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金跪在地上。

  双手握拳,浑身是血。

  他抬起头,看着中年男子,竭尽全力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这是我弟弟,最小的弟弟。他才十一岁,十一岁!”

  “他不能修炼,他天生体弱。”

  “他对你们没有任何威胁,不会有任何威胁……”

  重重呼出一口气,巫金鼻孔里喷出了两条血水,他双拳杵在地上,弯曲腰身,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咚’!

  ‘咚’!

  ‘咚’!

  巫金磕着响头,一个,两个,三个……

  一边用力的磕头,巫金一边惨笑:“他没有报复你们的能力,他根本没有报复你们的能力……他识字,认识很多字……他还会算术,他懂记账……”

  巫金抬起头来,笑看着中年男子,扭曲的笑容看上去很丑陋。

  他额头上的皮肉裂开,鲜血顺着面颊流淌了下来,他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干笑道:“我没用……我害死了老三……还害死了老二……”

  “你们想要出气,杀了我!”巫金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年轻的面庞扭曲到了极点,再也无法保持那丑陋的笑容。

  他,也怕死啊!

  他还年轻,巫铁才十一岁,可他巫金也才二十不到!

  正年轻,还没享受生命的美好……尤其巫战喝多了劣酒,偷偷摸摸的、不正经的向成年的大儿子、二儿子描述过女人的美好……巫金一直充满了憧憬!

  他,真的不想死!

  他怕啊!

  手指哆嗦着,将身上残破的细麻布衣撕开,露出肌肉虬结的上半身。巫金抬起头来看着中年男子,一边流着泪,一边哆嗦着,一边带着扭曲的笑容哀求他。

  “要出气,杀了我……五马分尸也可以……可是,老四他还小……还小……”

  中年男子歪着头,上下打量着浑身是血的巫金。

  “你……多大了?”中年男子温和的问道。

  “二十……快二十了!”巫金身体微微哆嗦着。

  隔着三十几米远,敌人呈半圆形包围了兄弟两个。死亡的黑影笼罩在巫金心头,恐惧紧紧抓着他的心脏,眼前发黑,喘不过气,巫金真的害怕。

  他反过一只手搂住了巫铁瘦弱、冰冷的身体,巫铁在剧烈的颤抖着,巫金强压着心头的恐惧,向中年男子笑着,极力的强笑着。

  “我家,只有我爹和我兄弟四个……放过老四,杀了我,不会对你们有任何威胁……”

  巫金咳了一口血。

  “老四识字,懂记账……把他卖成奴隶也好,识字、懂算账的奴隶,很值钱!”

  巫金看着中年男子胸口那硕大的纹章……

  黑雾翻滚,白色的骷髅手掌从黑雾中探了出来,几枚染血的金币躺在骷髅掌心。

  “钱……金币……老四很值钱!”

  中年男子手中蝮蛇头木杖轻轻点击着地面,他歪着头,认真的看了看巫金,然后阴着脸摇了摇头。

  “真是让人羡慕的兄弟情深……好多年前……”

  抬起头来,中年男子笑了笑。

  “呵,多少年前的事了……嗯,似乎,也曾经有人这样护着我!”

  “兄弟情深哪!我都快被你们感动了!”

  摇摇头,中年男子坚定的摇了摇头:“可是,斩草要除根哪!”

  “快二十岁的半步感玄……而且你爹,居然是正儿八经的重楼境,还领悟了神通……”中年男子目光闪烁的看着巫金、巫铁兄弟两。

  “在这穷得掉渣的破地方,快二十岁的半步感玄……最多四十岁出头的重楼境?呵,你当我蠢啊?”

  四周二十几个敌人低声的咕哝起来,中年男子的话引发了他们心头的不安。

  怎么看,巫家这父子几个,不应该出现在这破烂地方。

  中年男子举起蛇杖,细长细长的蛇杖一点,尖锐的杖尾洞穿了巫金的肩膀。中年男子双手用力,巫金痛苦的呻吟着,硬生生被中年男子用蛇杖挑了起来。

  “可是,我家老四……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不懂……他不能修炼……他对你们……无害……”

  巫金双手抓住蛇杖,艰难的笑着。

  浑身血水、汗水犹如小溪,顺着巫金的双腿流了下来。

  巫铁瘫坐在地上,四周大大小小的水洼已经被巫金的血水染红,数百只圆形带触手的,柔美散发出白色荧光的小生灵吞入了血水,白色的身体同样被染红了。

  “哥……”

  巫铁毫无办法。

  他没有任何力量。

  眼前满是血色,浓浓的黑雾从血色中翻滚出来。

  惨白的,巫战的脸,巫银的脸,巫铜的脸,无数惨白肿胀的面孔在巫铁面前翻滚。

  时不时的,还有熊虎的脸,还有以前巫铁见过的某些惨白面孔不断在他面前浮现。

  巫铁一声声的喊着巫金。

  他知道巫金在为了他的小命在哀求敌人。

  他知道巫金在为了他的小命而放弃拼命。

  恐惧,无边的恐惧充斥着巫铁的每一个毛孔。

  他想要尝试着愤怒一下……

  愤怒就好像灰岩蜥蜴脚下的一小片夜光蘑菇,刚刚冒出头,就被灰岩蜥蜴沉重的身躯踏成粉碎。

  没办法愤怒。

  没有力量,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

  巫铁泪如雨下,他的面孔和巫金一样扭曲痉挛。

  “哥……”巫铁大声的嚎哭着。

  “你看,他是一个软蛋。”巫金向中年男子笑着,很艰难的笑着。

  黑色的蛇杖上居然带着很强的毒性,蛇杖洞穿了巫金的肩膀,毒力腐蚀血肉发出‘嗤嗤’声。

  一点一点黑色的脓血不断从伤口里喷出,巫金的笑容越发扭曲丑陋。

  “他,是一个软蛋……一个只会哭的软蛋……他能把你们怎样呢?”

  巫金极力的贬低着巫铁。

  “兄友弟恭什么的,最讨厌了。”中年男子突然很开心的咧嘴一笑:“我最讨厌看到相亲相爱的兄弟了。你们为什么不能相互仇杀呢?”

  “我最讨厌相亲相爱的亲兄弟了啊。”

  “兄弟什么的……”

  中年男子单手挑着蛇杖,左手从腰间拔出一柄锋利的短剑,慢慢的向巫金的心口刺了下去。

  一边下手,中年男子一边笑看着巫铁:“小子……看啊,我要杀死你哥哥了。”

  “嘻,心痛么?”

  “伤心么?”

  “绝望么?”

  “那就大声的哭喊出来啊?”

  “哭啊?”

  “快哭啊?”

  “喊啊?”

  “快喊啊?”

  “叫啊?”

  “快叫啊?”

  “求我啊?”

  “快求我啊?”

  短剑一点点的到了巫金心口,剑尖抵在了巫金心口的皮肤上。

  巫金双手十指骤然一松,他下意识的想要做点什么,两个身材比他还要魁梧几分的重甲大汉猛地扑了上来,一左一右死死扣住了他的双臂。

  “你哥哥想要拼命……我可不给他这个机会。”

  中年男子突然张开嘴,笑着唱起了一首童谣。

  一首大致讲述兄弟几个去挖掘食物,突然大有收获,兄弟几个笑呵呵满载而归的童谣。

  短短几句歌谣很快唱完,中年男子笑得越发灿烂了:“兄友弟恭什么的……最讨厌了!”

  巫铁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双手艰难的撑着地面,用力的向中年男子磕下头去。

  “放过我大哥……”

  “求你……放过他……”

  “求你了……”

  “求你了……”

  “求你了……”

  巫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血不断的从嘴里喷出来。

  他艰难的回头,用眼角余光看着身后地面上不断磕头的巫铁。

  坚硬的岩石地面很快就让巫铁额头的皮肉绽开,一点点血不断的滴落。

  “好!”中年男子用力点了点头,他笑了:“这世道……我彻底的放过你大哥……你睁大眼,看好了!”

  左手短剑猛地用力。

  巫铁正好抬起头来,他眼看着短剑的剑尖刺进了巫金的胸膛,刺进去了一寸多深。

  巫金大吼了一声,双眼飙血。

  巫铁大哭了起来,摇摇摆摆的艰难的站起身来,伸开双手向巫金抓去。

  “他要死了!”中年男子笑着,他的目光落在了巫铁的胸口,那颗尺许长的‘蚩尤牙’,正在巫铁的胸前晃来晃去。

  “奇物。”中年男子笑着。

  巫金的眉心,一条白色的极细的蛇影突然冒了出来,这蛇影横贯他的额头,宛如活物一样轻轻的蠕动着。

  一团白光包裹住了巫金的身体,随后一声巨响,强大的冲击从巫金体内冲出。

  ‘呜’的一声怪啸,气爆横扫四周。

  巫铁眼前一黑,瘦小的身体被气爆卷起,翻滚着向后飞出。

  中年男子又惊又怒的叫了一声。

  他左手的短剑被巨大的力道反震,猛地从巫金胸口弹飞。短剑在空中就变得通红,好似被熔炉灼烧,剑锋变红、融化,还没落地就变成了点点铁水从空中滴落。

  刺穿巫金肩膀的蛇杖断裂,大片黑色毒血从伤口内喷出,半截蛇杖从巫金肩膀上弹了出来,犹如箭矢猛地扎在了中年男子的右胸。

  中年男子右胸被折断的半截蛇杖洞穿,他大口大口的咳血,身体犹如风中落叶,不受控的向后飞起。

  四周二十几个敌人全都被气爆轰飞,一个个惊呼怒骂着被轰飞了上百米远,好狼狈的掉落在地后,更是在地上不断滚动,半天稳不住身形。

  最惨的是两个抓着巫金胳膊的壮汉,他们四条粗壮的胳膊被炸得稀烂,只留下半截白骨挂在肩膀上。

  两个壮汉的身体也高高飞起。

  他们距离巫金最近,气爆正面轰在他们的面门上、胸膛上,他们身上的甲胄粉碎,碎铁渣深深没入了他们的血肉,扎得他们血肉横飞,身体被打成了筛子。

  巫金猛地回头,惊呼了一声。

  随后他的身体化为一条白光,一条形如长蛇的白光,只是一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光消失了,巨大的洞窟中充斥着水波轰鸣。

  波涛阵阵,漩涡发出沉闷的响声。

  巫铁个子小,受到的冲击微乎其微,他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看着巫金消失的地方。

  “哥……”

  泪如雨下,巫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以为巫金和巫战一样,被炸得烟消云散了。

  “哥!”巫铁放声尖叫,大声嚎哭。

  “该……该死!”中年男子哆嗦着爬了起来,他艰难的将洞穿右胸的半截蛇杖扯了下来,伤口内血如泉涌,他嘴里更是大口的喷血。

  一边吐血,一边掏出药膏仓皇涂在伤口上,中年男子双眼充血的看着数百米外的巫铁。

  “杀了这小子,拿了奇物,赶紧走。”

  中年男子嘶声尖叫着,近乎有点歇斯底里了。

  “这穷得掉渣的地方,居然是……血脉庇护……”

  “家族嫡长子,嫡亲血脉才有的血脉庇护!”

  “是父族的?还是母族的?”

  “是父族的,反正已经结了死仇……”

  “是母族的……我们可又……招惹了一个不该惹的敌人……”

  一个身高几近两米,身形魁梧如熊,浑身肌肉凸起的光头悍妇拎着一柄大斧头,歪歪斜斜的冲向了巫铁。

  刚刚所有人都被炸飞了,悍妇距离巫铁足足有三四百米。

  踉跄着步子,悍妇冲到了巫铁的面前,嘶吼着挥动大斧,狠狠斩向了巫铁。

  巫铁发出惊恐的吼声,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力气,他猛地向后跃起,却没发现,刚刚他被气爆冲得飞起,他距离后面沸腾的水面只有短短七八米的距离。

  不过,巫铁身体太弱。

  他极力向后跃起,也只是向后跳出了一米多远。

  他胸前挂着的‘蚩尤牙’甩了起来,尺多长的‘蚩尤牙’荡起,挡在了巫铁的面前。

  悍妇大声怪笑着,大斧狠狠劈下。

  她本想一斧头劈开巫铁的脑袋,巫铁跃起,精钢大斧正好劈在了‘蚩尤牙’上。

  ‘嗡’的一声,‘蚩尤牙’剧烈震动,巫铁只觉浑身麻痹。

  足足有巫铁半个身躯大小的精钢大斧炸碎。

  无数铁渣向后反弹了回去。

  悍妇双手一轻,身体向前猛地一倾,目瞪口呆的看着无数铁渣呼啸着向她射了过来。

  无数铁渣将悍妇的面孔、胸口打得稀烂,她不自禁的惨嚎起来,双手捂着被打烂的双眼在地上连连翻滚抽搐。

  巫铁瘦弱的身体被大斧巨力震荡,猛地划出一道抛物线,被打飞了二十几米,一头摔进了浪头乱翻、无数漩涡的大水中。

  中年男子猛地丢下了手中的药膏,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
  
网站地图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优乐国际app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
bodog备用网址 日博365客户端 宝盈娱乐 亚洲城电脑版登录
新澳门万彩票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12博手机网址 天时娱乐登录
皇冠比分 尊宝娱乐平台 App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亚博体育二维码 大奖娱乐城 皇浦国际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拉菲娱乐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678菜票网站 鹿鼎彩票官网 鼎博娱乐
幸运飞艇 腾讯分分彩登录 恒彩彩票平台 亚洲会彩票网站 新凤凰彩票注册
新生娯乐彩票登录网站 欧亿娱乐开业 国内彩票平台 鼎盛彩票 极彩官网
圣亚娱乐登录 满堂彩时时彩计划 七星彩论坛 全天时时计划 丰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