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上这种舒坦的日子了,我真的不想再折腾了。”山谷的草堂之中,路信头枕孟青青的大腿,享受着她按捏头部的服务,舒服得直哼哼。

  如果是以前,路信这个样子,肯定会遭到孟青青的打击报复。现在嘛,孟青青可谓任劳任怨,甘之如饴。

  不知为何,孟青青还是想起了以前在匠镇的时光,想起那个看上去皮肤略黑的少年哥哥。

  尽管她知道是同一个人,但还是会忍不住去想。

  那时候的路信哥哥,没有眼前这般风光,却是她一个人的“专属品”。

  想到这里,她悄然叹了一口气,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呢?

  心里这样想看,孟青青手上的动作不自觉地停了下来,她低头看着身前有脸蛋。也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奇遇,变得如此强大就算了,皮肤也好得令人吃惊,连女人都会嫉妒他。

  握着他的手时,如果不是能感觉到他强大的力量,她真的会以为他是个女人呢?

  路信好像是睡着了,连孙绾绾出现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动静。

  孙绾绾放下手里的盘子,盘子里放着一杯碧玉灵茶。她低声问:“睡着了?”

  孟青青点头:“嗯,这么能睡,不知道的还真会怀疑他不是修真者。”想看最新的就来爱好中文网。

  孙绾绾举止优雅地跪坐在一旁,低声笑:“好了,他不是直都这样吗?”也许是这一次的消耗太大了。你看他,回到三门镇不过半日的工夫,就连夜过来见我们了。

  孟青青噘着嘴:“说好走到哪儿都带着我们的,结果他自己去了昊天门,回来也不打一声招呼,就直接去了三门镇的那个别院,谁知道他跟哪个乔欢儿之间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竟然这么着急去见她,反倒让我们两个在这里等着。”

  孙绾绾笑得越发厉害:“你啊,没事吃什么醋?他是做大事的人,怎么能如你所愿,整日儿女情长地陪着我们?”

  “你就惯着他吧,男人变坏,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惯自己,但也有你这种女人惯着的缘故。”孟青青一点也不留情地挖苦一句,孙绾绾毫不在意,满眼深情地看着路信那张脸,伸手轻轻地擦掉他嘴角的口水:“睡着时像个孩子,哪像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路信之所以会这么齐,是因为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个外表看着光芒万丈的英雄,内心承受的压力无人能够分担。

  大龟甲术是他的技能,也是他最大的秘密。

  但是这些,他没办法告诉任何人,哪怕是最亲近的人,他也不能说,这么一份沉甸甸的压力,他只能自己一个人扛。

  作为一个有责任的男人,做出这样的疡很正常,他甘愿独自负重前行,让自己的亲人们少一点担心,过得好一点。

  路信醒来的时候,一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孟青青的眼睛,孟青青的点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路信刚一坐起来,孟青青就赶紧站起来了。然而,像这样敝一个姿势太久,就算是修真者,腿也会发麻,孟青青哎呀叫了一声后又坐了回去,伸手揉着发麻的大腿。

  路信见状,立刻坐到她身边,也伸出手来帮她揉。

  如果是几年前在匠镇的时候,他会挨一顿打,或者会被骂一顿,又或者受个白眼之类的。

  现在的孟青青则是吃惊地看着他。

  路信的手在她大腿上揉着,帮她缓解大腿的麻痹感。

  他脸上的表情,极其认真。

  慢慢地,孟青青不再吃惊,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的手,听着他的絮叨:“你也真是的,我睡着了你不知道弄个枕头啊;根筋的毛病,一直没改变。”

  过了一会儿,首先回过神来的是孟青青,她睁开眼,看了一下路信,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以往的平静,她轻轻地扛还在大腿上的手,站了起来,道:“我去弄夜宵!”

  这时候,孙绾绾敲出现在门口,双手捧着个盘子:“夜宵来了!”

  夜凉如水,满天星斗。窗外,是寂静的山谷。

  这一夜,三人没有闲着,商定了神族规旧能简单化,只要族人阖“和平、公正、自由、兼爱”的准则就可以了。

  和平——神族将与修真界各大门派和平共处,互不干涉。

  公正——神族内部人员之间若有纠纷,务不求公正,绝不偏袒。想看最新的就来爱好中文网。

  自由——原则上每一个神族成员都有加入和退出的自由,反之,神族也有在规则范围内接受和开除成员的权力。

  兼爱——神族的每一个成员都应该相互尊重。但这一准则须建立在公正和自由的前提下,任何人不得以兼爱准则为由,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人。

  既然制定出了四大准则,那自然不是单纯地说说,必须要执行。

  经过商议,决定由孟青青来负责监督执行,孙绾绾则负责神族日常的机构管理。至于路信呢,他负责大方向和对外交涉。

  这边的事情弄完之后,信便带上她们直奔别院,来与乔欢儿会面。

  这三个女人凑在一起,气氛自然就鱼怪了。路信装聋作哑,要了一间静室,让一号等人在外面守着。四人依次落座之后,路信一本正经地开口了:“欢儿,我决定了,我要成立一个叫神族的新门派。你还是天灵门门主,同时也是神族唯一的长老。你的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天灵门那边,神族的具体事务将由她们两个来做。你的职责,就是当我不在的时候,作为我的代言人出面解决问题。在我消失了三天以上,你们又联系不上我的时候,你就是代理族长,这一点,将写入神族的族规之中。”

  听了路信的这番话,乔欢儿还是像刚才那样面无表情,心里却是喜滋润的。

  她想起了路信当初的哪些好听的话,又看见他现在认真的样子,觉得路信这又是在为她着想。

  如果是以前,她也许还会因为孙绾绾和孟青青的存在有那么一点抵触情绪,但现在嘛,路信就是天,就是神,无论他说什么,她都完全接受。

  路信还是很在意乔欢儿的感受的。作为天灵门主,乔欢儿就算是傀儡,也是个令赏心悦目的,实用价值很大的傀儡,所以这个时候,路信还是解释了一下:“欢儿,神族的旗号打出来后,将成为一个独立的门派。你什么时候渡劫成功,它就什么时候成立。等到你在天灵门主的位子上彻底坐稳了,修为也足以压制其他人的时候,我们就正式打出神族的旗号。”

  乔欢儿本来就没啥意见,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高兴了,一个没忍住,她来了一个媚眼:“爷,你的吩咐,奴家哪有不从的?”

  这女人一个媚眼一句话,成熟女人的妩媚便驹无疑,给路信带来了巨大的满足感。相比之下,孟青青和孙绾绾则略显稚嫩。

  当两人独自相片的时候,就目前来说,还是乔欢儿的优势更明显。

  在心里,信还是会不自觉地去比较三个女子的优缺点。总体来说,孙绾绾高贵冷艳,孟青青泼辣俏皮,乔欢儿成熟妩媚。

  一番商议之后,孟青青和孙绾绾便离开了,她们要去准备神族成立大会的事宜。

  三大门主,青囊门门主,千机门门主,都把拜贴送到乔欢儿这里来了。等孙绾绾和孟青青离开后,乔欢儿便将它们拿了出来,双手奉上。

  今非昔比,她不像以前那么放肆了,也开始讲规矩,而不是直接坐在路信的大腿上。

  路信却没那么多讲究,只是扫了一眼拜贴上的字便将它们丢在一旁,招手示意乔欢儿过来。

  当她坐在路信书怀里时,他还是跟过去一样亲热。

  “欢儿,渡劫的事情准备得如何了?”路信关心的重点让乔欢儿很是满意,身子不自觉扭动起来:“差不多了,目睹了爷在昊天门的壮举,奴家觉得,也就是这一两日的工夫就能引来天劫。渡天劫地点奴家掩群玉峰,爷什么时候过来?”

  呃,这么快啊!路信鱼惊讶。

  路信琢磨了一番,道:“回头你去应付一下几位门主,就说是我的意思,我就不陪你去了,以后这些事情,你都担起来,这次就当是历练。”

  “奴家记下了,爷还有大事要办吗?”乔欢儿还是想要确定一下日期,路信点点头:“现在最大最重要的,就是你渡劫的事』差点东西,我需要确定一下。确保你渡劫顺利的大事,怎么心都不为过。”

  一番话说得乔欢儿甜到了心尖,如果不是渡劫在即,她真的要不管不顾地成其好事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足球国家队排行 尊宝娱乐平台 App 天天娱乐大厅
英雄联盟博彩娱乐 月博国际娱乐城 足彩大赢家手机版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世界国家队排名
王牌娱乐app下载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明发国际平台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天天互娱乐平台 万事博娱乐城 亚博体育二维码
欧亿娱乐登录 开心娱乐平台 五洲彩票官网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彩吧2娱乐
名人彩票娱乐平台 湖北百宝彩票网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欧亿娱乐登陆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同创娱乐 欧亿娱乐 天游娱乐 博猫游戏 拉菲娱乐
摩臣彩票导航 时时彩2018平台 金苹果时时彩登录 新世纪博彩 名人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