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欢迎仪式,匠镇不算太长的街道没什么变化。原本兴致勃勃的路信,现在像霜打过的茄子,耷拉着脑袋躺在木牛背上的椅子里。街道两边的居民并没有放松的意思,警惕的眼神监督这个杏的一举一动。嗯,这杏好像从外面发财回来了!

  滑下牛背,路信很伤脑筋,臭名昭著的过去,看来很难一下扭转了。

  唯一不在乎路信的自然是毒寡妇的碧玉楼,栏杆后面一群穿红戴绿的女人,手里挥舞着香帕,七嘴八舌,很是放肆的冲着楼下经过的路信打招呼。

  “信,发财了,记得来照顾姐姐的生意。”

  “信,姐姐晚上洗干净了等你来拍。只要一个元气石哦?”

  “你个贪心浪蹄子,老牛吃嫩草就算了,还想挣一笔。信,姐姐不要钱,随便拍。”

  “哎哟喂,信啊,现在你可真帅啊,晚上来找姐姐,不要钱哦。”

  一门心思衣锦还乡的路信,遭到当头一棒后,心情极差。被这些风尘女子好一顿调戏,心情立刻好了很多,看来还是有人记得我的好的。想到这里,路信笑嘻嘻的朝楼上的那挟子拱手致意:“各位姐姐,多谢关照,锈思,不成敬意。”

  说着抓了一把元气石,朝楼上一丢。楼上的女子们顿时一阵哄抢,路信见了哈哈大笑起来,昂首挺胸大步朝前。回家的路上,路信见到人就丢一把元气石,引发一阵一阵的抢夺。因为路信出现和冷清的街道,再次热闹了起来。

  “哼哼,不欢迎我么?我用元气石砸到你们欢迎我。”路信看着热闹的场面,心里很是得意的暗暗想着。唰的一下,又回到了牛背上站着,一手叉腰四处张望,顾盼自雄。

  “你们这些垃圾,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这不重要,你们喜欢元气石就够了,老子现在最不差的就是元气石〈,鼓掌欢迎本携荣归故里吧,大把元气石等着你们来拿。”路信扯开嗓子一阵吆喝,街道两旁顿时掌声雷动。

  唰的一声,一把元气石丢了出去,引起一阵哄抢,路信双手叉腰哈哈大笑。比起他独闯昊天门赢得的巨大声望和敬畏,现在的路信觉得更爽。因为这里的人更为纯粹,也比较好糊弄,一把元气石就能赢得一阵掌声,真是太廉价了。

  断断续续的掌声,争抢元气石的叫骂声和打斗场面,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 管这帮人是为了元气石,但路信还是更喜欢他们一点。因为修真界缺了一点人味。

  “多谢捧场,多谢捧场!”花钱买掌声的路信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洋洋的站在门口拱手致意,丝毫没有当今修真界第一人的风范。也就是这些凡人,不知道他现在的地位,真知道了,不是吓死就是恶心的呕吐而死』有别的结果!

  门打开了,伸出一只手,熟练的摸摸他的脑袋:“这孩子,恁胡闹呢?”

  路信回头露出最温柔的笑容:“干娘,我回来了。”说着话,紧紧的迸梅金云。

  “好了了b么大的人了,还跟以前一样胡闹。”梅金云满脸慈爱的笑容,拍拍他的后背,对围观众人笑道:“都散了,回头耽误了今天的营生。”

  众人散去,路信跟着梅金云进来,孟大强站在院子里,面带憨厚的微笑。心里很是羡慕梅金云与路信至今的亲近,上次得到路信的资助,孟大强夫妻俩已经不用辛苦劳累换颧口的粮食,但这两人闲不住,还是接了一些活来做,免得闲的难受。

  哗啦,堂前的桌子上,路信倒出来一堆元气石,不下五千枚。

  “这只是我挣的一小部分,留给二老慢慢用。”路信极为豪气的一挥手,遭到梅金云一个白眼珠子:“瞎说,这些钱给你留着娶媳妇,都多大的孩子了,东街的牛二跟你一般大,孩子都生下来了。整天在外面乱跑,不誓的家伙。”

  梅金云收起这堆元气石,口中絮叨着。路信一点都不觉得她啰嗦,反倒是满满的温馨。

  “我这次回来要去祭拜奶妈,就不在家里多呆了。”路信笑着解释,梅金云点点头:“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所以,祭拜的香烛纸钱都备下了。”

  拿上梅金云准备的香烛,路信踏上了祭拜的山路,地方有点远,走过去需要半个时辰。

  嘎吱嘎吱的木牛声在山间小路上回荡,路信的身躯在上面来回椅,令人担心他掉下来。一堆坟在山野路边,路信下了牛背,站在坟堆前神态感伤。很小的时候,奶妈就死了,这个善良慈爱的女人,甚至都没有名字。人们都叫她浣母,因为她浣纱为生。

  坟头上的草都三尺高了,路信取出小铲子,清理杂草,重新堆坟。一边忙活,一边口中自言自语:“奶妈啊,我现在混出息了,你在下面可以安心了。狗日的龟灵,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非要说我是什么血脉继承人。”

  点上香烛,烧了纸钱,挂上飘钱,路信呆呆的坐在草地上,看着收拾好的坟堆。

  春日的阳光下,浑身暖洋洋的,令人昏昏欲睡。

  悬崖之上,林辈在父亲的坟前祭拜。这个地方留给他的伤口很深,父亲死的时候,本想就近掩埋,不想匠镇的人不让他乱埋,说他是外乡人,要埋父亲就得在悬崖之上№由很强大,不能坏了匠镇的风水。

  林痹此嗤之以鼻,仇恨深深的记在脑海中。说白了就是欺负外乡人,却非要冠冕堂皇。

  林薄从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对匠镇所有人心怀仇恨,自己的不幸都是他们她们)造成的。至于路信,林蹦里更是恨意滔天。并且在来之前,见过王啸天,为路信精心准备了一顿“美餐”,接下来就看这家伙上钩不上钩了。

  林鼻吃信路信一定会上钩,因为自认为掌握了路信的弱点。

  准备就绪的林薄,抬头看了看西边的山峰,山巅之上王啸天正在观察这里的一举一动。心里焦虑的等待着,路信到底会不会如约而至呢?王啸天对于林薄的信心其实并不足,不然也不会疡亲自来盯梢了。这个事情必须机密,一旦事情败露了,王啸天必须找机会杀人灭口。他的想法,林薄并不知道。

  路信已经在路上,缓缓的走向悬崖。越好林壁上面一醉方休,路信不打算爽约。

  天灵谷主灵脉的山洞内,龟灵突然又跳脚了,破口大骂:“这个混蛋,隔断意念通道整整一天了,真是太讨厌了。下次我看见他,一定要他好看。”

  叙就在一边,听到这话两只爪子捂着耳朵,这样的情况已经发生很多次了,叙已经麻木了。“主人,这话你说了三十三遍了。”

  “臭蛇,我现在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预感以前出现过,而且很灵。”

  “不是吧?那快点找到他啊!”叙这一次没有不屑的语气,主人就算是灵体状态,它的感知力还是保存下来的。龟灵说有预感,就一定是要发生一点什么事情。

  “找个屁,他现在隔断了意念通道,我怎么找的到他。除非他塞隔断,又或者肉身死去了,我才能联系的上他。”龟灵说到这里,突然浑身发颤:“坏了,不详的预感更强烈了。”

  看见山路上的路信,林薄的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当年在匠镇的时候,尽管看着很害怕路信,但是骨子里林避瞧不起他□得将来自己一定能超越他,并且让他跪在脚下臣服。其实林薄认为自己是有机会的,那一年跟着孙绾绾和孟青青回匠镇,可惜那一次他非但没有让路信跪下,自己反而因为惯性对路信心怀畏惧。

  如果当时没有孙绾绾和孟青青在,林被定会翻脸动手。

  那一次之后,林被直在憧憬下一次见到路信的机会,没想到真的再见之时,路信已经高不可攀了。心中的执念,变成了深深的怨恨。那个孙绾绾一定知道点什么,不然她凭什么不喜欢自己,在路信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就疡他?还有孟青青,这个女人最讨厌了,在千机门的时候,要不是她作怪,自己没准就得到了孙绾绾的芳心。

  有的人就是这样,从来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这样的如果一辈子碌碌无为也就算了,真的有一天被他混出头来了,淤积多年的怨愤爆发,一个满心罪恶的恶魔将诞生。

  路信越走越近,林薄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重。西边的山巅上,王啸天看见路信的那一刻起,心便揪了起来。他给林奔备的东西能发挥作用么?这可是一个顶尖高手啊!

  林薄伸出舌头,添了添干裂的嘴唇,看看手里的储物戒指,里面有一坛子酒,一把短剑。

  酒里面有无色无味的千人醉,只需要一点点,就能让一千人醉的不省人事的千人醉。

  短剑上抹了寒冰散,这是一种很特别的剧毒,只要见了血,在十秒之内,能将一个人的心脏冻结成冰块。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12bet手机版 扎金花棋牌游戏 海安白金会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蓝盾在线娱乐下载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天天娱乐时时彩 我被豪博娱乐黑了
宝盈娱乐客户端 现金棋牌扎金花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网上现金扎金花游戏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a8 娱乐 邮箱 a8 娱乐
王牌国际娱乐app下载 天天娱乐平台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大奖城导航
亿宝娱乐平台 一号平台时时彩 志添彩票 彩9彩票 京城会娱乐
欧亿娱乐登录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拉菲II娱乐 高盛彩票登陆 新宝GG
华夏娱乐快速 在线娱乐平台 亚上彩平台 亿游娱乐 丰尚娱乐
北京幸运快艇漏球记录app 9号彩票平台 如意娱乐 天游娱乐 摩臣彩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