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修真界,对路信是又怕又爱。所以三大门主都来了,等在这里不走。其他门派的人也来了,就等着看路信怎么对待三大门主。

  无奈的是,昊天门之行后,路信就消失了。所以大家只能等,耐心地等。谁让他是修真界第一人呢?

  路信深知自己走一条无法回头的道路上,只能闭着眼睛往前冲。他要么练到大龟甲术满级,要么死在半路上♀一点,当他站在昊天门山门外的时候,就已经彻底领悟。

  总之,路信还是凡人心态,对这一条路有本能的抗拒之心。当他发现无法抗拒的时候,他就会把不满发泄到龟灵的身上,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自己不会被逼到无奈地走这条路。

  同样是因为凡人心态,路信明白,用就有失。没有大龟甲术,自己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

  人生往往就是如此矛盾,你得到了一些东西的时候,就会失去一些东西。当皇帝很爽吧?高高在上,生杀予夺,但是也失去了作为一个普通人该幽快乐。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就是路信现在最明显的感受。他不再是当初匠镇那个旭霸了,现在很多人都得指望他。

  所以就算再不情愿,路信还是出现了∧问题别人解决不了,只能他自己来。

  三门镇的防御法阵已经被毁,还没有来得及重建,但是这里的秩序远远好于当初有法阵的时候,都不用做思想工作〈自天南地北的修真们都很自然地遵守这里的秩序,原因很简单,这里是路信的地盘。

  秩序,得建立在绝对的强大之上♀道理其实很简单,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不明白。

  不愿意遵守秩序的人,迟早会把自己玩死。

  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当白虎缓缓地出现在三门镇街道上的时候,街上的人很自觉地让开中间的道路,站在路边行注目礼。

  白虎走得很慢,虎背上的路信似乎在打瞌睡,下巴有一下没一下地“钓鱼” 管如此,所有人在白虎经过时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拢了路信的美梦。

  于是,三门镇的主街道上呈现一幅奇异的画面。热闹的早晨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站在街道两边行注目礼,街边的窗户次第打开,露出一双双好奇的眼睛,那是敬仰的眼睛,是爱幕的眼睛。

  所幽眼睛聚集在虎背上的那个人身上,那个人,看上去不过是一个青衫正薄的翩翩美男子。

  当白虎停在客栈大门的套下时,虎背上的路信突然睁开眼,看看四周:“啊,到了。”

  路信醒了,街道上顿时人声沸。

  大门口站着两个眼神幽怨的妹子,自然是最近深受乔欢儿信任的齐氏姐妹花。

  如今天灵门在三门镇的业务都是这对姐妹在负责⊥她们的待遇而言,确定比过去好了很多。但是,她们能见到路信的次数,比以前少了很多。如果可以,她们愿意给路信做贴身的侍女。可惜,这个位置现在名义上属于孙绾绾和孟青青。

  “奴婢见过路爷!”姐妹俩上前行礼,路信则很随意地摆摆手。

  昊天门之行后,路信整个人的心态和气质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声望越来越高,走到哪都能得到最高礼遇,虽然时间还不是很长,但足以改变一个人。

  走进自己的专属院子,看看没有外人,路信才转身笑嘻嘻地看着姐妹俩:“都有谁要见我?不能是个人我都给面子吧?随便见几个有代表性的就行了。”

  “喏b都是给路爷的拜贴”没人的时候,齐子明也自然多了,笑眯秘端来茶水,齐子薇则捧着一摞拜贴出现了。

  这结姐妹甚是精明,没有让其他人跟着进来伺候。

  “先见三大门主吧,另外青囊门和千机门主,奴婢觉得还是见一见为好。”齐子晴提出的建议很有针对性,或者说她对路信的心态把握得很好。

  “嗯,那就先见三大门主,你们去例传个话。对了,孙绾绾和孟青青还同有来吗?”路信特意了问一句。他知道,孟青青她们最近一直在忙着细化神族的族规,以及人员联络的事宜。

  “她们倒是来过一次,交代了神族大会的事情,没一会儿就走了。要我说,你身边只有两个侍女,是不是少了点?那些黑衣侍女,也不见你带在身边,没个人伺候怎么成?齐子薇抓紧机会暗示一句,路信听了曳苦笑:“我怕你们人多了会打起来啊”

  齐子薇没敢还嘴,低头笑着走了。

  路信还是那么随和,但不等于她们就可以没大没小。

  三大门主其实汪闷的,路信独闯昊天门的时候,他们开心得不得了,奔走相告,本意是想借路信的手狠狠打击昊天门,当然,他们希望的是路信与昊天门两败俱伤,他们好做得利的渔人。

  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出乎他们的意料,路信直接从正门打进去了。

  后来的结局更是令人大跌眼镜,昊天门差不多是毁了,总坛所在的摩天岭基本上被夷为平地了♀样一来,对三大门主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路信几乎没有任何损失,摧毁了昊天门,自然就凌驾于整个修真界之上,变成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感觉,特别令人绝望。

  对阵昊天门,三大门主还能敝基本平等,对上路信,却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

  这样一来,他们如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这都算个什么事情啊?出钱出力搞直播,最后好处都让路信一个人得了。他们的计划落了空。啥也没得到,头上还多了这样一个祖宗。

  未来修真界的格局,恐怕得看路信的态度了。三大门主很想眷地确定下来。但是见不到路信,想什么都白搭。关键是,他们不服气还不行,要不然,路信就会一个人打上门来。

  谁也不喜欢头上供养这样一个祖宗啊。

  更何况,吃的亏是三大门主这种眼高于顶的角色。

  接到消息的三大门主正在一个院子商议对策。

  或者说,是在推测路信的底线。

  这家伙到底想得到什么?谁的心里都没幼。

  正因为如此,三大门主也好,其他门派也罢,都没敢去昊天门痛打落水狗。大家心里有一个基本一致的看法——那是路信的战利品。

  如何疵昊天门,那得路信说了算。

  “你们说,路信到底会如何疵昊天门?好像他一点都不着急。”东方韵汪闷地开口。

  等待,终究是很难熬的事情。

  “他当然不用着急,现在的昊天门就是嘴边的肉,想怎么吃都行。”陈立霄一开口,东方韵更加郁闷了。

  闵归海一直没说话,摸着胡子在思考。东方韵捅他一下:“说话,狗头。”

  习惯了给东方韵当狗头军师的闵归海一点都不生气,曳苦笑:“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可能路信就没打算要把昊天门怎么样。”

  “这怎么可能?昊天门多少年的积累,好东西太多了。换成你,不捞一笔啊?”陈立霄直接否定了这个观点。

  闵归海微微一笑道:“那怎么解释他回来之后就寿的事情?昊天门是死的,人是活的。好东西,是可以转移的,作为胜利者,难道不该留在昊天门等着收割胜利果实吗?换成是你,你会玩寿吗?”

  东方韵听了之后,眼神闪烁不定,如果路信真的这么想的话,他们不是耽误了好些天的时间吗?

  “三们前辈,路爷有请。”一名弟子前来通传,三人互相看看,同时起身了。

  三人来到路信所在的院子,见到了站在门口的等候的路信,上前见礼依旧是拱手,不过,他们没有疡平视,而是低下了头,相当于认可了路信高他们一等的事实。

  “行了,别讲这些虚礼了。你们几个不回家待着,在这儿等我做啥?”路信无所谓的摆摆手,招呼三个进门坐下说话。

  如果路信一开口,三大门主都傻眼了,看他的眼神也不对了。

  这家伙怎么一点都没有修真界第一人的觉悟啊。

  “路爷,昊天门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东方韵笑眯秘问了一句。

  对昊天门,路信本来是没啥打算的,被她这么一问,突然想起来了。我的天啊,我怎么没想到啊。

  “算了?怎么可能嘛下来,要看苏云天会不会做人了。留着昊天门对我来说无关紧要!”路信一副昊天门存在还是灭亡都无所谓的样子,三大门主却听懂了他的潜台词——留着无关紧要,灭了也无关紧要,留着昊天门,何尝不是种对付三大门派的筹码呢?

  “老奸巨猾!”三大门主在心里整齐地骂了一句。

  好吧,现在大家都别惦记昊天门了。只要苏云天拉得脸来,拿出足够的好处,路信就一定会留着昊天门。

  三大门主暗自纠结的时候,路信又轻描淡写来了一句:“我这个人一向热爱和平,所以呢,打算成立一个组织♀个组织秉承母神创世的原则,所以我把这个组织命名为神族!”

  神族的旗号,就这样正式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奥门百汇乐 博嬴彩票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下载国际利来app
优乐国际游戏下载 金马国际APP 太阳城线路检测 弘润娱乐下载
必博娱乐 金马娱乐app 顶级娱乐客服 新澳门万彩票
新天棋牌 永利皇宫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豪博娱乐能提现吗
都是玛雅的平台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九州城娱乐 天时娱乐
678菜票网站 盛源彩票注册 吉利彩票 万博娱乐总代 A彩娱乐
k彩娱乐登录 银豹娱乐 彩8彩票 如意娱乐网页 1号庄注册
彩票网站大全 博天下娱乐城 速彩娱乐 如意娱乐总代 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代理 新凤凰彩票注册 同创娱乐登录 国际娱乐平台 如意娱乐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