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无疡的路信只能用笨办法,一天一天,一次一次的施展大龟甲术。每一天都有希望,但是希望这个东西就是那么奇怪,当你高度期盼某一件东西时,往往未必能如愿↓所谓,世间之事,不如意者十之**。

  无法使用命骰,路信每天要做的就是用完24次机会,然后学习龟灵教给他的知识,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打发世间,灵魂体状态也不需要休息。山洞内充裕的灵气,滋润灵魂体朝着茁壮强大的方向发展。

  有一个事情路信很奇怪,于是在这一天的24次机会用完后,特意问了一句:“乌龟人,我那具遗体,为何始终敝原来的样子,没有腐烂变坏?看着依旧栩栩如生。”

  龟灵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一大片山区的主灵脉,这里的灵气滋养着整个山脉里大大小的灵脉。遗体放在住灵脉边上,多了不敢收,两百年不坏可以保证。你那遗体,已经趋于完美,弃之不用太可惜了。留着吧,你丢出一个生来,灵魂附体,遗体也直接复活了。”

  得到答案,路信又安静了,没有继续跟龟灵聊天的**。对此,龟灵无语的耸肩,这家伙现在有怨气,龟灵很清楚≌例一挥手,放出今天学习的知识,龟灵出去泡澡。

  井口一带出现了奇异的画面,靠着井边的是路信的遗体,瞪着眼睛继续死不瞑目。排排坐的是路信缩小版的人形玩偶。一条长着两个爪子的黑蛇,趴在井沿打瞌睡,再上一点,一条四个爪子的金蛇,遗龟灵的腰带,在那里一下一下的晃悠。再往上,就是龟灵飘在那里,翘着二郎腿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顶端则是藏魂珠,仿佛被固定在虚空中。

  藏魂珠里的路信灵魂体很快就想明白了一个事情,什么叫遗体趋于完美,弃之不用太可惜了♀都是胡说八道,龟灵这么干就一个原因,让路信记租次教训。在藏魂珠里呆着,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遗体。

  藏魂珠内是个欣界,天空总是灰蒙蒙的,仿佛宇宙混沌未开的形态。每次施展大龟甲术,四射的金光照亮了局部,更能衬托出这个欣界的大。谁能想到,拳头大小的藏魂珠里面,是一个世界呢?大龟甲术那个二十五米直径的乌龟壳,很大吧?在藏魂珠内出现时,比起整个欣界,那真叫沧海一粟。

  在这个永远是灰蒙蒙的欣界里,没有日落日出,如果不是每天龟灵准时来告诉他冷却时间到了,路信都不知道新的一天开始了。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路信根本就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开始他还能去记天数,但是每天的学习之后,知识充满了灵魂体,关于过去了多少天数的记忆消失了、试了几次之后,路信放弃了,就这么没有日月的过下去。

  叮的一声,又一次大龟甲术结束之后,这一声很刺耳。龟灵的脸上带着微笑:“恭喜,升级了♀是新的口诀。”这就意味着一千次的大龟甲术达成了。

  “已经四级了么?真是见鬼了,我居然一次生都没有丢出来。”路信挠挠头,灵魂体状态毫无感觉,这不过是一个习惯动作。看见这家伙对于升级似乎并不喜悦,反倒在懊恼没有丢出一枚生来,龟灵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如果不是心中有一个复活的执念,这个家伙就算是灵魂体状态,也会发疯的吧?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太过分了?

  短暂的内疚后,龟灵还是举着一条竖着的条幅:“请看!”路信扫了一眼,上面有一行字:“三界内外任独行。”点点头:“记住了,有个问题很好奇,这口诀该有个说法吧?”

  龟灵点点头:“如果你现在不是灵魂体状态,三界内外,你都可以去,只要你想!”

  “为什么?我该怎么做到?”路信又问了一句,其实一直很好奇,只是没想起来问。

  “二级龟甲术,你得到了神力。三级龟甲术,你能得到神识,四级龟甲术,你得到神行。五级龟甲术,你将得到神体,从此无所不能,因为练成了五级龟甲术,你就无限接近神了。嗯,日常生活还是一个凡人。”龟灵最后补了一句,路信想了想:“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练成五级龟甲术,我还要像正常人那样过日子,但是我可以决定自己的生死。”

  龟灵曳:“你错了,练成了五级龟甲术,你不仅仅可以决定自己的生老怖,还可以决定别人的生老怖。神识,可以帮助你窥探三界,任何只要想对你发起攻击者,你都能提前察觉到。只要在这个大陆上,你想看哪个地方的事情,都能看的到。简单来的说,神识就是神的视角。神行则更简单了,只要你想去的地方,都可以在一个呼吸内达到。神体,任何形式的攻击都可以免疫。”

  路信听到这里,很自然的问了一句:“包括大龟甲术的死字骰么?”

  龟灵曳:“大龟甲术,无解⊥算是神,除了灵魂体状态,一概无解。唯一的特权就是,在施展龟甲术的时候,可以自由活动和说话,不再被强制行注目礼。还有,你想杀谁,也只能用龟甲术来实施。”

  “行了,我知道了。”路信进入沉默,却始终无法平静。一千次过去了,练成第五级要一万次』管怎么说,继续努力吧,未来的四百一十六天。

  又是一年的清明节,山间小路上,一瘸一拐的孟青青拎着一个篮子,没有看见路信的尸体,只能取了一些衣服,在浣母的坟边上立了一个衣冠冢。祭拜之后,孟青青没有着急离开,坐在坟前看着那对坟茔,自言自语:“信,一年过去了,或者说我坚持一年了。对不起,父母还在,我不敢下去陪你。你一定要等着我,千万不要一个人过奈何桥,更不要喝孟婆汤。因为那样的话,你就会忘记我。”

  百丈崖上,林辈在祭拜,这一年的林扁气风发。千机门的资源,加上他从孙绾绾手里得到的灵元渡,顺利的筑基,朝着登入仙班的道路又进了一步。如果不是天灵谷那个恶心人的地方存在,林鄙以说没有遗憾了。

  看着在山间小路上艰难前心孟青青,林薄的嘴角露出狠毒的狞笑。每次看见这个女人的惨状,他的心情就会好一些。千机门的匠镇总管,很认真的执行了林薄的指令♀个女人,只要一天不干活,她就会挨饿。可惜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没有生过病。上一次被打断腿,她第二天照样拄着拐杖出来干活。从这个事情上看,林惫是很佩服这个女人的。

  佩服归佩服,并不妨碍林丙到孟青青之后,站在路中间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她。小路很窄,孟青青被拦住了去路,抬头用平静的眼神看了一眼林薄,还有他身后跟着的两个女弟子,没有主动说话。

  “千万别死哦!”林薄得意的笑了,特意提醒了一句后,仰面哈哈大笑。

  “门主,这个丑女人怎么得罪您了,要不要我们教训她一顿。”身边的一个女弟子笑着开口问一句,林豹身啪的一个巴掌扇过去:“少多事,她的事情,谁也不许管。侮辱她,你们还不够格。”说着林边到孟青青面前:“我给你个机会,跪下来给我磕头,说一句路信猪狗不如,我就让人放过你,不在为难你,并且帮你治好伤。对了,青囊门有一种丹药,抹在脸上可以去掉你脸上的疤痕,可惜了,你的鼻子少了一截。”

  孟青青面无表情的站着,眼神里充满了不屑,沉默以对。

  林雹着她看了好一会,没尤到任何答案时,呵呵呵的笑了笑。转身招呼两个女弟子,没有任何举动便走了。回到匠镇的孟青青,知道今天要出一点事情,有足够的心里准备。果然,走进匠镇的街口时,一群乞丐围了上来,孟青青二话不说,掏出一把剪子,摘下脸上的面纱。对着这些乞丐声嘶力竭的怒吼:“来啊,有本事就杀了我?”

  “这个丑女人,长的像鬼一样,打她!”乞丐们不敢上前,用手里的土块砸孟青青。

  雨点一般的土块砸过来,孟青青站着不动,也不躲闪,就这么盯着那些砸她的乞丐。

  看着她恶鬼一般的脸,那些乞丐砸了一会便一哄而散。远处的一双眼睛,闪过一道狠厉的光芒,孟青青抬眼看过去,这是匠镇的管事。林薄的狗腿子。

  看着一身是土的孟青青,管事露出满意的微笑,转身缓缓的走了。背着手,在街上横行。

  天灵谷内,乔欢儿站在宇宙旗下,看着山谷上的一方天空,喃喃自语:“一年了。”

  过去的一年,天灵谷内的神族成员们,修为进步很快。路信留下的灵元渡,帮助十三个弟子筑基成功。但是对于乔欢儿来说,这些没有太大的意义。

  郑瑶了过来,可心跟在后面:“门主,可心快要筑基了。”乔欢儿回头,冲女儿一笑:“可心,干的不错。”说着话,突然盯着郑瑶道:“你也快有突破了吧?”

  郑瑶点点头:“嗯,最多半年吧,我将迎来天劫。现在的已经不怎么闭关了,专心准备应对天劫的法宝。”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一元中购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明升手机下载 最新国家队排名
真人视讯 太阳城官网申博 优乐国际娱乐城app
日博365客户端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玛玡娱乐 pp真人开户
利记官网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扑克王app 12bet手机登录
扑克王app推广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王牌娱乐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尊龙彩票下载 如意娱乐提现 天游娱乐贴吧 北京幸运快艇漏球记录app
丰尚娱乐主管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娱乐彩票 稳定彩票平台 600万娱乐平台
高盛彩票登陆 注册彩票网站 天游娱乐主管 天游娱乐注册 东森投注aPP
银豹娱乐登录 正点游戏 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 多彩网彩票 彩票老品牌信誉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