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外面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伸手不见五指。乔欢儿靠在旗杆上席地而坐,闭目养神。耳边响起一声唿哨的时候,陡然惊觉,站起来四处张望,黑暗之中视力不远,什么都没看见。还以为自己看错的时候,天空中传来翅膀的风声,一只白虎滑翔而落的影子。

  乔欢儿仔细的辨认,疑似是路信的坐骑白虎。确定的瞬间,乔欢儿有种浑身毛孔都炸开的感觉,死死的盯着白虎落下的方向,不知不觉的已经泪流满面。艰难的等待,似乎要看见希望的黎明了。

  白虎落地的地方,正在半山腰上,那里是进入秘境山洞的石门。闭着眼睛在山谷里都不会搞错的乔欢儿,这一刻觉得心都要跳出胸腔了。顾不上擦眼泪,一个跃步百余米,连续三个跃步,总算是看见了模糊的影子。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正在伸手抚摸白虎的脑袋和颈子。这只白虎,开心的扑在这个人的身上,就像一条忠犬在迎接主人的回归。

  距离不过百米,乔欢儿的双腿却有千斤沉重,怎么都迈不动步子。眼泪模糊了视线,一直到身前站着一个人,用极为熟悉的声音说话:“欢儿,我回来了!”

  “爷,这么长的时间,您都去哪了?我等的好苦啊!”乔欢儿泣不成声。

  “没去哪,就在山洞里闭关。”路信的解释也不算错,乔欢儿听了只是兴奋的低声道:“我就知道,爷一直在我身边。不是爷,昊天门的人早就打进来了。”

  天空中有人在腹诽,这明明是我的功劳,你怎么能算在那个臭杏身上?路信意念传讯:闭嘴,乌龟人k我磴是吧?)

  “好了,你先我给拿套衣服来换一下。”路信拍拍她的脑袋,满眼的温柔。

  “随身带着呢,就怕爷突然来了,没有换洗的衣裳。”乔欢儿从戒指里取出一身新衣服,伺候路信换了,这时候山谷内的人听到了动静,纷纷围拢过来,仰面看着路信,如同在看天边冉冉而起的朝阳。

  红日初升,霞光万丈,天灵峰顶,一个矫健的身躯面朝东方,迎接一个新的黎明。身前,是跪倒一片的天灵门众,身后,是昂首挺胸的神族成员。身边,则是人比豢的乔欢儿,还有一个恨不得吊在身上的齐可心。

  路信只是站在了天灵峰顶,一切都发生的根本性的变化。负责在天灵门监视山谷的昊天门人苏九天,远远的看见路信的声影,二话不说就跑了。

  “欢儿,这里交给你了,我要去一趟匠镇。”路信看都不看那些跪在地上的天灵门人,这些带路党看见路信的那一刻,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

  “爷,您只管去,这里交给奴家。”乔欢儿行含泪,微微欠身万福,伸手抱下可心。

  “各位,走了!”路信回头一笑,拱手作别。身后众人深深躬身长揖:“送族长。”

  白虎已经在头顶百米高处盘旋,路信一跃而起,半人半神的路信,跃起百米轻而易举,落在虎背之上,白虎发出一声长啸,振翅远去。今非昔比,大规成的路信,就算白虎急速飞行,也不会冻成狗了。神体带来的好处,就是寒暑不侵。

  晨光初现,朝露犹在。匠镇的早晨,太阳刚刚越过对面的山头。

  河边的浅水区,孟青青跟往常一样,正在洗衣服。这样的生活,她已经习惯了⊥累一天,换然家三口的所需的食物。曾经嫩葱一般的手上,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腿上的伤,因为长时间站在水里洗衣服,阴雨天来临时会疼。

  所有痛苦对于孟青青来说,都不是不可以忍受的。只要她低头看一眼绑在胸前的玩偶,听它小声的说话,或者唱一首荒腔走板的歌,一切负面影响都会消失。

  但是今天,孟青青很上心,早晨起来的时候,玩偶不会说话了,也不会唱歌了∠青青知道,元气石的能量耗尽了,现在她多了一个目标,攒够灵气石,换一枚元气石作为玩偶的能量离这个目标,暂时还有一段时间的距离,这段没有“信”在身边的日子,可能会很难熬∠青青一再告诉自己,我要咬牙坚持下去。

  直起身子,伸手锤了锤腰背,孟青青继续低头洗衣服。丝毫没有察觉到,浅水区一带洗衣服的大姑娘斜妇都跑了个干净,也没有察觉到,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她太专注了,每天要多洗十件衣服,才能悄悄的攒下一个灵气石。

  一滴水落在了孟青青曾经娇嫩,现在呈现小麦色,略显粗糙的颈子上∠青青抬手擦了一下,奇怪的自言自语:“下雨了么,这雨点怎么是热的?”陡然惊觉身后有人时,孟青青就像受惊的兔子,往前一步,站起回头,看清楚身后的来人,不觉呆滞,泪眼模糊。

  是梦么?不是?是G的,一定是在做梦,哎呀,衣服,衣服被水带走了,孟青青准备去追,却怎么都迈不动步子,依旧呆呆的看着身后那个泪流满面的人。无数次的梦里,孟青青被他拥在怀里,惬意的耳鬓厮磨。无数次醒来,湿了枕巾,眼前成空。

  孟青青希望这个梦不要醒,一直继续下去。信又来了,将我抱在怀里,在耳边低声说话:“青青,对不起,我来的太晚了。”

  我的样子那么丑,一定把他吓哭了,信,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啊?突然有一种梦境成真的感觉时,孟青青眼前一黑,支撑着她坚持的信念,本以为是一个梦想,这一刻无比的真实。心头激荡不已,想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胸口似乎被千斤的巨石压着∠青青悲喜交加的晕了过去。路信抱起孟青青,踩着冰凉的河水,走到了岸上,大步朝着孟家走去。至于河水里的衣服,那才值几个钱?

  岸边的斜妇大姑娘们并没有走远,那个丑女人一定是在装晕。白衣胜雪,金冠玉带,颜值爆表的大帅比,迸那个丑女人,一往情深的看着他的样子,眼睛里再没有被人。这些斜妇大姑娘们,看在眼里,心都化了,哪怕看我一眼也是好的嘛⊥算认出他是路信,也没有一个人肯移开一下眼睛。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金色的龟甲,巨大的如同天空的盖子,遮蔽了整个匠镇的上空。当金光撒向每一个角落的时候,匠镇的人们都站了起来。床上躺着的老弱病残站了起来,正在干活的男人们站了起来,忙活家务和生机的女人们也站直了身子,所有人都在向着金色的巨大的龟甲行注目礼。匠镇的人们并不知道,不仅仅是匠镇的人,以路信为圆心,直径1562500米的范围内,所有人都在做同一件事情,那就是站直了身子,面朝金色龟甲行注目礼。无一幸免,谁也逃不掉的大龟甲术。

  此时此刻,在龟甲术的作用范围内,路信就是神!

  千机门主的卧室内,早晨醒来的林薄,按住身边的女弟子压了上去。这个女弟子的容貌,有七分孙绾绾的风采,因此看上去深得林薄的喜欢。实际上林薄不过是拿她当一个采补的鼎炉罢了。正在晨练的林薄,光着身子,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除了脑子还能动,别的什么都做不了的事情,林迸痿掉了。对面的女弟子也是一辆的惊惧,光溜溜的站在那里,两人都在做同一件事情,站直了身体,看着窗外远方的天边,那里金光闪闪的是一个巨大的龟甲。

  林贝见龟甲的瞬间,吓的魂不附体,即便是龟甲术正在进行,林辈差点晕了过去。

  金色龟甲的出现,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路信回来了。他不是死了么?该死的;个死人,怎么能再次出现呢?我亲手杀死的他啊!林痹子里一片混乱。

  路信怀中的孟青青也站了起来,不过她还在做一个美梦,逼着眼睛不肯睁开,生怕这个梦会就此消失∥里的自己,恢复了昔日的容颜,酗盈盈的站在路信对面,青衫雪肌!

  金色的龟甲内,龟灵不再出现,路信凭借意念发出指令,一枚“愈”字骰子出现在空中。龟甲消失,整个匠镇都炸了窝。有伤的,生病的,全都不药而愈。整个作用范围内的人,都炸了窝,脸上的瑕疵不见了,身上的疤痕也没了,所有人都发现自己好看了许多。

  林薄却没心思注意这些,恢复身体控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一个字“跑!”

  胡乱的套上一件衣服,不理床上依旧光着身子喊他的女弟子,林本出窗户,御剑狂奔。

  孟青青还是不敢睁眼,尽管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上所有的伤痛都不见了,脚也好了,却怎么都不敢睁开眼睛,她怕这就是一个梦,睁开眼睛一切都会消失。

  一直到耳边有个刻骨铭心的声音说了一句话:“青青,这,不是梦!我回来了!”

  孟青青鼓起勇气,睁开了双眼,梦境成真。

  三五中文 www.hedgefundresearch.cn
 
网站地图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爱拼国际娱乐 龙虎赌博原理 bbin娱乐线路检测
优发手机版网址 足球最高几星 365棋牌游戏 宝盈娱乐客户端
利澳国际娱乐登录 齐乐娱乐国际城平台 朴克王app 神卅娱乐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金马国际app 齐发国际娱乐城
加拿大大小单双预测app 都是玛雅的平台 齐发娱乐国际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人体色图 久久视频在线 欧美三级电影 手机成人 一本道综合久久免费
欧美色情片 五月婷婷六月丁香动漫 色图网站
在线成人视频 免费播放器一 五月色播影音先锋 成人五月花 bbw videos 欧美老妇
日本色情电影 淫女收容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