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战转身,眼睁睁看着大斧从三个儿子后背划过。

  大片鲜血飞洒,巫战瞪大眼,猛地一声大吼。他腰间长刀震鸣,化为一抹两米左右黑光向前疾刺。

  黑光擦着巫金的面颊飞过,大斧正要再次劈下,黑光撞在大斧上,一声炸鸣斧头碎裂,手持大斧的壮汉眼睁睁看着黑光当面劈下,只能发出一声绝望大吼。

  巫金长刀无法奈何的重甲犹如纸片一样被撕开,大汉身体从中分成了两片。

  巫金、巫银刚刚松了一口气,几支拖着细细黑烟的箭矢从身后袭来,他们的肩膀、后背分别中了一箭。

  箭头上淬了异物,箭头入体,引发可怕的剧痛让巫金、巫银浑身肌肉不受控的痉挛。

  后背被大斧劈出的伤口深可及骨,肌肉乱抽,更加猛烈的痛苦袭来,兄弟俩痛嚎一声,抓着巫铜肩膀的手指下意识的松了一下。

  巫铜重伤,本来就靠着两位兄长携带逃跑。

  巫金、巫银一松手,他们身体顺着狂奔的势头向前抢出了十几米,巫铜则是猛地摔倒在地。

  巫金、巫银同时回头惊呼。

  巫战焦急大吼,他猛地向前冲出,魁梧的身体带起一道狂风向摔倒的巫铜冲去。

  巫金、巫银同时停下脚步,转身想要抓起巫铜。

  十几条身披甲胄的人影从他们身后的洞口冲出。

  七八柄刀剑狠狠劈下,那光头疤脸女子双目充血,双手各持一柄蛇牙匕首,尖啸着向巫金、巫银兄弟冲了过来。女子嘶声尖叫着,犹如疯魔一样叫着:“你们杀了队头……你们该死!”

  巫金挥出手中长刀,长刀化为黑色刀光,避开女子的身体,向那七八个挥动兵器的敌人拦去。

  女子冲到了巫金、巫银面前,黑色刀光几乎是擦着她的胸膛划过。她面孔痉挛的怪声笑着,手中蛇牙匕首一左一右向巫金、巫银的胸膛扎下。

  巫金运足了力气飞出那一刀,想要挡住劈向巫铜的刀剑,浑身痉挛的他用岔了气,胸口剧痛的他已经闪避不及。

  一旁的巫银怪叫了一声,他张开双臂,横跨一步挡在了巫金面前。

  两柄匕首同时扎进了巫银的胸膛,女子用力向前猛刺,匕首撕开了巫银胸膛,斩碎了他的肋骨,从他后背狠狠的探出了半截刀锋。

  巫金的眼角炸开,两行血水溅出,他嘶声尖叫:“弟……”

  巫银满口喷血,他张开有那女子腰身粗细的粗壮胳膊,猛地一把抱住了那女子。他张开嘴,用力过猛的他嘴角肌肉撕裂开来,他犹如一条疯狂的毒蛇一样张开了嘴。

  满口白生生的大牙狠狠的咬在了女子纤细的脖颈上。

  ‘咔嚓’一声,就好像平日里在家中啃那些粗大的兽骨棒子一样,巫银有一口好牙口,他总能将最粗的兽骨都一口啃得粉碎。

  女子的脖子不比兽骨结实。

  ‘咔嚓’一声,女子的头颅猛地向一侧歪斜了过去,大片红色的血混着巫银嘴里淡蓝色的血水淌了他们满身都是。

  巫银眸子里光芒熄灭,他双手紧紧搂着女子倒在了地上。

  生机已经熄灭,巫银的身体还在本能的用力……用力……用力……

  女子的体内传来了刺耳的碎裂声,她的骨骼被巫银勒断、勒碎,碎骨穿过皮肉,在皮甲上顶出了一个个狰狞的凸起。

  “弟……”巫金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哥!”巫战转身极快,巫铁则是刚刚才听到后面动静,刚刚转过身来。

  他一回头,就看到巫银和那女子同归于尽!

  他一回头,就看到巫金大口吐血!

  他一回头,就看到巫铜躺在地上!

  巫金的刀光轰在了一个重甲壮汉胸口,重甲壮汉闷哼一声,被巫金的刀光撞得倒退了两步,胸前有一道血水喷出。

  巫战刚刚打出的刀光犹如怪蟒翻身,一个盘旋扫过了几个壮汉的身体。

  刀光凛冽,五六个壮汉被拦腰斩断!

  一个光头大汉上半身高高飞起,他瞪大眼死死盯着狂奔而来的巫战:“感玄?不……半步重楼……”

  光头大汉的身体重重坠地,他丢下手中兵器,双手在地上一阵乱抓乱爬,咬着牙不甘的低声自语:“这穷得稀烂的破地方……半步重楼……老子居然死在这里!”

  巫战的刀光击杀了五六个壮汉,一个藏在一尊大汉身后,个头和灰矮人差不多的精瘦老人猛地窜了出来,手中刺剑带起一缕寒光,深深扎进了巫铜的心口。

  精瘦老人猛地抬起头来,冲着骤然停下脚步的巫战嘶声怒吼:“你们杀了队头儿……你们杀了大妹……你们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

  “弟!”巫金拔下了身后插着的两只箭矢,重重的丢在了地上。

  他收回了飞出去的长刀,双手握刀看着僵硬不动的巫铜嘶声哀嚎。

  “老二……老三……”巫战嘴角一缕血水渗出,他手一抓,在空中盘旋的长刀飞回手中。他深吸一口气,长刀指向了精瘦老人。

  “看你们老子,给你们报仇!”巫战咧嘴一笑,鲜血就顺着嘴角淌了出来。

  ‘呸’的一声,巫战将小半截舌尖吐了出来。

  巫银、巫铜接连身死,巫战激怒冲心,硬生生咬断了自己的舌尖。

  巫铁站在那一片大水旁,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膝盖发软跪在了地上。

  眼前尽是血,全是血,满眼都是血……

  巫银和巫铜的影子在他面前重重叠叠的出现……

  白惨惨的面庞混在无边的血里面,野蛮霸道的充塞了他的视野……

  胸口一阵阵的抽痛……

  心口一阵阵的滞闷……

  嘴里好像被带着血腥味的烂泥塞满,呼吸都不能了……

  巫铁胆子不小,他甚至能一个人清洗熊虎的头颅……

  但是这一次,他的小腹骤然一阵抽动,他的腿上一阵湿热……

  巫铁面孔扭曲,声嘶力竭的尖叫着:“哥……哥啊!”

  更多身披甲胄的人影掠进了洞窟,他们站在精瘦老人的身后,一个个目露凶光的盯着巫战和巫铁。

  巫战带进矿洞的牛族战士、青狼战士拎着兵器来到了巫战身后,低声嘶吼着,犹如发怒的野兽盯着这些强大的敌人。

  巫铁泪流满面,只是一声声的哭喊着‘哥哥’!

  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他更没有挥刀和敌人战斗的力量。

  “老大,退!”巫战单手持刀,左手向后摆了摆,嘴里不断有血淌下来:“老子还没死,轮不到自家崽儿来拼命!”

  ‘咔咔’一声怪笑,巫战咬着牙狞笑道:“这事情传了回去,肯定要本家老家伙打个半死,被那群混蛋嘲笑一辈子!”

  “我,巫战的儿子!”

  “居然,当着我的面!”

  “被人给杀了!”

  “要是,连这剩下的两个儿子都保不住……”

  巫战摇摇头,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水:“真够给祖宗丢脸的!”

  精瘦老人手持几乎和他等高的刺剑,指着巫战怒笑:“我们的队头儿,我们的兄弟!他们不是命?”

  巫战咧嘴一笑,歪了歪头:“老子请你们来的?”

  精瘦老人不吭声。

  那个温和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废话什么呢?奔波万里,只为求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杀我,我杀你,他又杀我,我也杀他,杀来杀去,谁又是无辜的?总之呢……这世道啊。”

  温和的声音突然变得极其尖锐:“少废话!杀!”

  精瘦老人化为一抹黑烟向巫战冲了过来。

  巫战身上冲起米许高好似火焰的红色光波,他没有动刀,而是一拳轰向了老人所化的黑烟。

  黑烟中一柄刺剑挑出,刺中了巫战的拳头。

  随后刺剑崩裂,炸成了无数铁渣喷出。

  黑烟粉碎,老人精瘦的身体轰然炸开。

  巫战面无表情的回头瞪了一眼巫金,手持长刀的巫金咬着牙向后大步撤退,一直退到了巫铁身边。

  巫战一言不发的向前冲去,身形如风闯进了数十个身披甲胄的人影中。

  刀光剑影席卷方圆百米之地,沉重的撞击声不断传来。

  巫铁看不清刀光剑影中发生了什么,他只能听到密集的绵延一片的撞击声,只能听到刺耳的骨头碎裂声。混乱的人影中不时有大片鲜血喷出,不时传出低沉的痛呼声。

  一声凄厉的惨嚎传来,七八具残破的身体打着旋儿从战团中飞出。

  七八个身穿甲胄的大汉歪歪斜斜的倒在了地上,一个尚未死去的大汉瞪大眼,喃喃道:“错了……错了……不是半步重楼……是重楼境……重楼……境……”

  一声大吼传来。

  巫战原本高有两米,大吼声中,巫战魁梧的身躯骤然膨胀到五米高下。

  他右手持刀,左手巴掌猛地向下一扑,骨裂声犹如爆豆,四五条人影猛地飞起,被他一巴掌抽飞了出去。

  “重楼境!”那温和的声音变得格外尖锐:“这一次……折本了!”

  一团电光凭空在巫战头顶冒出,方圆米许的电光剧烈的跳动着,隐隐可见一块长有尺许、宽有三寸的长方形物事在雷光中急速的跳动闪烁。

  巫战双眼通红,浑身每个毛孔都在向外喷出火焰一样的热气。

  他低沉的嘶吼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头顶那一团怪异的电光,他丢下已经不合手的长刀,双拳如山崩向着四周乱轰。

  就听骨折声不断,一条条人影犹如出膛的炮弹,被他重拳打飞老远。

  人影飞出时还有惨叫声,落地时就再无半点声气。

  巫战大吼怒战,他眸子里的血光越来越甚,已经五米高下的身体再次膨胀了一米上下。

  巫战猛地抬起右脚,狠狠一脚跺在了地上。

  一声巨响,方圆十几米的地面颤抖了一下。

  大片岩层破碎,无数人头大小的碎石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出,打得四周敌人骨断筋裂。就此一击,周围七八十个敌人就倒下了将近一半。

  电光骤然一闪,里面的长方形物事崩解,化为拳头大小一团雷霆。

  巫金、巫铁同时尖叫:“爹!”

  巫战回头向巫金、巫铁笑了笑,已经陷入疯狂战意的他咧嘴笑道:“乖,爹杀光了他们,就……”

  雷霆落下,拳头大小的雷光犹如流水,迅速覆盖了巫战的身体,然后猛地炸开。

  巫战的身体骤然变得半透明,甚至可以透过他的血肉看到他模糊的骨骼。

  身躯炸开了,高达六米的庞大身躯炸开了。

  剩下的四十几个敌人中,有一小半人惨嚎一声,被四溢的雷光炸得粉身碎骨。

  巫战消失了。

  彻底湮灭了。

  没有一点儿碎片剩下。

  “爹!”巫铁跪在地上,双手杵着地面,眼神迷乱的看着前方。

  巫金回头看了看那肆虐沸腾的水面,又看向了巫战消失的地方。

  巫铁在大声的嚎哭,巫金浑身哆嗦着,横跨一步挡在了巫铁身前。

  二十几个浑身是伤的男女喘着气,拎着兵器一步一步的向巫金和巫铁逼了过来。

  至于那几个牛族战士和青狼战士……

  混战中,他们早就被轰成了碎片。

  一条人影冉冉在水汽中出现。

  面白无须,看上去能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身穿黑色皮甲,外面罩着一件灰色的斗篷。

  引人注意的是,这个中年男子的皮甲胸膛上那硕大的,比他的手下胸前纹章要大了好几倍的纹章。

  黑色的雾气翻滚,一只白骨手掌从黑色雾气中探了出来,白骨手掌的掌心,躺着几枚染血的金币。

  狰狞而丑恶的纹章,足以代表这个中年男子和他身后那些人的职业。

  “这一次,折本了。”中年男子左手拎着一柄黑色蝮蛇头的木杖,一步一步的向巫金、巫铁逼近。

  他不断的摇着头,温和的说道:“折本了,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赚回来!”

  “我火气很大啊……两位小朋友,你们说,我要怎样,才能出掉这口气呢?”

  中年男子笑着,笑声很温和,但是目光极其凶狠。

  巫铁浑浑噩噩的没有半点反应。

  巫战死了……

  巫银死了……

  巫铜死了……

  巫铁脑子里‘嗡嗡’响成一片。

  此情此景,堪比噩梦,巫铁还能坚持着没有昏厥过去,已经很不容易。

  巫金哆嗦着站在巫铁面前。

  他不是害怕,而是身上的伤让人控制不住的浑身抽搐、痉挛。

  中年男子带着手下一步一步的逼近,一个个阴沉着脸,牙齿咬得‘咯咯’响。

  蓦然间,巫金丢下了手中长刀,‘咚’的一下跪下了。

  巫铁吓得一哆嗦,骇然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巫金。

  中年男子和他身后的人也都呆住了。

  “跪了?”中年男子尖声笑了起来:“你居然……跪了!”

  “哥!”巫铁嘶声哭喊着!
  
网站地图 现金扎金花 神州娱乐棋牌 a8 娱乐 ag平台官网下载
12bet手机版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新天地app登录 环亚娱乐ag88网页
宝盈线路测试 世界杯足球排名 新版天天娱乐 龙8app客户端下载
亚博体育 A8吴乐 兴发博彩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王牌娱乐app下载 a8 娱乐 城博国际app a8娱乐官网
丰尚娱乐注册 快彩代理平台 彩客网电脑版 摩臣彩票导航 8天游娱乐
汇丰娱乐在线 万博娱乐官网 万博娱乐主管 京城会娱乐 正点游戏
汇丰在线如何 拉菲平台 日本中年妇女最新短发型 金沙彩票首页 杏彩官网注册
同创娱乐 全旺娱乐平台 博天下娱乐 汇丰在线平台 聚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