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信没想到昊天门动作这么快,那可是一笔巨大的勒索啊。难道说,这次没有带来全部,而是派个人来讨价还价?路信摸着下巴,沉吟片刻:“走,去见见他,要是不满足我的要求,我就再去一次昊天门。”

  “着急个甚?不妨晾他一会。这里没有外人!”这妇人一手抓仔人的手,身子贴将上来,眼波流转眉眼含春,眼神里一团火焰在燃烧,如同饥饿的母兽,恨不得一口连皮带骨的给眼前的冤家吞下去。

  怀中女人风情万种,身段丰腴,剪嫩如刚去了壳的熟鸡蛋。只消伸伸手,便可随意摆布。路信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这等美色在前,说不动心那是假话。只是眼下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却是压力极大的时候。神族旗号亮出来,千机门和青囊门都不肯结盟,路信再傻都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饱满和弹性,路信强忍心头旖念,低声道:“正经事情要紧,来日方长嘛。”这等脆嫩可口的美肉当前,稍稍正常的男人哪个能忍的了?路信谨守最后关头那一下,乔欢儿心里岂能不生出疑心来?如果不是贴在胯骨间的小腹被顶了几下,乔欢儿自不会信他说的这些。

  仔细想想,乔欢儿觉得还是自己多心了§灵门下女弟子不少,姿色上佳者甚众。路爷只需勾勾懈头,那些兴蹄子怕不是就要把自己洗干净脱光了钻进路爷的被窝。再看孙、孟二女,至今也是完璧之身。路爷,总归是要做大事的人,男女之间那等事情美则美矣,先放一放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道理奴家都懂,只是见了爷,这心里边克制不住。”乔欢儿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路信却是一脸的苦笑☆近的火气旺盛,晚上睡觉各种女妖精寻入梦中,让人苦恼的紧。

  “我知道的|日诸事缠身,待到清明之后便可闲下来。届时不消你来撩拨,我也要踏踏实实的吃一顿美餐。只怕到时候有人支应不下来,叫苦连天的挂着人不上不下的难受。”路信心念一动做了决定,不管那么多了,等到清明祭拜完养母,一切上了轨道,该享受享受生活了。乔欢儿也好,孙绾绾和孟青青也罢,都吃进肚子再说。

  昔日,区区一个苏九天受伤,天灵门主也要亲自上门去解释。如今,昊天门四大高手之一的蒙登天,来到天灵门却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只能强忍愤怒一个在堂前孤坐等待。

  不时有来往的天灵门外门弟子,看见蒙登天的时候,眼神的态度都带着一点兴奋和骄傲。

  蒙登天想起临行之际,王啸天说了一番话:忍字心头一把刀,该忍的时候,还是要忍。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又过去了半个时辰,大门外一些放肆的弟子开启围观模式。一个尖刻的声音入耳:“当初辰字房的辰雪在三门镇被人坏了身子,也没见昊天门有人来解释一句。”又一个声音应和:“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五年前,寅字房的三个姐妹,途经落霞岭,叫人掳了去,半年之后才放回来,齐门主不也没敢说去要个说法。”

  昊天门弟子在外作恶颇多,蒙登天以前就算知道也不会当一回事。齐远山当门主那会,天灵门也算是个事?如果不是路信,天灵门现在已经是昊天门的一个分支了。可是看看现在,昊天门下的弟子门人,离开山门远一点,就有人组队抢劫。运气好的,交出财物可以全身而退,运气不好的,尸体被丢在山沟里发臭,挖坑埋一下那些人都欠奉。搞的现在昊天门的弟子,都不敢轻易出门了。

  修真界实力为尊的规则下面,掩盖的龌蹉不要太多了。这些天灵门外门女弟子,别说在外面被欺负了无处伸冤,就算在门内被人欺负了,多数也是要打落牙齿和血吞。

  修为低的时候被人欺负,修为高了不去想昔日被人欺负的苦楚,反过来去欺负那些修为低的。如此循环,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这就是聚灵大陆的生存规则。

  “都围在这里作甚,天灵谷外,有人在宣讲神族的道理,大家不妨去听一听罢。”门口有人开口大声说话,众人一看是最近得势的齐子薇,昔日同为外门弟子,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人物。三门镇经历异常羞辱之后,性格大变,在门内一改过去尖刻嘴脸,如人为善,乐于助人。很是受到外门弟子们的推崇,见她出来说话,众人纷纷去天灵谷外听讲,不再围观。

  目送这些外门弟子离开,齐子薇内心颇为复杂。当初在外门厮混的岁月,为了一丁点好处,都能跟同门撕破脸皮,甚至大打出手。多亏遇见了路爷,人生态度才发生了变化≡身修为进步加,隐隐摸到了筑基门槛不说,在外门一干兄弟姐们间,也扭转了过去的形象,获得了大家的尊重。

  神族与天灵门结盟,齐子薇与齐子晴商议后,向孙绾绾建议,不放借机宣扬神族的道理。从天灵门开始,一点一点的想外扩大影响。于是才有了天灵谷外的道理宣讲。这事情,还没通过路信的许可,不过想来的路爷不会反对。

  看了一眼算是给自己解围的齐子薇,蒙登天起身抱拳拱手,齐子薇微微侧身避开,欠身还礼。她不是那些不知道深浅的外门弟子,眼前的这一位想弄死外门弟子级别修真者,怕是连一根指头的力气都不用。对待这一位,该有的尊重还是要有的。乔欢儿这个门主,比起路爷来说,气度上差的太多了。

  “在下蒙登天,请教这位姑娘的姓名,日后必有报答。”蒙登天在昊天门四大高手之中,性格相对直爽一些。此刻自然不肯平白受人恩惠。

  “未名不值一提,前辈当今高手,该有的体面还是要维护的。告辞!”齐子薇没有多话,欠身后转头便去了。目送这女子的离开,蒙登天内心五味陈杂。此女子修为不高,甚至都没筑基。但是这份气度却很是不凡,也不知道是哪个矢教出来的。

  路信脚踩昊天门之前,蒙登天一直认为,修真者只要有修为就行了。现在则认为,如果不是当初昊天门上下行事跋扈,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其实蒙登天想的太多了,聚灵大陆的生存规则不变,就算再会做人,昊天门作为天下第一的门派,一旦倒霉了,来占便宜的人不会少一个。

  想到这些,蒙登天不免苦笑曳,曾几何时,自己会想到有一天,欠一个练气期女人的人情呢?人生的起起落落,真的很难预料。身为昊天门一员,既然不想离开,那就必须忍辱负重,等待一个重新崛起的时机。现在看来,苏云天和王啸天为首的二人组,正在慢慢的凝聚门下人心,一称劫之后,昊天门去芜存菁,凝聚力反而更胜从前。从这个角度看,现在的昊天门,未必就比过去的昊天门差多少。

  路信终于出现了,身边挂着一个少妇打扮的乔欢儿∩登天见了心里暗道,这女人姿色上佳,被路信看上真是行了大运,不然这天灵门主的位子,能有她什么事情?想到女人,不免想到了李红袖,那个女人自打昊天门出事之后,再也没有听过见过,不知道跑哪去了。

  “蒙先生,东西都带来了?”路信说话的时候,眼神没看蒙登天,而是一脸轻佻的与身边女人打情骂俏。如果是以前,蒙登天能气的立刻翻脸,但是现在嘛,他必须忍下来。再者,蒙登天心里也在质疑,路信这么做的真实目的。

  “都带来了!”蒙登天摘下戒指,双手捧着,低头奉上。路信怒了一下嘴,乔欢儿伸手来蠕指时,蒙登天的手恰到好处的颤抖了一下。这是蒙登天临机一动的结果,如果自己表现的太平静,那就是不正常了。

  路信还真的没想那么多,转身看乔欢儿的原因,是这个女人看见蒙登天,就想起了那一日差点死在伏击现场的事情,当时手上使劲,路信感受到了,用视线安抚她一下。

  乔欢儿可不没有路信那么大的度量装出来的),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拿着戒指看一眼便道:“爷,东西太多,需要仔细的数数。”路信点点头:“你去数一数就是。”

  乔欢儿拿着戒指暂且告退,看都不正眼看一下蒙登天。

  路信等她退下,这才转身淡淡道:“如果东西都齐全,我与昊天门的恩怨也就算了了。”

  蒙登天听了心里一松,抬头看看路信,发现他的眼神和表情很正常,凭借他大乘期的感知,自然能感受到隐约存在的敌意,但却没有感受到任何杀机。

  修真界可没有什么“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的习惯,要不不做,要不做绝才是超。由此可见,路信确实不同于常人!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大赢家比分 w88优德app 永利皇宫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优德w88APP下载
真人百家乐app 亚博体育 万博体育平台网 新金豪棋牌
京东客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极端武力 精仿
新濠博亚下载网站 皇冠比分 百家乐下载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时时彩官网 速8娱彩票网页 万家彩票网 无极娱乐 丰尚娱乐
圣亚娱乐平台 合一亚洲彩票 678彩票网代理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大富豪彩票网
天游娱乐 亚上彩是真的吗 久赢在线 如意娱乐提现 爱赢娱乐注册
678彩票正规吗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8828彩票 拉菲平台登录 东升国际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