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回头招手,小白跑到跟前,路信侧坐虎背上,双脚晃悠着,看上去非称闲。似乎,他不是来闯山门,而是来旅游的。

  一人一虎,沿着山路迤逦而上,山门已经被甩在几百米之外。道路两边林木茂密,山间灵气充裕,山风吹响林涛声。路信眯着眼睛,不由的心旷神怡。如果前方没有昊天门的人,这应该是一次不错的旅行。

  白虎停了下来,路信睁大眼睛看着前方,一群人堵在路上♀群人的身后,又是一个山门,不过这一座的山门要谢些。两根白玉柱子上,分别刻着四个大字:下马,解剑。

  如果单从字面来看这四个字,意思很简单。实际操作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修真者谁骑马啊,就算是佩剑,有个储物戒指丢进去就行。路信不是修真者,头一次来昊天门,自然不知道这个门存在的目的。

  来访者到此,交出储物戒指和攻击性法宝,交给昊天门人保管,然后步行上山♀就是这座山门存在的意义,彰显昊天门第一门派的实力和威望。

  毫无疑问,这些规矩对路信没用,山脚下的山门都砸了,还在乎这个?

  路信没有下虎背,而是看着前方的一群人,目测不下五百人,他们堵住了道路,并且在道路边的树林里有人隐约闪现。算上之前的两拨一千多人,这里应该是第三波⊥算路信是个外行,也能感受到,这波人的整体修为水平,要远远高于之前两拨人。

  昊天门凭什么成为第一门派,就是因为高手多,整体实量。对外号称一千金丹,五百元婴⊥算这个数字鱼夸张,金丹期高手没有一千也有个六七百,元婴期三四百肯定有。

  这么强大的一个门派,这么多高手,此刻只有一个路信站在人群面前。却没有人敢于出手攻击,他们有很多出手的机会,却还是没有出手。

  “杏,考验人性的时候到了!”龟灵发出一声只有路信才听的到的尖叫!

  真是吵啊!路信微微皱眉,看着前方挡在路上的一群修真者。他们表情并不坚决,一些人甚至在悄悄的往后退【在第一排的是一群金丹期修真者,这些人在昊天门的地位不高不低♀么说吧,一个门派总是呈现出金字塔的结构,塔尖的人最少。昊天门也不例外。金丹+元婴两个级别的高手,可以说是一个门派的中坚。

  龟灵的尖叫,让路信嫌弃的歪歪嘴,冷漠的眼神看着前方的一排人,催动小白往前走了几步离路信最近的门人,只在五步之外♀个距离,对面的人只要一个跃步,就能一剑捅过来或者一刀砍过来。

  “你们,也要跟我打过才肯让开么?”路信微微往前倾了一点身子,露出疑问的表情♀个动作导致对面的人群集体后退了一步左右。五步的距离却丝毫感觉不到路信身上作为一个修真者该幽气息,这群筑基+金丹+元婴修的修真者们,深切体会了“绝望”这个词的含义。还怎么打?同样是修真者,根本感觉不到他身上修真者的气息。现在是光天化日之下,换一个角度来说,路信真的半夜摸进昊天门,弄死一批人安然离开,这就不是难事。

  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简单的问题,但是答案却有好几种!

  人多了,心思就多,视角就多。别说挡在山路上和林间里隐藏的一千多号人了,就算只有两个人,面对这个问题,都能给出两个答案。

  显而易见的答案有两个:打,这家伙把山门都砸了,要跟他玩命。不打,差距太大,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还是战略转进吧。

  东方韵给出了第三个答案:“路爷这个问题,太不要脸了。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

  这话说的没毛病,你都给人昊天门的山门砸了,你好意思开口问别人打不打?这不是不要脸是啥?所以呢,陈立霄嘴角抽了几下,目光在这里女人宛如少妇的面孔上掠过。得罪人的话,还是别说了,真的说出什么老牛吃嫩草这种话,当惩得打起来。

  闵归海说话还是很可观的:“此前觉得,路爷行事确有少年意气,一时气血上涌,便走了这一遭。现在看来,路爷把人心给看透了此一事,除非昊天门人能杀了路爷,否则昊天门就算是彻底毁了。人心散了,心气也没了,山门也被砸了。”

  说到后来,闵归海不免意兴阑珊D大门主,哪个没有一点雄心壮志。苏云天,就是三位门主的超越目标。但是现在看着他们想要超越的目标,被人这么折腾,仔细想想真没意思。

  这三人谈不上心有灵犀,但是地位和身份相当,很容易产生共鸣∩归海说完了,东方韵也明白了,懒洋洋的往身后的彩练上一倒,表情慵懒的看着前方:“是啊,天下第一又如何?争来争去,现在看来没啥意思。”

  陈立霄却笑道:“二位有此感悟,是好事啊。我辈修真者,求的难道不是大道么?人间富贵权势,看的过重,可不就是本末倒置么?”

  “你说的轻巧!”东方韵给他个白眼珠子,眯着眼睛盯着路信的背影,心思略过一阵骚动。不管他是个意气少年,还是千年狐狸装嫩,此一战之后,天下谁人不识君啊?

  闵归海叹息一声:“说到底,这是个修真世界,修炼从来都不是个人的事情。”

  一句话倒出了许多无奈,修真者需要各种资源,灵脉,灵药,各种材料,各种玉简,各种资源充足,修炼才有保证。修真的人那么多,资源却是有限的。你多吃一口,别人就少一口↓因为如此,矛盾就有了,有矛盾就有纷争⌒纷争就会有人抱团券,进而产生了大大小的门派。路信这样的人,整个修真界可以算的上唯一了。

  一个散修,之前也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修炼,一旦出关,举世震惊♀种人就没法复制k要达到他这个高度,就算是门派里的天才,资源充足也很难做到,更别说是散修了。

  三人在这里感慨的时候,忘忧清乐谷这边却是一阵整齐的叫好:“好!”..

  没错,就是在叫好。路信一句话,在观众看来就是在散发一种铺天盖地的气势。

  一人一虎,对面是数百上千人,人少的一方却很平静的提问:“要不到打?”

  就算是修炼了几百年的老狐狸,脑补带入一下,假如自己处在路信的位子,这是何等的豪迈气概?修真者能做到路信这个程度,才不枉世上走一遭吧?

  这一刻,忘忧清乐谷内,上万人血在烧一刻,路信很平静的看着对面的一大堆人。

  距离最近的只有五步之遥,挤在一起的数百人,没有人上前,没有人出手⊥这么安静的看着路信,现郴有呼吸声,越来越多的呼吸声在起伏。平静持续了一会,路信的视线对着众人扫了一遍,面前的人头不断的低下,没有一个敢于正视者。

  “都不说话呢?”路信又问,没人回答,体沉默。

  “好吧,你们的沉默,我判断为默认!”路信笑了,五官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丝平淡的笑容,伸手拍了拍小白的脑袋。白虎缓缓上前一步,众人没动静,又一步,第三步,终于走到了人群的跟前。顶着白虎脑袋的一个修真者,下意识的往边上让了让。

  于一个人的松动,就像一畅崩的最初,一虚雪球往下掉,进而引发雪崩。

  白虎不断往前,犹如巨舰在大海上劈波斩浪,所到之处,人群自动让来一条路。

  路信表情平静,仰面似乎在看天,双脚微微的摇摆,走向人群深处。

  在这平静的表情下面,却是路信在和龟灵之间的激烈对话。

  “过去啊{们不敢出手的!”路信迟迟不动的时候,龟灵在呐喊。

  “呵呵,你说的轻巧,我走进去了,万一哪个愣头青给我一下,其他人跟着效仿,被剁成肉酱的人是我好吧。”路信在犹豫,心肝在发颤啊♀尼玛不是一个两个人,这是好几百人呢,就这还没算树林里隐约可见的那些人。

  “那你就别动,就这么对峙到天荒地老!”龟灵出言激将,路信倒是没被激着,只是觉得这是一句大实话,都不动的话,这局面没法打破。心里叹息,路信动了≮是,便有了之前的那一幕,路信坐在白虎的背上,穿过人群!

  虎背上的路信在穿过人群之后,回头微微一笑:“你们看,这样多好?我是个热爱和平的人!”说着转身,催动白虎,继续往前。

  昊天门总坛议事大厅内,目睹一悄苏云天,狠狠的一掌拍在面前的石案上。

  青石打造的石案,一角被拍的粉碎i事大厅内,气氛再次转变。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苏云天,那意思很明显,人是你招来的,现在门人们无心恋战,你得面对现实拿个主意!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远博娱乐下载 城博国际app 亚博怎么注册 世界杯下注网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永利皇宫
王牌娱乐app下载 天天平台下载 亚虎官网pt 万博体育网址
扑克王app怎么样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金赞娱乐网址 河南行正招标服务有限公司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足球全国星数 大小单双技巧 凤凰娱乐网
最新成人网 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 五月天色情网站 婷婷的五月天在线视频 潮吹吧
宅男女神 色情视频网站 色色网站 成人色色 成 人 网 站 大全
三级黄色 人体艺术照 sese五月 老司机在线网站 五月四房播播
五月婷婷激色情网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 成人电影在线 光棍影院yy111111con 草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