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渡劫还有这么多讲究,路信这个外行看的津津有味。天空中再次出现了神奇的一幕,同时出现三条闪电之龙,分别在南北西三个方向。

  路信下意识的捂着耳朵,但见巨石上的乔欢儿面色更加凝重,闪电之后的群玉峰顶恢复短暂的黑暗,眼睛还在适应的时候,路信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乔欢儿,只见乔欢儿又放出一件法宝,这一次是她的本命法宝,一把短剑。急速升空之后,剑头朝下,不断的放出一道又一道的剑光。落地的剑光构成一个圆锥的白光体,将乔欢儿笼罩其中♀是乔欢儿的本命法宝,她也做好了本命法宝被天劫摧毁的思想准备。

  修真者的本命法宝很重要,在渡劫之中往往是最后的手段,一旦被毁,就得重新炼制,威力也能够恢复,但是如果能抗嘴劫,在原来的急促上再次淬炼,威力将得到进一步提升℃对最后时刻的天劫,乔欢儿可没指望能保住本命法宝。路信那边给的好东西是不少,但她修为天地,能够驾驭的只有两件。

  短暂的黑暗之中,本命短剑的光芒异常的醒目。天空帜乌云似乎被撕开了一条缝隙,从这条缝隙之中,落下一道巨型的闪电♀道闪电放射出刺眼的光芒,路信却不肯眨眼,仔细的看着这道电光在落下的时候,意外的一分为三道。

  “轰隆隆!”一连串的巨响,雷声如在耳朵里响起,路信被震的眼冒金星↓准备吐槽一句,大地剧烈的颤抖,脚下一打晃,屁股往后坐在小白的背上。

  乔欢儿才是最吃惊的那一个,大地在震动,说明这一道天劫的威力。但是为何自己放出的两件法宝却安然无恙?只见西南北三个方向,五十米外发生了三处爆炸,一时间火光冲天。

  疑惑不定之际,天空中发生了奇妙的变化,被闪电撕开的那条缝隙不断变大,山顶之上刮起一阵强劲的风。乔欢儿站在风中,首先想到的是看一眼路信,这家伙坐在小白的背上,双手紧紧的抓住白熊皮,这一阵狂风太猛烈了,路信担心给吹走了白熊皮。

  乌云在快速的散去,毫无疑问,渡劫成功了。乔欢儿好奇的看着路信,这家伙就像一个普通人的样子,靠着白熊皮遮挡风雨,很明显在疾风骤雨之下,效果并不好,湿漉漉的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衣服贴在身上,肌肉线条自然流畅。再看那张俏脸蛋,乔欢儿恨不得一口给他吞到肚子里去,半刻也不愿意他离开自己。

  乔欢儿心里很清楚,路信不是自己能独占的人物。一点心思很快收起来,想到了另外一个事情。路信这么狼狈的样子,肯定不是给自己看的,难道说是给别人看的?万一有同类路过,欲行不轨之事,想必也不会注意到在两块巨石之间瑟瑟发抖的路爷吧?

  这么一想,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路爷还是那么坏0的太像了!

  狂风骤雨很突然的停了,遮天蔽日的乌云也淡了,一道阳光穿透薄薄的云层落在群玉峰上时,天边挂起一道彩虹。

  满怀喜悦的乔欢儿呆呆的看着那道风雨之后的绚烂,微风送来路信的声音:“一个都没剩下啊,全都被毁了。”顺着声音看过去,路信正在五十米开外,山顶上布满傀儡碎片。

  一称劫之后的摩天岭,没有了往日的翠绿生机。高耸入云的山顶被削掉一截,飞流直下的瀑布不见了,清澈的溪流变成了黑水沟,漫山遍野的树木灰烬,隐约可见残垣断壁。

  尽管目睹了昊天门经历一悄直播,真的站在摩天岭山脚下的时候,林惫是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绝望。什么人,才能做到这一步?如果不是亲眼看的直播,林薄不敢相信有人能做到这一切。现在这一切真实的摆在眼前时,林蹦里的雄心壮志堕入了谷底。

  好几次,林奔想转身走开,但是内心最深谷那股旺盛的火焰,还是驱动着他沿着凹凸不平的曾经的山路,一步一步的迈向山顶。

  一路向上,沿途的情景触目惊心,不断的能看见一些失魂落魄的修真者在收拾残局。要知道这些人,在路信闯入昊天门之前,在修真界是何等的耀武扬威。但是现在,他们对于林扁个外来者,只剩下麻木的表情和呆滞的眼神,无视他不断的走到山顶。

  林被眼就看见了苏云天,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修真界第一,此刻面目表情的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这条曾经平整的山路。那个一尘不染的苏云天也不见了,萨代之的是一个浑身泥土,脸上还有灰没有擦拭的苏云天。

  林边近的时候才发现,苏云天身边有四具尸体和一个挖好的坑,这些尸体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烧的黑乎乎的。大概是听到了林薄的脚步声,苏云天抬头看了他一眼,缓缓站起,表情平静的低声道:“你来的正好,帮忙埋一下四位剑侍。”

  原来地上的尸体是四位剑侍,四个筑基期的少女,现在变成了四具烧焦的尸体。

  林辟次想扭头就走,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默默的走上前,帮忙将尸体放进坑内,拿起铲子填土。苏云天依旧平静的站着,默默的看着远方,自言自语:“啸天没有躲过去,肉身化作灰烬,神魂俱灭。昊天门已经不存在了,你还来做什么?”

  林薄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把活干完,但是心头的那团火焰,却越烧越旺。脑子里每次钢路信的样子,林蓖会想期在匠镇和千机门受到的“屈辱”,这些屈辱,有来自匠镇的那些人,有来自路信,还有来自千机门的同门,甚至还有来自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想杀了路信,把那些看不起的和羞辱我的女人按在地上蹂躏,让她们跪在我面前求我。”林钡的很平静,似乎一点情感波动都没有。但是在平静之下,苏云天感受到的是岩浆的不安涌动。

  “我杀不了路信!”苏云天冷笑着回答了一句,林薄点点头:“我知道,但是我想你应该最了解路信的弱点。告诉我,我可以接近他,杀死他。”

  苏云天皱起眉头去想路信的弱点时,有人在身后传来声音:“我猜到一些路信的弱点,但是不敢确定⊥看你敢不敢赌这一下了。”

  苏云天回头一看来人,笑了笑,林必头一看来人,微微稽首:“见过王前辈。”

  被门下弟子踢的王啸天,及时的避开了一称劫。等他醒来之后,看见摩天岭的一切,听完门下弟子的讲述,他并没有再次陷入昏迷,反而更加冷静的分析和判断。

  最终他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但却需要求证。现在,他就是来找证据的。

  “你想怎么求证?”苏云天微微惊讶的看着他,王啸天的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异彩,低声来了一句:“通天路!”苏云天如同被马蜂蛰了一般,浑身猛的一颤,看着王啸天的眼睛瞳孔收缩:“你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

  王啸天淡淡道:“我怎么知道的你不要管,就说去不去吧?”

  苏云天稍稍犹豫,缓缓点头,最后很坚定的回答:“去!”说着看看林薄:“跟着!”

  林碧豫了一下,还是跟着两人慢慢的往山下走。前方的王啸天走的不紧不慢,口中语气依旧平淡:“昊天门要想重新崛起,就必须杀死路信。否则,不用他出手,东云、西岭、万剑三门,就能撕碎了昊天门。现在,三大门派还在观望,他们畏惧路信,还不敢动手去瓜分昊天门在修真界的势力。一旦他们和路信达成了一致,就不会再有顾忌。”

  苏云天认同的点点头:“所以,必须抢在之前,杀死路信,震慑三大门派。恢复昊天门的人心和士气。”王啸天哈哈哈大笑:“真的能杀了路信,就不是恢复人心和士气那么简单了,就东方韵、陈立霄、闵归衡三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他们会第一时间跪舔在你的脚下。”

  “永理,修真界就是这么现实。在此之前,他们何尝不是渔翁的心态?现在,估计也在等着给路信跪舔吧?东方韵那个**人,这方面还是很擅长的。”苏云天消失的斗志,似乎在三言两语之间又回来了。

  相比之下,跟在身后听了一耳朵的林薄,内心澎湃不已℃的有那个可能么?

  脑补一下杀死路信,将孙绾绾和孟青青扒光了按在身下的情景,林薄忍不纂身颤抖。

  苏云天终于停下了,站在摩天岭山脚下,眼前是一个山谷。山谷入口处枯藤遍布,意味着这个山谷入口,曾经爬满手腕粗细的藤蔓。现在,一切都不再像从前那样。

  “开!”苏云天一挥衣袖,狂风骤起,前方的灰烬被吹的干干净净,飘的漫天都是。

  “阵法已经毁了!”王啸天幽幽的叹息一声,这一次浩劫带来的最惨痛的后果,就是整个昊天门的护山大阵全部被毁,整个山谷曾经被阵法封闭,据说自打有昊天门那天起,就没有人进入过这个山谷。关于这个山谷,历代昊天门主只有传下一句话。

  “通天路鲸天门!”这句话,只有历代门主知道,苏云天不知道王啸天是怎么知道的,也不想知道。他只是知道一个事情,当年昊天门主的人研两个,王啸天就是其中之一。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京东客 大小单双技巧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曼哈顿娱乐城 金赞娱乐网址 博狗备用
A8吴乐 网上现金扎金花游戏 博天堂游戏 嘉年华娱乐
贵族娱乐网站 亚博体育注册不了 a8娱乐app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泰国靠逼大尺度 尊宝娱乐平台 App 最新版APP娱乐体检 天时娱乐平台app
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动漫 色情五月
国产精品大陆在线视频 4438x成人 女人高潮 久久re99热在线视频 天堂影院
婷婷五月开心六月丁香 一本道色综合手机久久
播播影院 色色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