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和斗志坠入谷底的苏云天,在此之前并没有迸太大的希望,但是真的看见那一根香的时候,苏云天有种原地满血复活的感觉♀就是有没幼牌的区别。

  没想到昊天门的前辈们,给后来者留下了这么一张王牌。苏云天也好,王啸天也罢,一时间心情激荡,真气澎湃四溢,林被个练气期的小蚂蚁,瞬间如同被冰山压顶,巨大的压力和彻骨的寒意交织在一起,一屁股坐在地上是自然的事情。

  “啊,忘记你还在这里!”苏云天听到动静,瞬间收起了气势。王啸天则面带微笑的看看林薄,这杏用好了,也是一张不错的牌吧。想着不免暗暗庆幸,天不绝昊天门啊!

  “真奇怪,明明在下雨,这里却感受不到任何雨点。”苏云天冷静下来,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个奇妙的现象【在这个边长十米的空地上,头顶的天也大致是一样,为何没有雨滴落下呢?只能说明,这里自有一番玄机,雨水不能落下。

  “这是好事啊,此地玄机,没有毁于路信之手。”王啸天一句话点燃的是熊熊的希望之火,这里的布置能幸存下来,说明路信所谓的神术,也不是没有破绽的。

  林本了起来,苏云天笑而不语,王啸天则上前一步,笑眯媚问一句:“林薄,门主尚未有内弟子,我看你资质不错,有兴趣做门主的内弟子么?”

  林比是狠狠一愣,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决定走昊天门一趟的时候,心里的想法是痩死骆驼比马大,要打败弄死路信,还得从昊天门入手。根本没想过成为什么内弟子。

  心里没准备,他自然是很诧异,等他回过神来,顿时有一种被天上掉下馅饼砸帜感觉』敢信的指着自己:“我?内弟子?门主前辈?”

  这番惊喜的表现,苏云天见了很是满意。他不是没弟子,但是要找一个继承衣钵的弟子,还真的没有找到过。林扁个家伙呢,初看资质不过中上,但是有一点是苏云天最欣赏的,就是他有一种坚持的气质。一般的修真者,看见路信在昊天门那种几乎无的状态,早就吓的忘记了一切,哪还会有什么反抗的心理呢?但是林薄不是,他还惦记着弄死路信。

  这种坚持力,比起什么灵根发育度这种先天的资质来说,显得更为重要』是每个人,都能在绝望之中还能敝斗志的。如果你灵根开发度高,只能说你先天素质好。没有坚持的意志力,经不起挫折,再好的资质也是白搭。

  修炼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期间要经历的挫折太多了。其中不乏一些令人绝望的失败`少资质很好的弟子,在受到挫败后一蹶不振?在漫长的修炼岁月中,苏云天见的太多了。

  “前辈,这个,我没有准备啊!”林薄表情傻傻的,苏云天见了不免满意的一笑:“如果你现在跪下来磕三个响头,叫我一声师父,我不介意你没准备!”

  林饼到这话,再傻都知道是啥意思了,噗通一下跪了,结结实实的磕头,额头在地上咚咚咚的三声响,抬头是额头上红佑很明显:“师父,弟子愿意!”

  群玉峰上,路信一身泥水的样子,乔欢儿看着忍不酌笑,上前来微微欠身万福:“爷,您这是闹的哪样?奴家不过是个丫鬟一般的人物,犯不着您这么费心思。”

  乔欢儿心里有一个美丽的误会,被路信这一套撩姐手法,弄的是心神荡漾。

  路信哪有想那么多,回头一看乔欢儿,仔细打量一番笑道:“不错,整个人气质都变了。”从筑基到金丹,这个过程可能是五十年,也可能是一百年,甚至更久♀其中有资质、气运等等综合因素决定。乔欢儿的真实年龄不满三十,却已经正式迈入了金丹期。

  这个进步速度,可以说非常的快了。别人不知道其帜原因,乔欢儿却很清楚,如果不是路信提供的心法,还有灵元渡这么变态的修炼辅助工具,她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步。即便是凭借个人的能力做到了这一步,天劫是那么好应对的么?修炼是逆天而行,这是因,天劫则是果。如果不能渡劫成,运气好的修为退步,运气不好的灰飞烟灭。

  现在渡劫的过程已经不能用轻松来形容了,可以说是躺着过。

  “那个欢儿啊,其实我挺后悔的,渡劫太轻松,对于你来说不是好事。”路信冒出这么一句话的原因,自然是被龟灵喷了一顿。渡劫是果,对于修真者来说,用自身的能力对天劫,对于巩固修炼成果是很有帮助的。

  话是这么说,也是一句实话,但是乔欢儿的理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多谢爷的关心,奴家心里都记得呢。日后修炼,必定会心翼翼,谨慎前行,戒骄戒躁,厚积雹。”乔欢儿也不是瞎说的,渡劫对于每一个修真者来说,都是最难的事情。现在轻松度过了,在未来的日子里,多花几十年来打劳基床是值得的。

  “你知道就好,走吧,我们回天灵谷,这一次正式打出神族的旗号前,还需要你稳嘴灵门上下。”路信懒散惯了,本不想做什么都那么急迫。可惜,这时候龟灵意念传讯,再三催促,心里虽然不爽,但也没跟龟灵计较。

  乔欢儿却没有着急,上前笑道:“爷,不妨先回别院,沐浴更衣,休息一日再说。”

  路信昊天门之行后,乔欢儿的心态转变的较为彻底,现在就拿自己当通房丫鬟看待。将来有没有大妇,那是以后的事情』能摆正自己的位子,现在得到的都可能会失去。

  “言之有理!”身上只带了一套换洗衣服,路信认可了这个建议。无视龟灵在意念帜鬼叫,直接隔断意念沟通,招呼一声小白,翻身上了虎背,拍拍身前的位子。

  乔欢儿岂有不知他的意思的道理?一脸甜蜜的笑容上来,靠着路信的怀抱,回头笑道:“多谢爷的抬举!”说话间,小白振翅起飞,路信裹着白熊皮,将两人罩在其中时,乔欢儿转过身子,面带潮红的贴上来,勾妆部送上红唇。

  藏魂珠的欣界内,龟灵气急败坏,冲着叙怒吼:“他又隔绝了意念,这个混蛋,越来越不好玩了。”叙壮胆来了一句:“是不好骗了吧?”

  “你敢质疑我?”龟灵大怒,抬手就是一顿猛抽,叙被抽的哇哇大叫,却不敢躲闪。

  回到别院的路信沐浴更衣,乔欢儿自然是全程陪伴,再次发出了强烈的不可描述的信号。路信倒是很想成其好事,想到孙绾绾和孟青青的时候,艰难的找了个借口,表示乔欢儿渡劫虽然成功,但是太过轻松,现在要紧的事情是稳固修为,而不是追求一时的欢愉。

  这个道理完全没有问题,乔欢儿心里也知道,金丹初成便行男女之欢,爽是爽了,但是对修为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一点,当初在齐远山身上,乔欢儿深有体会。

  沐援后,两人回到天灵门,乔欢儿坐镇门派内,路信则去了天灵山谷。

  再次面对五大长老,就算没有路信在身边,乔欢儿见到五位的时候,底气也是很足了。金丹初成,带来的效果很明显。在场的五位长老,郑瑶的震动最大。当年她进阶金丹期,花了八十年才做到。现在乔欢儿不足三十年就做到了,抛开资质不谈,气运真是逆天了。

  如此快速的进阶,就算现在修为不如这五位,将来追上他们并且超越,也不会太久⌒这么一个事情垫底,乔欢儿现在门主的位子,才算基本的坐稳了。天灵门上下,有记载的修真者,没有一个能做到三十岁之前进入金丹期的,这一点就能服众。

  “各位,今天请大家来是要说一个事情。”乔欢儿决定独自面对,路信也没有劝阻∧事情,就得自己去面对,总靠着路信真不是个事情。

  “门主,有何吩咐?”郑瑶原来是最不服气的,现在转变的最快。路信的昊天门之行,吓到的人太多了。五个元婴期的修真者,在路信面前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对比。现在一看乔欢儿居然也金丹期了,傻子都知道,这是得了路信的好处。

  直接抱路爷的金大腿抱不到,只好转而鼻欢儿的大腿。郑瑶的态度极为恭敬,不是她不想抱路信的大腿,而是怎么努力,人家都不假辞色。再不识趣,真的要倒霉了。

  “此事与路爷有关,路爷要成立一个叫神族的组织,天灵门上下,我的意思纳入神族吧。你们还别不高兴,人家路爷还不愿意要。路爷的意思,天灵门只能算神族的外伍织。想成为神族正式一员,还需要时间的考验。路爷说了,神族总部,放在天灵谷。天灵门也好,其他门派也罢,今后敝独立性,愿意加入神族并通过考验着,可以拥有两个身份。”

  乔欢儿一脸的威严,说完这番话,下面五位长老,面面相觑⊥算是再有心理准备,也没有想到会出这么一档子事情。路信另起炉灶,大家该怎么办呢?就算拥有两个身份吧,谁能保证路信不会吞并天灵门?这可是大事情啊{们这些人,在天灵门作威作福习惯了,去神族给人低头做小,心里真的很不是适应。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世界杯足球牌面 丰禾娱乐平台 888真人888集团app 易胜博 APP下载
下载注册送28 澳门线上娱乐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足球世界排名最新
凤凰平台总代 远博娱乐下载 太阳娱乐集团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永利皇宫 扑克王棋牌 集美国际娱乐场 世界杯竞猜群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国际路线测试 亚美娱乐网页 AG平台app
宏发彩票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众够时时彩 如意娱乐平台 香港彩票资料大全
拉菲娱乐平台 欧亿娱乐登录 亚上彩是真的吗 聚彩网 斗牛娱乐登录链接
斗牛娱乐登录链接 黄金集团彩票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多盈彩票 澳彩城
鼎博娱乐 名人登录注册 幸运游艇开奖 大丛彩票 亚彩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