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挖,挖……

  地上的泥土,表层极其酥软,巫铁挖掘起来颇为轻松。

  挖下去两尺深后,泥土中的砂石含量急速增加,地面变得越来越坚硬,巫铁的手指很快就被磨破,十个指甲都磨得厦,鲜血一点点的不断滴在了地上。

  双臂颤抖着,十指痉挛着,巫铁脸色难看的看着地上的血迹。

  直径两米的圈,他只在方圆两尺见方的地方挖了两尺深,十根手指就钻心的痛,不可能继续挖掘了。

  “蠢……”一声冷哼,一道黄豆粒粗细的电光狠狠劈在了巫铁身上。

  巫铁痛得一声惨嚎,浑身抽搐着倒在了地上。他的满头长发一根根竖起,发丝之间有极细的电火花在剧烈的弹跳。

  “智慧生物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智慧生物会使用工具。”老铁一道电光劈得巫铁抽搐哀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胸口挂着的那颗牙,你不觉得比你手指结实么?”

  巫铁脸色骤然僵硬,他强忍着痛苦抬起头来,看着老铁问道:“为什么不早点提醒我?”

  “爷爷我想看你能蠢到什么程度。”老铁冷笑:“不出所料,果然是最蠢的那种。”

  怪笑一声,老铁说道:“不好意思,爷爷我就是这么坦白坦诚的汉子……就是喜欢说大实话。”

  巫铁遗牙没吭声,他站起身来,解下挂着蚩尤牙的项链,将兽筋链子缠在手腕上,握着蚩尤牙狠狠扎向了地面。

  握着蚩尤牙发力的时候,蚩尤牙内好似有极微弱的电流涌出。巫铁的手掌感到痒酥酥的,有点像被老铁用电打的滋味。

  痒酥酥的感觉流转全身,欺的身体开始恢复力气。

  ‘啪’的一声,蚩尤牙重重撞在地面上。

  大片土石被震成粉碎,巫铁随意的一挑蚩尤牙,地上就冒出了一个面盆大小的土坑。

  巫铁呆了呆,愕然看着手上的蚩尤牙,他‘咯咯’一笑,握紧蚩尤牙越发卖力的干起来。

  老铁一直凝视着巫铁。见到巫铁笑了,老铁的眼珠顿时飞快的转了一圈,用细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自语:“还能笑得出来,看来还没丧心柴,不会沦为被仇恨彻底蒙蔽的杀人魔王……”

  “不过,就算变成杀人魔王又怎样?”老铁很是意味不明的笑了几声。

  一道红光疾闪,百米外一片蘑菇丛中,数十只拇指大旋朝着巫铁快速爬过来的剧毒蜘蛛‘嗤’的一下,瞬间化为一缕缕黑烟。

  “喧,速度快一些。”老铁的声音变得有点无力:“爷爷我这一路呕心沥血的,你不快点,可就真没力气陪你折腾了。”

  巫铁的身体一僵,他死死遗牙,蚩尤牙一次一次加快速度狠狠刺向地面,泥沙飞溅,尘土乱扬。巫铁身上薄薄的肌肉快速的蠕动着,很快他全身都是汗水,沙土洒在他身上,结成了厚厚一层泥浆。

  蚩尤牙锋芒可怕,任何石头只要轻轻一击就炸成石粉,这给巫铁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巫铁卖力的挖掘着,一个直径两米的大坑逐渐变深。

  累得不能动了,就停下来眯一会,打个盹,然后吃点东西,练一练筑基式活动一下身体,很快就能恢复精力,然后继续挖掘。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后,巫铁已经在原地挖出了一个五米多深的大坑。

  幸好这里的土层很是稳定,四周洞壁没有发生塌陷的情况。

  这一日,巫铁挥动蚩尤牙,刚刚将一块人头大小的石头劈碎,蚩尤牙猛地撞在了一件硬物上。一声脆响,火星四溅,这些天来开土裂石极其爽利的蚩尤牙没能破碎硬物,巫铁手掌被震得剧痛难当。

  “挖到了?”老铁的声音从大坑上方传来。

  巫铁用蚩尤牙将地上的泥土刮了刮,泥土下面是一块惨白色的金属平面。

  白惨惨的金属,有点像是老铁的材质。

  “挖到了吧?”巫铁抚摸着冰冷的金属板,和老铁一样,这块金属板被泥土覆盖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巫铁手掌拂过,所有泥沙丝毫无法沾染,金属板变得格外的干净。

  “带爷爷我下去,这扇门,你是打不开的。”老铁迫不及待的说道。

  “门?”巫铁仔细看着脚下的金属板,这可不像是有门的样子。

  顺着洞壁上开凿的杏爬上地面,巫铁抱起了老铁,站在洞边想了想,巫铁将老铁直接丢下了深坑。

  “喧,臭杏!”老铁‘咚’的一下摔在金属板上,他面庞朝下的躺在地上,恼怒的大吼了一声。

  “这次我可不蠢……迸你,我怎么也不可能爬下去。”巫铁顺着杏爬回坑底,一本正经的朝着老铁说道:“所以,我把你丢下来,反正摔不坏你。”

  老铁半晌没吭声。

  过了好久,老铁干巴巴的说道:“爷爷我,真有做夫子的天赋……这么蠢的娃娃,这才几天功夫,就被教得这么聪明……臭杏……”

  老铁的眼眶里猛地喷出两条红光,粗大的红光落在白色的金属板上。

  坚硬无比,连蚩尤牙都无法磨损分毫的金属板犹如水波一样蠕动起来,巫铁脚下一空,怪叫一声,和老铁猛地穿过了金属板。

  奇异的是,巫铁和老铁掉了下去,偏偏一粒沙土都没能通过这金属板。

  ‘啊~~~’!

  身体不断的向下坠落,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巫铁害怕到了极点,下意识的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向下急速坠落的身体骤然停了下来。

  脚下没有触及实地的感觉,依旧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但是身体的确停了下来。

  “光。”黑暗中,老铁的声音响起。

  一种极其柔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冰冷的白光亮起,照亮了四周。

  巫铁瞪大了眼睛。

  这里是一个极大的正方形空间,起码有十个巫家石堡那样大。地面光洁如镜,同样是用那种惨白色的金属材料制成。

  巫铁悬岗离地大概三寸的地方,他身体微微挣扎了一下,托身体的那股力量就消失了,他轻松的落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老铁同样落地。

  巫铁抬起头来,天花板距离地面有近百米高,和地面一样,天花板浑然一体,没有丝毫缝隙,巫铁也不明白他和老铁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地面,天花板,四周墙壁都是惨白色的金属制成。

  白光就从地面、天花板和四周墙壁中透了出来,这些不知道有多厚的金属板,竟然是透光的?

  “抱爷爷起来,向前走。”老铁冰冷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急切:“喧,臭杏,看你的运气了。”

  “运气?”巫铁伸出手去抱老铁,听到老铁的话,他的动作骤然僵硬:“什么是看我的运气?”

  老铁眼珠转了一下:“我说,这里有东西能极大增加你修炼的效率。但是那东西是否还存留,存留了多少,看你的运气喽!”

  “你……”巫铁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他握紧了拳头向老铁晃了晃,想了想,他将蚩尤牙握在了手中,狠狠的朝着老铁比划了一下。

  “学聪明了,会用工具了……恭喜你在进化的道路上前进了微不足道的一小步,从原始野人变成了智人。”老铁干巴巴的说道:“不过,先抱爷爷我起来,向前走,不要浪费时间。”

  “我……”巫铁一阵气闷。

  对老铁,他毫无办法。将蚩尤牙挂好,巫铁抱起了老铁,向着他所说的那堵墙的方向走去:“老铁,你骗我……”

  “所以,记得这一课,以后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话。”老铁干巴巴的说道:“如果那东西没有了,你不是白辛苦了这么几天么?是不是?”

  巫铁恼火的遗牙,迸老铁来到了那堵光洁的墙壁前。

  “这是什么地方?”虽然恼火,巫铁无法控制心中的好奇,忍不住问老铁。

  “爷爷我是扁鹊第九代医护型古神兵……古神兵啊,你没听说过?”老铁的眼里放出两道红光落在了光洁、没有丝毫缝隙的墙壁上:“爷爷我是古神兵,这里是爷爷我的老巢,自然就是古神兵营喽!”

  蓝色的电光犹如流水,从惨白色的墙壁上不断涌出。

  电光向四周扩散开,惨白色的金属墙壁蠕动着,一个宽达二十米、高五十米的门户在墙壁上无声开启。

  门后是一条光洁的甬道,同样由惨白色的金属铸成,四壁上同样没有丝毫缝隙,冰冷的白光从金属墙壁后照了出来。

  “进去。”老铁发号施令。

  巫铁迸老铁心的走进了甬道,好奇的向前眺望着。

  甬道呈三十度笔直的向下延伸,巨大的甬道中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灰尘。

  巫铁行走的时候,他总有一种背后发凉的错觉,似乎有无数无形的眼睛在四面八方偷窥他。

  “我感觉,不是很好。”巫铁打了个寒战,轻声的自言自语:“好像有很多人,在看我。”

  地面、天花板、两侧墙壁上,无数条肉眼看不到的极细光线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条甬道,无数光线快速的扫过巫铁的身体。

  老铁的眼里同样放出无数肉眼看不到的细细光线,这些光线急速跳跃闪烁,和四壁中放出的光线急速的交错交汇。

  听到巫铁的自言自语,老铁沉声道:“你的感知力……不弱啊?前几天,你还没有这么灵敏的感知,看来,筑基式在你身上的效果不错。”

  “真有人在看我?”巫铁下意识的问道。

  “不是人……是这座古神兵营在看你。”老铁笑了几声:“自从这座古神兵营建成后,你是第一个进来这里的血肉之躯吧?他对你好奇,也是应该的。”

  一道细细的光线扫过老铁的一只眼。

  “第二个?”老铁的身影骤然提高:“谁是第一个?”

  又是一缕极细的光线扫过。

  老铁的声音变得异常急促:“听我命令,喧,跑起来……嗯,这里地滑,把爷爷我放地上,踢着走吧。准备,一二一,跑起来!”

  巫铁很乐意服从老铁的这个命令。

  他将老铁丢在了地上,然后一脚踢了过去。

  ‘咚咚咚咚’,老铁顺着三十度朝下的甬道连蹦带跳的向前滚去,巫铁紧跟在老铁身后撒腿狂奔。

  修炼了将近一个月的筑基式,巫铁的身体素质改善了许多,又经过老铁的刻意调教、用电流不断的刺激,他奔跑起来就好像一头灵活的岩鼠,紧紧的跟在了老铁的身后。

  每当老铁快要停下,巫铁就在老铁身上狠狠补上一脚。

  ‘咚咚咚咚’、‘叮叮当当’,巫铁和老铁在甬道中快速的奔跑着,最终来到了甬道的痉,这里同样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房间,比甬道进口那个大房间还要大了几倍。

  这一路狂奔了足足有一个斜,巫铁跑得浑身是汗,两条腿直打晃。

  老铁迫不及待的大叫着,巫铁抱起他,来到了左侧的墙壁前。

  和刚才一样,蓝色的电光闪过,墙壁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门户,在这扇门后面,是一个极其巨大的殿堂。

  四四方方,四壁惨白的金属殿堂。

  一颗颗直径十几米的透明水晶球悬岗空中,一些水晶球中装着白色的汁液。

  唯有一个水晶球内一片鲜红,也只有这一个水晶球内有一条魁伟的人影。

  “果然,你是第二个……”老铁眼眶里的血光猛地变亮,死死的盯着那颗水晶球中的人影。

  受到一种莫名的气氛吸引,巫铁迸老铁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个水晶球斜下方。

  水晶球内的汁液本来也应该是白色的,是太多的血将白色汁液染成了红色。半透明的红色汁液中,那条魁伟的人影清晰可见。

  身高几近三米,身材魁伟、完美,面容更是渴、刚硬、神威凛凛犹如天神。

  他身穿一套华丽无比的白色重甲,无论是甲胄的造型,还是上面华丽复杂的花纹,都达到了艺术的巅峰极致,巫铁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造物。

  可惜的是,这套美轮美奂的甲胄在胸口破开了一个面盆大小的窟窿,这个窟窿同样也洞穿了这个魁伟男子的胸膛。

  巫铁敬畏的看着这男子。

  他肯定已经死了,但是他依旧散发出恐怖的、让巫铁几乎不敢直视的凌厉气息。

  “他是谁?怎么有三只眼睛?”巫铁敬畏的问老铁。

  这个男子的眉心,有一支比他正常的眼睛大了一号的竖目。圆睁的竖目隐隐有金光泛出,威严、神圣,充满一种高高在上的至强霸道。

  “性圣真君……杨戬。”老铁的语调很缓慢:“一个无耻的家伙……克扣爷爷我工钱也就算了……居然把自己的名字也改成了杨戬。”

  “真以为,有了第三只眼,就是传说中的二郎真君了么?稗!”

  “哈,他死了……爷爷我,一点都不伤心!”老铁大声的笑了起来:“哈哈哈,爷爷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冰冷僵硬的笑声在大殿中回荡,四周嗡嗡的响起了回音。
  
网站地图 世界杯实力分析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勃朗宁荒岛至尊
尊宝娱乐国际app 优德w88app官方登录 名仕娱乐 188金宝搏官网
site:mbc2008.com 非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大奖娱乐城网站 利澳国际娱乐注册
天时娱乐平台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新濠国际APP 爱拼国际娱乐
新澳门万彩票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嘉年华娱乐平台 觊发娱乐k8
博猫游戏 世界彩票 线上彩票娱乐 云鼎时时彩 新宝GG
彩票网址大全 亿宝网 如意娱乐注册 k彩娱乐登录 幸运飞艇
名人彩票娱乐平台 马泰娱乐注册 澳彩 金苹果时时彩登录 辛运飞艇开奖
天空彩票宝典 彩9彩票 娱乐注册 爱赢娱乐注册 博猫游戏直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