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门主出现后无声的站在路信身后的一幕,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苏云天最后一点侥幸都不存在了,本以为三大门主会疡做渔翁的!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三大门主最初的想法确实是这样,但是当毁天灭地的凌天一击被引爆,路信却毫发无伤的时候,他们明智的疡了低头。

  或者说,找不到任何理由不低头。对于大龟甲术这一奇怪的现象,或许三大门主会心存质疑,但是在大爆炸面前,他们别说在爆炸中心硬抗着,就连大爆炸的光环也得躲开。

  不是说他们就扛不住,而是没必要消耗太大去挣这个脸。

  苏云天不甘心,但是他没有疡!管膝盖很硬,尽管很不情愿,尽管恨意滔天,他还是决定忍下来。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的弯下腰,口中尽力让自己的话变得很自然:“见过路爷!”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苏云天浑身微微发抖,因为害怕,也因为仇恨难以遏制。

  苏云天也好,三大门主也罢,在这个时候理所当然的认为,路信只要愿意,就可以轻松的碾死苏云天。在修真界强者为尊的逻辑下,没有人会认为弄死苏云天有什么不妥。

  可惜,路信知道,自己弄不死这家伙。真是成也血脉,败也血脉!

  血脉赋予了自己大龟甲术和神力,同时也剥夺了他杀生的疡权。有本事,你用骰子丢死人不能用刀子捅死人,更不能用拳头打死人。

  正因为如此,史朝天这个倒霉蛋从天而降的时候,龟灵传讯:接!

  在凌天一击爆炸中心的史朝天,在那一瞬间疡了瞬移。可惜,他的运气不好,没有逃的远就算了,而且移动到了上方,被爆炸的冲击波震的重伤不说,还被带着做了一次垂直上升的运动,接着又做了一个自由落体运动,还是在重伤昏迷状态。

  如果不是他修为够高,在第一时间就得被震死。路信把他救下来,却挽救不了他的修为。醒来的史朝天,运气好的话,养个三年五载的』准能恢复到金丹期的状态,想要回到昔日巅峰状态,恐怕很难了。

  上万修真者目睹了苏云天跪下的一幕,不管他内心如何想,这一跪宣告着一个事实,昊天门这个天下第一的修真门派,不复从前了。

  路信看着苏云天跪下,心里却充满了遗憾,没有太多胜利的喜悦。大爆炸没弄死这孙子,自己又不能动手,这种打蛇不死的不甘心,还没法跟别人去说。

  摘下挂在胸前的直播影石法宝,路信对着影石开口:“我知道大家一定在想,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发生?此时此刻,我又是怎样的心情?”

  语气依旧很平静,路信跟过往一样,对着影石法宝,没有太多的激动,就像在讲一件日常的新。“我一直认为,修炼是很个人的事情,不用出现凌驾在同类之上的事情。可以这么说,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被逼无奈的产物。此时此刻,我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和激动,因为这一切本不该发生。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吧,我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离开这里,回到那些关心我的人身边☆后我再说一句,希望修真界太平无事。”

  路信身后的三大门主,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忍不纂身微微一颤。

  不会是敲打他们的意思吧?其实他们误会了,路信没有针对谁,而是在针对真个修真界。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意思,没事别来惹我!

  白虎再次腾空而起,路信飞向三门镇;场荡气回肠,场面宏大的直播结束了。

  忘忧清乐谷,屏幕只剩下一片雪花点,但是观看直播的观众们却意犹未尽。

  山巅之上,乔欢儿第一个腾空而起,飞往三门镇,其后是相关三个门派的人。

  唯有一个人还跪在原地,脑袋顶着地面,不敢抬头。因为他害怕被人看见扭曲的脸,还有那因为嫉妒而烧红的眼睛⊥在刚才,林弊耳听到了孙绾绾和孟青青的对话。

  “绾绾,他要是提出我们一起,你会怎么办?”孟青青的声音不大,近在咫尺的林薄,却听的很清楚。“他喜欢怎样就怎样咯。”孙绾绾愉快的回答,这让林滨得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这一瞬间的林薄,脑子里除了嫉妒,还有对路信无边的怨恨。如果当初不是路信帮助他交了遴选的费用,后来路信的奇遇,一定是属于他林薄的。

  虎背上的路信,此刻没有了之前的冷静,眉飞色舞的与龟灵交流着。

  “我说,乌龟人,今天这嘲的如何?我的表现,堪称完美吧?”

  “嗯,值得表扬。但是我想提醒你,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你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你这家伙真没意思,我就不能高兴一下?我就不能休息一段时间么?”

  这是一次还算愉快的旅行,对于路信来说,或许是稍有遗憾,但是收获巨大无疑。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昊天门不再是麻烦了。苏云天肯定没有闹腾的心思了,摩天岭都没了,昊天门当务之急是恢复实力,还得防着别人落井下石。

  简单的来说,昊天门仇家太多,护山大阵最强大的部分又被毁掉了,今后该担心的事情太多了,肯定是顾不上路信了。

  所有人都在疡逃避昊天门的时候,林薄却反其道而行。忘忧清乐谷的盛会结束了,留下一地的狼藉,林碧意的留在了最后才离开。朝着昊天门的方向,坚定的迈着步伐。

  战胜路信是林蹦头的一个执念,靠自己肯定是不行的,所以他需要援助,苏云天也一定很乐意给他一点援助吧。

  回到三门镇附近的别院,刚从虎背上下来,路信看见院子大门口跪在一地的人。当先者是可心,稍后一点是一号至九号。

  “恭迎先生!”可心用稚嫩的童音带头高呼,身后百余人整齐的高呼:“恭迎先生。”

  可心抬起头,笑嘻嘻的看着路信,依旧跪着大声道:“恭喜先生摧毁摩天岭,脚踩昊天门,登顶修真界。身为您的弟子,可心与有荣焉。”

  小姑娘长的极为可爱,眼神里充满了狂人的崇拜⊥在刚才不久前,没有被或许去忘忧清乐谷看直播的可心,接到了乔欢儿发来的消息,获悉了那边的结果之后,立刻把在别院的人都叫了出来,在院子门口摆开阵势拍马屁。

  心情不错的路信下了虎背,很装的虚抬手:“起来说话吧。”

  可心没有立刻起来,而是再次伏地,以额头顶着地面,口中道:“先生威武!”众人跟着一起喊了一句,路信不耐烦的上前来,拎着可心的后衣领:“学这么乱七八糟的礼数干啥?”

  可心也不挣扎,笑嘻嘻的看着他,路信抬脚虚踹了几下:“都起来,我累的一身臭汗,要洗个澡,换一身衣服,你们几个,去准备一下。”

  乔欢儿是一个人回来的,天灵门的五大长老,都留在了三门镇等待。

  此刻的路信,已经不是独闯昊天门的那个路信了,那时候的路信很强大,但是却没有登顶。现在的路信,则是踩着昊天门的尸体,登上看修真者的顶峰。只是没有人知道,他其实不是一个修真者,而是一个凡人的本质。

  “先生在沐浴更衣!”可心站在泻子门口,笑嘻嘻的对母亲说话。

  乔欢儿上前来,爱抚的摸了一下她的脸蛋:“真是个好命的女儿!”

  这句话的含义,自然指的是可心得到了路信的垂青,收入了门下。

  乔欢儿往里走,站在门口的黑衣女子犹豫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拦她。这让乔欢儿心里无比雀跃,现在的路信,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就算是三大门主之一的东方韵,路信只要勾一勾手指头,也会跪下来舔的。

  沿着回廊来到温泉室门口,乔欢儿停下脚步,这一次没敢直接往里闯,而是心怀忐忑的开口道:“路爷,可用奴家伺候?”

  乔欢儿最担心的是路信的心态发生了变化,登顶之后再也看不上自己这个二手货。还是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毕竟男人都有喜新厌旧的臭毛病,有这个担心很正常。

  “什么时候变的如此见外了?欢儿?”路信的声音懒洋洋的,乔欢儿听着心头一喜,掀开帘子进来。路信已经出浴了,一号等几个女仆正在给他擦拭身体。

  见到乔欢儿那张俏脸红扑扑的,路信不免心头一荡,想起这个女人的徐:“你们都出去吧!”一号等人不免心头失望的紧,路信就算能对她们予辱求,也没有做出任何实质性的举动。看来,心里是真的喜欢乔欢儿。

  一干人等退出来,站在门口等候。半个时辰后,路信才出来,身后跟着面带潮红的乔欢儿。一边走,路信一边笑道:“等你顺利度过天劫进阶之后,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你做。”

  乔欢儿面带桃花,眼神里全是仰慕之情,低声笑道:“什么事情,能透个风么?”

  路信淡淡的笑道:“还记得,我当初和你的约定么?现在不过是个开始啊!”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亚博怎么注册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澳门百家樂app
澳门盘app w88优德 app 188金宝搏app苹果下载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亚虎pt客户端手机版 盈丰娱乐国际充值 天天娱乐合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大发国际娱乐下载 沙巴外围下载 扑克王app 都是玛雅的平台
钱柜娱乐下载 老版水浒传连环画欣赏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大奖娱乐城网址
金砖娱乐手机 鼎彩票 博悦彩票网 拉菲娱乐 金砖彩票
菜鸟娱乐APP 彩8注册 北京幸运快艇漏球记录app 趣赢娱乐平台 世界彩票
合一彩票官方网站 欧亿娱乐尚德 天游娱乐用户 玖富娱乐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同创娱乐宝宝 汇丰在线招商 幸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聚富彩票网刷钱 幸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