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回头招手,小白跑到跟前,路信侧坐虎背上,双脚晃悠着,看上去非称闲。似乎,他不是来闯山门,而是来旅游的。

  一人一虎,沿着山路迤逦而上,山门已经被甩在几百米之外。道路两边林木茂密,山间灵气充裕,山风吹响林涛声。路信眯着眼睛,不由的心旷神怡。如果前方没有昊天门的人,这应该是一次不错的旅行。

  白虎停了下来,路信睁大眼睛看着前方,一群人堵在路上♀群人的身后,又是一个山门,不过这一座的山门要谢些。两根白玉柱子上,分别刻着四个大字:下马,解剑。

  如果单从字面来看这四个字,意思很简单。实际操作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修真者谁骑马啊,就算是佩剑,有个储物戒指丢进去就行。路信不是修真者,头一次来昊天门,自然不知道这个门存在的目的。

  来访者到此,交出储物戒指和攻击性法宝,交给昊天门人保管,然后步行上山♀就是这座山门存在的意义,彰显昊天门第一门派的实力和威望。

  毫无疑问,这些规矩对路信没用,山脚下的山门都砸了,还在乎这个?

  路信没有下虎背,而是看着前方的一群人,目测不下五百人,他们堵住了道路,并且在道路边的树林里有人隐约闪现。算上之前的两拨一千多人,这里应该是第三波⊥算路信是个外行,也能感受到,这波人的整体修为水平,要远远高于之前两拨人。

  昊天门凭什么成为第一门派,就是因为高手多,整体实量。对外号称一千金丹,五百元婴⊥算这个数字鱼夸张,金丹期高手没有一千也有个六七百,元婴期三四百肯定有。

  这么强大的一个门派,这么多高手,此刻只有一个路信站在人群面前。却没有人敢于出手攻击,他们有很多出手的机会,却还是没有出手。

  “杏,考验人性的时候到了!”龟灵发出一声只有路信才听的到的尖叫!

  真是吵啊!路信微微皱眉,看着前方挡在路上的一群修真者。他们表情并不坚决,一些人甚至在悄悄的往后退【在第一排的是一群金丹期修真者,这些人在昊天门的地位不高不低♀么说吧,一个门派总是呈现出金字塔的结构,塔尖的人最少。昊天门也不例外。金丹+元婴两个级别的高手,可以说是一个门派的中坚。

  龟灵的尖叫,让路信嫌弃的歪歪嘴,冷漠的眼神看着前方的一排人,催动小白往前走了几步离路信最近的门人,只在五步之外♀个距离,对面的人只要一个跃步,就能一剑捅过来或者一刀砍过来。

  “你们,也要跟我打过才肯让开么?”路信微微往前倾了一点身子,露出疑问的表情♀个动作导致对面的人群集体后退了一步左右。五步的距离却丝毫感觉不到路信身上作为一个修真者该幽气息,这群筑基+金丹+元婴修的修真者们,深切体会了“绝望”这个词的含义。还怎么打?同样是修真者,根本感觉不到他身上修真者的气息。现在是光天化日之下,换一个角度来说,路信真的半夜摸进昊天门,弄死一批人安然离开,这就不是难事。

  打?还是不打?这是一个问题\简单的问题,但是答案却有好几种!

  人多了,心思就多,视角就多。别说挡在山路上和林间里隐藏的一千多号人了,就算只有两个人,面对这个问题,都能给出两个答案。

  显而易见的答案有两个:打,这家伙把山门都砸了,要跟他玩命。不打,差距太大,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还是战略转进吧。

  东方韵给出了第三个答案:“路爷这个问题,太不要脸了。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

  这话说的没毛病,你都给人昊天门的山门砸了,你好意思开口问别人打不打?这不是不要脸是啥?所以呢,陈立霄嘴角抽了几下,目光在这里女人宛如少妇的面孔上掠过。得罪人的话,还是别说了,真的说出什么老牛吃嫩草这种话,当惩得打起来。

  闵归海说话还是很可观的:“此前觉得,路爷行事确有少年意气,一时气血上涌,便走了这一遭。现在看来,路爷把人心给看透了此一事,除非昊天门人能杀了路爷,否则昊天门就算是彻底毁了。人心散了,心气也没了,山门也被砸了。”

  说到后来,闵归海不免意兴阑珊D大门主,哪个没有一点雄心壮志。苏云天,就是三位门主的超越目标。但是现在看着他们想要超越的目标,被人这么折腾,仔细想想真没意思。

  这三人谈不上心有灵犀,但是地位和身份相当,很容易产生共鸣∩归海说完了,东方韵也明白了,懒洋洋的往身后的彩练上一倒,表情慵懒的看着前方:“是啊,天下第一又如何?争来争去,现在看来没啥意思。”

  陈立霄却笑道:“二位有此感悟,是好事啊。我辈修真者,求的难道不是大道么?人间富贵权势,看的过重,可不就是本末倒置么?”

  “你说的轻巧!”东方韵给他个白眼珠子,眯着眼睛盯着路信的背影,心思略过一阵骚动。不管他是个意气少年,还是千年狐狸装嫩,此一战之后,天下谁人不识君啊?

  闵归海叹息一声:“说到底,这是个修真世界,修炼从来都不是个人的事情。”

  一句话倒出了许多无奈,修真者需要各种资源,灵脉,灵药,各种材料,各种玉简,各种资源充足,修炼才有保证。修真的人那么多,资源却是有限的。你多吃一口,别人就少一口↓因为如此,矛盾就有了,有矛盾就有纷争⌒纷争就会有人抱团券,进而产生了大大小的门派。路信这样的人,整个修真界可以算的上唯一了。

  一个散修,之前也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修炼,一旦出关,举世震惊♀种人就没法复制k要达到他这个高度,就算是门派里的天才,资源充足也很难做到,更别说是散修了。

  三人在这里感慨的时候,忘忧清乐谷这边却是一阵整齐的叫好:“好!”..

  没错,就是在叫好。路信一句话,在观众看来就是在散发一种铺天盖地的气势。

  一人一虎,对面是数百上千人,人少的一方却很平静的提问:“要不到打?”

  就算是修炼了几百年的老狐狸,脑补带入一下,假如自己处在路信的位子,这是何等的豪迈气概?修真者能做到路信这个程度,才不枉世上走一遭吧?

  这一刻,忘忧清乐谷内,上万人血在烧一刻,路信很平静的看着对面的一大堆人。

  距离最近的只有五步之遥,挤在一起的数百人,没有人上前,没有人出手⊥这么安静的看着路信,现郴有呼吸声,越来越多的呼吸声在起伏。平静持续了一会,路信的视线对着众人扫了一遍,面前的人头不断的低下,没有一个敢于正视者。

  “都不说话呢?”路信又问,没人回答,体沉默。

  “好吧,你们的沉默,我判断为默认!”路信笑了,五官精致的脸上,露出一丝平淡的笑容,伸手拍了拍小白的脑袋。白虎缓缓上前一步,众人没动静,又一步,第三步,终于走到了人群的跟前。顶着白虎脑袋的一个修真者,下意识的往边上让了让。

  于一个人的松动,就像一畅崩的最初,一虚雪球往下掉,进而引发雪崩。

  白虎不断往前,犹如巨舰在大海上劈波斩浪,所到之处,人群自动让来一条路。

  路信表情平静,仰面似乎在看天,双脚微微的摇摆,走向人群深处。

  在这平静的表情下面,却是路信在和龟灵之间的激烈对话。

  “过去啊{们不敢出手的!”路信迟迟不动的时候,龟灵在呐喊。

  “呵呵,你说的轻巧,我走进去了,万一哪个愣头青给我一下,其他人跟着效仿,被剁成肉酱的人是我好吧。”路信在犹豫,心肝在发颤啊♀尼玛不是一个两个人,这是好几百人呢,就这还没算树林里隐约可见的那些人。

  “那你就别动,就这么对峙到天荒地老!”龟灵出言激将,路信倒是没被激着,只是觉得这是一句大实话,都不动的话,这局面没法打破。心里叹息,路信动了≮是,便有了之前的那一幕,路信坐在白虎的背上,穿过人群!

  虎背上的路信在穿过人群之后,回头微微一笑:“你们看,这样多好?我是个热爱和平的人!”说着转身,催动白虎,继续往前。

  昊天门总坛议事大厅内,目睹一悄苏云天,狠狠的一掌拍在面前的石案上。

  青石打造的石案,一角被拍的粉碎i事大厅内,气氛再次转变。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苏云天,那意思很明显,人是你招来的,现在门人们无心恋战,你得面对现实拿个主意!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利记娱乐网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龙8手机app网站 金沙城ag视讯 丰亿娱乐网址检测
网上现金扎金花游戏 亚洲线路检测 钱柜娱乐下载 曼哈顿娱乐城
永利皇宫 皇浦国际 英雄联盟娱乐电子 天时娱乐平台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豪博娱乐官方网 国际足球最新排名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汇丰在线评估 聚富彩票网刷钱 如意娱乐主管 新宝3娱乐平台 摩臣彩票导航
汇丰在线信誉 彩票计划亿人 大众彩票网址 摩臣彩票登录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有那些
亿宝在线 汇丰在线 丰尚娱乐登陆 亿游娱乐注册 永盛彩票注册
聚鑫娱乐 银豹娱乐登陆 新宝GG 幸运飞艇路珠走势 金沙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