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山谷草堂内,路信把头往毫无防备的孙绾绾身上一靠,占领了又香又软的大腿后,鼻子深深吸气:“真香!”这货现在占便宜的套路超级熟悉,孙绾绾和孟青青也都惯着他,加上他自己惯自己,很看就变成了很自然的举动。

  今天晚上孙绾绾很意外的没往日的温柔,一伸手揪的耳朵,往上一拎:“你给我起来!”路信费解的看看眼前的玉人,坐起来嬉皮笑脸的问:“难道我的亲热姿势不对?你是要搂搂抱抱亲徐么?”说着还作势要抱过去,孙绾绾抬手推开他凑近的脸。

  “讨厌,再乱来我打死你。”这句话让路信真的郁闷了,今天这是怎么了?画风变化的比较快啊Q道是嫌弃我太过君子了,不肯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正寻思着呢,孙绾绾抬脚轻轻的踹他一下:“生日的时候我在闭关,你答应的礼物呢?”

  旧事重提,路信明白了,瞅了一眼戒指内的人形傀儡,尴尬的笑着解释:“这不是最近忙么?你放心,等我忙完这一段,一定把这个傀儡彻底完善。”

  这么一说,孙绾绾脸色好看多了。其实她也不是刁钻的性格,只是昊天门之行后,路信可谓一举成名天下知,三门镇以前不是很热闹,最近大批外来女性涌入,目的何在一目了然,加上孟青青这个对手,还有乔欢儿那个媚眼少妇,孙绾绾觉得压力太大了。

  “好了,你别乱动,我们就这么坐着,好好说一会话。”孙绾绾危襟正坐,表情严肃,路信也只好放弃揩油的念头,却怎么都端坐不起来,懒洋洋的靠着身后的墙道:“好!”

  群玉峰,阳光灿烂的午后,山巅一处平地上,白虎降落在此。从虎背上下来的路信四下张望,没有看见其他人,挠挠头:“没错啊,我还特意问了一句,今天是不是十五。”

  龟灵咻的一下出现了,漂岗空中,脖子上盘着一条金色的小蛇。看见路信,叙蛇立刻用爪子捂住了脸:“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路信懒得理睬这个二货,反正龟灵就不太正常,它养条不正常的蛇很正常。

  “这地方不错,周围视野很好,偷袭者很难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靠近。”龟灵总结了一句,路信根本没耐心听他科普渡劫的常识,抬手打着哈哈:“说好十五夜圆之夜渡劫来着,怎么我到了乔欢儿还没到。”

  龟灵忍不住的翻白眼:“你都说了是夜圆之夜,现在麻烦你抬头看天。”

  路信明白自己搞错了,不再搭理龟灵,免得给他聒噪的机会∫块巨石,在被风的一面,撑起一把太阳伞,打开一把躺椅,路信躺下之后自言自语:“不就是来早了么?正好,昨晚上没睡好,现在补一觉,顺便晒太阳。她们都嫌弃我太白了,要我晒黑一点。”

  龟灵跟着过来,看他选的地方,一直在抽腮帮子:“睡着了掉下山崖,摔不死你。”

  路信呵呵一声,抬抬手,唰唰唰,几根细丝飞出,缠邹石。仔细一看才发现,这货用这些细丝,做了一张无形的丝网⊥算他睡觉翻身也会被丝网兜住,不会掉下近在咫尺的悬崖。太阳赏没那么好命了,随意的插在地上,风大了根本扛不住。

  午后的太阳照在身上暖烘烘的,路信昨夜没一会就睡着了。昨夜真是太惨了,上半夜是孙绾绾找他谈心,下半夜是孟青青。上半夜听了一耳朵的孙绾绾幼时的悲情往事,下半夜听孟青青唠叨在千机门的种种不平。

  总而言之,就是一夜没睡,陪两女聊天来。仅仅是一夜没睡的扮演知心姐姐就算了,更坑的是夜宵也没吃着一顿。一早起来赶紧弄点吃的,准备睡的时候想起来乔欢儿约好的渡劫之日,迷迷糊糊的先过来了♀一路在小白的背上打盹,有一下没一下的钓鱼。小白趁机偷懒,飞的不紧不慢的,采用最省力的方式滑翔了一上午。

  到了地方才想起来自己来早了,干脆先睡一觉。

  “喂,你真睡觉啊?我今天特意出来,就是想跟你聊一聊渡劫方面的重要事项。”龟灵在路信面前飘来荡去,这货却鼾声如雷。叙发出声音:“主人,要不要我咬他一口!”

  龟灵悻悻的瞪叙一眼:“他是血脉之体,你咬他一口,不见血就算了,见了血,你这灵体还想凝聚成实体么?这可不是一般的血,这是母神留在这个世界的一滴血。跟你这个笨蛇说你也不懂,我真是命苦啊,为什么这么多年,就没遇见一个正常一点的血脉继承者呢?”

  叙盘在龟灵的肩膀上,潸然泪下,表情悲戚:“堂堂一个三千世界任意遨游的四爪金龙,现在只能以这种形态存在,都怪你,。”

  龟灵听到这句便大声叫了起来:“你这个笨蛇,你还怪我?要不是你鼻子太好,飞到了母神的私藏酒窖,我会偷喝神酿么?”说着龟灵极为气氛,抓尊的尾巴一通乱甩,口中还在喋喋不休:“要不是喝光了神酿,我怎么会打碎了母神的八卦琉璃盏,要不是打碎了八卦琉璃盏,母神怎么会拔掉我乌龟壳做了这么一个游戏出来,还留下一滴血。哼哼,我要想恢复真身,就必须培养出一个掌握五级大龟甲术的血脉继承人,平衡这个世界。”

  被甩的转圈的叙蛇一脸的无奈,自言自语:“每次都这样5起母神就发飙!”突然叙眼睛一圆:“主人,别骂了,有人来了。”龟灵口沫横飞的时候,一个人影正在急速飞来。

  龟灵看的清楚,正是乔欢儿,唰的一下就凭空消失,躲进了藏魂珠内。

  乔欢儿强烈的感觉到体内真气的澎湃已经快压不住了,升级渡劫也就是几个时辰之内。所以要赶来做准备,群玉峰顶地方不大,一眼就看家了巨石后面的太阳伞。过来看一眼,乔欢儿脸上笑的叫一个灿烂,本打算叫醒路信的。仔细一琢磨,路爷还缺这么一觉的睡么?

  没准啊,这就是在考验自己,让自己独立应付天劫,不心时候他在出手护法♀样一来,渡劫成巩后,自己打下的基础才牢固。

  这女人现在就是路信的脑残粉,不管他做出什么无法理解的事情,乔欢儿都能脑补出一个高大上的理由来。根本就没想过,这家伙就不是一个修真者。更不会知道,这货饿了就会要吃,困了就会睡觉。而不是乔欢儿想的那样,装睡觉考验她。

  路信睡的很死,呼呼呼的不知道山顶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乔欢儿刚刚做好准备,盘坐下来调整气息,要以最好的状态应付天劫的时候,原本是阳光灿烂的午后,突然间黑云压顶,狂风大作♀风可不小,路信睡的很死,根本就没感觉到任何危机。

  乔欢儿倒是看的很清楚,路信睡觉的躺椅,一直在前后椅,好几次被狂风卷起,摇摆不停的好像要掉下身边的悬崖,却又总是在最后时刻回归原位≈一次都被风吹到悬崖边上悬空了,路信还是呼呼大睡的不醒。躺椅就像有一只无形手在控制,又回到原位上。

  呼啦一下,太阳伞没能撑的住,被大风吹的飞起。“嘻嘻!”乔欢儿扑哧一笑。越发的认定他在装睡了,怎么都想不到,路信是真的在睡觉。要不太阳杉被卷走了,路信为何不管呢?不就是在装睡么?只不过装的太假了。明明很关心,却有装睡觉。

  其实呢,问题出在这张网上了,这种丝网弹性韧性极佳,不怕刀砍,不怕拉伸,就怕火烧。路信用在张网兜咨椅,风起的时候就像孝在液上睡觉。椅只会让他睡的舒服。

  路信做了个美梦,孙绾绾和孟青青都在他梦里出现了,眼看就要开车的时候,突然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一声炸雷,路信醒了■眼一看,天黑了啊?我去,要下雨了。

  “咦,我怎么在这?”脑子里还鱼迷糊,看见身边的巨石,一拍脑门:“渡劫!”

  赶紧收了网子和躺椅,四下张望,发现了背对着自己,面朝东方盘坐在一块巨石之上的乔欢儿。被风吹了一会,路信早就清醒了,看看这天色赶紧从戒指里往外倒家伙。

  “哎呀,差点忘记了大事。”迸一堆戒指里倒出来的傀儡,路信闻山顶转悠了一圈,以乔欢儿为半径画圆,隔五十米就插一个渡劫辅助傀儡。一共插了四个,就地方插了。路信颇为遗憾,看着手里还有好六个傀儡,准备的鱼多了。早知道事先勘测地形了。

  地方就那么大,路信一看天色,这是要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节奏,赶紧在乔欢儿身后找个地方,两块巨石中间的空地上,掏出丝网准备弄个避雨的地方时,龟灵传讯:“别弄了,太丢人了!”路信一点多不要面子:“丢人也比淋雨强啊!”

  龟灵又来了一句:“你不觉得,陪着她一起淋雨,是一个不错的撩姐套路?”

  :。: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顶级娱乐客服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天天娱乐app 齐发娱乐游戏
亚博怎么注册 龙8手机app下载地址 尊宝娱乐平台 App
一元中购 平台娱乐app 二十一点杀阵 大奖娱乐城网站
白金会娱乐网站 炸金花网络游戏平台 扑克王app官网 优乐国际游戏下载
世界足球几星 齐发娱乐老虎机 大集汇娱乐网址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娱乐平台 亚彩会登录 天游娱乐代理 如意娱乐 万博娱乐城
诺亚娱乐平台 亿宝网 VO娱乐 天游娱乐 拉菲开户
天下彩新网站 天下彩新网站 鸿运彩票注册 亿宝在线注册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天天好彩 吉利彩票注册网址 多彩彩票官方网站 新世纪彩票 极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