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门派开始约束门下弟子,不让他们与昊天门人发生纠葛。修真界门派虽然多,但是三大门派属于旗帜性质的门派,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其他门派。原本盘踞在昊天门附近的三大门派弟子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其他门派见状也都意识到不对,陆续的开始做出反应。似乎在一夜之间,昊天门承受的巨大压力便消失的干净。失去的地盘,也都纷纷回到手中。

  此消彼长,面对各门派的退缩,昊天门反倒开始了高调。门下弟子四出,收拾在附近的其他门派派来的游魂野鬼,此举意外的顺利,恢复了昊天门往日的几分风采。毕竟是曾经的第一门派,底蕴深厚。没有了外部压力,反弹的力度自然极大。一些消息不灵通的小门派,本着来占点小便宜的心态在昊天门附近游动,先后遭到昊天门弟子的阻击,伤亡惨重。

  与路信之间的联系已经断绝了三天,乔欢儿习惯性的依赖,自然深感不安。但是她翻出的飞鹤传书全都又回来了,怎么都联系不上路信。这让她感觉到了不对劲,以前路信就算消失几天,也不会连飞鹤传书都不接收。

  乔欢儿也没心思修炼了,第一反应是路信交给她的嘱托,于是立刻进入天灵谷,发出消息,召集神族人员开会商议大事。孙绾绾留在千机门传道没能回来,孟青青、冯氏兄弟、齐氏姐妹共五个骨干到场。站在神族的宇宙旗下,乔欢儿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我联系不上族长已经三天了,我们是不是商议一下,提前做点准备。”

  “怎么,乔门主担心族长会出事么?”孟青青在神族的实际地位高于乔欢儿,而且很自觉的把神族当成路信的私产,必须看好他留下的产业。

  “出事是肯定出事了,只不过我担心的是有什么事情缠住了门主,也许是被困在什么地方,也许是临时进入了闭关』管怎么说,我们都有责任守嘴灵谷,等待族长回归。”乔欢儿看见孟青青咄咄逼人的样子,心里也很不爽,但是她认为自己是“大妇”,要有肚量。

  孟青青想的正好跟她一样,一听她说闭关,就知道这女人不了解路信的核心秘密。心里舒服了很多,附和了一句:“这么说就没问题了,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们的实列限,以静制动吧。让人去通知绾绾回来,神族门人进入天灵谷,等待路爷回来。路爷不在的时候,我们必须展示出能够保护神族成员的能力。路爷没联系上之前,神族的相应活动暂停好了。”乔欢儿确实比孟青青更加成熟一点,阅历也多。她说的话,孟青青想反驳也找不到破绽。

  在场的人都是路信最坚定的脑残粉,即便是冯熊这个曾经的恶棍,现在也是神族理念的坚定信仰者。“我建议,收律员进山谷的同时,派人去打探修真界最近的消息。如果路爷确实被羁绊了,应该与昊天门有关,也可能与三大门派有关。”冯熊提出建议,众人没有异议。孟青青站起道:“我对千机门的情况最熟悉,我回去一趟,把绾绾叫回来,顺便打探一下消息。”冯虎也站起道:“那我走一趟青囊门打探消息。”

  乔欢儿站起严肃的开口道:“有备无患不是坏事,大方向就这么定下了,收缩神族的力量进入山谷,我回去了解一下,最近修真界有什么异动。”

  孟青青和冯虎先行离开,乔欢儿交代齐氏姐妹和冯熊:“你们三个留下,接待陆续到来的成员。一定把他们都安抚好,天灵谷的阵法是路爷留下的,一般人奈何不得。”

  这时候一号等人也出现了,她们的身份特殊,从来都把自己当成路信的私人财产。路信就算不在,她们就算是死也不会任人调遣。看见似乎有事情发生,为首的一号上前来拦浊欢儿:“出什么事情了?”

  “你们有办法联系的上路爷么?”乔欢儿迸最后一丝希望问了一句,其实就没指望她们。一号曳:“我们没有办法联系主人。”

  乔欢儿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一号陷入了沉默,良久才道:“我知道了,我们会守好山谷入口,密道入口也交给我们来守护吧↓非我们死了,没有人能踏入山谷和密道。”

  密道那个地方,乔欢儿现在也不能随意进入,需要路信的同意。对此,她也没有任何意见,心里虽然有那么一点不舒服,却没有表达出来。现在这个局面,她没时间想太多。

  千机门外的一片空地上,孙绾绾正在进行每日一次的神族道理宣讲。又一次的宣讲结束之后,孙绾绾看着那些离开时依依不舍的弟子和门人,心里很自豪。

  神族的理念对于各门派那些地位不高的弟子而言,有个巨大的感染力。作为孙慕仙的女儿,孙绾绾挖千机门的墙脚,心里也没太大的压力。孙绾绾不是对千机门没感情,只是觉得孙慕仙和卞玉的做法,实在是有忘恩负义之嫌。

  因为孙慕仙和卞玉的放纵,孙绾绾的宣讲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最初几个听众很快发展到一百多人。这个成绩孙绾绾还是很满意的,她也不说来发展成员,只是说一些结盟的话,算是给老爹留一点面子吧,实际上最近两天,神族在千机门又发展了十几个成员。

  林本在人群外面已经很久了,很耐心的听完了孙绾绾的宣讲』能不说,这一套理论很有诱惑性。如果是以前的林薄,会毫不犹豫的相信她的说法。但是现在不可能了,经历过手刃路信这一壮举的林薄,已经充分品位到特权带来的好处,你让他怎么放弃?

  人群渐渐散去,林薄留在原地没动,孙绾绾很容易就看见他那张笑脸。

  “没想到,你会来!”孙绾绾现在就想一个传道者,看见任何一个人,都想传道。

  “我也没想到,你的宣讲充满了力量,很有感染力。”林宝着回答,迈步上前。

  “你搞错了,不是我的宣讲有感染力,而是信提出的这些道理本身有感染力。”孙绾绾没有居功,林饼到“信”二字,脸上的笑容稍稍扭曲,狰狞偶露。

  “是么?如果方便的话,去想请你看点东西。”林崩旧在笑,只是他的笑容里面,带着一种让孙绾绾很不舒服的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孙绾绾对路信的理论很有信心,决定要挽救这条迷途的羔羊。

  “怎么,在这里不方便么?”孙绾绾眉头微微皱起,林贝在眼里,心中暗暗赞叹。真不愧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皱眉的样子都是如此的迷人。

  “怎么,你要我发誓不会伤害你么?”林辩就准备好了套路,举起手做发誓的样子。

  孙绾绾真的没想过林贬伤害自己,也不认为他现在是自己的对手。关键还是怕他纠缠不清,见他如此便微微沉吟:“能说说,你打算给我看什么东西么?”

  “不能明说,但是我可以告诉,这东西跟信有关系。我在前面的翠柏峰等你半个时辰,来不来在你,时间一到我就会离开。”林宝了笑,转身跃起,御剑而飞。这把苏云天送的短剑,真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宝。有这把短剑在手,林薄甚至可以做到偷袭杀死元婴期的高手。关于这一点,在昨天林毖经验证过了,一个义刀门的元婴期高手,在昊天门附近成为了试验品。林摈为苏云天内弟子的身份,现在已经得到了昊天门四大高手的承认。

  清理了昊天门周边各门派的游魂野鬼之后,苏云天看到了三大门派的软弱,决定拿千机门做文章,杀鸡儆猴。给天下的门派看看,曾经的天下第一昊天门短暂的低潮后又回来了。

  林贝此的目的,就是要把孙绾绾引开,免得被波及。至于千机门上上下下的死活,跟林毙关系么?孙绾绾就不一样了,一直是林蹦中的女神。在千机门,两个女人是林鳖想得到的,首先是孙绾绾,其次是孟青青。前者是念兹在兹,朝思暮想。后者是被林薄当做路信的女人,因为金龙的出现,没能侮辱路信的遗体泄愤,林滨得拿路信的女人泄愤会很开心。至于过去在孟家的日子,林被直就没放在心上,草芥一般的凡人也算人么?既然不算人,自己还有必要在乎什么情义么?如果不是怕遭致非议损害形象,林薄甚至不介意亲自动手,杀光匠镇那些“垃圾”。

  孙绾绾不情愿与林毙任何瓜葛,但还是被他的说辞打动了。跟路信有关的东西,怎么会落到他的手里呢?孙绾绾的心思有点乱了,看着林薄的离开,很是犹豫要不要走一趟。

  路信在孙绾绾心目中的地位太重要了,孙绾绾还是没能抗拒林豹出的诱饵,决定走一趟翠柏峰,看看林避拿出什么东西来。反正林辈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孙绾绾如是想。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扎金花棋牌游戏 明发娱乐app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万博体育安卓
狗腿导锐霸 利来娱乐app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万豪国际娱乐网站
bodog备用网址 优乐娱乐国际 世界杯下注网 王牌国际娱乐
天天娱乐 城博国际app 亚博体育国际 国际足球最新排名
玛雅娱乐平台 周松金铃 亚博体育二维码 蓝盾在线娱乐下载
聚富彩票网平台 天易娱乐彩票 丰尚娱乐彩票 新凤凰彩票注册 亚洲彩票博览会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丰尚娱乐信誉 天游娱乐 银豹娱乐官方 百彩网
圣亚娱乐开户 在线娱乐平台 黄金彩票网站 拉菲平台 澳利娱乐开户
速彩娱乐 亿游娱乐注册 如意娱乐官网 568彩票 大富豪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