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理啊!”路信自言自语,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又被龟灵骗了。人家乔欢儿根本就不会在一开始就淋雨,进入渡劫状态的乔欢儿,盘坐如雕像,暴雨降临的时候,打在她身上时,乔欢儿的身上有一层无形的盾,所有雨点都被弹开了,就像一层薄雾笼罩着她。

  反观上当受骗的路信,却只能在暴风雨中瑟瑟发抖。看清楚乔欢儿根本没有受到雨点的影响时,路信意念之中暴走了:“乌龟人,你给我粗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龟灵当然不会出现找死,这时候果断装怂!

  好在路信很快想到了办法,摸出那块巨大的白熊皮顶在头上,戒指里摸出形字,小白在身后遮挡风雨,两侧是巨大的石头遮挡,这样一来情况好多了,只要风不是来自正面,路信就不会有事。要是能点一堆火,那就更好了。点火是不用想了,路信披着熊皮,取出干衣服来换了,缩在熊皮里头,蹲在地上看着乔欢儿的背影。

  忙活完了,天色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风雨依旧肆虐不说,天空中乌云遮蔽,山顶一片漆黑,明明是白昼,却有伸手不见五指之感。只是路信现在的视力很强,勉强能看清楚山顶的一切和对面的乔欢儿穿着白裙的背影。

  这时候背对路信盘坐的乔欢儿忽然转身,看见路信蹲在地上像条狗的样子,忍不姿哧一笑,一脸的庄重全没了。其实路信忙着四处插渡劫傀儡的时候,乔欢儿就知道他醒了。只是当时的乔欢儿,体内真气感应到天劫的即将来临,一时间真气激荡,如果不能及时的导入丹田之间,搞不好就走火入魔了⌒过一次筑基渡劫经验的乔欢儿,想到路信在身边做后盾,安心的调理真气导入丹田,同时一个修真者的感应能力,也不影响她看着路信“笨拙”的四处插傀儡,忙的一头是汗的样子。

  乔欢儿虽然奇怪路信的举动,明明可以用散花手的方式,将傀儡插入需要的位置,为何要这么笨一个一个去布置呢?乔欢儿认为路信一定是有自己的用意。

  等到真气平复,金丹凝聚,天劫被引动即将降临的瞬间,乔欢儿果断的转身看一眼路信,心里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看见他,心里就对渡劫充满了自信。

  没想到路信根本就不用修真者的办法应付风雨,而是用了犯人的手段,蹲在两块大石头之间,顶着一块白熊皮,身后还有白虎遮挡风雨,蹲在地上双手伏地,看着就很滑稽。

  乔欢儿想当然的认为,路信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让自己,然后用一个放松的心态应对天劫。而不是他没有能力做到用真气护盾就能挡诅雨的侵袭,毕竟一个练气期就能做到的事情,路信没到底做不到。

  看见乔欢儿回头,路信冲她一笑,招招手。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算太远,也就是二十米的样子。一个简单的招手,却给乔欢儿注入了无限的信心。

  就在此刻,天空中一道火舌落下,狠狠的劈在两人中间,接着雷声在耳。路信身子一缩,给吓了一跳。乔欢儿还是认为他在搞笑,让自己放松呢≮是,心里真的很放松,这种程度的闪电,还不足以让她站起来,继续盘坐不动,甚至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杏,你最好镇定一点,不然被她看穿你是个假货。”龟灵再次意念传讯,路信闭上眼睛,脑猴钢龟灵一脸冷笑,不屑的样子。忍不租念回答:“知道了,你真啰嗦。”

  接下来十几分钟,闪电不断落下,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次一次的被点亮。乔欢儿始终面带微笑,盘坐不动,路信也镇定多了。突然,乔欢儿抬眼一看天空,屁股上装了弹簧似得站了起来,表情凝重。

  路信也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同样也很吃惊,因为天空出现一个闪电组成的龙的形状,时间很短暂,但是龙的样子太明显了,一眼就能看的出来。接着又是一片闪电,组成又一条闪电龙♀一次路信看的很清楚,之前那条在西方,现在这条道北面。

  轰隆隆,雷声震耳,却没有闪电落在山顶。闪电照亮天幕,路信这一次看的很清楚,乔欢儿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严峻≈是接连两次,空帜闪电组成了龙的形状,依旧没有闪电落在山顶,路信总算看出一点端倪来了。

  “乌龟人,为何天空帜闪电组成的龙没有爪子?”路信不是瞎说的,他看见的闪电龙真的没爪子,只有一个身子和一个脑袋。

  龟灵的回答很干脆:“一个金丹期,要什么龙爪子?”

  话音刚落,路信看见乔欢儿双手向上一举,一个法宝被抛出去,这东西是啥来着?仔细一看是一个锦鲤形状的法宝,抛出之后,放着金光,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不断的重复,最终在五六米高的空中,出现一个倒扣的巨型碗,组成这个碗的就是那些锦鲤。

  乔欢儿把握的时机很好,几乎是这个碗成型的瞬间,一片闪电如林而落。

  这片闪电太猛了,好在不是奔着路信来的,只是完全笼罩了乔欢儿。闪电落下的瞬间,巨大的碗光芒大作,在空中瞬间被闪电劈开,无数的锦鲤消失了。啪嗒一声,最后一个锦鲤形状的法宝本体还在,落在路信的面前,自己一看像个布娃娃,被闪电劈的冒烟了。

  随之而来的一道惊雷声,如同在耳边炸响,就算早有准备,这一声雷也太过惊人了,路信为止脸色骤变,忍不字咕一声:“这么厉害啊?”再看看那个被劈的冒烟的锦鲤,心里很是不安,觉得距离还是太近了,万一被劈到就惨了。

  “放心吧,你又不渡劫,不会被劈到的。”龟灵很及时的安慰一句,路信曳:“我主要这个闪电太快了,就算有大龟甲术,也怕来不及啊。”

  龟灵很明显的停顿一下,突然用充满诱惑的声音开口:“你想的很周到,可以考虑提前念口诀嘛,闲着也是闲着,玩个游戏也无伤大雅。”

  “呸!”路信识破了龟灵的伎俩,很不客气的果断拒绝♀家伙,一直在勾引路信施展大龟甲术,尽管不知道原因为何,路信骨子里还是很抗拒。

  “我就是随便说说,你着什么急?”龟灵赶紧来这么一句,路信鱼气急败坏了,两人之间现在看着关系还不错,但是路信随着二级龟甲术的次数提升,已经具备隔绝意念的能力,如非必要,龟灵可不敢得罪他,免得这货本能的抗拒意念渠道的存在。

  就在此刻,天空再现一只闪电巨龙,就在路信的对面天空上,这一次的龙形闪电太大了,遮蔽了视线内的半个天空。路信干脆利落的双手捂着耳朵:“好怕!”

  乔欢儿正好一个眼神看过来,见状忍不字是微微一笑,挥手之间又一个法宝升空,这一次不是什么锦鲤啊,而是一个长着尖嘴的鸟,瞬间变大后,张开翅膀,遮蔽了头顶的天空。对于乔欢儿来说,这一条巨龙意味着,更加猛烈的天劫来临了,她必须动用更高级的法宝才能应对。而且这还仅仅是一个天劫初级状态,更厉害的还在后面。

  如果没有路信,乔欢儿应对天劫的信心并不足,有路信在一边,并且没有摆姿势装逼,而是在不断的做一些滑稽的表情,“冲淡”渡劫的严肃气氛,让她变得很轻松很自信。

  巨大的飞鸟尖嘴朝上,发出一声尖锐凄厉的长啸声♀本该是这个法宝的最后一声长啸,但是让乔欢儿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龙一闪而没入黑夜的天空之际,一道闪电落下。却没有劈在巨鸟的身上,而是落在了五十米开外。

  这怎么一回事?本打算牺牲巨鸟应对这一次天劫的,为何巨鸟法宝没事?

  难道是老天爷瞎眼了么?顺着闪电的方向看了一眼,乔欢儿心中陡然一惊。原来不知何时,四周多了四个高大的人影,每一个都是头戴避雷针一样的帽子。

  这一道霹雳落下,正好劈在东边的一个人影身上,瞬间能看见这个“人”被闪电环绕。轰的一声,这个“人”爆炸了,乔欢儿看的仔细,飞溅出来的不是血肉,而是无数的碎片。一块碎片落在了乔欢儿的面前,低头一看是一只手。再仔细一看,不是人的手,而是一个傀儡的手。顿时乔欢儿心中一喜,看了一眼路信,这货还捂着耳朵呢,身子侧着装害怕。

  风雨帜乔欢儿心中一暖,忍不住灿然一笑。是他出手了,这样渡劫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想不到的轻松,就顶住了这一道天劫。接下来的天劫,她更加的有信心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亚博app下载 皇浦国际中文版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龙8官网app下载安装
亚虎娱乐手机登录 万博体育网 太阳娱乐官网 大桨娱乐城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足球星排名 爱拼国际娱乐 a8娱乐官网
利记官网 娱乐平台app 月博国际app下载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黄金彩官网登录 博猫游戏软件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博猫游戏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腾讯分分彩登录 满堂彩官网 诺亚娱乐 欧亿娱乐直属 天游娱乐下载
天下彩与你同行 吉利彩 恒彩网 正点游戏 天游娱乐玩法
久赢在线 拉菲平台 登录博猫游戏 诺亚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