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灵谷内多了一根旗杆,飘扬着一面旗帜。图案是一个夜晚星河的分布图♀面旗帜的来由自然是龟灵的建议,母神创三千世界,并不是单纯的就是三千个,而是一个泛指,正确的理解为无穷大,就像是巨灵大陆上看见的夜空,宇宙没有痉。

  “神和仙的区别,在于神可以前往任意一个世界,而先则无法摆脱这个世界的束缚。”龟灵在灵气井口飘着,一脸的满足,翘着二郎腿的样子,路信很想打它。自打发现这个地方,龟灵开启了长期霸占的模式。本来这是一个修真者最好的修炼地,现在这个地方只有路信和龟灵能进来,就算是乔欢儿想进来,也要路信同意。

  好在复活了主灵脉之后,整个天岭山脉的大小灵脉都恢复了生机。对于天灵门来说,整体利益非但没有削弱,反而大大的提高。上上下下,对于路信霸占天灵谷也没怨言⊥算是有怨言,也没人敢说出来,这就是修真界的习惯,拳头大就永理。

  “你说,我要是练到五级大龟甲术,我是不是也能前往任意一个世界呢?”路信很好奇的问了一句,没想到龟灵眉头皱了起来,这个问题难度太高了。

  “这个真不知道,没人达到这个境界。”对于这个答案,路信不屑的连挖苦带讽刺:“你不是万事通么?你不是三千世界的活百科全书么?”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是个诚实的人,不能欺骗你。”龟灵悻悻的回答,路信难得有机会打击它,穷追猛打:“呵呵,你看着我的眼睛,说:我没骗过你。”

  龟灵跳了起来,手脚乱舞:“我那是骗么?我只是在诱导你≌导,你懂么?算了,你读书少,我不跟你计较。”

  “混蛋!”路信暴走了,冲上去揪住龟灵的衣领,挥拳就打。龟灵的脑袋被打的滴溜溜乱转,就像装了轴承,打上去脑袋就转圈。叙悄悄的爬上灵气井口,眯着眼睛享受充沛灵气的滋润。路信还打上瘾了,顺时针打一拳,逆时针又打一拳:“真好玩!”

  “啊!啊!啊!”叙一头黑线,路信每打一拳,龟灵总是笑嘻嘻的一张脸,一点声音都没有,叙在一边半死不活的配音。

  “怎么回事?你好像一点都不怕我打了?”路信停下了手,龟灵告诉转圈的脑袋突然停下,发现后脑勺对着路信,唰的一下转过来:“你打我,我自然无法抗拒,但是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顶多是很没面子。现在这里没别人,丢不了多少面子。”

  这家伙还是一脸的笑容,雄珠子转的厉害。路信不是很信它,但是也没有再追究‖悻的转身:“神族的旗帜已经挂起来了,今夜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正在作死的道路上飞奔。”

  龟灵唰的一下,回到井口,揪尊的尾巴直接一丢,叙被砸在墙上,沿着墙壁往下掉。龟灵眯着眼睛,翘着二郎腿:“你怎么会这么想?昊天门一战,你的威望达到了巅峰。”

  “这就是我要跟你讨论的问题,你知道不知道,青囊门和千机门都不肯跟神族结盟♀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可能会站在整个修真界的对立面。我是一个异类_哼,你不要想再忽悠我,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可是经验丰富』管是修真界还是凡人,都不会接受一个异类⊥像我在匠镇的时候,我要生存就必须做一个恶霸。”

  “你想的太多了,想要别人接受你,就必须给别人一点时间。以你现在修真界第一人的名声,你觉得哪些人会成为敌人,哪些人可以做朋友呢?做大事的人,必须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对敌人,就应该坚决打击,对可能做朋友的人,就该善待他们。至于斗米恩升米仇这个道理,你这个市井之徒不需要我来提醒。”

  龟灵说的很爽的时候,没听到回答,睁眼一看,路信不在了。气的大骂:“居然不打招呼就走了!”叙缓缓爬过来,靠着井边猛吸灵气:“别浪费灵气了,他听不到的。”

  “混蛋,我还要你告诉我,他断绝了意念通道么?”

  能随时隔断意念通道,真是太爽了!路信的心情一下好了很多,笑眯媚走出来。以后只要心情不好,就关闭意念通道,就像一个阀门。只要关闭通道,就能把快乐建立在龟灵的痛苦之上。看着山谷内飘扬的宇宙旗,再看看远端零星的草庐,路信的心情稍稍低落。

  路信心情稍稍低落了,有人的心情则要上天了,冯氏兄弟就是这样。脱离了青囊门,路信让一号领着他们进了天灵谷,看着遍地的奇花异草,冯氏兄弟就算是疯掉了。

  青囊门擅长制药炼丹,前提是你得有足够多和足够好的药材♀一点,在天灵谷内就不算问题′沛的灵气滋润了山谷,各种药材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很多药材,就算在青囊门那地方,也是很难找到的药材。在天灵谷内,却有一种随处可见的感觉。

  说到底,还是这个主灵脉太过凶残了,生长在附近的灵药品种太多了。

  看着兄弟俩撅着屁股在找草药,路信走过来咳嗽一声。冯虎一回头:“啊,族长来了!”赶紧见礼,路信大度的摆摆手:“别客气,在这里没外人。对了,我让你炼制的玩偶呢?”

  路信想起这个事情来了,冯虎早有准备,从戒指中取出两个手臂长短的玩偶递过来:“炼制好了,我试过几次,能够实现简单的对话,想要再进步一点,我修为不够。”

  路信看看这两个玩偶,长的一模一样,都是自己亲手制作的部件。两个玩偶都是缩小版的路信,看上去活灵活现的,表情始终是笑眯媚样子。

  这一次,绾绾和青青应该满意了吧?路信心里如是想,对冯虎道:“辛苦了,你继续。那个,炼丹制药很重要,个人修为也很重要。天灵谷灵气浓郁,配合灵元渡,修炼效果极佳。”

  说着话,路信转身走了,准备去找乔欢儿,问一下昊天门把勒索的东西送来没有。

  天灵峰紧挨着天灵谷,也是天灵门的名字来由。峰顶处的一座石头建筑成的宫殿内,乔欢儿盘坐在一张白玉床上♀间屋子不大,只有几十个平米。修一间这么小的静室,不是没地方,而是刻意而为。地方小,灵气就不容易散发。

  白玉床边上有一个香炉,青烟袅袅,香炉对面有一个戌泉,脸盆大的水流喷涌,水落在石头雕刻的座子内,溢出后往下流到下面更大的石座内。泉水一层一层的往下流,这个石座一共有十八层,最后的水流顺着一个石渠流出屋子,最终注入一条溪流,在朝山谷内落下,形成一道瀑布♀屋子里有一个灵脉,就是那个喷涌而出的喷泉。泉水内蕴含着充裕的灵气,随着喷泉溢出。以前这个喷泉的水很小,只有筷子粗细,更不要想有什么瀑布了。

  随着主灵脉的复活,这里的喷泉变成现在的规模,带出来的灵气也比以前浓郁许多倍。

  刚刚进阶不就的乔欢儿,现在的修炼的目的还是为了巩固成果。作为门主,门内事情颇多,每天修炼的时间也就是半天的样子。修炼进程中,感受最强烈的就是灵元渡的效果♀种人工打造的法宝,可以说是巧夺天工,妙用无穷。直接省略了有个修炼的环节,灵气直接化作元气吸收体内,再一点点的纳入丹田,成为正真意义上的真气。

  感觉到自己不但巩固了刚进阶的金丹,而且还有望突破金丹一级的时候,乔欢儿停止了今天的修炼。所谓欲速则不达,越是逼近临界点,越不能着急。修炼其实就是一个厚积雹的过程,进步固然可喜,不进则说明工夫没到。

  路信是唯一可以肉身随意进出天灵谷的人,所以他直接让白虎从山谷内起飞,把自己送到乔欢儿修炼的静室外的院子内♀地方路信以前来过一次,当时觉得院子的花草蔫蔫的,现在看到的则是处处生机盎然。

  乔欢儿刚从白玉床上下来,睁眼从窗子里看见了院子内的路信。脸上顿时笑容满面,出了静室便上前见礼:“爷,什么风把您吹到这来了?有事情让人传个话就是。”

  路信看看这女人,自打她修为进步后,整个人变化很大。首先是气质更加沉稳,其次是看着更加的年轻,就像一朵刚刚盛开的花朵,花瓣上还有露珠在流淌∩熟女性的魅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相比之下,孙绾绾和孟青青只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如果不是现在事情多,路信真的不介意跟她进行一次不可描述的交流。

  现在只能对乔欢儿说:“昊天门有没有把赔偿送来?”

  乔欢儿听了笑道:“倒是来了一个人,说是要见了您才能交出赔偿。我说要见您可没那么容易,就把他晾在山下的外门。”

  :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亚虎app官方下载 凯发k8官网下载 超碰视屏 ag平台官网下载
m88博彩app 加州娱乐排名 a8娱乐app 国际足球排名
体育网站开户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澳门金沙 金马国际APP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扑克王APP 豪博娱乐平台 世界杯星级排名
凤凰平台 乘法口诀表打印 凤凰平台 A8吴乐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众购彩票网 彩票网注册 亚彩会注册 天游娱乐介绍
万博娱乐平台 新宝娱乐 天游娱乐玩法 天游娱乐 拉菲娱乐
M5彩票 彩16官网下载 亚洲最大彩票 拉菲平台官网 银豹娱乐官方
登入亚彩会 9号彩票平台登录 欧亿娱乐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大洋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