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拥右抱好不快活的时候,麻烦也来了。孙绾绾和孟青青一人被条手臂,眼睛里全是哀怨:“我要跟着你去!”“要死一起死!”

  好吧,之前的话白说了,她们还是不信路信能活着回来,毕竟那是昊天门。

  带上这俩倒是新,回头丢在外面做观众就好了,问题是怎么跟乔欢儿解释。打翻了醋坛子,很多事情都别想好了。

  “绾绾,青青,你们听我讲♀次去昊天门,不是去玩的。你们要想看,可以跟着千机门的长辈们一起去,我相信这一次的昊天门之行,天下各派的修真者,都会有人来旁观的。”

  路信苦口婆心的劝说,两人听了好像很永理,互相看看:“那你这两天,哪都不许去。”孟青青提出要求,孙绾绾点头附和,路信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好,就在这呆着。”

  话音刚落,一直飞鹤落在面前,瞬间化作纸鹤落地♀是路信和乔欢儿之间的联系方式,个中机密,不足为外人道也。路信伸手却纸鹤,展开一看,面带苦笑:“完蛋,呆不成了,必须去一趟三门镇。”

  两女却一看,也都无可奈何,三大门主联袂来访,这是何等的面子,路信必须得回去一趟,不然就是不懂礼数了。

  “我们跟着你一起回去。”孙绾绾又来了,孟青青没说话,眼神表明一切。

  “你们又来了,刚才不是答应的好好的么?”路信一脸的哭笑不得。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孟青青没打算讲道理,一副不带我们就不心架势。

  “就算我答应了,也还要千机门主夫妇的同意吧?”路信找了个新的理由。

  “我们答应了,门主夫妇肯定会答应的。”孙绾绾一副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

  “好吧,对外就说,你们是我新收的侍女。”路信也只能这么安排了,回头还得头疼,怎么忽悠乔欢儿,用个什么借口呢?

  三人一行,路信骑着白虎,不紧不慢的在前,孙绾绾和孟青青各自驾驭法器,跟随左右。殊不知这一幕,落在了山脚一个人的眼里,眼睛里全是嫉妒的火焰。

  “路信,千机门上下,迟早有一天,我要把你们都踩在脚下。”林抱牙切齿的自言自语,在他看来,路信的风光,正是压制他风采的根源所在。没有路信,风光无限的人是不是他不好说,至少孙绾绾是一定会喜欢他的。

  这一刻,林痹路信和千机门的怨恨,达到了极致。似乎整个世界都对不起他!

  山谷距离三门镇不过五十里,极速飞也就是转瞬之间,慢慢飞也就是十来分钟。为了照顾两女,路信真不敢开快车,花了十分钟才回到天灵客栈。三人落地之际,门口弟子已经飞奔而入,进去报信。

  路信这才穿过大堂,就见乔欢儿领着三个门主出现。携盈的乔欢儿看见身后两女,表情僵硬了一下,心道也许是巧合呢。

  “三位门主真是太客气了,有事让人带个话就是,何必亲自跑一趟?”路信上前说话,乔欢儿站一边陪着,这会不是计较的时候。

  东方韵上前笑着微微欠身:“路爷,此话欠妥,您独闯昊天门的壮举,奴家得做个见证。”

  闵归海在一边抬手:“等等,东方门主,怎么称呼都改了?”

  东方韵笑道:“无言湖一晤,韵对路爷心服口服,怎么就不能称一声爷?”

  陈立霄听了哈哈大笑:“有理,这天下要说服气,陈立霄就服路爷了。”

  闵归海摸摸下巴:“说的永理,不论修为也好,人品见识也罢,闵归海服路爷。”

  这几位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在修真界赫赫有名的高手。面对路信表现出来的敬服,身后跟着的孟青青和孙绾绾看的很清楚。她们两个近距离的面对这种大高手,反倒没有了在路信跟前的那种自如。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真悄感受到,路信现在的地位。

  相比之下,云泥之别。

  乔欢儿倒是一直在关注这两女的,一个身穿素白长裙,冷艳高贵。一个身穿青色长裙,五色裙摆,娇艳如春花。跟在路信身后,低眉顺眼的样子,怎么看心里都不舒服。

  路信一直在注意乔欢儿的反应,见她眼神不对,立刻笑道:“门主辛苦了,这两位算是我的记名弟子。非要跟在身边做侍女,我退却不过,便带上她们。”

  三位门主都是人精啊,听他这么一说,脸上的表情一致,纷纷化身路人甲看热闹。道理很简单,路信要不是跟乔欢儿有一腿,天灵门这种小门派,能请到他来挡护法?

  乔欢儿固然有危机感,但也不是个胡搅蛮缠的女人,听了解释便笑道:“护法大人一关独来独往,身边有两个侍女照顾起居是应该的。说起来,还是我这个门主怠慢了。”

  路信对付过去,招呼三位门主入内。座堂前落座,路信笑道:“三位门主,此番来访,不是来看路某笑话的吧?”

  东方韵笑道:“路爷,这话我可不爱听,说真的,咋听这个消息,奴家也是吃惊不已。仔细一琢磨,这天底下能做到独闯昊天门的人,可不就是路爷一人么?我们啊,真不是来看什么笑话的,只是对昊天门比较熟悉,路爷有什么想知道的,只管问就是了。”

  路信明白了,这三位想岔了。他们认为,路信的独闯昊天门之举,肯定不是大摇大摆的走正门啊?真的那那样不是找死么?一个人再厉害,还能顶的谆天门上下几千人的攻击?实际上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路信去昊天门,无非就是悄悄的溜进去,安全出来之后,拿出一个物证来就行了。比如拍一段影像记录之类的,达到打昊天门的脸的目的就够了。

  别说三位门主了,昊天门上下,乃至整个修真界,都是这个看法⊥是路信要打脸昊天门,悄悄溜进去,全身而退,目的就达到了。

  “多谢三位好意,路某不需要。”路信笑着回绝了三位的好意,这让他们很意外。

  “怎么,路爷有自己的渠道不成?”陈立霄似笑非笑的问一句,路信本打算说出自己的办法,仔细一琢磨,还是不说了,到时候大家看见了才叫一个震撼。

  “呵呵,暂时保密,届时,大家跟着去看就知道了。”路信这意思,你们别问了,问了也不会说。三人面面相觑,心里都认为,路信一定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才会说这个话。

  乔欢儿倒是不放心的来一句:“爷护法大人,还是多知道一些为好啊。您还是说说怎么打算的,大家给出点主意也是好的。”一激动,私下里的称呼给带出来了,不禁面色微微一红。三位门主看在眼里,笑意露出来了。

  东方韵微微欠身拱手:“路爷,我们三个跟苏云天打了几百年的交道,可算是清楚他的为人和行事风格。您啊,千万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他幼线之上。”

  闵归海附和一句:“东方门主,这话在理。当年修真大会,最后一战昊天门对东云门,苏云天临时提出一个三十人的擂台战,理由可是冠冕堂皇的很,整体实力的比拼才能服众。”

  提起往事,陈立霄也来了一句:“昊天门合体期以上高手就可不止三十人吧?东云门合体期高手,好像不足二十吧?”东方韵笑道:“您过奖了,当时门内合体期高手,算我在内也就是十人。说起来,也不怪苏云天抓这个空子,打铁还需自身硬!”

  闵归轰笑:“大会之初,他怎么不提出来?无非就是虚伪罢了!”

  路信听到这里,笑着摆摆手:“三位好意心领了,路某做事自有章法,这里容我卖个关子。届时,大家跟着去看,自然就知道了。”

  众人谈话之际,蒙登天的飞信也穿回了昊天门。

  “什么?三大门主齐聚三门镇?”苏云天面色难看,昊天门太大了,一个路信就够呛了,现在三个门主也掺和进来了,到时候说的难听一点,单单是监视路信的踪迹一事,就已经很难做到了。数千弟子又如何,有三大门主的掺和,想搞几个乱子做烟雾弹来扰乱视线,那可真是太容易了。重点是这个事情,是在整个修真界的视线之内。

  “混蛋,这三人都该死!”苏云天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

  路信这边的谈话这时候出现了一个小**因是路信来了一句:“路某对于影石一道还算精通,届时独闯昊天门的举动,将对天下修真者直播。三位的门票就免了,其他人想看呢,还得收费。”说着话还对乔欢儿笑道:“门主,这也算一次门派创收吧!”

  路信说的轻松,三位门主心里却是暗暗吃惊。直播独闯昊天门?好大的手笔?难道就不怕昊天门的弟子混进来看直播,然后向门内传讯么?三大门主没想到的是,更惊人的还在后面。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新天天娱乐 皇浦国际中文版 白金会娱乐网 澳门永利赌场app
澳门永利娱乐场 易发棋牌app官网下载 豪博娱乐平台 亚博赌博
最新欧洲国家队排名 亚洲线路检测 天天中娱乐app 中国内画大师实名录
国家足球星级排名 下载百家乐 豪博娱乐app 豪博娱乐能提现吗
天时娱乐平台app 橙天嘉禾官网 一元中购 凤凰平台
大星彩票 568彩票 摩臣彩票登录 大洋在线娱乐 趣彩彩票官网
时时计划 天游娱乐待遇 快彩代理平台 汇彩网下载 银豹娱乐登入
重庆时时计划 幸运彩票网 亚上彩彩票 拉菲娱乐平台 新生娱乐彩票登陆平台
同创娱乐官网 博猫游戏直属 汇丰在线招商 天游娱乐主管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