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是重点,我找你是说一个事情。”路信没有在意细节的意思,现在还是好的,以前在匠镇才惨呢ˇ起来一两个月都在工作间里。现在有神力在身,很多步骤都能一次到位,效率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什么不是重点?爷现在是神族的脸面,出门在外就该收拾的干干净净,免得叫人见了写您。丢的是神族的脸面,回头我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些个兴蹄子,连人都不会伺候。”乔欢儿关注的重点不一样,路信也只好耸肩表示无奈↓她母性十足的声音,绵软温润,很是一种奇特的享受。

  “有什么事情都先放一下,且先随奴家去别院,回头再慢慢说也来得及。”乔欢儿做了主,路信也没在意。这女人比起孙绾绾和孟青青,最大的优势就是会疼人。

  热水里泡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路信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享受乔欢儿的服务。这女人很是心,用玉质的梳子给路信梳理头发,真气灌注梳子内,梳理整齐的同时也烘干了头发。用白色丝带给头发扎好,戴上紫金冠,用玉簪子固定住。

  “先生,您看看可还满意。”女弟子可心捧着镜子站在面前,笑嘻嘻的讨好着。

  路信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忍不准嫉妒自己。比起匠镇时期,变化太大了。他是读书不多,不知道面如冠玉这个词,一张俏脸白里透红,微微一笑,两排整齐的白牙。

  “别院这个地方真是太舒服了,我都不想离开了。”路信笑着伸手摸了摸可心的头,这个徒弟其实他没啥操心的地方,就是丢给她一个辅助心法。

  “先生,可心又进阶了一级,照这个进度,最多还有一年,可心便可筑基。”可心完全在炫耀了,等着先生夸她呢。路信满足她的要求:“嗯,不错,不过修炼不是全部,没事的时候出去玩一玩,还是很有必要的。”

  “好了,可心下去吧。”乔欢儿挥手打发女儿,可心悻悻的嘀咕:“人家才见到先生。”

  乔欢儿笑道:“娘也不想先生离开,可是先生是做大事的。”

  可心仰面笑着看路信:“先生,可心跟您姓好不好?”这丫头冒出这么一个问题,路信倒是很吃惊。当即低头道:“怎么会这么想?”

  可心道:“以前就没见过爹,他也不管我。在我看来,先生才是真的对我好的人。”

  “嗯,你先下去吧,这个事情我问问你娘再说。”路信没有立刻答应,等齐可心出去了,这才回头看看乔欢儿:“怎么可心以前没见过齐远山?”

  乔欢儿叹息一声,点点头:“可心刚生下来的时候,齐远山只是来看一次,还是带着孩子去测试灵根,发现可心灵根不佳,便没有再看过孩子。可心还是胎儿的时候,我被人做了手脚。生下来测不到灵根,自然不能引起他的重视。”

  “哦,到底是谁做的手脚,现在查到了么?”路信也很好奇这个问题,乔欢儿曳:“没查到,不过用是那几个叛变的家伙做的手脚。”

  “不说这个事情了,有个事情要告诉你,关于山谷的阵法,你记淄好了。将来有事,我又不在的时候,你可以撤到山谷里,进入山洞内,启动阵法的战斗状态,任何人都进不去山谷。这样一来,就算我不在,至少你是安全的。”

  一番交代后,乔欢儿被感动了,上前来紧紧迸路信的手,抬头柔柔的看着他那张毫无瑕疵的脸,柔声道:“奴家记住了,其实只要有爷在,没人敢打奴家的主意。”

  路信笑道:“有备无患嘛。等我祭祖回来,不会轻易离开天灵谷。今后的精力,主要还是要放在发展神族上头,天灵门是神族唯一的盟友,你的压力不小啊。”

  提起这个,乔欢儿愤愤道:“青囊门,千机门,这两只白眼狼,迟早要他们好看。”

  “欢儿,可心的要求,你仔细想想在做决定吧。”路信话题转回来,乔欢儿听他这么说,心里再次被感动。可心跟着路信姓,那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爷,不如奴家也给爷生一个孩子。”乔欢儿身子贴上来,轻轻的蹭了几下。温香软玉在怀,路信心跳加速,赶紧扶着她道:“我还要去办事,你要这样我真的走不成了。”

  乔欢儿踮脚在脸颊上亲了一下,这才后退道:“待奴家修为稳定了,一定给爷生个男娃。”

  一番温存之后,路信告辞离开别院,白虎在空中消失后,乔欢儿才转身回去。

  路信很愿意尊重千机门,所以渡口就让白虎降落后自由活动,免得惊扰了千机门的防御体系。上一次就是因为没有注意这个,才引得千机门一群人来围殴,小白还吃了卞玉养的灵兽。修真界能有一头灵兽的人,那可真的很难得。那玩意难抓的很,生在南方的无尽大山之中,遍地瘴疠,魔修出没。

  河对面就是匠镇,两条渡船来回摆渡,行商的客人则更愿意直接乘船走水路。

  路信变化太大,匠镇的人认他不出来,摆渡的老汉惊讶的看一眼,并没有打招呼。上船之后,上面已经有好些客人,很明显的分为两拨。一拨是衣冠整齐的修真者,修为都不高,但是看另一波凡人的眼神,很明显的带着浓浓的鄙夷之色。曾经的自己,也是被鄙夷的目标。

  站在船头的路信只是一眼,便决定不去掺和他们。一个人坐在船头,看着滔滔河水。

  “装什么装?”一个修真弟子很不满的吐槽,声音没有克制,路信听的很清楚。扭头一眼这人,才发现他身边站着一个女子,伸手拉他道:“别惹事!”

  路信冲那女子一笑,女子如遭电击,很明显的呆滞了一下。如今的路信实在是太帅气了,只要是正常的女人,见了都会怦然心动。

  那女子正是因为盯着路信看,才会引起身边男子的不满。好在路信并不在意,转头回去,继续看着这条河。对岸的浅水处,浣纱的女子们赤着脚,站在水里忙碌。

  有女人一边忙碌,一边唱着俚歌,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路信的心情大好,看着那挟人,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本以为能赢得一阵喝彩和火热的眼神,没想到浅水里的那些穿裙子的女人,一阵手忙脚乱的逃回岸上,一边还有人在大声喊:“快跑,十寒首回来了。”

  路信一脸的尴尬,以前在匠镇留下的名声太坏了。见到漂亮女人吹口哨是他的出场标志,这挟人穿着裙子浣纱,裙摆扎在腰间,弯腰的时候正是偷拍的好机会。路信为了谋生,以前没少拍什么浣纱女系列。真可谓臭名昭著!

  跑到岸上的女子们四下张望,没有看见路信的出现,性子泼辣的忍不住大声叫骂:“路徐蛋,你藏哪里呢?快点出来,别影响老娘干活。”

  路信双手捂脸,真是太丢人了。好在现在也没人认出他来,下船的时候,摆渡的老者总算是骨气勇气问一句:“信?”路信点点头笑道:“白老汉,你总算认出我了。”

  “你杏算是混出来了,以后别在祸害镇子里就好。”路信狼狈而走。

  随后的人纷纷下船,那一对男女中的男子,不顾女子的拉扯,停下指着岸上正在四下张望,故地重游正在感慨的路信,问白老汉:“老家伙,这杏叫啥?”

  老汉吓的浑身哆嗦道:“这位修真爷爷,莫要为难老汉!”

  路信现在耳朵很好,听到说话便回头看过来,男子不客气的瞪回来。路信恼火的很,被人打断他装逼,这个不能忍。三两步过来,揪仔子的领子,一抬手举起来,在一甩手,咚的一声,河面上溅起水花,男子掉水里。

  路信站在岸边,大声道:“修真者欺负一个凡人老头,算得什么本事?有什么冲我来好了!”河水不深,男子站在河里,刚才他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心里很是慌张』想到路信只是给他丢进河里,还以为路信不能把他怎么地。

  “杏,有本事你别走,在这里等着我叫人来。”男子在河里站在说狠话,边上的女人急道:“这位携对不住了,我朋友的错,我给您赔礼道歉。”

  路信冲她微微一笑:“道歉就算了,我既然敢丢他下水,就不怕他来报复。”说着对那河里的男子微笑道:“听好了,我叫路信,这几天都在匠镇,欢迎你来报复。”

  说着路信转身便走,女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背影,河里的男子听到这个名字,当时腿就软了,哎呀一声又坐回河里?两人都没听到白老汉的自言自语:“不用啊,这杏不是说遴选没过么?”

  嘎吱!嘎吱!嘎吱>牛的声音再次回荡在匠镇,街道上顿时一片鸡飞狗跳,但凡是个女的,纷纷躲回家里。男的则紧张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消失了很久的十寒首,回来了!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大奖城导航 永利娱场乐网址 国际路线测试 优乐国际网页版
弘润娱乐下载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名仕网上娱乐 玩龙虎和技巧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明发娱乐官网 亚洲城电脑版 豪博国际娱乐
欧洲足球队排名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金赞娱乐网址 神州国际娱乐app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a8 娱乐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天天娱乐app
大洋在线娱乐 彩票678 新生彩娱乐登录网站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 丰尚娱乐网
如意娱乐注册 云谷彩票注册 万博娱乐平台 五洲彩票下载 159彩票网
百彩网 圣亚娱乐 万恒娱乐平台 玖富娱乐 678彩票网网址
k彩娱乐登录 必发彩票 欧亿娱乐 丰尚娱乐游戏 天易娱乐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