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正上方穹顶处的‘虚日’已经熄灭。

  一根巨大的石柱下,巨石围墙圈起了七八亩大小的院子。一座黑色的堡垒紧依着石柱矗立,

  大片的夜光苔藓和藤萝附着在堡垒的外墙上,幽蓝色、淡绿色的荧光照亮了整个院落。更给这座小小的石堡增添了几分古老、沧桑的气息。

  院落正门后,两个负责值夜的牛族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酣畅的打着呼噜,两柄粗铁打造的车轮大斧胡乱的丢在手边。

  两头灰岩蜥蜴不紧不慢的顺着墙根绕着圈儿,每次它们爬过两个牛族人身边时,琥珀色的眸子都会森森的瞪他们一眼,不耐烦的吐一吐长长的信子。

  石堡的正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身材瘦削的巫铁走了出来,两头灰岩蜥蜴快速的爬了过去,亲昵的用信子舔了舔巫铁的手掌和脚背,继续绕着墙根转起了圈子。

  看看两个酣睡的牛族人,巫铁咧咧嘴,小快步绕到了石堡后面。

  这里有一块亩许大小的校场,沙石地上到处散乱着各色粗笨沉重的器械,有石锁,有石鼎,还有带着长长锁链的大石球。其中最大的石球,比巫铁还要高出一大截。

  小心脱下身上细麻制成的贴身小衣,巫铁光着膀子,站在校场正中,咬着牙,缓缓的挥动胳膊腿儿,带着几分生涩,慢吞吞的打了一套拳脚。

  短短一刻钟后,汗流浃背的巫铁气喘吁吁的倒在了地上,白皙的皮肤下一根根青筋凸起,好些青筋剧烈的蠕动着,浑身肌肉痉挛,剧痛让他眼前发黑,他紧紧的咬着牙,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痉挛持续了好一阵子,好几次巫铁差点痛得昏了过去,但是他咬着牙,硬生生的扛了下来。

  等得剧痛缓缓退去,巫铁挣扎着站起身来,挑选了校场上最小的一个石锁,紧紧将其抱住。

  闭上眼,咬紧牙,浑身肌肉绷紧,巫铁压榨出了身上最后一丝力气,浑身剧烈的颤抖着,这个几乎有他身躯一半大小的石锁却纹丝不动。

  努力了许久,最后一份力气耗空,巫铁猛地坐在了地上,双手无力的耷拉着,脑门重重的在石锁上碰了一下。

  “有些事情,并不是说努力了就一定会有成果。”一个带着几分沙哑,语调格外温和的声音从校场边缘传来。

  身高五尺左右,狼头而人身,穿着一件细麻制成的宽敞长袍,浑身灰色的毛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灰夫子背着手,手里握着一卷皮质的书卷,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巫铁身边。

  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灰夫子伸手摸了摸巫铁满是汗水的脑袋,沉声道:“太平……我记得,我对你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他独特的,不可取代的价值。”

  巫铁抬起头来,低声咕哝道:“但是,我们要找到实现自己价值的正确的道路!”

  “没错,正确的道路!”灰夫子微笑着:“而我,只是一次次的见到,你在错误的道路上浪费精力。”

  “我……”巫铁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憋着一口气,恼怒的低下了头,狠狠的在石锁上砸了一拳。

  拳头很痛,巫铁咬着牙,极力的不让自己露出痛苦的神色。

  “相信我,武力并不是唯一的力量。”灰夫子抬起头,头顶数百米处,黑色的穹顶压抑至极,距离‘虚日’亮起的时间,却还有好久,好久……

  “既然你的精神这么好。”灰夫子笑着坐在了巫铁身边,用手指在沙石上写出了一长串的字符:“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解几道算术题,也是好的。”

  “还有,这首诗歌,我觉得极美,解完了题,你跟我背熟它!”

  蓝色、绿色的幽光中,一颗毛发茸茸的狼头摇头晃脑的,轻轻摇摆着手中书卷,带着一个俊俏的小少年轻声的诵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可是,夫子……什么是杏花?我从未见过!谁也没见过!”静谧的夜里,响起了少年恼怒的抱怨声。

  “可是,太平……杏花,它是一定存在的!”灰夫子温和,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幽幽响起。他充满憧憬的喃喃自语:“多美的意境啊……杏花,那是一定存在的!”

  ‘咔、咔’几声响从穹顶上传来。

  直径三十米左右的‘虚日’从正中亮起了一点红光,渐渐的,红光向四周扩散开,一个小时后,整个‘虚日’彻底亮起,温煦的红光照亮了方圆数里的巫谷。

  昨夜里,从四周矿洞、坑道中随风吹来的潮气浸润了地面。

  ‘虚日’的红光让巫谷的温度快速上升,水汽蒸发,地面上就蓄起了高有数米的白雾。

  巫铁捏着一个煮熟的大肉菇,站在院门的哨楼上向四周打量着。

  巫谷内,横七竖八、乱糟糟的石屋群中响起了尖锐的呼喝声,更有皮鞭的鞭挞声传来。

  三五成群的灰矮人大声的叫嚣着,挥动着鞭子将大群大群的岩石侏儒从石屋中赶了出来。两个牛族人为首,带着七八个灰狼战士,押送着一群岩石侏儒,将一筐一筐煮熟的白菇送到了院子外。

  岩石侏儒们列队走过,挨个接过一个白菇,面无表情的将滋味苦涩的白菇快速的吞了下去。

  短短半刻钟后,巫家所属的千多个岩石侏儒就扛着各色工具,在数十个灰矮人的押送下,列队向巫谷外的一座矿场行去。

  没多久,随风就传来了‘叮叮当当’的敲击声。

  一头灰岩蜥蜴欢快的爬到了巫铁身边,抬起头来看着巫铁手中的大肉菇。

  巫铁看了看矿场的方向,撇撇嘴,向站在门口抱着一大筐食物大吃大喝的两个牛族人哼哼:“你们说,今天那些可怜的侏儒奴隶会死几个?”

  两个牛族人龇牙咧嘴的笑了笑,他们的笑容中满是对巫铁这个小主人的敬畏,却又有一股异样的嗜血气息弥散而出——‘肉’,一个牛族人挥动着拳头,含糊的咕哝了一声。

  巫铁心里一阵腻味。

  他将手中的大肉菇塞进了灰岩蜥蜴张开的大嘴中,这头体积足足有巫铁三个大小的灰岩蜥蜴欢快的摇摆着尾巴,叼着大肉菇快速的蹿下了院墙。

  灰夫子握着书卷,一步三摇晃的走了上来。

  他看着跑出了老远的灰岩蜥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所以,你不适合修炼!你父亲,还有你的三位兄长……他们绝对不会浪费一丁点食物!”

  “包括那些可怜的侏儒奴隶?”巫铁撇了撇嘴,只觉嗓子眼里一阵酸水翻了上来。

  “起码你的父亲和兄长,没有碰过他们……”灰夫子摊开了双手,他严肃的看着巫铁,用力的摇了摇头:“太平……你父亲给你起了这个字号,是希望你一世太平……这并不代表……”

  巫铁转过头去,看着矿场的方向,倔强的说道:“你要说我软弱么?我可没有……”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每个人都要适应残酷的律条!”巫铁犹如绕口令一样嘀咕着:“所以,我想要修炼,你们却说,我找了一条错误的道路!难道,背书就能够杀死敌人么?”

  正对着院门,相距三里多远,离地百来米的岩壁上,一个直径十几米的岩洞中,一头块头足足有巫铁四五个大小的灰岩蜥蜴猛地蹿了出来。

  一头身高几近两米的青狼战士坐在灰岩蜥蜴背上,右手高高举起一根粗铁长矛。

  一颗头颅被插在长矛上,青狼战士挥动长矛的时候,龇牙咧嘴的头颅上凌乱的长发舞动,露出了一张满是虬髯的粗犷脸庞。

  “胜!”灰岩蜥蜴稳稳的在九十度垂直的岩壁上停了下来,青狼战士站在蜥蜴背上,发出了一声高亢的长啸。

  又是三头体型硕大的灰岩蜥蜴从岩洞中窜了出来,三头青狼战士咧开嘴放声大笑。

  急促的步伐声中,二十几只猛毒猎蛛犹如一阵潮水从岩洞中涌出,每一头猛毒猎蛛的背上,都坐着一个肌肉虬结的灰矮人战士,他们兴奋的挥动着大锤子,在四周岩壁上砸出了大片火星。

  四个身高近丈的牛族战士扛着大板斧,慢悠悠的从岩洞中走出。

  远远的看到了巫家石堡,四头牛族战士猛地打了个响鼻,硕大的纯金鼻环晃荡得好不开心。

  在四个牛族战士身后,一条水缸粗细,足足有二十几米长的岩蟒慢悠悠的游了出来。巫铁的父亲巫战双手抱胸,盘坐在岩蟒的头顶,顾盼之间颇见豪气。

  巫金、巫银、巫铜,巫铁的三位兄长,身高几乎和巫战一样超过两米的彪猛汉子站在岩蟒背上,隔着老远的距离就朝着巫铁大声的笑着。

  “哈哈哈!”巫金一跃而起,带起一道狂风从岩洞口一跃而下,双足重重的落在地面上,大踏步的向巫铁跑了过来。

  三里多远的距离,巫金只用了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狂奔而至,他一步就跨上了高有五米的围墙,张开双臂,用力的拥抱住了巫铁。

  “哈哈,太平!和我们家做对了这些年的熊家,这次总算是被我们灭族了!”巫金大笑着,从背后解下了一个硕大的皮囊,从中掏出了好几本残破、古旧的兽皮书卷。

  “真想不到,熊家居然也有书本传承!”巫金瞪大眼,将几本书卷递到了巫铁的面前:“想不到吧?我们认识的字不多,这里面还都是一些弯弯绕的怪字儿,你看看,喜欢不?”

  一旁的灰夫子眼睛骤然亮了,嘴角隐隐有口水流了出来。

  巫铁盯着几本书没吭声。

  这不是他想要的礼物。

  这才不是他想要的礼物。

  他的眼前,还残留着青狼战士长矛上那个人头的影像。

  他还记得三年前,这个虬髯大汉,熊家的家主熊虎,曾经带着一群战士突袭巫家,巫战带着巫金、巫银外出狩猎,留守家中的巫铜重伤,差点没被杀死。

  “你们就带了这么几个人回来?”巫铁没看那几本书卷,而是看向了巫战等人带回来的家族战士。

  他记得清楚,半个月前出发时,巫战等人带走的战士可是眼前的数倍之多,巫家可是倾巢出动了。

  “熊家那边有一千多个矿奴,还有好些投降的战士要看守,还有这么多矿洞、农场。”巫金将书卷递给了一脸喜色的灰夫子,大咧咧的说道:“所以,留下了一些人手在那边。好些东西都要好生打理哩!”

  巫战带着队伍来到了院门前,笑着向巫铁挥了挥手:“太平,把库房里的好吃的好喝的都拿出来!”

  巫战踌躇满志的笑着:“吞掉了熊家,花费点功夫把他家的力量合并进来,嘿,眼馋黑风谷已经好些年了嘿……那可是一片肥的流油的好地!”

  “好好庆祝一下!”巫战用力的挥动拳头,大笑了起来。

  一众返回的巫家战士都欢快的笑着,几个牛族战士笑得浑身肌肉乱颤,身上好些刚刚结痂的伤口猛地崩裂,一道道血水流了出来,他们却浑然若无其事的样子。

  ‘虚日’的光渐渐黯淡。

  几只兽油火把插在院墙上,水缸大小的火团发出明亮的光芒,压过了夜光苔藓和夜光藤萝的荧光,照得院子一片通明。

  苦涩的薯根淀粉酿造的劣酒一碗一碗灌下,大块大块肥腻的烤肉不断送上来,一堆一堆高淀粉的根茎煮熟后切成块,胡乱的堆在了石桌上。

  巫家的战士们酣畅淋漓的享受着,在一旁伺候的岩石侏儒鬼鬼祟祟的,在地上捉摸着战士们漏下的烤肉碎片和根茎,飞快的塞进嘴里。

  有胆大的侏儒干脆凑到了几个战士身边,有酒水滴在石板地面上,他们急忙趴在地上,将滴落的酒水舔得干干净净。

  整个巫家石堡都充满了喜气。

  只有巫铁在后院校场,一个巨大的蓄水池边,他用石盆装满了清水,认认真真的清洗着熊虎满是血迹的头颅。

  一缕一缕的乱发理得整整齐齐,巫铁耗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将这颗狰狞的战利品打理干净。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巫战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站在巫铁身后静静的看着。

  过了半晌,巫战瓮声瓮气的说道:“这是祖传的风俗……砍掉敌人首领的脑袋,用来献祭给先祖,就能让本家拥有更好的运气,家族就能兴旺发达!”

  巫铁盘坐在熊虎的头颅面前,双手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闭目的头颅。

  “爹,有一天,我们也会被人砍掉脑袋,成为他们炫耀武功的战利品么?”巫铁很认真的问道。

  巫战呆了呆,然后他摇着头大声的笑了起来:“怎么可能!”

  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胸膛,巫战从脖子上解下了一条兽筋项链,摸了摸项链上那根一尺多长的白色尖牙,将项链挂在了巫铁的脖子上。

  “哼,哼,我们巫家可不是好欺负的。”巫战拍了拍巫铁的脑袋,差点没把巫铁一巴掌拍倒在地。

  “这玩意,据说叫‘蚩尤牙’,是熊家的传家之宝!”

  “等你成年了,带你回本家拜见家族长辈!”巫战昂着头说道:“对了……你大哥、二哥都见过你们母亲……你和老三还没有见过你们亲娘和你们小妹……过几年,多存点好东西了,爹带你去见她!”

  指了指巫铁脖子上挂着的‘蚩尤牙’,巫战眯着眼喃喃自语:“这玩意,你带着玩两年,到时候,免不得要被你亲娘搜刮去!”

  脸上闪过一抹怪异的笑容,巫战用力的揉了揉腰杆:“到时候,一定要给你们再添个弟弟……妹妹也好啊!”

  巫铁愕然抬头看着巫战。
  
网站地图 兴发娱乐 澳门皇冠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国际足球最新排名
博至尊娱乐在线 云顶国际官网 梦之娱app 齐发娱乐
投注网站 天天娱乐手机版 非洲国家队排名 天时娱乐下载
全世界国家队排名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神州国际娱乐app 亚博注册不了
澳门百家樂网站下载 扎金花棋牌游戏 太子娱乐手机版 易游pt手机客户端网址
8天游娱乐 银豹娱乐登陆 正点游戏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人工在线计划
AT平台 同创娱乐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 吉利彩票 线上彩票娱乐
天天好彩 1号庄注册 同创娱乐 银豹娱乐 诺亚娱乐
如意娱乐提款 天游娱乐登陆 欧亿娱乐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tt5800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