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这个金丹期高手居然害怕自己的时候,路信算是放开了,肆无忌惮的飙演技。

  这位金丹期某高手也没法子不怕,路信的水平有多高,金丹期高手不知道。甚至根本就感受不到这是一个修真者,走大街上感受不到就算了,毕竟存在不小的差距。打起来还是感受不到,这就不是差距不小了,这是根本就无法企及的差距好吧。

  几百个人被一个人逼着连连后退,路信还不放过这个装逼的机会。笑嘻嘻的对金丹高手道:“我们是对手,你说话的时候要有气势。眼神,一定要狠*够狠的眼神别躲闪啊!瞪着我,就算知道打不过,气势上也不能怂!”

  可怜的昊天门金丹期高手,身后还有数百弟子门人听他的指挥,现在他被路信指着鼻子一吞训,却丝毫生不出一丁点反抗的心思,实在是察觉太大了。

  但是路信得理不饶人了,还在指着他的鼻子:“别害怕,这是昊天门面对的是一个打上门的敌人,这个人打上门来,还砸毁了山门,接下来可能还会抢走你们的灵脉,夺走你们的灵药以及各种资源,甚至还会强X门内的女修,把她们当做鼎炉。”

  路信说到这里的时候,打算让自己看起来凶恶一点,没想到眼前这位被他一瞪眼,直接跪了。身后一堆弟子,哪整齐后头好几步,女的却眼冒星光,整齐挺胸上前,搔首弄姿。

  这是什么鬼?路信鱼懵逼了b什么节奏?为啥这些女弟子看起来那么怪?她们居然比男修们更有勇气?这时候,跪在地上的金丹高手开口道:“路爷,您行行好,这些女弟子都带走做鼎炉吧,不要再继续往前了。”

  此言一出,一群女弟子的表情更加生动了,顾盼生姿,眼波横流,身段曳,不一而足。

  “哦,原来是美人计,不过这招对我没用。”路信心里暗暗的想,如果是以前,自己还会满心欢喜的带着女弟子们跑路,闯什么山门啊,这么危险的事情。现在不行了,接触了几个女人并且比较亲密之后,路信发现女人多了其实跟作死也没啥区别。

  鼎炉这东西对修真者来说不嫌多,但路信是个假的,刚才那么说无非是在忽悠。

  “你这个人,真是没救了!”路信看着金丹期高手,一脸的痛心疾首,接着又指着他道:“这样吧,你应该这么想,这里是你家,我打上门来了,抢钱抢粮抢女人。”

  这句话说完,金丹期高手鱼带入感了,脑子里钢出很久以前的一幕。那时候他还是个孝子,有一天土匪进村,杀了他爹,当着他的面强X他的母亲和姐姐,当时他吓的大哭,土匪嫌他烦要砍了他的时候,昊天门的一个修真者出现了,灭了土匪救了他。

  往事让人心生共鸣的同时,也让他心生愧疚。眼神慢慢的变得坚毅了起来,不管当初那个前辈出于什么目的救下自己,但总归是他带着自己回到了昊天门,从此走上修真路。

  昊天门对于自己来说,不啻再生父母,现在有人打上门来,自己居然害怕的给敌人跪下了♀位金丹高手缓缓站起来,握着飞剑的手变得有力,平静的看着路信。

  “路爷,您是前辈高人,我敬畏您。但您羞辱了昊天门,我就得跟您拼命!”说着话,这位金丹高手振臂一呼:“昊天门存亡之秋,我辈当有进无退,死而后已。”

  “对嘛,这才像个样子,好几百人呢,居然不敢抵抗,胜之不武,我不为也!”知道的,这是路信习惯性的飙演技,不知道,能把这货当傻逼C好的对手没斗志,你逼急人家干啥?那么,观众们怎么看的呢?

  三大门主目睹一悄时候,表情都颇为诡异,一开始他们也不理解,但是很快闵归和得出了有个结论:“狠,真是太狠了!”东方韵和陈立霄纷纷点头附和,认同这个判断。

  为何要这么理解呢?其实一点都不复杂,路信打上门来了,如果只是把对手吓住,还好意思大开杀戒么?就是要对手抵抗,然后再镇压下去,才好杀个人头滚滚啊n终达到把昊天门连根拔起的目的,所以闵归号会说路信太狠了。

  实际上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C一句大白话说,又一次用力过猛了p丹高手身后的数百弟子,感受到了这个金丹前辈的决心和态度,顿时勇气大增,跟着高呼:“有进无退,死而后己。”面对同仇敌忾的昊天门数百弟子,路信反倒鱼傻眼了。意念之中传来龟灵的讥讽:“装,你接着装啊?把人吓跑不就完了么?演戏也要把握一个尺度好吧!”

  “哼哼,我会怕他们?”路信吃软不吃硬,死鸭子嘴硬,回了龟灵一句之后,面对数百昊天门弟子高昂的斗志,丝毫不敢大意,立刻念了一句口诀:“手握乾坤定生死!”

  这好几百人呢,被激起了斗志,不论男女,都操起家伙要剁路信的时候,突然金光乍现p色的光线照到的地方,所有人都发现一个恐怖的事情,那就是他们的身体失控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驱动了他们她们)做同样的动作,立正,抬头,挺胸,行注目礼!

  天空中出现金色的龟甲,大家都看的到,直播现巢看的到。总坛议事厅内,苏云天等高手也看见了,大家费解的看着这一幕,路信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不管他搞什么名堂,此刻,路信也是一样,站直了身子仰望龟甲,一动不动的,正是一个绝好的偷袭机会。苏云天几乎不假思索的下令:“让后面的弟子发起攻击!”

  “门主,不要,前面还有我昊天门五百弟子啊!”王啸天听了下一跳,立刻开口阻止。

  苏云天态度坚决的冷笑道:“不过是一些低级弟子,除了一个带队的金丹高手,余下的无一筑基。错过这个机会,下次想攻击就太难了』要说了,执行!”

  王啸天劝阻无效,其他人自然不敢开口,剩下的蒙、史两个高手都知道,王啸天和苏云天关系不一般,他都劝不住,自己开口就是找不自在。

  命令下达之后,沿途九十九个汇聚点中,根据实力高低分布的昊天门众,纷纷抓会往前飞跃,前方五十个汇聚点的门众,练气至金丹期的弟子三千人聚集在一起,纷纷施展各自的绝活,飞剑、落石、突刺等等,形形色色的法宝上千件,铺天盖地的飞来,发起了无差别的攻击的。一时间,密密麻麻如同一个庞大的蜂群扑来,打算将路信和五百门众在内的所有人一网打尽。

  “这是怎么回事?”发现不对的乔欢儿发出一声惊呼,忘忧清乐谷内的观众们,更是一阵鼓噪。声音震天:“苏云天无耻云天无耻!”这都是在骂苏云天的!

  傻子都看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路信施展了一个奇怪的术法,将挡在面前的五百弟子控制起来了。苏云天这个门主则趁机下令,不顾门下五百弟子的安危,发起无差别饱和攻击,这就是让这五百弟子给路信陪葬,也要一句击杀这个凶材对手。

  这一招无疑激起了众人的义愤,山谷里一顿骂声之中,也有人在心里暗暗赞叹,苏云天,不愧是天下第一门的门主,这手段真是太狠辣了。为了昊天门的将来,杀伐决断\不要脸面的做出这等事情,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幽心智。

  三大门主就感慨不已,不过他们在感慨之后,闵归海表示:“苏云天,够狠!我服!”

  东方韵和陈立霄在感慨之后,却是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闵归海看看两人的表情,忍不住问:“怎么了?”东方韵笑道:“我仿佛看见一出悲剧在上演!”

  东方韵整明白了,这金色龟甲出现,那就是等于没好事÷立霄是吃过大亏的,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之前还以为就是一个单纯的游戏,现在看来,这东西有讲究。”

  “你们在说啥?”闵归郝逼了,他真不懂这啥意思。两人异口同声:“接着往下看吧!”

  各种法宝铺天盖地的过来了,上千修真者一起攻击,场面蔚为壮观。但是路信就像没看见似得,还是丝毫动作都没有,依旧呆滞的摆着姿势。一澄戏正在进行中,谁来都拦不住!五百昊天门弟子,现在的感受就是“想屎”。

  毫无征兆的龟甲出现后,他们什么都做不了离较近的,还能用眼神交流,想说话都做不到啊。一个人这样就算了,这是几百人都这样啊。

  这么一群人里头,唯一的例外是苏长风,他因为害怕落在了最后,差一点就进入了二级龟甲术的作用范围,当他发现同伴们都变成了望夫石之后,吓的连连后退,连贯带爬的往回跑。结果他忙碌之中一抬头,看见铺天盖地的法宝正在袭来。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娱乐平台app 888真人888集团app 现金游戏大厅下载 手机百家乐app下载
明发娱乐app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澳门彩票官方网址
亚虎娱乐网页 亚博国际登录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赌博龙虎规律
世界杯投注 天天娱乐厅官方网站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吉利文娱
大奖娱樂城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万博体育平台 扑克王app官网
CC娱乐 盛源彩票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丰尚娱乐登陆 拉菲娱乐官网
银豹娱乐官网 丰尚娱乐平台 CC娱乐 博悦彩票登录 多彩网彩票官网
拉菲娱乐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靠谱 幸运飞艇计划 博天下娱乐场
一号彩票手机 678开彩网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 丰尚娱乐官方 娱乐平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