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门主傻眼了,神族是什么?跟和平又有什么关系?跟母神创世的原则有啥联系?

  还有,热爱和平这个说法,谁信啊?

  苏云天确实不是好人,但你一个打上门去差点毁掉昊天门的人,说你热爱和平,是不是有待商权呢?

  三大门主鸽联翩,根本就不知道路信其实没想那么多。留下昊天门,那是因为他没能力灭掉那帮人。说自己热爱和平共处的。

  可惜,他的善意三大门主并不能理解♀都是活了五百年以年的老家伙,人生阅历太丰富了。什么妖魔鬼怪他们没有见过呢?无论做什么都会留三分戒心,他们很自然地就会联想到,路信留着昊天门没安好心,方便自己捞一笔的同时,还能牵制其他门派,这才符合逻辑嘛!

  正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三人都疡了沉默。想听听路信接下来说什么,再谨慎地怀疑或者表态,免得轻易开口,掉进这杏的坑里。

  上次他说直播,三大门主那叫一个开心啊,没想到,这家伙的直播跟大家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三家都没捞到任何好处。

  遇上这帮老家伙,路信的鸡汤自然没啥效果,跟这些人要讲利益才用谈。

  这一点,路信这个市井之真是太清楚了。

  “关于神族的事情,我个人在这里给三位门主一个保证,第一,不会主动去改变修真界的现状,第二,神族与修真界井水不犯河水,大家相安无事,第三,神族办公的位置在天灵谷,保证不会超出天灵门的范围,也不会与各门派争夺资源,第四,如果出现矛盾和摩擦,不管是任何门派,大家都可以坐下来谈,开诚布公地谈,千万不要随便动武,一旦动武的话,先动手很简单,但是怎么结束,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了。第五,神族将与一些修真门派结盟,盟友之间有互相帮助的义务。好了,先说这么多,其实我知道,说得好听没用,要看行动。

  路信不紧不慢地说了五点,然后,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平静地看三大门主的反应。

  三大门主听完之后,心里满是苦涩。毫无疑问,昊天门的便宜他们就别惦记了。只要昊天门交出足够的保护费,路信就不会允许别人动昊天门。当然了,这是三大门主自己脑补的。其实路信就一个想法,敲苏云天一笔。

  当然,路信根本没想那么多,他甚至都不打算要灵脉和势力,他只要点元气石,药材,法宝材料就很满足了。

  至于神族,有一个路信就够了,天下第一坐得稳稳当当的。

  “路爷,天下修真大会也没多少年就要召开了,总得有一个门派牵头来做这件事情吧?”东方韵忍不住了。她寻思着,路信搞出一个神族来,敢说不是想取代昊天门做老大吗?仗着昊天门做老大吗?仗着现在人多,先扯清楚再说』然等大家都散了,单对单,谁敢跟路信谈这件事情呢?

  陈立霄和闵归韩神一振,都看着路信,等着他回答。

  这样一来,他们三人共同进退的姿态就做出来了。

  没承想路信懒洋洋地说道:“神族又不是修真门派,天下修真大会跟我有啥关系?关于神族,你们可以这么理解♀是一个馏公平的组织,加入这个组织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就是人与人之间会有最大限度的公平♀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真的去做到。”

  这转折之大,三大门主真是怎么想不到啊{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解释?神族不是修真门派,而是一个组织?换句话说,就是路信在对大家说:“天下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我来替大家把事情变得公平。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不等于站在了整个天下的对立面吗?”

  聚灵大陆等级森严,你不好好做你的天下第一人,搞什么公平的组织?

  这玩笑开得鱼大了吧?三大门主呆住了。

  路信却没有跟他们继续解释了,他竖起一根食指,腋下,道:“你们只要记住,神族不是修真门派,不会参与修真界的事情就够了。其他的,你们就不要管了。对了,不要欺负神族的人。”

  三大门主伤脑筋了,路信到底想搞点啥名堂,他们没法理解。堂堂修真界第一人难道不该疯狂地占有各种资源,朝着大罗金负仙的方向飞奔吗?现在他搞了这么一个组织,还高唱公平的调子,让人听着觉得不对劲。

  但是路信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了。转而抬头看天,三人互相看看,识趣地起身告辞。路信也没有送一下的想法,三大门主更没有散伙走人的意思,他们回到之前的院子之中继续商议去了。

  神族这个新生的组织,因为路信的存在,地位变得很微妙。

  “我觉得路信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他希望修真蜀维持现状,那个神族,怎么说呢可能是一个筹码。所谓的公平,不过是他手里的道具。需要的时候拿出来说一上,不需要就放着吓唬人。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对修真界的权势是真的没兴趣。”作为三人帜智囊,闵归海拿出了一个还算靠谱的结论。

  “嗯,我觉得是这个道理。瓜分昊天门的事情,我们就别想了,免得惹火烧身,大家都散了吧。路信这个人性格怪异。至于那个神族,我看大家回去约束一下弟子,别在三门镇周边的三个门派的势力范围内搞事。搞出事情来。别指望门派帮忙解决。”东方韵觉得闵归海说得永理,现在路信的拳头最大,还是躲着他走路,静观其变吧。

  你们说,是不是在这个三门镇留下几个人呢?回头要是鱼风吹草动的陈立霄看似很随意地来了一句,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让东方韵一个白眼给截住了话头∩归壕起身来,笑道:“走吧,都这个样子了,还不想着精诚团结♀样互相试探有意思吗?”

  慑于路信这个第一高手的强大压力,三大门派结成了一个隐形的同盟。

  打发三大门主,路信让人请来千机门的孙门主和青囊门的祖昊♀两位门主大概是最近一段时间最为忐忑的门主了。说度日如年一点都不过分。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理由很简单,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谁有个强大到令人绝望的邻居,谁都会寝食难安。他脑子里始终有根弦绷得紧紧的——万一邻居打上门来怎么办?就算不打上门来,隔三岔五来勒索点喝酒的钱,次数多了他也受不了不是?

  况且,以路信下现在的威势,都不用打上门来,只需简单把人请来,问一句“我想吞并青囊门和千机门,你们有啥想法”就行了。

  要真有这么一天,孙慕仙和祖昊到底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其实吧,如果真有这么一天,他们答应不答应结果都一样,心里怎么想的就更不重要了。

  这实力差距太大了,他们想起来都肝儿颤_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孙慕仙看见了同样是满脸心事的祖昊,互相看了一眼,给了对方一个苦笑,权当安慰。

  孙慕仙深呼吸,闭上眼睛,迈步向前进去。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不打算躲了』过,孙慕仙不觉好一点,他这条命是路信给的,而且,现在孙绾绾还是路信的侍女。

  “二位门主来了,坐吧。”路信对这两们还是很客气的,远亲不如近邻嘛。没有出门迎接,不是摆架子,而是现在的路信真要站在门口迎接的话,这两位能吓出心脏泊。

  两人客气一句,各自落座,然后就低头不语,明明是他们求见,却不主动开口。路信心想,这是啥情况?好在路信身边也有个老奸巨猾的狗头军师,还是用意念沟通的那种。

  “乌龟人,你猜他们心里在想啥?”路信主动问了一句,脑海中出现龟灵泪流满面的样子:“杏,你还能想起我,真是太意外了。”

  “少说废话,赶紧回答我。”路信对这老家伙的演技已经麻木了,被骗的次数太多了,早就有了戒备心。

  “等我一下”龟灵双手在脸上一看抹,然后一脸微笑地说,“他们是怕被你吞并了,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还要问我吗?想想你在匠镇当恶霸的岁月,那时候你是怎么坑人的?本质是一样提,只不过形式不同。”

  “不一样啊,那时候我都是拿别人的把柄然后要挟别人。比如我拍到杀猪佬和老婆在床上打架的影石,又比如我在毒寡妇的衣服上撒了痒痒粉”说到一半,路信反应过来了,这都不是啥光辉历史,说出来很丢人啊。

  “乌龟人,你再忽悠我,就给我消失。”路信恼羞成怒地威胁,被他忽悠得说漏嘴了。过去的糗事差点全都曝光了。

  “嘿嘿,别生气嘛。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那时候你实列限,只好抓把柄,现在这两个门派和你之间的实力差距之大,足发让他们绝望了,偏偏你们还是邻居,我这么说,你明白吗?千万不要给我鄙视你智商的机会哟。”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a8娱乐官方网站 博赢彩票公司 2018世界杯彩票怎么玩 澳门皇冠
世界杯足球星级排名 优德w88app官方登录 娱乐城网站 明发娱乐app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赌博游戏机平台 吉祥坊手机 sunbetapp下载
利记娱乐 世界杯娱乐城 太阳娱乐集团 世界杯星的排名
兴发娱乐 易胜搏体育 ag平台官网下载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彩票一号店 CC娱乐 千百万彩票平台客户端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 莱利彩票
爱购彩平台 斗牛娱乐 江苏快3走势图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圣亚娱乐
鹿鼎彩票官网 天游娱乐手机 七彩平台 万博娱乐网址 正点游戏
拉菲娱乐 同创娱乐暴利 人工在线计划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 大通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