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拿我们当丫鬟了是吧?”青青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手法熟练的劈间一块软肉,三百六十度一转!“啊!”一声惨叫还没到高音,“呜!”嘴巴被边上的孙绾绾捂住。

  这两人合作无间,作案手法极为熟练。

  “说,那个乔欢儿是怎么一回事?”

  “有了我们,你还在外面勾三搭四!”

  连珠炮似得审讯开始了,路信骤然遭到袭击,一时没有防备,损失惨重。

  揉着腰间的疼处,路信昂着下巴,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必须做出改变。

  “你们两个,要谋杀亲夫么?”路信倒打一耙,反攻倒算。

  “什么亲夫?还没嫁给你呢!”孟青青反击很及时,孙绾绾却低头了,脸上泛红。

  深谙敌人强大的时候要各个击破的道理,路信一个虎扑,薄孟青青的腰,按在大腿上:“胆子不小,竟然掐你老公,我要行家法!”

  神力在身,孟青青无法抵抗,被牢牢的按住。路信抬手啪的一下,一个巴掌抽上去。力度适中,能感觉到疼却不会伤人那种。

  “啊!”孟青青被抽懵了,扭头看着路信,不敢置信。“啊!”孙绾绾也惊呆了,怎么会这样啊?这家伙居然还敢还手?

  啪V是一下巴掌上去,声音很脆♀一下孟青青没有心思想别的了,两巴掌打屁股上,羞都羞死了。双手捂脸,脸烫的吓人。啪,路信又是一下,孟青青“呜”了一声,浑身软绵绵的,彻底了没了力气。

  孙绾绾看的目瞪口呆,转身要跑,路信没打算放过她,一伸手抓的手腕,拽过来也是按在腿上♀一下变成孙绾绾趴在孟青青身上,路信很干脆的又是三下巴掌。

  打完之后,路信才松开,趾高气扬的开口:“今天不过是略施小惩,下次再对老公下毒手,打你们一个屁股开花。”

  孙绾绾爬起来,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瞪他一眼,掉头就走。性格泼辣的孟青青跟着爬起来,眼睛里水汪汪的:“讨厌!”接着也没多话,转身也跑了。

  回到房间的两女,面面相觑,脸上都红的不能见人。路信的反击,太过羞人了。两个青涩少女,还是头一次遭到这样的待遇。心里的发杂情绪,千回百转,难以言表。

  总算是对付过去了,路信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闭关看来也不安生啊。

  桌子上摆着饭菜,看看赶紧动手开吃,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吃饱喝足,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放肆,路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么?”

  换成以前,路信是听不到的,大龟甲术二级后,听力和视力提高很多。加上门口的人声音不低,自然是听的个清楚≈有谁来拜访呢?路信起身出来看了一眼,门缝外头,一个弟子守门,拦住的人是林薄。

  林薄为何来找路信呢?当然不是来叙旧的。他的想法很阴险,打算借着以前的关系,搞清楚路信的计划,然后告诉苏云天,到时候路信去昊天门,想不死都很难。

  现在要说谁最希望路信死掉,苏云天排第一,林毕定要排第二。

  这种仇恨的来源在于嫉妒,路信的成果,反衬了他的失败。面对强烈的失败感,林弊央的不是奋起直追,而是干掉这个当初救过自己,帮助过自己的人。

  “让他进来吧!”路信打开门,冲林薄微微一笑。丝毫没注意到,林壁看见他的瞬间,眼睛里闪过的怨毒。如果不是路信的帮助,林薄不会进千机门,两人还是在一起的话,也许路信的奇遇就应该是林薄的。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我都比他优秀,为何现在高高在上的人是他?”林薄的心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脸上却显得非常谦卑:“信,听说你要独闯昊天门,我不放心来看看。”

  路信从型没啥朋友,所以对林扁个与自己同谆个屋檐下的朋友非常在意。

  “谢谢,谢谢你能来看我。”觉得自己得到了关心,路信心里颇为温暖。随意的搂在林薄的肩膀,两人就这么进去了。门口的弟子看的鱼傻眼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不出众的千机门弟子,居然与路爷关系这么好,以后对他要客气一点。

  路信的热情,在这一瞬间确实让林薄赶到了一点羞愧,但当他看见孙绾绾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身体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他的心头仿佛被人用刀捅了一下,鲜血在喷涌♀是他最喜欢的女孩子,却从路信的卧室里出来了。林蹦里的那点羞愧,瞬间随风而去。

  “绾绾也在这里啊?”林宝着招呼一声,孙绾绾还算客气,微微点头。孟青青从里面出来,听到这话便开口道:“绾绾也是你侥么?侥这么亲热,交情没到这个份上吧?”

  孟青青的抢白,等于在林蹦头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林毕尬的笑了笑,对路信道:“信,听我一句劝,昊天门之行,还是放弃吧。修真界的第一大门派,实力太强大了。”

  听上去是林壁好心的劝路信,实际上这话等于没说。路信已经派人通报天下,他要走一趟昊天门了,如果放弃的话,路信还有什么脸面在修真界招也骗!

  “谢谢你,林薄!我决定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主意的』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关心。”路信笑的很开心,从型很喜欢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临行之际能得到林薄的关心,他更加的开心了。林敝道:“信,既然你决定了,那就不劝你了。但是一定要心啊D悄的进去,悄悄的出来就好了』要太过深入昊天门,听说昊天们的护山大阵威力极大。”

  这话怎么听都是好话,实际上林薄的目的在于套出他想知道的话。

  “这个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我自由主张。到时候,记得看直播就行。”路信笑着摆摆手,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回头招呼孙绾绾和孟青青:“准备点酒菜,我和林比一杯。”这个随意的样子,偏偏孙绾绾和孟青青还买账,点点头答应一身下去了。

  很快酒菜上来了,路信招呼他喝酒,这酒喝到嘴里,林薄感受到的全是苦涩。为什么呢?孙绾绾就坐在路信身边,动手给路信布菜不说,还负责给他倒酒。孟青青坐在另一边,没有孙绾绾那么仔细,但是也不时那手绢给路信擦嘴。

  相比之下,林蓖显得很孤单了♀两个女子都很优秀,却偏偏都喜欢路信一个人。林薄脸上陪着笑容,心里却在暗暗发狠,迟早都要夺过来。

  因为高兴,路信没少喝酒,天黑前已经醉醺醺的,椅晃的起身:“林薄!我送你!”这才站起来,噗通一下,趴在地上了。相比之下,林辈没少喝,但他是修真者,这点酒水影响不大。心里很奇怪路信为何会喝醉,林本起来要扶着路信去休息,却没孟青青打开他的手。孙绾绾见状笑道:“你自己走吧,这里不用你帮忙。”

  孟青青还在抱怨:“都怪他,不然信不会喝醉!”

  林毕尬的陪着笑,自己一个人出来,心里不禁琢磨,这路信明明很厉害,怎么会喝醉呢?一个修真者,就算他酒量不好,不想喝醉也不难啊,无非是用真气逼出酒水来。为何他不这么做呢?难道说,他不是一个修真者?

  想到这里,林薄不禁苦笑,他不是修真者,谁信啊?路信的所谓奇遇,应该是得到了某种特殊的修炼机缘吧』然怎么解释他现在的变化呢?或者按照苏云天说的那样,他本来就是一个修真者,只是因为他的修炼方式导致了,他在某个阶段会出现返老还童的现象?

  可是在匠镇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他是个高手啊?这一段时间,林惫特意回了一趟匠镇,打听路信的消息,得到的回答,都是一个样子。路信是个老妪带来匠镇,靠浣纱养活了路信,后来养母死了,路信一个人生活。再后来,孟青青的母亲认了干儿子。

  所有消息的指向,都证明路信不可能是个修真者?

  带着浓浓的疑惑,**开了这里。路信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修真界开了锅。

  整个大陆上的修真门派,都接到了消息,陆续有人赶往昊天门附近。

  三大门主早有准备,派出门下弟子无数,只要遇见修真者,就让人家别乱跑,直接准备看直播就好了。路信要独闯昊天门就算了,居然还要直播。

  这个消息,真是太给力了,这已经不是把昊天门的脸面扯下来踩那么简单了,这明明是要毁了昊天门啊要被他得逞了,昊天门上上下下都得自裁了断。

  又是一个清晨来临了,路信醒来的时候看看窗外是静谧的早晨。身边两个妹子坐在椅子上,趴着床边和衣而卧。

  感觉到动静的孙绾绾惊醒了,看着路信:“醒了?我去弄点吃的来。”

  路信从后面迸她的腰,脸贴在背上低声道:“辛苦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真人视频斗地主 贵族娱乐网站 国际足球最新排名 天时娱乐城
皇浦国际网站 易胜博app下载
太阳娱乐集团官网 股民微信资源 嘉年华国际娱乐 ubbet优博
A8娱乐首页 老虎机娱乐 海王星娱乐网址 a8娱乐网站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玛雅平台首页 足球全国星数 天天娱乐大厅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 汇丰在线官网 博天下娱乐 博猫游戏软件
博猫游戏 满堂彩六合网站 稳定的彩票网 大通彩票 博天下娱乐场
财富彩票 银豹娱乐 拉菲娱乐 58彩票 在线注册 娱乐
如意娱乐城 天游娱乐手机 678彩票网代理 鸿运彩票网 亚上彩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