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都是黑雾。

  一团暖暖的红光从头顶的‘虚日’中垂落,照在年幼的巫铁身上。

  一脸稚气的巫金、巫银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欣然看着他们忙碌了整整三天,在两根石笋之间搭起来的秋千。

  巫铜抱起巫铁,将他放在了秋千上。

  巫金笑着,推动了秋千。

  秋千高高的荡起。

  巫铁又是害怕又是欢喜的笑了起来,清亮的笑声传出了老远、老远……

  巫铜瞪大眼看着秋千,很用力的偏过头去,撇了撇嘴:“哪,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我巫铜……不,我巫长命,可是大人了……才不玩这小孩子的玩意儿。”

  巫战扛着一条碗口粗的大蛇,从黑雾中走进了暖暖的红光中。

  他笑呵呵的看着一团融洽的四个儿子,拍了拍肩膀上还在蠕动的大蛇:“等会儿,喝蛇汤……”

  巫金、巫银、巫铜、巫铁同时大声欢笑。

  笑声戛然而止,四周黑雾中,无数惨白色的面庞,肿胀的面庞,满是血污异常狰狞的面庞突然冒了出来。

  重重叠叠的面庞向着巫铁挤压了过来。

  巫战消失了。

  巫金消失了。

  巫银消失了。

  巫铜消失了。

  巫铁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浑身抽搐着苏醒。

  “爹……哥哥……”巫铁嘶声哭喊着,难以形容的心痛袭来,心痛将心头的恐惧碾成了粉碎。

  嘶声哭喊着,巫铁泪眼迷蒙,呆呆的看着刚刚将他吓晕过去的物件。

  一颗通体雪白,白得几乎能亮瞎人的眼睛,白惨惨的带着一丝狰狞之气的骷髅头,双眼闪烁着幽幽的血光,正歪歪斜斜的躺在巫铁身边,直勾勾的盯着他。

  高高的岩石穹顶上,无数的夜光宝石散发出明亮的光芒。

  白骷髅表面光洁非常,刚刚被巫铁一脚从土包中踢了出来,表面没有沾染任何灰尘、砂石,干干净净的没有一丁点的污垢附着在上面。

  如此光洁的表面,却丝毫不反光。

  夜光宝石明亮的光照在白骷髅上,白骷髅好似将所有的光线都吞了下去,巫铁盯着这颗惨白色的骷髅看得久了,居然有一种这颗骷髅头是漆黑色的错觉。

  在这陌生的奇境,身心俱疲的巫铁猛不丁的看到这骷髅头,顿时被吓晕了过去。

  梦中重复了失去父兄、失去家庭的惨痛,心痛如绞的巫铁,此刻却遗忘了恐惧。

  巫铁哭泣着,一抽一抽的哭泣着。

  白骷髅歪斜的倒在地上,幽红色的眸子上下转动着,认真的打量着巫铁。

  巫铁肉眼看不到,白骷髅的眼眸中有极细的光线射出,在他的身上一次次的细密的扫过。

  “爹死了?”白骷髅突然发出僵硬、冰冷的声音。

  “嗯!”巫铁抽噎着点了点头。

  “哥哥也死了?”白骷髅的下巴关节没有丝毫动弹,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发声的。

  “嗯!”巫铁又点了点头。

  “把爷爷我扶正。”白骷髅的眸子骤然一亮,两点血光刺得巫铁眼珠刺痛,忙不迭的侧过了脸。

  “哪,把爷爷我扶正,哭什么呢?”白骷髅冷哼了声:“爷爷我没看错的话,你可是男人……男人啊。”

  巫铁张了张嘴。

  “男人这种东西,只能流血,一滴眼泪水都不能流。”白骷髅哼了哼:“一旦流泪了,骨头就软了……”

  巫铁止住了哭泣。

  他眼前似乎出现了巫战和三个兄长的身影。

  他似乎听到了,在校场上巫战一拳将巫金打趴在沙土中后的吼声。

  巫金蜷缩在沙土中痛苦地呻吟,而巫战弯腰俯视着巫金在大吼。

  “站起来,巫金……你可是男人……站起来!”

  “站起来,给我站直喽!”

  “记住,除非死了,否则就算脊梁骨被打断了,也得给我站直喽!”

  “不管对手是谁。”

  “总之,记住了,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给我站直喽!”

  巫铁咬了咬牙,手掌胡乱在脸上擦了擦,擦掉了脸上的泪痕。

  被巫战教训时刻都要站直身体的巫金,却为了他这个废物弟弟跪在了敌人面前。

  巫铁挣扎着站了起来,眼前闪动着巫金跪地的模样,很是用力的挺直了腰杆,咬着牙直勾勾的盯着这颗诡异的白骷髅。

  站直了,巫铁才发现,这颗从土包中被他一脚踢出来,却通体不沾染一丝污垢的白骷髅,他是正常人的脑袋三倍大小。

  而且他的造型还有点怪异,他的后脑向后凸起了老高的一截,流线型的外表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诡异美感。

  “不哭了?”白骷髅哼了哼:“把爷爷我扶正了!”

  巫铁吞了口吐沫,他弯下腰,小心翼翼的抓住了白骷髅。

  触手冰冷。

  这颗白骷髅,赫然通体都是金属铸造而成。

  “呃?”巫铁惊惧的看着白骷髅。

  “大惊小怪。”白骷髅继续哼哼着。

  巫铁闭上嘴,双手抱着白骷髅猛地一发力——通体都是金属铸成的骷髅头,而且有正常人的脑袋三个大,巫铁怀疑,他是否能抱得动。

  白骷髅出乎意料的轻,巫铁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他抱了起来。

  用力过猛的巫铁甚至向后仰了一下,差点没闪了腰,他狼狈的退了两步,又一脚踩在了一块滑溜溜的苔藓上,差点一脑壳摔倒在地,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子。

  “哈。”白骷髅僵硬的笑了声:“我要夸奖你真是力大无穷,而且矫健灵活么?”

  巫铁莫名的脸皮发热,他抱着白骷髅,找了个小土包将他端端正正的搁在了上面。

  腰杆笔挺的站在白骷髅面前,巫铁咬着牙冲白骷髅说道:“我不哭。”

  在这广袤的异境中,巫铁莫名的对这颗诡异的白骷髅有了一点点亲近。

  怎么说,巫铁也有清洗人头的胆量。

  这颗白骷髅,怎么也比血糊糊的死人脑袋好看。

  而且死人头不会说话,而这颗白骷髅不仅会说话,他甚至还会教训人。

  一个少年,一颗诡异的白色金属骷髅头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了一阵子,白骷髅突然开口了:“刚刚哭得这么伤心,死全家了?”

  巫铁心头绞痛,眼里又有热气冒了出来。

  强忍着哭泣的冲动,巫铁莫名的想到了巫战曾经说过的话。

  “没有,我才没有……母亲,还有小妹……虽然不知道她们在哪里……但是她们一定还活着……”

  “哪,反正你爹和兄长都死了,和死全家有区别么?”白骷髅很僵硬的在巫铁心口捅了一刀。

  巫铁浑身僵硬,他浑身疲累到了极点,肚子又变得空荡荡的,饥饿袭来,浑身一阵阵的发软,白骷髅的话让巫铁心头最后一点点活气都彻底消散。

  浑身每个角落都充斥着悲伤和恐惧,疲累几乎榨干了他的每一个细胞。

  脑子里一片空白,巫铁的眼睛翻白,身体向后栽倒。

  这一倒下……巫铁可能再也不会苏醒,再也无法爬起。

  “报仇啊。”白骷髅两颗幽红色的眸子骤然亮起,僵硬冰冷的金属音好似尖刀,狠狠捅在了他心头。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男人,就该恩怨分明。”

  “他能杀你父兄,你就应该杀他全家。”

  “杀父之仇还没报,小子,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啊!”

  心头莫名有一股子燥热、疯狂的热气冲了上来,已经筋疲力尽的身体内蓦然充满了狂热的力量。

  “报仇!”

  巫铁声嘶力竭的嘶吼着。

  ‘报仇’,这个词,他并不陌生。

  “我要报仇!”

  “可是……”

  两行淡红色的血泪从眼角流下,巫铁看着白骷髅大吼:“我不能修炼……我怎么报仇?”

  白骷髅血色的眼眸闪了闪,他上下打量着巫铁,过了好一阵子,才轻声道:“我能让你修炼啊……你不能修炼?呵,万物都能成圣,无非快慢早晚……”

  “你不能修炼?”

  “说这话的人,是白痴吧?”

  巫铁猛地伸出左手按住了白骷髅,然后狠狠的一拳轰在了他的脸上。

  一声闷响,巫铁的右拳皮开肉绽,几点鲜血顺着白骷髅光洁的表面滑了下来,没能在白骷髅脸上留下半点儿痕迹。

  “蠢货。”白骷髅冷笑:“我是金属铸成,你是血肉之躯……你干嘛用自己的拳头?不会找块石头么?”

  巫铁猛地醒悟,他弯下腰,就在脚边捡起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一声不吭的狠狠砸在了白骷髅头上。

  “说我不能修炼的……是我爹!”巫铁一边用石头猛砸,一边歇斯底里的大吼着。

  “爷爷我真是嘴贱……”白骷髅目光闪烁:“不过,习惯了就好……我早就习惯了。”

  狠砸了百多下,白骷髅光洁的表面硬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石头却被砸碎了。

  巫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的从腰间扯下了一条蛇段,大口大口的撕咬起来。几口蛇肉入腹,一丝丝暖意从肚子里涌了出来,他逐渐回复了一丝力气。

  一边撕咬蛇肉,巫铁充血的双眸犹如野兽一样盯着白骷髅:“你,能让我修炼?”

  “听我的,我能让你修炼……”白骷髅说道:“而且,能让你报仇……”

  巫铁快速啃掉了一段蛇肉,他咬着牙站起身来,死死的盯着白骷髅:“怎么做?”

  白骷髅的双眸亮起:“先回答我……现在,是哪年哪月了?”

  “哪年,哪月?”巫铁茫然的看着白骷髅。

  “纪年?日历?或者,类似的东西。”白骷髅亮起的双眸黯淡了一些:“爷爷我以前还记得时间……可是太久没碰到活人……小娃娃,你能懂,什么叫做绝望么?”

  巫铁张了张嘴,沉默了半晌,他用力的点了点头。

  绝望?

  绝望不就是看着自己的父亲在一团雷火中灰飞烟灭么?

  绝望?

  绝望不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长被敌人斩杀当场么?

  绝望?

  绝望不就是……自己的兄长跪在敌人面前,哀求敌人放过自己,而自己却毫无反抗之力么?

  “懂!”巫铁很艰难的吐出一个字。

  “爷爷我曾经的绝望,肯定是你的一万倍。那是一种……你根本无法想象的绝望。”白骷髅突然干巴巴的叹了一口气:“不过,真好,现在爷爷我突然又涌出了无穷的动力。”

  “真是的,和你这小娃娃说这么些废话做什么?”白骷髅的声音突然变得极其高亢有力,声音铿锵,犹如两柄利剑在相互撞击:“来,现在,抱着我,听我指挥!”

  “可是,我真不知道……什么纪年,什么日历……夫子也没教过。”巫铁走到白骷髅脑后,双手抱起了他。

  几根半透明的软管从白骷髅断裂的脖颈中掉了出来,晃啊晃的拍打着巫铁的手腕。

  “认准那个方向……带着点红光的那个方向,没错,来,迈开腿,大步走!”

  白骷髅的声音充满了力量感。

  “小家伙,走起来,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

  “挺直腰,昂起头,腿要直,注意呼吸频率,跟着爷爷我的拍子走。”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

  白骷髅有正常人脑袋三个大小,巫铁瘦弱,十一岁的他个子也不高大,抱着白骷髅就好像一只小老鼠抱着一个大鸡蛋,走得很艰难。

  白骷髅虽然不重,巫铁也没多少力气。

  加上地面湿滑,生满了肥厚的苔藓,密布各种怪异的藤蔓,走了没多远,巫铁就摔了好几下。

  但是白骷髅的‘一二一’声中充满了一种奇异的力量,巫铁每每咬牙站起身来,抱着他继续朝着他所指的方向前进。

  幸好白骷髅的质地特殊,巫铁好几次将他摔在地上,抱起来的时候白骷髅依旧通体洁净,不染丝毫污垢。

  “一二一,一二一,嗯,小子,走得有点样子了……你叫啥名字?”白骷髅的眸子里血光闪烁,一抹极细的红光突然一闪,数十步外,巫铁看不到的地方,一条正急速游来的毒蛇瞬间被分成了数十段。

  “巫铁。”巫铁喘着气:“巫太平……你呢?”

  “巫铁?名字不坏,男人就要像铁一样硬邦邦的!”白骷髅道:“不过,巫太平?‘无太平’……这字是谁起的?不吉利嘛……”

  巫铁的脸耷拉了下来。

  白骷髅干笑:“咔,咔,爷爷我这张嘴,真够贱的……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眸子里血光闪烁,无数巫铁肉眼不可见的细细光网扫向四面八方,笼罩了方圆百米的范围。

  “巫铁,巫铁,以后爷爷我叫你小铁吧,显得亲近,亲热!”

  “至于爷爷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老铁!”

  “老铁?”巫铁觉得这个名字有点敷衍。

  “当然,老铁……没看我全身都是铁疙瘩么?名副其实!”

  干笑几声,老铁说道:“坚持,一二一,一二一……再走两千米,休息。”

  “同时,开始修炼!”
  
网站地图 a8娱乐城 赌博机APP下载 台湾狗腿刀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a8娱乐官方网站 新濠博亚下载网站 财神娱乐场登陆 ag官网App下载
现金网投注 投注网站 亚博app 乐8娱乐注册
澳门赌场app下载 博嬴彩票 永利皇宫 玛雅游戏娱乐官网
太子娱乐手机版 盈丰国际登录 国际娱乐游戏 城博国际app
诺亚娱乐 快赢彩票 彩票网注册 博天下娱乐城 在线娱乐彩票官网
银豹娱乐网 网上彩票投注 快赢彩票 优博彩票ub8 亚洲最大的彩票多彩网
汇丰在线评估 汇丰娱乐在线 鸿运彩票网官方网站 如意娱乐 聚彩彩票网
兆彩票注册 凤凰娱乐平台 鑫彩平台 汇丰在线注册 拉菲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