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了,酒菜准备好了么?”路信笑嘻嘻的走上断崖,毫无戒备。因为担心龟灵的聒噪,他隔断了意念通道。今天,路信就是想好好的与林比一顿酒。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路信这个匠镇十寒首,内心深处一直拿林薄当兄弟看待。如果不是这样,路信就不会千辛万苦的给林滨遴蜒。

  可惜的是,林蹦里不这么想。在他看来,当初路信帮着自己挣遴选的费用,不过是可怜路边一条小狗之类的感情℃对修真界光芒万丈的路信,**的是萨代之。那么第一步,就是要除掉路信,然后才会有机会。

  林辈在笑,他的演技不错,一抬手指着断崖上摆放的一张桌子:“你看,酒水我都准备好了,不醉不归。”桌子上有菜,还有一坛子酒。毫无防备的路信坐下,打开酒坛子,使劲一吸的时候,林薄的心里一紧,生怕被路信看出端倪来。

  如果路信是个真的修真者,那么今天的千人醉将毫无作用。林蓖是在赌,路信不是修真者,而是一个走了狗屎运得到奇遇的普通人。当他不施展所谓的神术时,他不具备修真者的能力。

  “很香的酒,从哪弄来的?”路信笑着座下,林薄拎着的心放回去,坐在对面:“我去了三门镇那家酒楼,一手拿着短剑,一手拿着元气石,让掌柜的给我弄一坛子好酒。”

  路信听了哈哈大笑:“那个掌柜我知道,别人是往酒里兑水,他是往水里掺酒。”

  林薄倒了两碗酒,递给路信一碗,自己端着一碗酒,面带微笑:“还记得当初我们在匠镇么?那时候每一个元气石都舍不得花,你心翼翼的藏起来,生怕被我偷走买酒喝。”

  路信翻了翻眼珠子:“那时候挣钱多难啊,就这样过年的时候,你杏还是喝醉了。年三十的夜里下着大雪,你杏出了厨房,一头栽在院子里的雪地里。我费老鼻子劲才给你弄回屋子里躺着,半夜起来你又哭又闹,吐的一个乱七八糟,你还好意思说。”

  林饼了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那个时候的他是借酒消愁,那一次喝醉之后,只要有机会他就要弄点酒来喝,希望借着酒来麻醉自己。“好了,都过去了,喝酒!”林被仰面,一碗酒喝下去,然后竭力平静的看着对面,心里在无声的呐喊:喝吧,一定要喝!

  路信没有喝,放下酒碗站起来:“不着急,还有一件事情没做。”

  林薄的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他看出问题来了?下意识的,林薄的手抓住了桌子下的短剑。

  路信站起来,走向崖边的坟堆,掏出三只香来点上,对着林薄父亲的坟拜三下:“叔叔,这些年林变然不容易,但是他一直很努力。他没有放弃,现在已经是个修真者,在千机门虽然地位不高,但已经有了个不错的开始。您放心吧,他一定会好好的。”

  把香插在地上,路信这才转身回来,看见林薄脸色难看,还以为他触景生情,走进了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殊不知他伸手的时候,林薄握着剑柄的手上青筋展露,紧张的手在哆嗦。

  “别难过,你不是说了么,都过去了。以后大家一起努力吧,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顶尖修真高手的,叔叔也会含笑九泉的。”路信出言安慰后,回到对面的座位。端起酒碗,仰面喝干,放下酒碗赞了一声:“好酒!”

  林秉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刚才那一瞬间,他差点没克制住抽剑刺向路信。现在,路信喝下了酒,如果他真的是一个阶段性的神人,这个时候他处在凡人状态的话,不要多久他就会醉倒在地。

  三碗酒下去,路信有点迷糊了,呵呵呵的傻笑:“这酒真他娘的给劲啊!”

  林薄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了,路信的身子开始椅的时候,林被脸的狞笑。

  呛的一声,短剑出鞘T面的路信还有一丝神志,曳:“什么声音啊。你手里拿着一把剑干啥?想舞剑啊!”路信看见的是刺向自己的剑,。

  “为什么?”看着胸前的短剑,路信的酒意全消,呆呆的看一眼,又看向林薄。

  林薄得意洋洋的仰面哈哈哈的放声大笑,没有回答路信的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敢呢,还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之,林薄没有回答,只是有种极为畅快的感觉要发泄出来。

  龟灵越发的不安了,那种强烈的感觉,让它无法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臭蛇,我们走,去找那个杏。今天是清明节,他用在匠镇祭祖。”龟灵飘了起来,揪尊的尾巴,叙大叫:“别拽,主人,我跟着走就是了。”

  突然龟灵浑身一颤,发出一声惨叫:“藏魂珠,藏魂珠解封了,这杏真的出事了。”

  路信隔断意念通道,龟灵自然感受不到藏魂珠的位置,现在路信出事了,藏魂珠失去了活的载体,自然的脱落出路信的身体,这个时候龟灵才能感受到。

  唰的一下,龟灵和藏魂珠之间一旦确定位置,可以实现瞬息移动。

  龟灵的身体探出藏魂珠,看见了断崖上正在发生的一切。路信倒在地上,胸前插了一把短剑,整个身体寒气森森,如同冰山里挖出来的一样。一个背影正在抽出短剑,龟灵认出来了,这个人是林薄,这个混蛋啊!

  林鲍得意了,没有发现藏魂珠脱离身体飘在空中。这时候他正在做的事情是摘下路信手上的储物戒指,检查里面的东西。有一堆元气石,好几万的样子,还有各种材料。怎么还有个玩偶啊?林薄取出玩偶,看了一眼,居然是个路信样子的玩偶,再看上面有一行字:“赠绾绾,迟来的生日礼物。”

  看见这行字,林薄的表情狰狞,狠狠的一摔。玩偶跌落在泥水中,林薄冲上去使劲的用脚踩,炼制过的玩偶算是一个初级法宝,脚踩没有任何效果。林薄抽出插在路信胸口的短剑,这时候的路信已经毫无声息,眼睛瞪得溜圆,最后时刻,路信也没想明白,林薄为何要杀自己,所以很不甘心,死不瞑目。

  短剑抽出路信的身体时,带出来一滴血。中了寒冰散的路信,照讲血液已经全部凝固,林薄没有注意到这点,剑对着玩偶刺下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混蛋,我杀了你!”**身一颤,一滴血顺着剑尖落在玩偶的嘴巴上。这时候玩偶的表情是张嘴傻笑,血落在了口中。

  “主人,我来!”叙发怒了,两尺长的叙,瞬间开始长大,变成二十尺,接着又变成二百尺。林丙状吓的魂不附体,本能的尖叫一声:“短剑,带我走!”

  手中的短剑突然朝着西边的方向飞了过去,林濒紧的握着断剑,被着唰的一下飞走了。完成变形的叙,变成了一条百米长的金色巨龙,一爪子拍过去。

  眼看着爪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林迸的浑身发抖:“快点,再快一点。”嗖的一声,寒光闪闪的爪子擦着他的头发过去了,叙这一爪子落空了。

  死里逃生的林薄出了一身冷汗,短剑落在西边的山头上时,王啸天看的很清楚,二话不说,上前来抓着他的领子:“走!”王啸天也没想到回冒出一条四爪金龙来,他也被吓的够呛。本打算自己先跑的,一看林便过一劫,赶紧抓着他就跑。

  叙气急败坏的看着两人消失,灵体状态下的叙,自身不具备追击能力。只能看着两人逃之夭夭,气的在原地使劲的扭着身子。

  黑漆漆的藏魂珠悬岗空中,路信发现自己飞了起来,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在地上,路信很想回去,但是藏魂珠带着一股强烈的吸引力,将他拽了过去。

  路信使劲的挣扎,大声的叫喊:“我要回去!”但是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吸进了黑漆漆的藏魂珠内。

  “混蛋这个混蛋!为什么要隔断意念通道?你这个蠢货,你这个笨蛋,你的任性毁掉了我又一次的努力。我至少还要再等一百年,才能找到下一个血脉继承者。”藏魂珠里,龟灵对这路信破口大骂。

  路信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现在的状态用是灵魂状态。龟灵怎么骂他都不在乎了,因为既成事实了,他只能接受。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杀死自己的人为何是林必?

  “乌龟人,你说,为什么是林薄?”路信一脸不解的提问,不弄明白这个问题,他就算是做鬼也不能平息心中的怨气。

  “你问我,我问谁?我怎么知道那个混蛋为啥要杀你?你把他当兄弟,他却要杀了你。这只能说能你是个蠢货,白张了一双眼睛。”

  路信一脸的难过,长长的叹息一声,这时候叙出现在藏魂珠内,举起爪子:“我说,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闭嘴!”龟灵和路信异口同声p吓的缩了缩脖子,低声道:“我说,地上那个玩偶在说话,你们都没有听到么?”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百合娱乐网 博亿发娱乐城 扑克王APP下载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齐发国际娱乐城 永利皇宫娱乐网站 娱乐平台app m88明升
天天娱乐2官方平台 天来娱乐下载 现金投注网哪个最好 亚博无法取钱
亚美娱乐网页 都是玛雅的平台 iis7站群排名查询 app国际娱乐注册
易胜搏体育 世界杯星的排名 九卅娱乐手机版app 金马国际APP
678开彩网 欧亿娱乐下载 天游娱乐 银丰娱乐 汇丰在线
博天下娱乐 拉菲娱乐 诺亚娱乐 博天下娱乐场 伯爵II
彩客网电脑版本 博猫游戏注册 全旺娱乐 合盛娱乐时时彩 恒彩彩票平台
华人娱乐注册 圣亚娱乐 拉菲II娱乐 拉菲娱乐 鹿鼎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