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虎还在继续往前,它慢慢地走在山路上。路信坐在虎背上,不是不想下来,而是腿软!

  “吓死我了,刚才那个人就在身边,手里拿着一把剑,只要对着我一捅,小命就没了。”路信太紧张了,赶紧找龟灵用意念交流,缓解一下压力。

  “我说,你难道不觉得刚才那一幕很精彩吗?你难道没有热血沸腾的感觉吗?”龟灵问。

  “抱歉,除了紧张得想尿尿,我刚才没有其他感觉。哼,你这是看人挑祷腰疼。”

  “笨鸟,你知道刚才那一幕能给你带来多高的声望吗?你是肩负复兴神族这一使命的人,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你能鱼觉悟吗?”龟灵怒了!

  路信歪歪嘴,明显没有被忽悠:“这天鱼热啊”说话间,他摸出一块手帕,正要胡乱擦一擦汗水的时候,龟灵呐喊道:“注意你的举止,现在有上万观众在注视你的一举一动。仪态,仪态很重要!

  “哦,我知道了!”路信答应得很干脆,动作却一点都不慢,还是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一把。龟灵很无语,不是应该用叠好的手帕在脸上一下一下轻轻的按吗?他正生气呢,路信还来了一句:“我知道你说的都对,但我就是不打算改变自己的习惯。”

  龟灵再次沉默了。

  如果路信是个人云亦天的家伙,大概也不会是血脉继承人吧。

  “对于刚才那一切,你总该鱼感悟吧?”龟灵放弃用说教的方式来改变他了,又换成了诱导的方式。

  “感悟?这个词对我来说太过奢侈了吧?”路信表面上不给面子,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刚才他穿过人群里固然紧张,但是当他安然无恙地穿过后,回头望见哪些人敬畏的眼神时,心里真是美翻了啊。

  被人搔到痒处的时候,路信还忘扭捏一下,装腔作势的精神真是渗透到骨髓里了。

  “比如,你没有想过,那些人为啥没对你动手?”龟灵继续诱导。

  龟灵感觉自己太凄凉了,居然要教导这么一个市井之徒。如果他有上辈子,那他一定是做了什么缺德事,这辈子才摊上了这么一个家伙。明明自己是为他好啊,为啥他总带着防备之心呢?乖乖听话不好吗?要什么独立思想啊!

  龟灵完全不理解,吸能耐心地与之周旋!

  “呃,这个问题啊,我还真的没想过,就是回头一望,看见敬畏的眼神包闻自己,感觉就像喝了个七分醉!”路信说出真实感受的时候,龟灵真想找一根柱子迸撞头。

  “那个——感悟!我说的是感悟!”强调了一下这人词之后,龟灵带着美好的愿望期待着路信的顿悟。

  “呃,感悟和感觉,有什么区别吗?”路信一开口,龟灵彻底无语了。

  “浑蛋!蠢货!文盲!”龟灵连着说了三个词,这才算是出了一口气。

  “哼!不能好好聊着天就不聊好了,我累了,要休息一下。”路信冷着一张脸,跳下虎背。他潜意识里抗拒龟灵的意念后,两人之间的意念交流就停止了。

  “浑蛋然又断开了意念通道!”龟灵在藏魂珠里气急败坏地叫骂∝魂珠内的欣界,除了龟灵不甘心的气息,还回荡着他的叫嚣声。可怜的思念的四爪金龙用两只爪子捂着脸,躲在角落里琵琵发抖。

  “臭蛇,你说这家伙到底有没有发展潜力?”龟灵踹了四爪金龙一脚,他居然采用了路信的叫法,但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受了路信的影响

  “主人,你以前都是叫人家叙的!”四爪金龙一脸的委屈。

  龟灵一愣:“是吗?照你的意思,我不能叫你臭蛇了?”四爪金龙立刻识趣地捂着脸,埋头起屁股。龟灵果然生气,抬脚连着踹了十几下,这才停了下来,“他气我,你也气我?不行,我不会善罢甘休的k躲着我?门都没法有,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神的意志。”

  没有龟灵的罗唆,路信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山道边有一道瀑布,溪水飞流直下落入水漂中,溢出的水在山道边汇成一股溪流,在山间蜿蜒,向下流淌。

  路信蹲在水漂边,不断有起的水花落在他脸上,带来一股股凉意,令他精神一振,他掏出手帕在水漂里洗了洗,拧干水之后,胡乱擦了擦,再站起来时,路小路过才算彻底冷静了。

  “哦,好像在直播啊!”路信的自言自语直接引得忘忧清乐谷的人一阵哄笑。

  看见他如此悠县洗脸,然后又来了这么一句话,众人都不会诊断他是真的忘记了正在直播,而是觉得这是他对昊天门最大的蔑视。

  “给力,真是太给力了!”孙绾绾已经不行了,抱紧了柱子才没有往下滑。今天的直播,路信从一开始就给了她极大的冲击。抛开颜体不谈,这个与自己两情相悦的男人今天的一举一动都让她觉得帅得不行∪其是之前的路信旁若无人地穿过人群里,孙绾绾的头皮都要炸开了。那种视觉冲击,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啊。

  “青青,你的手!”孙绾绾激动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一些,当人群发出笑声时,她注意到孟青青的手紧握着,因为太紧张,指甲抓破了掌心,有血溢了出来,但孟青青好像没有任何感觉。

  “啊”孟青青被唤醒了,低头看见自己的手,赶紧拿手帕擦了擦血迹,刚才路信穿越人群的时候,她的一颗心差点从嗓子里蹦出来了,与孙绾绾的感觉不一样的是,孟青青没有去想什么帅不帅的,只是真的很担心路信的安危。那可是好几百人啊,万一有个二愣子拿兵器招呼他一下,搞不好就会出现刮刀砍死人的场面。

  “你太紧张了!”孙绾绾上前一步,她看似很镇定地抓住孟青青的手,轻轻地一握,本意是安抚她,不承想孟青青却扑哧一笑:“你还说我,看看自己的手心吧。”孙绾绾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心里全是汗水,忍不信低下头,羞怯地笑了笑。孙绾绾擦了擦汗水,再次握着孟青青的手,两人并肩栏而立,看着亭子里的影石屏幕』能去现场给路信加油,就在这里给他呐喊助威吧。

  视频里的路信说完那句话之后,很突然地一屁股坐在了身后一块石头上,似乎在很悠县欣赏眼前的瀑布美景,加上那张帅到不心侧脸,忘忧清乐谷内又传来一阵女生的尖叫声。

  路信也差点叫了出来。因为水潭里出现了龟灵的脸b才是他吓得坐到了石头上的原因。看清楚这家伙的脸之后,路信松了一口气,低头看着水潭用意念与龟灵交流:“你就不怕被影石拍下来?”

  龟灵在水潭里的脸居然开口说话了:“我不想被人看见时,谁都看不见我。”

  “那为何我能看见你呢?”路信好奇地问了一句,龟灵没有回答,而是反问:“感悟这个词,你真不知道什么意思?”

  路信恼羞成怒,这乌龟人太讨厌了,明知道我读书少还

  看到路信脸色一变,龟灵立刻主动解释:“我其实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那些昊天门的弟子所以不动手,原因有二。一者,他们怕你,认为你与你的差距太大,没有赢的可能,二者,你之前放过了那些动手的人,让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你是冲着苏云天来的,他们没必要给苏云天陪葬y以,就算你咂了昊天门的山门,他们也疡了退让”

  这一次路信没有变脸,面是摸着下巴,看着水面,仔细想了想,得出一个结论:“你的意思是,他们是因数错误地认为我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令他们绝望的程度了,所以才不敢动手?”

  总算鱼进入教导模式的感觉了,龟灵的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他趁热打铁,赶紧继续:“就是这个道理,修真界强者为尊,只要你的实量大到了令他们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他们便会绝望。如果

  只是强了一点,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敬佩你,而是打败并取代你。我给你制订的计划,就是通过你一系聊行为,让整个修真界都见识到你的实力,只要他们绝望了,复兴神族就会少很多阻碍。接下来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路信“啪”的一下打了个响指:“早说嘛,你这个家伙,不是我说你啊,说话就应该简单直白,不要卖弄文采,这个意思我懂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龟灵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我忍!五千年都忍了,我接着忍!

  路信踹了正在打瞌睡的白虎一脚,信步走回了山路上,望着面前钻入云端的摩天岭,他不紧不慢地开口了:“下面继续今天的旅行,真希望这会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所有人都经为自己听错了,不少人下意识地咬了咬舌尖,会疼,所以他们没听错,通过直播影石传来的话确实说的是“旅行”。信确实是把这一次的昊天门之行,当作了一次旅行啊!

  真是太帅了!

  掌声、尖叫声再次响起!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娱乐平台 品牌官网 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凯发K8娱乐软件下载 万豪棋牌 网上AG 亚博app官方下载
太阳集团娱乐网 天时娱乐平台 澳门赌场在线 永利娱场乐网址
都是玛雅的平台 天天娱乐场 永利皇宫 a8娱乐官网
澳门娱乐场 博天堂简介 易胜博体育系统 金豪棋牌新
万博娱乐公司 重庆时时精准全天计划 网上彩票平台哪个好 k彩娱乐登录 彩票导航网址
同创娱乐 亚洲最大彩票 亚上彩彩票 诺亚娱乐 分分彩计划
注册彩票网站 银豹娱乐 亚洲最大彩票 彩票APP 华人娱乐彩票
杏彩彩票登录地址 如意娱乐网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246天天好彩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