在看来不过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修炼方式!”

  说着转头对可心道:“可心,其实先生已经为你的修炼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你仔细想想,为啥你的修炼进步那么快?真的以为是灵根开发度高的缘故么?”

  路信听着目瞪口呆,这什么节奏?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就是丢一个辅助心法,随手撒了一点鸡汤。你能不能不要语重心长的总结经验啊!

  可心还小啊,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啊。心法是天灵门的,是个弟子都会啊。无非就是自己能在别院这个灵脉里修炼,还有一个辅助心法,也没什么特别的嘛?我修炼进步那么快,得不到表扬就算了,还这么严肃的跟我说话?

  可心一双大眼睛看看母亲,心里鱼小委屈』过她很聪明,很会察言观色讨人喜欢,所以很乖的看着母亲,露出期待的表情。

  乔欢儿好为人师的**得到了大大的满足,立刻继续总结:“可心啊,你还记得修炼的过程么?”可心点点头:“记得啊!每日修炼之前,先练一个时辰的辅助心法,然后再练天灵门的心法。”

  乔欢儿道:“你是不是觉得很普通啊?”可心想点头来着,看看母亲的样子,不敢点头了,改口:“我不知道!人家还小嘛!”这一招很机敏,孝子有被原谅的权利。

  “可心啊,看似平凡的地方,你仔细观察和体会到其帜不平凡,才能有最大的收获啊。每日修炼之前,为何要先练一个时辰的辅助心法?我来告诉你,人体是一个容器,能够容纳的元气以及气海能储存的真气都是有限的。”说着还拿来一大一小两个漏斗,还有一大一小两个碗。

  “你看仔细了,如果没有辅助心法,吸收转化灵气的速度,就想是小漏斗往须里倒水。先练辅助心法呢?就像是大的漏斗和大碗。现在,你还认为先生的教导很简单么?其实他一开始,就为你准备了他认为最合适的修炼次序,让你达到大漏斗倒水和大碗接水的效果。”

  有理有据,很能说服人。路信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别的不敢说,就教育孩子而言,乔欢儿绝对能甩他几条街啊。

  看着可心点头如笑啄米,路信差点都相信自己很厉害了。摸着下巴在心里嘀咕,以后谁要是不信我的话,是不是应该捏着他的鼻子,给他灌一碗鸡汤呢?

  嗯,明明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还让别人觉得受益匪浅!

  嗯,鸡汤**好!

  总算是把可心打发走了,路信往榻上一趟,头上枕着乔欢儿的大腿,还是在这个别院着舒服啊G欢儿现在已经很熟练了,路信的脑袋上多了一双温软的兄,一下一下很有节奏的按揉。乔欢儿其实不明白,路信作为一个修真高手,怎么这么喜欢享受啊!

  但是作为脑残粉,还管那么多明白不明白干啥?他喜欢,那就满足他咯。

  “哎呀我的路爷,这熊猫眼是被谁打的?”乔欢儿可不傻,一眼就看出来被人打了。

  路信叹息一声:“别提了,早晨起来照镜子,发现自己又帅了,这样下去别人怎么活啊?所以啊,我给自己两拳,换个造型示人。”

  乔欢儿听到这个解释,微微张嘴,真的无法理解这么特别的想法。

  “就会骗我,明明是化妆的需要,你昨天走的那么冲忙,干啥去了?”乔欢儿追根问底,路信当然没法子说实话,淡淡道:“到处随便转转,顺便想着,怎么彻底解决苏云天。”

  乔欢儿的注意力一下就被抓住了,停手低头,显得鱼紧张的看着路信:“想到法子了?昊天门是第一大门派,高手如云,实力很强啊。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吧。”

  路信知道迸这种心态的大有人在,修真界实力为尊,路信只有一个人,对比昊天门那种强大的门派,看起来还是列不逮。

  这个事情路信当然不会怂了,不然多没面子啊。“这个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总归是要彻底做个了断的。让人拿两个鸡蛋来,我滚一下眼眶,我觉得这造型还是不够个性。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确保天灵谷的安全,明天我就去指导大家布置阵法,等这个事情做完了,我就去找苏云天好好谈谈。谈的好,大家就做好朋友,谈不好,那就打一架,武力解决问题。”

  “啊?布阵需要时间可不短呢,就让苏云天在飞云山巅等着啊?”乔欢儿鱼吃惊,路信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摆摆手:“怎么了?他说一个月的时间,我在一个月内去就是了。让他等一等,没什么大不了的。昊天门主怎么了?难道高人一等不成?”

  乔欢儿听了点点头,是这个道理。昊天门主确实高人一等,但是对上路信就不存在了。

  “路爷,您的修为这么高了,为何不踏上仙途呢?”乔欢儿还是很在乎这个问题啊?有一个靠山跟没靠山,差别太大了。没有路信,分分钟有人造反要夺门主的位置啊。

  “我没事去做什么仙人?仙人固然好,但是哪有我在下界逍遥快活?仙界固然好,哪有你这样知情识趣的美女相伴?”路信好话不要钱似得,乔欢儿听了心里着实开心。她的理解是,仙界未必没有女人比自己更美,更知情识趣。无非是路信本人舍不得自己,真心喜欢自己,不忍心离别罢了。至于路信能不能做到登入仙界的话,乔欢儿是一点都不怀疑的。

  修真界传说,苏云天已经是无限接近仙界了,最多五十年必然登仙。路信别的不说,比苏云天肯定要厉害一些吧?所以,他必然更接近仙界。看他整天也没怎么修炼的样子,想来是真的不想登仙了。

  又或者说,路信在下界有未了的心愿,就像苏云天,一门心思要一统修真界,路信没准就是想玩养成呢,看着自己一天一天的强大。

  想到这些,乔欢儿的身子开始发热了,手上也没那么规矩了。按揉头部也不按了,在路信的胸口一下一下的画圈圈,这一招跟拧软肉一样,似乎每个女人都无师自通。

  “欢儿啊?”察觉到这女人心思鱼不在点上,路信正眼笑着叫一声。

  “啊,干啥?”乔欢儿低头看他,路信笑道:“还记得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么?”

  “啊?你说过要重建修真界的秩序,不会当真的吧?”好吧,其实乔欢儿一直都不太信这个,毕竟是这个事情难度太大,当初她的心思,无非是想抱大腿,找靠山。

  “啧,我怎么说你才好啊,我说过,让你当门主的,你现在是门主么?”

  “谁知道你是不是玩养成啊^真界幽高手,就有这个爱好∫资质好的孝,从朽养,看着他她)长大,一点一点的进步⊥像当年的齐远山,门派里的好多女弟子,都是这么成为他后宫里成员的。对了,你对可心,不会也是这么想的吧?”原来乔欢儿是有类似经历的,难怪会这么想。

  嗯?路信很明显的一怔,这么禽兽的念头,为啥看着很有吸引力啊?

  “胡说八道,我是那样的人么?不对,我有你还不够么?”路信及时改口,果然乔欢儿笑的很开心,手上动作更轻柔了。路信笑嘻嘻的坐起来,对着乔欢儿,他就没有变成熊猫眼的风险了♀女人,想吃就吃,随时随地都不是问题。

  但是很明显,现在不是时候啊。修真界固然高手随便开后宫,但是路信担心被孙绾绾和孟青青砍死。所以还是很克制自己的情绪,只是迸乔欢儿柔软的腰肢,一手熟练的从领口进去揩油,嘴上口花花道:“此事固然令人迷醉,不过你修为太低了,一扯悦下来,我怕不能帮到你不说,还会减缓你修炼的进度。我也知道你不在乎,但是我在乎啊。你现在是门主了,实力太弱,别人会觊觎你的位置。你坐不稳位子,将来我鱼什么事情,也不能安心离开啊。”

  乔欢儿被他折腾的一双眼睛里水波横流,路信说的话,她是不怀疑的。毕竟有过同样的经历,所谓双修很多时候,都是一种攫取⊥像齐远山那样,实力差距太大了,真的会影响到修炼。短期内看着有所裨益,长期看会发现弱的一方出现修炼缓慢的现象。

  “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忙完阵法的事情,我打算闭关一个月,出关之时,就是我天劫之日。”乔欢儿收起遐思,坐直了身子,显得鱼正式。

  路信也收回手来:“如此最好,等你天劫过去了,就算你不给,我也会强要。”

  乔欢儿点点头,脸上笑的眼睛眯成缝,口中还在低声道:“路爷龙马精神,可要奴家帮您解解乏?”一边说着,手上却是没闲着,伸手握住。

  天岭山谷内,又是一个清晨来临时,浓雾弥漫了整个山谷。

  路信站在高处,看着山谷的地势,好像是在勘察地势,其实什么都不懂啊。

  乔欢儿站在身边,对面是天灵门的五大高手。

  “今天叫大家来,是商议一个事情,什么事情呢?就是改善整个天灵门的阵法。”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 博赢彩票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乐虎游戏中心下载
金沙澳门官网app下载 澳门赌场娱乐 齐发娱乐游戏
多宝神途手游 兴博线上娱乐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亚博体育二维码
九州城娱乐 盈丰国际登录 都是玛雅的平台 ebet娱乐
橙天嘉禾官网 娱乐平台app 弘润娱乐下载 扎金花棋牌
欧美一级片 亚洲图片自拍h网 婷婷五月丁香新网 激情五月?色播五月 在线成人视频
派对动物?五月天 伊人影院 光棍影院2o18 五月色播先锋在线丁 xxoo动态图片大全
爱啪啪 3d人肉蒲团之极乐 骚屄 在线成人 99久久爱免费视频视频
五月色情网 av毛片视频无码 欧美牲交av 绿岛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