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门总坛议事大厅内,苏云天已经快气疯了。一千多人都不敢出手,就这么让路信过来了。“昊天门颜面何在?他们怎么不去死?”苏云天忍不信问了这么一句。

  很意外的是,大厅内的几十个高手并没有表现出同仇敌忾的愤怒,反倒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本来让弟子去当炮灰已经很丢脸了,现在路信高抬贵手,算是放了大家一条生路,你身为门主,不提出面迎的话就算了,还想继续让弟子去白白送死?

  如果没有路信那一番“大度”的做派,在场的高手的心态还不会是这样,然而出了那么一件事后,大家的心态都不一样了♀个时候,苏云天最应该做的,是喝妙手退弟子,自己出面迎击。但是,他没有。

  他偏偏讲出了这么一句话,在大厅内的众高手心中,他的声望直线下降。

  “唉”暗自重重地叹息一声后,王啸天站了出来,眼神复杂地看着苏云天,拱手道:“啸天愿意走一趟!让弟子都退下吧,已经没有意义了!”

  刚才苏云天是气昏头了,现在,王啸天的这一句话算是点醒了他。

  其实他就算什么都不说,接下来路信也还要面对一千多个昊天门的高手,这些高手中最弱的也是筑基级别的。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失去了斗志,只要有一个人带头出击,煽动众人的情绪,就会引发围殴事件。

  但苏云天这一句话,算是起了反作用,山路上的哪些弟子可都是议事大厅内这些高手的后辈弟子,其中还有不少苏云天一系的弟子,其实只要苏云天带头出去迎战,那些弟子不至于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

  仔细想想,其实苏云天一开始就做错了。路信独闯昊天门,他就应该在第一时间亲自出面。想利用弟子消耗路信的精力,这算盘打得很精明,但路信这个怪胎的做法,让他现在错的离谱,处处被动。

  “好吧,辛苦师弟了。”苏云天就算知道自己错了,也已经没法改了。

  王啸天拱手,迈步走出大门。此时苏云天对史朝天道:“朝天,你也辛苦一趟吧。”

  史朝天的表情就跟听懂了狗屎一样难看,苏云天居然让他出去?他的伤还没好呢,这不是逼着他去送死吗<这个时候了,苏云天还不忘算计竟争对手。他心里冷笑,起身拱手:“朝天领命”苏云天得逞了,而实际上他在众人心目帜分数再次下降了。

  为什么这么说?很简单,因为他缺乏担当。他是门主啊B情是他惹的,现在他却躲在后面!

  王啸天出门后便一跃而起,挥手放出一个金色飞轮,仔细一看,原来是两把弯刀组合在一起形成的。他站立在上面,急速沿山路飞无头去,他要赶在路信遇到下一批弟子之前把大家组织起来。

  史朝天则是不紧不慢地往下走,他一点都不着急。被路信收拾一顿后,他值钱的法定一样都没留下,腰间这一把剑还是重新炼制的飞剑,跟黑龙剑比真起差太多了。

  前方陆续有零散的昊天门弟子出现,依旧没有人出手阻拦路信,他们很自觉地站在路边,看着路信走过去⊥算心里觉得无比屈辱,这个时候这些弟子也是不会出手的,心气都没了,他们需要一个人出来振臂一呼,带着他们捍卫昊天门的荣誉。

  继续昊天门之心路信觉得龟灵说得永理,所以没有断开意念联系。

  现在,他就坐在虎背上,双脚晃悠着,看着很悠夏样子。实际上,他在跟龟灵交流呢!

  “五千年前的神族也很强大,并且在这片大陆占据了一席之地,那时候的修真界根本无法撼动神族。但是神族的强大惊动了仙界。大罗金仙们认为神秘的存在破坏了大陆的平衡,所以派了一百个高手下界,群殴了当时的族长。”

  “不对啊,施展大龟甲术的时候,不是可以抵御一切吗?”事关生死,路信还是很在意的。

  龟灵叹息一声:“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当时的族长的大龟甲术也只有二级水平。对方用的是远程攻击,他只能施展大龟甲术抵挡,但是他运气太差了,先摇出了一个“衰”字,接着连续摇出了三个“死”字。”

  路信陡然色变,我的天,我不会也那么衰吧?这戳到了路信的痛处,他毫不犹豫地信了,没想过龟灵有可能骗他。

  “所以我才督促你提升大龟甲术啊,等级越高,命安骰子越多,能够去掉的负面骰子也就多。”龟灵语重心长地解释,路信却得出了一个结论:“下一次用大龟甲术的时候,我要去掉衰字骰子。”

  听着好像很永理,龟灵觉得自己经前好像搞错了什么,自己怎么就没想起这一茬呢{应该告诉历代的血脉继承人,在大龟甲术达到二级之后首先去掉“衰”字骰子啊P细想想,好像确实有那么几个倒霉蛋在出现“衰”字骰子之后连续摇三次骰子把自己给依了。

  很快,路信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惊呼:“不对啊,你的意思是,就算我将修真界掀了个底朝天,还有仙界一关要过?”

  龟灵再次沉默了。

  这样一来,路信也知道答案了,忍不信吐槽:“我明白了,原来这是一个超级大坑怎么不早说?”沉默了片刻,龟灵总算是给了一个让路信无奈的答案:“这是命Z你出生之日就注定了。”

  “原来是命b么说来,我不是一路往前走到痉,就是死在路上?”

  龟灵又一次沉默了。

  路信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又有一批人扎堆挡路。

  市井出身的路信这一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怕。为了生存,他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敢做。

  “既然如此,那冲破命运的束缚便是!”路信说。总而言之,不要软弱,要与命运正面碰撞。

  一时间,路信豪气顿生,还有仙界的一堆麻烦呢,这才到哪儿啊?

  王啸天出现得很及时,几百名昊天门的修真者本来已经没了斗志,他一出现,顿时让这些人感觉到了力量,四大高手中总算有人露面了。

  实际上,每一个人都在腹诽,四在高手作为昊天门的门面,山门被砸的时候就该出来直面对手了,而不是躲在后面。

  白虎开始减速了,其实它可以直接飞到摩天岭的山顶,只可惜,路信疡了这条最难的路。

  “路先生,久违了!”王啸天对虎背上的路信招呼道。

  路信那张看起来十分稚嫩的脸真是太具有欺骗性了,一个顶级修真者,就算再怎么青春永驻,眉宇之间都会带一点岁月的痕迹吧,但是路信是个例外4起来,他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而且从他身上根本感觉不到一个修真者该幽气息和痕迹。如果不是目睹了他做的一切,谁会相信他是个顶级修真者呢?

  “是你啊?上次让你走了,没想到你还敢站在我面前!”眼前的这个家伙无疑是个高手,这让路信挺心虚的。

  “呵呵,路先生不想见到我吗?”王啸天不动声色地试探道。

  “路信知道仙界的麻烦之后,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连修真界都搞不定,还谈什么仙界呢?既然是逃不掉命运,那就把命运按在地上踩踏好了。

  谁也别想左右我的命运。

  “我既然一个人来了昊天门,就没打算心存侥幸,也没打算回避任何人。倒是你们的苏门主,真是个有趣的人。约好了在飞云山巅会晤,我去的时候,他却先走一步。放我鸽子就算了,还留下一个红衣剑侍,说什么想见苏云天,就来昊天门。呵呵,现在我不是来了吗?他怎么跟缩头乌龟似的躲在后面?让这些人出来送死,他等着捡便宜,倒是符合他的风格,你也别说我挑拨离间,我说的这些话,东方韵、陈立霄、闵归海都可以作证。”

  路信先声夺人,一番话直接掀翻了苏云天的老底。问题是,他这么说,别人还没法反驳。大家又不是瞎子,三大门主正在不远处看热闹,真要求证的话,他们转瞬间就到了!

  王啸天本来嘴皮子很利索,很能说,但是眼下这种场面,说得多就错得多,大家都有眼睛,都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再狡辩,就是把大家当傻子糊弄了。

  “噌”的一声,王啸天取出金轮,将它横在胸前:“废话少说,让我来堂堂正正地领教阁下的厉害吧!”

  这个时候,路信与王啸天之间距离大约十步⊥算有神力在身,路信也无法在瞬息之间制服王啸天,距离必须要在五步之内,他才能有机会一巴掌扇晕王啸天。

  “呵呵呵!”这个时候,路信低着头笑了笑,只见他背着手,不紧不慢地往前走了几步。王哪天犹豫了一下,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然后,一切都晚了。

  此时,路信与王啸天相距不到五步了,他脚下一登,步伐快如闪电。

  见路信的拳头伸了过来,王啸天本能地按了一下销子。

  “咔”的地声,金轮两头弹开,变成了一件奇门兵器——两头是弯刀,中间是刀柄。

  迎着路信的拳手,王啸天挥动金轮双尖弯刀,想斩掉路信的拳手。

  如果王啸天提前施展这一法宝发动术法攻击,路信也只能施展大龟甲术。但是现在,他出于本能释放的是物理攻击,路信身怀神力,一看这攻势,正中下怀啊!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盈丰国际网站 龙虎赌博原理 金沙城APP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优乐国际app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王牌国际娱乐app下载
足球cm排行榜 亚博体育国际 兴博线上娱乐 世豪娱乐城下载
月博国际app下载 博狗备用 万博体育平台网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天天中娱乐app 大型网投现金网 必兆娱乐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天游娱乐手机 拉菲平台 澳彩城 天天彩票Tt
至尊彩票网站 拉菲平台地址 彩九娱乐 98彩票网手机版 牛彩彩票注册
云顶娱乐app 捷豹365彩票登录 600万娱乐平台 至尊彩票是赌博啊 高盛彩票登陆
黄金娱乐彩票 云顶娱乐app 天空彩票宝典 圣亚娱乐 极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