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啸天精通阵法之道,一眼就能看出这里的阵法被毁。不由想起凌天一击来。昊天门压箱底的看家阵法,却给昊天门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这上哪说理去啊?仔细一琢磨,摩天岭方圆五里之内的阵法,无一幸免,可见路信之强大。

  但是这种强大很不正常,因为一个修真者是不可能凭借自身能力做到这一切。唯一的解释,就是仙人。但是仙界和下界之间,存在着禁区,不是想下来就下来了。一旦有仙人下界犯禁,天上仙人必然会追杀而至。目前查到的消息,路信很小的时候就在下界了,这都十几年了,说明不是仙人。既然不是仙人,那么答案呼之欲出了。路信掌握一种特殊的技能,这种技能非常强大≯合目前的所有信息显示,跟那个金色龟甲有关系。

  “如果我能证明自己的推断,除掉路信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王啸天看着山谷,语气阴冷。那一日,本命法宝被弹指击碎后,王啸天受到的打击不小,跌入谷底后反而看清楚了很多事情。所以才有今日的推断和举动。

  山谷不大,甚至可以说很窄,宽度不过能走三个人并行的样子。如果远远的过来,根本就不会察觉山谷的存在,走近了看会有一种感觉,这不是一个山谷,而是摩天岭被人一刀劈出来的一个沟壑。三人一路向里面走,沿途没有任何麻烦。

  林抱头看天才发现,青天白日之下,能够看到的天只有一条细细的缝。

  走在前面的苏云天突然停下脚步,抬手示意大家止步。这一路走来,沿途是灰烬,苏云天没有再清除灰烬的意思,三人各自开启真气护盾,烟尘接近身体时,一概被弹开。

  王啸天和林薄上前来一看,前方突然开阔,十米见方的正方形的空地。四周是一片绝壁¨头是一个“井”字天。“奇怪,这地方以前根本没有芋。”苏云天自言自语,现在可以确定,这里也是摩天岭的一部分。

  王啸天很突然的发出声音:“站住别动,这里另有玄机。”说着上前一步,面带凝重,深处一根中指,轻轻的往下顶出去,似乎眼前有一道无形的墙存在。

  “怎么,你发现了什么?”苏云天很好奇,王啸天抬头看了一眼,苦笑道:“门主,没猜错的话,这里用是上面那个瀑布下的深潭。”

  “你开什么玩笑,那么多水落下来,这山谷里一滴水都没有溢出来。”苏云天有种智商被人看低的不爽,王啸天却笑道:“这里本该有个固水阵法,如同一道无形的墙,将水兜住的同时,也护住了这里隐藏的东西∨主师兄仔细看看,这片空地内,几乎没有任何灰烬。”

  苏云天定睛一看,忍不住的咦了一声:“是啊,这里头还真的蜕净的。你的意思,没有摩天岭的灾难,我们就算走山谷口进来,也看不到这里面的玄机?”

  王啸天笑道:“根据历代门主传下来的方法,进来是肯定没问题的。但是这堆无形的墙很有讲究,它的存在只是阻隔了水,对人却没有任何用。还有一点,想进来,得会水。修为低了,这几百米深的水,进去也要被水压)挤出来。”

  “昊天门的前辈们,想象力和执行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林薄忍不注出了赞叹声,心里有一个强烈的念头,不愧是天下第一的门派,只有这里才能找到杀死路信的力量。

  苏云天却曳:“不,这不是下界能有的力量,而是仙界的力量。”

  王啸天闭上眼睛,脑补了一番如果没有经历这一称劫,如果这里的水还在,走到这里的时候,看见这里面满满的水被透明的墙馈的一幕,那是何等的壮观啊。摩天岭山峰给削掉了一段之后,山巅的水源断绝,水被蒸发干净,才会露出这里的一切。由此可见,凌天一击的威廉大,很可能不是什么天劫,而是仙人留下的一个阵法。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想,王啸天迈步往前走了一步,虽然没感觉到任何阻碍,但是在一瞬间,能感觉到剪接触到了一种奇特的气息。苏云天和林辈跟着走进来,四周看看没有任何异常的发现。“大家分头找吧,地方也不大。”苏云天留下一句话,朝正面走去。

  三人各自散开,走向三面的峭壁,希望能有所发现。

  光线暗淡的谷底,林宾大了眼睛,仔细的观察面前的这面峭壁时,突然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图案。“二位前辈,这里!”林豹呼一声,引来苏云天和王啸天。

  “好像是一枚勇!上面还有字!”林薄伸手去扣了几下,长期浸泡水中的绝壁上,被烤干的附着物簌簌掉落⊥在林毙细去看这些字的时候,天空陡然一暗¨头一看,一片乌云遮住了“井”字天,好像要下雨了。

  “是云篆!”王啸天发出惊呼声,凑近了仔细看清楚之后,一个一个字的念:“通天之门”。

  “让我来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苏云天上前来,两人后退之时,苏云天掏出一枚拳头大小的勇,表情严肃,手微微的颤抖着,将勇与墙上的痕迹盖上去。墙上的字是往里凹的,勇上的字是往外凸的。只有苏云天这个门主,才会掌握这枚勇,才会知道有一枚勇上刻着“通天之路”四个字。此刻,勇和墙上的痕迹重合之后,严丝合缝。

  一道金光乍现,苏云天下意识的收回手,勇也给取了回来,仔细看看毫无损伤。但是壁面上四方形的刻痕在发出金光,就是一个勇,上面的字也在发出金光,通天之路四个字更加的清洗。轰隆隆,一道闪电之后,惊雷炸响,哗哗哗的雨滴声四起。

  三人的注意力都在壁面上,丝毫没有注意到,漫天的大雨之中,他们可以看见天,却看不见任何雨点落下来。壁面上的勇越来越亮,整个勇就像一个抽屉,一点一点的挤出来。

  苏云天仔细的盯着看,金光消失之后,一个成年人拳头大小的四方抽屉出现在眼前,而且看起来还只是抽出了一部分。苏云天伸手继续往外拉,这个抽屉拉到底是时候,终于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前面是一枚正方形的玉简,长度也就是正常的竹简的长度,宽度跟勇无限接近,抽屉的里面,这是一根香,不知道在这里存放了多久,但是看上去跟新的一样,嗅一下依旧有淡淡的却令人记忆深刻的幽香。

  苏云天不假思索的取出玉简,然后将抽屉往回推。看着手里这枚玉简,这种玉看着很普通的白玉,但是入手之后就知道不是凡品,温润的手感,浓郁的灵气四溢。

  不等三人仔细观察一番,玉简突然放出光芒来,对面的壁面上,因为光芒的投射,出现了一副光影画面,众人定睛一看是一副字。

  王啸天忍不最出声来:“神族者,以母神后裔自居者也。其首领自称能沟通母神,并善一神术。此术一出,不论仙、人,莫敢不从。施术之际,空中金光大作,有龟甲,太极图案出现,并附骰子九枚。时人无有知其奥妙者,他日如有神族一统大陆之事,可焚香沟通仙界求援。”通俗的来说,这些字面的意思,可以这么理解。有一个自称母神后裔的族群叫神族,他们的首领自称能沟通母神,并学习掌握了一门神术。然后这个神术,就是大家看见的大龟甲术了。只是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谁也解释不清楚。如果有一天,下界被神族统治了,可以点燃这根香,沟通仙界求助。

  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三人互相看看,一脸的惊喜和惊讶—喜的是可以求助仙界,还怕个鸟蛋的路信—讶的是,从来也没见过人打出神族的旗号啊。还有就是,这个神术叫什么鬼,三人也都不清楚,底细就更不要提了。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路信不是修真者,是神族的人,而且还是首领。只是现在这个神族的旗号,大家都没听过啊。甚至在记忆之中,也都没有神族的相关记忆。

  昊天门三千多年的历史,也没任何神族的相关记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枚玉简上的内容也就是这些了,想得到更多的信息,也不可能了。既然路信不是修真者,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他的神术威力如何,他肯定是有弱点的。那么,弱点何在呢?这个奇怪的神术,又是什么东西呢?

  玉简暗淡了下来,苏云天沉默不语,王啸天呆呆的看着已经恢复超的壁面。两人这么安静,林薄的压力就大了,察觉太大了,气倡强大了,他一个泻米,一开始还好一点,这俩凝神静气的样子,瞬间就进入了自动防御状态,气衬溢,林比当时就软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a8娱乐网址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88娱乐主页 永利皇宫登入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澳门开奖网 天时娱乐下载
龙8娱乐老虎机APP 优乐国际手机版下载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股民微信资源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世界杯足球星级排名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 盈丰国际网站
ag官方下载地址 澳门赌场在线 豪博娱乐app 88娱乐
拉菲彩票登陆平台 8828彩票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银豹娱乐登陆 正点游戏
圣亚娱乐会员 线上彩票娱乐 合盛娱乐 彩678彩票 678开奖网
金亚洲娱乐 东森娱乐平台 丰尚娱乐 麒麟网 必发彩票注册
趣彩网 圣亚娱乐注册 汇丰在线 全旺娱乐平台 华人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