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欢儿很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路信本来就是个懒散的人,自然愿意让她去折腾。

  来到天灵谷山口,这里留守的人只有一号等九个人,其他人都被请出了山谷。

  山谷的阵辐行了强化和改良,现在想进来,就算有天灵门主的剑,也打不开这个山谷口的阵法。想进山谷,必须按照一定的规则步伐来行走,这才能进入山谷∵错一步,就会引发阵法的攻击。山谷口由一至九号轮流把手,这九个人一身黑衣,带着面纱。

  没有人靠近的时候,她们盘坐在山谷口很安静,一旦有人接近,便现身阻拦。把守山谷入口时,这九个人只认路信和乔欢儿,其他人想进来就得出示通行玉简。外人就算有通行玉简,不知道过阵法的步伐,照样过不去。

  这地方可以说是严防死守了,如果进入山谷,暂时只有路信、乔欢儿以及一至九号知道⊥算是孙绾绾和孟青青,路信还没告诉她们。

  山谷入口处泾渭分明,似乎存在一道无形的墙。墙里面浓雾弥漫,墙外则是正常的世界。这就是阵法带来的效果,路信站在迷雾之外,不等他说话,迷雾中走出来一个黑衣女子,袖口上绣着一个“三”,这是她的编号。路信本打算让她们恢复本来的姓名,但是她们拒绝了。坚持以号码代号自称。路信也随她们去!

  “主人!”三号以奴仆自居,拱手弯腰行礼。这些人在别院的时候,死的可以说不明不白。路信复活了她们,对于她们来说一切都是钙了,只有路信是唯一效死的目标。

  面对三号,路信只是微微点头,跟她们客气是害她们晚上睡不着。

  迈入迷雾之中,第一步就有讲究,朝左边走七步,停下右转九十度,朝前走七步,接着重复,第三次右转九十度朝前走的时候,走十四步,迷雾被留在了身后。眼前是一片月明星稀的山谷,一条大路通往前方的一片草庐。草庐也不简单,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建成。修真界讲究苦修,对于吃住不是很在意,辛苦艰难,都是对性情的一种磨砺方式。

  很显然,这不是路信喜欢的生活方式。如果可以放弃眼下的身份,路信宁愿在匠镇做一个有钱的恶霸,过着整天欺男霸女的幸福生活。

  一盏七星灯下,一号带着其他人跪地相迎:“恭迎主人!”路信摆摆手:“都起来吧!如果有人手持母神令牌,可以领进来见我。”

  路信摆摆手,众人自觉的退下▲在草堂中央的白玉床上,路信懒洋洋的来了一句:“乌龟人,别藏着了,出来吧。”龟灵唰的一下凭空出现了,瞪着一双雄睛:“你还敢见我?”

  “我怎么就不敢见你?”路信笑着反问,龟灵气的打滚:“你知道不知道,一旦你断绝了意念沟通,我就无法在你面前出现。”

  “我不知道,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太烦人了,所以才不想听你念叨。如果你能少说话甚至不说废话,我可以考虑不断绝意念沟通。”其实路信心里也不明白,为何自己只要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别让龟灵来烦我”,就可以断绝所谓的意念沟通,很神奇啊!

  “好吧,你赢了!”龟灵放弃了继续撒泼,端坐在路信的对面,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绝对不能断绝意念沟通,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路信摸着下巴看看它:“你这个要求很不现实,你用很清楚。”

  “混蛋!不就是你跟女人之间的那点破事么?哪次见我出来捣乱了?”龟灵再次发狂了,双手抓着光头,想挠头发却一根都木有。

  “呵呵,就算你不出来捣乱,我也会觉得很别扭。仿佛有一双眼睛,无处不在的眼睛,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毫无**。这一点,我无酚受。”路信也很坚持,龟灵再次端坐在他对面,双目有神:“听着,臭杏。你是一个正在走向成神道路的人?你走的道路,跟别人都不一样。在你没有真正成神之前,你走的每一步都充满了危机。而我要做的是,降低这种危机发生的风险。”

  路信听出一点意思来了,不紧不慢的反问:“我的死活,跟你有什么关系?”

  龟灵目瞪口呆,这个问题没法回答,呆呆的看了一会路信,龟灵咻的一下不见了。

  再次现身,龟灵出现在山洞内的主灵脉的井口,正在井口泡灵气浴的叙,丝毫没有防备,就给龟灵抓走寸,丢到一边。龟灵跳上井口,悬岗上:“真舒服啊,如此浓郁的灵气,心里的郁闷顿时好了很多啊。”

  叙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唰的一下跳到龟灵的肩膀上,低声媚笑:“主人,那个杏又惹你生气了?”龟灵:“是啊,他不能成神,我就不能恢复本体。灵气吸收的再多,也不过是能支撑我出现在他面前的时间长短。倒是你这条臭蛇,抓紧吸收灵气吧,天灵谷太重要了,必要的时候你凝聚实体的战斗力,决定了这个山谷是不是能守住。”

  路信并不知道与自己有关的真相,似乎也不那么关心。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睡觉。

  盖着白熊皮,路信呼呼大睡。一号悄悄的守在门口,心里很是纳闷。修真者十天半个月不睡觉不吃饭都是寻常事,但是这个主人很有趣,所有举动一点都不像一个修真者。该睡就睡,该吃就吃,一点都不耽误,就像是一凡人。但是路信现在的声望,谁要说他是个凡人,能被天下修真者用口水淹死。

  “我想,他可能在某些时候,就是一个凡人。”真的有人在这么定义路信,做出这个结论的是王啸天。在这个雨点都落不下来的山谷空地内,王啸天语出惊人。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苏云天能一巴掌抽死丫的。但是素来以心智见长,极其擅长把握人心的王啸天这么说话,苏云天就必须正视了。“有什么根据?”

  “根据不好说,如果能有人就近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也许能有所发现。现在我只是单纯的根据现有的线索来推断,每一次他施展神术的时候,他的能力在一段时间内都是最强的。”

  苏云天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根据之前所有信息综合分析了一番,发现王啸天说的可能很大。“你的意思,路信施展神术之后会很强大,但是这个强大的有时间限制。以此类推,很可能他施展神术也有时间限制?只是大家不知道他的根底,无法捕捉到他最虚弱的时候?”

  “对,我就是这么想的。现在需要一个人去接近他,如果有机会,瞬间出手杀死他。”说到这里,王啸天笑眯眯的看着林薄。

  已经成为苏云天弟子的林薄,听到这话心里先是一阵畏惧,但是他更清楚,自己无路可走了。必须接受这个任务,否则现在就会被弄死,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矢,弟子愿意接受这个考验。”林本的很直,表情极为平淡。或者可以这么说,心中的执念在吃撑着他。无论如何,林奔接受不了路信始终压在他头上的事实。

  苏云天看看对面,王啸天微笑点头,苏云天这才点点头:“林薄,如果你能出色的完成这次任务,你就是昊天门下一任门主的培养对象。也是苏某人唯一的内弟子。”这个承诺可不得了,门主的培养对象,唯一的内弟子,加在一起,有很大的几率成为昊天门主。

  “多谢矢!为了昊天门,弟子万死不辞。”林薄单膝跪下,双手拱着表态。

  苏云天扶他起来,淡淡道:“你不要暴露身份,还是以千机门弟子,昔日好友的身份接近他 量多跟他待在一起,没有万全的把握,千万不要出手。”

  说着苏云天看看王啸天,这个事情是他的谋划,自然要看他还有什么吩咐。苏云天不过是定下一个基调,安全第一。对这个内弟子,苏云天还是很在意的。这是表态。

  王啸天一翻手腕,摸出一个瓷瓶,递给林薄:“这是一种迷药,无色无味。如果他是修真者,这种迷药的作用反而不大,但是如果他真的是个凡人,你只要打开盖子,藏在五步之外,最多一刻钟,他就会昏迷沉睡。那时候,就是你最好的下手机会。”

  “我记住了!”林庇过瓷瓶时,王啸天却丢来一枚戒指:“戴上吧,这是给你准备的★面有足够的元气石拱你花销,今后在人前大方一点,跟大家搞好关系。良好的人缘,会让你的行动多一层保护色。”

  “多谢王师叔!”林背手接过时,苏云天也递来一把短剑:“拿着,这是我偶然得到的法宝,已经重新淬炼过了。你拿去滴血认主,作为万不得已之时的救命绝招。”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老虎机注册送38 亚博官网app下载 名仕网上娱乐 澳门白汇游戏网站
虎博 白菜大全 尊宝国际娱乐城 万博app官网登录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site:mbc2008.com 世界杯星级排名 万博体育2官网
亚博体育官网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现金网排名平台 天天娱乐软件
美国足球排名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百合娱乐国际 ag真人视讯开户
天游娱乐平台 118彩票 678彩票网网址是 如意娱乐 同创娱乐
九号彩票注册 博猫游戏 银豹娱乐代理 欧亿娱乐计划 天游娱乐佣金
丰尚娱乐 满堂彩平台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香港彩票资料大全 爱赢娱乐官方网站
稳定的彩票网 天游娱乐登录 旺彩平台 娱乐平台注册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