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出了山谷,林薄告辞离开,目送林薄的背影消失在雨雾中,苏云天脸上的微笑瞬间不见。“啸天,你不放心他么?”苏云天看上去很突然的提问,王啸天却是早有准备的曳:“给他那枚戒指,不是因为不放心,而是因为事情太大,不敢有任何马虎。”

  王啸天说着话,缓缓回转,雨还在下,雨点将要落在身上时,被轻轻的弹碎滑开。

  苏云天笑了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并没有把他击倒,反而触底反弹了。昊天门的其他人如何不去管,至少身边还有一个王啸天,顺便收获了一个林薄。失去的东西,重新夺回来就是了。这就是苏云天现在的想法,出人预料的坚忍。

  两人并肩在雨雾中往回走,没有雨伞,照样滴水不粘。修炼到了他们这个水准,真正难以进步的是境界上的提高。在此之前,苏云天本以为自己再进一步不是什么难事,也就是几十年的时间。现在他不会这么想了,如果没有经历过昊天门的浩劫,真的面对天劫时,过去那种相对顺利的修炼,没准要栽一个大跟头。

  从人生的巅峰跌落,站在谷底的时候,抬头望着曾经的高位。有人从此沉沦,自暴自弃,有人则看清楚了过去,磨砺心性,再次奋起。这是两种不同的生存态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云天还要感激路信。但是这点感激,依旧无法撼动苏云天对路信无比深重的怨恨。

  “路信没有大开杀戒,妇人之仁啊。我看不起他!”苏云天笑呵呵的来了这么一句,王啸天却曳:“我看未必,只是我现在实在是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节。只能推测,大概是因为他担心在昊天门大开杀戒,会引起整个修真界的敌对心理。还有一种可能,是他不想破坏修真界的平衡,昊天门的存在对他来说,利益更大。有一个推测可能性最小,就是他可能没有大开杀戒的能力。”

  苏云天最后一个推测,直接当笑话听了,曳:“你还真别这么说,路信出道至今,从没有主动出击的先例。都是被动的还手,我觉得不是能力问题,是性格问题。”

  王啸天也点点头:“嗯,这个可能性最大,性格决定命运。妇人之仁,只会害了自己。”这句话,是在说路信,也是在告诫。

  王啸天突然停下脚步,指着前方曾经飞流直下的瀑布处:“去看看,我需要验证一下。”

  苏云天也很明显的愕然了一下,眼睛里突然闪动着激动的神采。两人快步走到曾经的水潭前,蒙蒙细雨中两人站在水潭的边缘,低头一看底部是被烤干的泥土,在细雨中还么有完全湿透。这一刻苏云天的表情激动无比,扭头看着王啸天,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了。

  “没错,从位置上来判断,这里就应该是我们刚刚离开的四方井的顶部。”王啸天很肯定的点点头,苏云天闭上眼睛,仰面不语,久久才微微一笑:“原来如此,通天之路。”

  王啸天也忍不爪意满面:“是啊,我们也有被自己的眼睛欺骗的时候。在下面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问题。位置是一样的,但是那片井天却不是通往水潭底部。我们在井天里看见的天空,属于另外一个世界。”

  两人相视一笑,从对方的眼神里,看见了熊熊燃烧的斗志,昊天门不会就此沉沦的!

  天灵谷入口处,弥漫的浓雾之外,乔欢儿站在那条无形的边线外面,身后跟着五个长老。说服他们没有用太多的口舌。自身无可匹敌的修炼速度就是最好的榜样,路信这条金大腿,五位长老权衡了自身利益和门派利益之后,很快就妥协了。

  神族与天灵门的关系是盟友,天灵门人可以同时拥有神族和天灵门人两个身份。对外,天灵门还是一个独立的门派,只是与神族结盟而已。

  毫无疑问,这个条件就是在掩耳盗铃。可以想见未来的日子里,天灵门被神族蚕食的结局,但是对五位长老而言,他们个人的利益不会有任何的损失。至于将来天灵门还会不会存在,大概是会存在的。

  “他们不能进去!”三号的表情冷漠,黑色面纱上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感**彩。

  乔欢儿微微皱眉,没有看身后那些长老们失望的眼睛,很快做了决定:“那么,辛苦你通传一声,就说乔欢儿偕天灵五老前来拜见路爷。”乔欢儿似乎忘记了,路信天灵门护法的身份,身后五老也失去了记忆,就当没发生过这个事情。

  “等着!”三号后退到迷雾中,这里明明是天灵门的禁地,现在却被路信鸠占鹊巢。偏偏乔欢儿没有任何反应,门主都不说话,其他五人也没必要做天灵门的“忠贞之士”。

  路信打着哈欠出来,丝毫没有高人的风范。但是现在没人会这么想。

  “正在睡觉呢,你怎么跑来了,还把他们带来了。”路信的语气相当的随意,显得有点失礼。乔欢儿却一点都不生气,要是客客气气的,还是自己人么?身后的五个长老,直接装聋作哑。无视乔欢儿扭着身段,上前挽着路信的手臂,娇声漫语的说话。

  “爷,这不是有事么?神族之事,奴家都告诉他们了。借用天灵谷的事情不是问题。只是是否吸纳五位长老,奴家不敢做这个主。特来请示爷一句。”

  五位长老都低着头,不用看都能脑补出此刻的画面。这女人一定在用她的软肉,狠狠的挤压路爷的手臂。为首的郑瑶心里在无声的呐喊,那个人怎么不是我?其他四位,心里忐忑至于,还是会骂一句“**”。甚至还会怀疑齐远山之死另有真相!

  “加入神族需要经过考验,这样吧,你把我给你的辅助心法,复制几份给五位长老。凡是天灵门人,想加入神族的都交给你来疵,一年之内,表现良好的可以吸纳。其他的事情,就按照我们商量好的来办。”路信知道乔欢儿想要什么,给出来的答案自然很令她满意。

  乔欢儿喜欢那种高高在上众星捧月的感觉,路信把吸纳天灵门人的权利交给她,只要这些人尝到了辅助心法的甜头,就再也难以摆脱神族的吸引力。当然了,这一招不是路信能想出来的,这是老奸巨猾的龟灵出的主意。

  “奴家记下了!”乔欢儿姿态极低,予辱求的样子,路信看着心里痒痒,暗暗后悔自己的假正经。乔欢儿转身道:“你们五个,还不快点多谢路爷。”

  五位长老上前来躬身致谢,路信无所谓的样子摆摆手:“行了,自己人别客气。你们放心,神族不是昊天门,任何门派都可以作为神族的盟友,而不用担心被吞并。”

  路信说的是真心话,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吞并天灵门的事情。龟灵建议他抓会,打出旗号扩大神族,路信拒绝了这个建议,认为神族的成员首先需要的是忠诚,少一点不是问题,慢慢的打牢急促。急功近利会导致神族良莠不齐,容易被人从内部攻破。

  现在的龟灵拿路信没啥好法子,它要是啰嗦多了,路信就会隔断意念沟通。那样的话,龟灵想要出现在路信的面前,就必须消耗大量的灵气,同时还会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万一被人突然攻击,辛苦凝聚的灵体就会被打散。总之龟灵很不爽就是了!

  “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回去睡觉了。”路信又了打了个哈欠,睡一半给人叫醒,很不爽。乔欢儿道:“路爷,您要是有空,还得去一趟三门镇。千机门和青囊门主,都在等着您呢。三大门派的门主,也还在三门镇呆着,说什么都要见您一面。”

  昊天门回来后,路信借口消耗巨大,让乔欢儿去打发他们,没想到这些人还不肯走,生生在等着。路信挠挠头:“真是麻烦啊,好了,等我休息好了就去。”

  说着话路信回去继续睡觉,乔欢儿领着五位长老走人不提。

  又是一个清晨来临,三门镇早早的开始了热闹。路信的昊天门之行,直播天下之后,三门镇的游人开始增多。客栈早就住满了不说,镇子里的民居,也住了很多游客。

  说是游客并不准确,实际上这些人都是来自各大门派的高手,他们带着同样的目的,那就是路信。看完直播之后,谁也不能回避一个现实,那就是修真界出现了一个最高的存在⊥算路信躲着不出来见众人,大家也会想方设法的接近他。

  为什么呢?理由很简单,路信可以独闯昊天门,就可以独闯东云门、西岭门,或者别的什么门派。这种人杀伤力太强大,不能做朋友也不要做敌人。能做朋友固然最好,但是这个世界的修真界,想跟别人做朋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修真界的主流思想是互相倾轧,杀人夺宝。今天我打你拳,明天我踹你一脚。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下载 澳门在线老百汇游戏 天天娱乐场 888真人注册
site:mbc2008.com 澳门彩票全部彩种 大集汇娱乐网址 下载永利澳门
龙8官方网站 88娱乐网 扎金花游戏平台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王牌国际娱乐 神州国际娱乐app ag官方下载地址 足球国家队排名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大发国际娱乐app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神州娱乐棋牌
555彩票网 如意娱乐网 百采网大全 银豹娱乐 圣亚娱乐网址
丰尚娱乐首页 众购彩票网现金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彩客电脑网页 新宝GG
亿游娱乐 天游娱乐登录 ub8优游娱乐登录 日本中年妇女最新短发型 黄金彩票官网登录
时时彩2018平台 万博娱乐代理 欧亿娱乐计划 鼎盛彩票 名人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