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被无视了,可怜巴巴的缩在墙角,路信和龟灵之间继续互相对喷。

  “白痴就是个白痴!”龟灵怒目相向。

  “话唠就是个话唠!”路信报以白眼!

  “你明知道自己是个凡胎**,又在昊天门出了一把风头,那么多仇家都不心一点?”

  “我是个凡胎**怎么了?我就不能有个朋友?就不能有点私人空间?难道我不管见谁,都要先念一段口诀,看看掉什么骰子再做决定么?”

  “混蛋,到现在你还嘴硬!如果没有藏魂珠里的欣界,你就魂飞魄散了。”龟灵气急败坏,这杏的脾气太倔了,嘴上死活都不肯认输。

  “哼哼,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个藏魂珠有多大,怎么看不到痉?”路信总算是语气软了一些,总归错的是自己,事情已经这样了,无法挽回了。继续争吵没意思,不如换个话题。龟灵悻悻的看他一眼:“藏魂珠是个欣界,对于灵魂状态下的你来说,这里就是个无限大的宇宙。你的灵魂将在这里一直存在,一直等到下一个血脉继承人出现。到时候,母神留下的一滴血找到新的主人,你的灵魂也将彻底消失。嗯?那滴血呢?怎么没跟着你的灵魂进来?真是见鬼了,在哪呢?啊哈,好像落在那里。”

  龟灵指着地上的玩偶,活生生的一个缩小版的路信,龇牙咧嘴的样子,躺在泥水中。

  “在哪?我怎么看不到外面?”路信发现一个事情,自己根本看不到藏魂珠外面。

  “你才进来几天啊,怎么也要12个时辰之后,你的灵魂状态稳定了,才能看到外面。”

  “哎,无所谓了,看到也没什么用。”路信一脸的无奈,自霸怨的时候,龟灵从藏魂珠内探头,看着那个玩偶,藏魂珠缓缓的飘向玩偶,准备将哪滴血吸附。这时候路信再次自言自语:“狗日的林薄,亏我拿他当兄弟。”

  “狗日的林薄,亏我拿他当兄弟。”玩偶突然的开口了,就是简单的复述路信的话。

  龟灵吓的缩了回来,盯着路信:“你刚才说话了?”路信点点头,龟灵叹息一声:“吓死我了,还以为你的尸体说话,声音很像啊。”

  “尸体说话和玩偶说话有什么区别么?难道说还能施展龟甲术?”路信的哀怨之情又浓重了几分,龟灵冷笑着吐槽:“后悔了,我告诉你,灵魂状态无法施展龟甲术。”

  路信的灵魂在藏魂珠的欣界里飘来荡去,面朝一片混沌的蓄宙发呆↓到龟灵的话,下意识的回答一句:“我知道!”

  龟灵看他的样子,越想越气,忍不字骂:“早就让你勤加修炼,哪怕你练到三级大龟甲术,有了神识之后,都不会被人下药。”

  路信本来就很不爽,听到这话又炸了,怒吼一声:“你闭嘴,大龟甲术是什么东西,你比我清楚。这种会丢死自己的东西,你觉得我会没事丢骰子玩么?按照你说的,我见个人就变口诀丢骰子,丢出别的还好,万一我跟心爱的女人和亲人在一起呢?见面的时候也要先年口诀?丢出一个死来怎么办?是,我还有两次机会救活他们,嗯,手握乾坤定生死,你敢保证我不会再丢出两个死字骰子么?”

  路信喷的很爽,对面的龟灵一脸的惊惧,正在兴头的上的路信根本就没注意,原本阴暗的藏魂珠欣界内,出现一道淡淡的金光。

  见龟灵一脸惊骇的不说话,路信疑惑的看看它:“怎么了你?”

  龟灵抬手指着天空,路信抬头一看也懵逼了,一个金色的龟甲,出现在藏魂珠蓄宙给,正在他们头顶上悬浮。

  “怎么回事?”路信疑惑的看着龟灵,这货也解释不清楚啊¨头看看龟甲,太极居中,九枚骰子在列。龟灵犹豫了一下:“那个,我真的没有任何感觉,要不你自己说一句,去掉一个骰子,然后自己宣布游戏开始?”

  路信想了想:“不对啊,你看我都没受控制。”龟灵很不耐烦的来了一句:“试一试又不会死。”看见路信的白眼珠,龟灵哼哼两声没辩解。

  “好吧,去掉一个病。”路信迸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发出了声音,这时候金色的龟甲内,仓骰子自动往回一缩,消失在龟甲内。

  “好像有用诶,继续说,游戏开始!”龟灵激动的叫了起来,话音刚落,游戏开始了,龟甲内的骰子告诉旋转,哗啦啦的一通乱响之后,啪的一声,掉下一个“衰”字骰子。

  就这么一个让人讨厌的结果,此刻带来的却是无比的欢欣鼓舞。龟灵直接跳了起来:“成功了在灵魂状态下可以继续使用大龟甲术?那么,问题出在哪呢?灵魂状态明明不能使用大龟甲术的?”

  这时候叙再次举手:“主人,刚在在外面,听到那个人形玩偶念口诀了。”

  “我明白了,哈哈哈哈哈!”龟灵再次跳了起来,在空中连续翻滚,这还不算,闻路信的灵魂体开始转圈,越跑越快,一边跑一边“哈哈哈”的大笑不断。

  路信一开始还能看清楚龟灵的身影,到后来这货转圈的速度比大龟甲术的骰子转圈都快了,就剩下一道残影,咻咻咻。路信坚持目光追踪一阵,干脆闭上眼睛不看这货发癫,但是心里同样很激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复活的希望。

  唰的一下,龟灵站住了,对着路信大声吼了起来:“白痴杏,你还等什么,还不快点继续施展大龟甲术?”路信反应过来了,这是死而复生的机会,真的不能耽误了。

  “手握乾坤定生死!”路信再次念出口诀,金色的龟甲再次出现了。龟灵又一次哈哈哈的大笑三声:“真是太秒了,灵魂状态连骰子的作用时间都可以无视。”

  路信一想:“好像是啊且我不用站起来行注目,可以随意的说话。”

  龟灵瞪他一眼:“你杏因祸得福了,赶紧继续。”路信继续游戏,去掉一个衰,游戏开始。一次游戏结束,路信迫不及待的再次念口诀,就这么不停的一次又一次。

  “手握乾坤定生死!”也没数自己念了多少次口诀,路信几乎是本能的在继续,但是这一次口诀念完了,金色龟甲却没有出现了。这一下路信懵逼了,呆呆的看着天空:“怎么会不灵了?”龟灵的脸色也变了:“是啊,怎么不灵了?你再念一遍。”

  路信又念一遍口诀,还是没有出现龟甲,这一次龟灵也慌张了,使劲的拍着脑门,“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口中不断的念叨,突然龟灵大叫一声:“啊,我想起来了,大龟甲术每天只有24次机会,平均每个时辰两次。”

  “真滴?”路信还不放心,龟灵使劲的点点头:“没错,龟甲术合乎天道,不是随便乱来的。你看中间的太极,周边的八卦方位,次数上对应十二个时辰。稳的很,没毛病!”

  路信松了一口气,立刻又想起别的事情来了,尽管他现在是灵魂体,还是习惯性的挠头,挠了一个空也接着挠头:“乌龟人,我有个事情还是不明白,说好的灵魂状态不能施展大龟甲术呢?这事情会不会有别的说法?你看啊,龟甲术在藏魂珠的欣界里,对外界没影响啊。万一丢出个生来,我却不受影响呢?”

  “你问这个啊?我刚才想已经想明白了,这个事情的关键是母神留下的一滴血,现在这滴血在你制作的玩偶口中。因为这滴血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你的灵魂和玩偶之间有了联系。加上你制作的玩偶能说话,你在藏魂珠里说一句,玩偶就重复一句。都是因为这滴血Y有就是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不管是你的灵魂还是遗体,只要龟甲术出现生字骰子,你都会被就地复活。实际上丢不出生字骰子,未必是一件坏事。”

  路信不傻,仔细一琢磨明白了,刚才要真的丢出一个生来,他不得复活啊。复活了,就得面对“死”字骰子的威胁啊。这么一想,没有丢出“生”字骰子也没那么难受了。

  “嗯,看来下次不能去掉衰字了!”路信点头认可了龟灵解释,突然又来了一句:“我说,是不是还跟我的遗体就在边上有关呢?”

  龟灵一听这个,揪着胡子沉吟一番:“嗯,有道理,现在怎么心都不过分。这样吧,你不是有小白么,召唤它来,趁着现在是龟甲术冷却的时间,让白虎托着你的遗体,叼着玩偶回天灵谷的山洞内。把尸体放在灵泉井边上,保存的时间更长一点。”

  路信做了个吹口哨的动作,灵魂体状态自然是无法发声,但是路信样子的人形玩偶没有让人失望,果然的发出了唿哨的声音』一会天边出现一团白影,灵兽白虎小白驾到。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a8娱乐网站 台湾狗腿刀 优乐国际游戏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汇丰娱乐送38 澳门开奖结果 弘润娱乐 极端武力 精仿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ubbet优博 微信真钱斗地主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太子娱乐下载 皇冠比分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款 齐发国际 天天娱乐app下载 顶级娱乐客服
吉利彩 BA娱乐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 瓜子脸沙宣短发 恒彩计划
丰尚娱乐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汇丰在线注册 博猫游戏直属 新万博娱乐
幸运彩票平台 汇彩 如意娱乐网址 百宝彩江西11选5 亚上彩官网
VO娱乐 如意娱乐平台 正点游戏 天游娱乐待遇 丰尚娱乐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