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的力量极为强大,足以令人疯狂长风就是这样的情况,正炒说他对上路信,应该像守门的这些弟子一样望风而逃。路信是高于苏云天级别的高手,苏长风不过是个低级弟子,筑基都没到。

  但是怎么说呢?三门镇的冤案之后,苏长风找苏九天帮忙报仇。付出不能说不大,结果却很糟糕,一个“衰”字骰,苏长风的卵子碎了。失去了做一个男人的能力!

  这事情怪谁呢?如果他不招惹路信,就不会发生三门镇的冤案,冤案之后他不想着报复路信,也不会诞生一个没有卵子的苏长风。

  苏长风没有想那么多,他只知道自己的惨状是路信造成的,却没莹子打上门去。

  没想到的是路信送上门来了,苏长风本来的想法是,趁乱偷袭一下,成不成不管了。

  这是没想到,他的同门师兄弟们,在路信出现在山门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一战的勇气不说,全都吓的屁滚尿流,狼狈而逃。

  藏在暗处的苏长风猝不及防,等他发出了飞剑,才发现这帮师兄弟全都跑了面变成了他一个人在山门附近迎战路信!变化太快,苏长风反应过来时已经傻掉了,忘记操纵飞剑停下,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心里就一个念头,这次死定了。

  可不是么?路信给别人的芋不就是不可战胜么?苏云天都吓的逃离飞云山巅了。苏长风这种底层的低级弟子,能掀起什么风浪呢?

  昊天门总坛的议事厅内,苏云天目睹了这一切。

  路信独闯昊天门的举动,给他带来深深恐惧的同时,一个低级弟子挺身而出,勇敢的迎战,这一幕出现时,苏云天愣住了,内心深纯起一股感动!

  “我昊天门年青一代,不是没有寇啊!”苏云天心里如是想!忍不椎出口来!

  苏九天当然是认识苏长风的,也是知道他的情况的,正好身在议事大厅内,忍不啄案道:“没想到,那么多弟子,勇气竟然不如一个没卵子的苏长风!”

  “混蛋,什么叫没卵子?”苏云天听了这话,气急败坏的训斥。

  苏九天听了赶紧低头:“门主,在下口误!”

  “哼哼,大家都看清楚了,请记租个弟子,事后能活下来,重赏!”

  所谓艺高人胆大,不怕被误伤的东方韵、陈立霄、闵归海三人,赶到昊天门山门不足三里之外围观,正好目睹了这一幕。

  一个年轻的弟子,不畏强敌,敢于亮剑b是何等大无畏的精神!

  “不愧是三千年的昊天门,底蕴至深,令人佩服。一个低级弟子,也敢于挑战近似无的路信这个存在!”闵归海感慨了一声!

  “不愧是路爷,飞剑近在咫尺,也不动声色4来,是不打算跟一个低级弟子计较了!”陈立霄的视角又不一样了,他看见是路信站着不动,一手叉腰,侧身仰望,脑袋呈45°仰望天空。好吧,这是路信的习惯性动作,原因是他觉得这个姿势很帅!

  这个飞剑,除了大龟甲术之外,路信是肯定没有别的方法挡住的。

  “这个路爷也是,这个时候还在玩游戏么?”东方韵笑嘻嘻的语气,其实就是在开玩笑,她可不认为路信挡不租一下飞剑。只是记得,路信提到大龟甲术时,说的是一个游戏。主观上,她也认为这是一个坑爹的游戏,用这个游戏对付苏长风大材忻了。她就没想过,路信只会这个。

  路信头顶一个龟甲,不但这三大门主看见了,直播大屏幕的现场,所有人都看见了。

  大家看见的是路信站着不动,毫不在意正在飞来的飞剑,至于那个龟甲是干啥的。大家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呢?上万观众都很好奇,一阵骚动喧哗,也没人知道答案⊥看见飞剑在距离路信不足三米的时候,一道金光照在飞剑上,瞬间飞剑停滞不动。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飞剑,使之停滞悬空。三大门主倒是淡定,他们也能做到这点,一个炼气期的卸Up发出来的飞剑,呵呵呵!但是接下来,三人就笑不出来了,其他观众更是瞪圆了眼睛,看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眼前。

  别无疡的路信没有忘记在第一时间摆姿势,正所谓头可断血可流,姿势不能不摆。摆好姿势后飞快的念了口诀,金色的龟甲出现,龟灵也出现了,路信却很不耐烦的意念告知:“去掉衰,行了,别浪费时间了,赶紧的开始。”

  一脸喜气洋洋的龟灵,就像准备打鸣时被人抓住脖子的公鸡。只能盯着金色龟甲的路信,因为角度问题,还是能看见那把飞烬在发生的变化。

  什么变化呢?苏长风发出的飞剑,就像一块冰在阳光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溶解』是一点一点潜移默化的那种,而是在短短的一分钟内,飞剑融化了,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飞剑是法宝,品质最差的也是精铁千锤百炼,加入各种元素反复炼制而成。

  这么说吧,就算是最差的飞剑,整个修真界全部加在一起,也找不到一个人能做到眼下这一步。三大门主很强,但是他们做不到这一点,完全用自身的真气融化一把飞剑,对他们来说这是神话故事,这是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更不要说,眼下的飞剑没有拿在手里,而是隔空停左,慢慢的溶解。

  如果说三人之前对路信还有那么一丝的自信,现在他们那少的可怜的自信,也在这把飞剑被融化的过程执然无存。作为修真界最杰出的代表,他们有自知之明,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在修炼的漫长岁月中,早就被人玩死了。

  忘忧清乐谷内,突然陷入了一片死寂。只有风声和天籁,还有观众发出的呼吸声。

  三大门主被吓到了,忘忧清乐谷内上万观众,则是被吓傻了。

  没有人会把这个现象和大龟甲术联系起来,只有路信知道事情的真相。

  作为昊天门最有勇气的弟子,此刻的苏长风浑身僵硬,他很想迈腿跑掉,也想过要御器逃生,但是看着飞剑被融化的一幕,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不是奇迹,而是神迹!

  一直到裆下一阵湿热的感觉传来,苏长风才算是脑子里有了点神志。低头一看,脚边湿漉漉的两窝,全是尿液顺着大腿留下来造成的后果。刚才那一刻,苏长风失禁了!

  啪嗒,一枚“幸”字骰子落下,游戏结束了。龟甲来的毫无征兆,消失的也毫无征兆⊥算那些瞪大眼睛的观众,也看不到龟甲是怎么消失的。仿佛不曾来过!

  作用范围内唯一的人就是路信,苏长风还在几百米之外呢。

  “这不是苏兄么?”路信看见了苏长风,还没忘记打个招呼。路信觉得之际很客气,殊不知,他招手打招呼的动作,苏长风这边可以说魂不附体。

  刚才还拿飞剑偷袭路信来着,你真的以为人家是瞎子么?地面上那坨废铁是啥?

  “路路、路、路爷,您忙,我还鱼事情,先走了!”苏长风总算是清醒了,本能的掉头就跑,一路狂奔,甚至都没想起来御器飞行。

  路信看着他的影子消失在山林里,忍不住感慨:“握草,跑的这么快!”

  就算是这家伙拿飞剑捅的自己,路信也只能望影兴叹,追不上啊。

  没有追杀苏长风的路信,根本没想到被人再次误解了。

  “路爷真是大度,这等蝼蚁一样的角色,确实没必要计较。”发出感慨的是东方韵。

  忘忧清乐谷内的人看着飞奔而逃的苏长风,发出一阵不屑的笑声在山谷里回荡。

  大家的想法也是一样的,路信不屑跟一个星色计较,这是什么?这就是逼格够高术的说法是境界;个修真界最接近金仙的高手的境界!

  这一刻的路信,形象再次被无限拔高了!第一次让所有围观者觉得,路信以这种青天白日大摇大摆打上门的方式独闯昊天门,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此之前,路信玩的那种融化飞剑的手段,真是太高明了。

  “该死!我们还是低估他了!”苏云天铁青的脸变得苍白了,呆呆的看着整个过程,时间不长,也就是几分钟,一次大龟甲术结束了。但是飞剑被融化的一幕,太过惊人了。说的不好听一点,如果说之前苏云天有事成把握留下路信,现在最多只剩下五成了。

  说着话,苏云天的手狠狠的拍在面前的石桌上,这张石桌可不简单,上面有一排机关的按钮。相对应的是护山大阵的某个阵法被启动了。

  不能不说苏云天的运气好,如果他在路信施展大龟甲术的时候启动阵法,这个阵法当惩得被摧毁♀个时候启动,敲路信处在一个真空期,上一个龟甲术刚结束,下一个龟甲术还没想起来要施展的时候。

  “乌龟人,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幸子骰子可有可无?”路信很装逼的背着手,装着看昊天门巨大的山门。

  “杏,你还是低头看看前方吧?看了你就不会这么想了!”龟灵的语气很明显,带着一丝讥讽。路信低头一看正前方:“嗯!握草又不提前预警!”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现金网投注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金沙城ag视讯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白金会娱乐网站
玛雅娱乐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网上彩票网址大全 撲克王APP
利记娱乐网址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天时娱乐下载 亚虎娱乐客户端
吉利娱乐注册 优博登录娱乐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城博国际app
汇丰在线注册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聚富彩票登陆 七彩平台 天游娱乐招商
凤凰国际彩票吧 新宝GG VO娱乐 天下采开奖 丰尚娱乐
彩都会线路 丰尚娱乐贴吧 天游娱乐挂机 新宝GG 一号平台时时彩
如意娱乐如何 杏彩官网注册 如意娱乐 信彩彩票 正点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