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吹过河面,卷起数米高大浪。

  水下有巨大的黑影若隐若现,隐隐还有低沉的咆哮声传来。

  除了巨河马,在这一条横磋地的千里大河中,还隐藏了很多可怕的巨兽。谁也不知道水下到底有什么,不了解的存在越是能激发人心中的恐惧。

  黑色梭子一样的物件中,三个青年拼命的划桨,用了很短的时间,就逼近了河滩。

  他们身后一条长长的水线突然出现,伴随着低沉的吼声,方圆数米的水面突然吗,水下一张狰狞的大嘴张开,狠狠向黑色梭子物件咬了下来。

  三个青年惊声大吼,猛地跳了起来,狼狈的跳进河边浅滩,拖泥带水的冲上河岸。

  ‘咔嚓’声中,黑色梭子一样的物件被一口咬得粉碎。

  水下的巨兽消失了,谁也没能看清它的真正模样,河面上只留下了梭子形物件的碎片,在河面上漂浮了一嗅儿,就被大浪打入了河底。

  岸上,首先靠岸的黑色梭子物件中不断有人影窜出,四个佩战士拎着大斧,连同八个一脸精悍之气的人族大汉拎着兵器,簇拥着一个黑衣少女快速奔逃。

  三个青年手持直刀,一脸阴鸷的向黑衣少女一行人稳步追来。

  虽然在人数上占了绝对的优势,黑衣少女一行人却分明蹿弱势地位,他们快步向着盆地深处逃窜,居然不敢回头和三个青年对峙。

  刚刚大声喊话的青年嘶声大吼着:“我说过,你们都要死们逃不掉的!”

  因为早靠岸的缘故,黑衣少女一行人已经逃出了七八里地。这里土地肥沃、酥软,地面上满是苔藓好藤萝,他们走过的时候留下了大量痕迹,三个青年很轻松的就跟了上来。

  更不要说,这边的植被并不茂盛,蘑菇丛和蕨林檄拉的,也不是很繁茂。

  佩战士身高两米左右,这些一米五六的蘑菇丛和蕨林只在他们胸口高,隔着十几里都能轻松看到他们魁梧的身体。

  十几里外,几只金属蜘蛛隐藏在蘑菇丛中,猩红色的眸子闪烁着幽光,远远的眺望着这两伙人。

  它们只能在古神兵营周边活动,这里已经远远超过了它们的活动范围,却不妨碍它们在这里监视这些外来者。

  在这些金属蜘蛛的前方,巫铁浑身绑满了蕨类的大叶子,很心的匍匐在一丛蕨林中打量着。

  “这护甲真好,就是惨白色太容易被发现了。”趴在地上,巫铁还在絮絮叨叨的抱怨着。

  这紧身甲胄很好,防御量,而且穿着舒适,就和第二层皮肤一样。但是惨白色太过于显眼,尤其是它纤尘不染的特性,让巫铁想要用烂泥遮挡一下都不能。

  他只能用老铁传授的法子,用蕨类的枝叶包裹全身提供掩护。

  一前一后两伙人越来越近,渐渐的黑衣少女一行人就要从巫铁的斜前方越过,巫铁也看清了黑衣少女的模样。

  一身黑色的精美长裙,使用的材料是巫铁从未见过的精致纺织物,光滑且有光泽,一看就价值不菲。

  少女的脖子上、手腕上,都带着绿莹莹的宝石制成的饰物,极淡雅的绿光越发衬托得少女肤白胜雪。

  一头黝黑发亮的长发犹如瀑布,轻柔的披散在身后,少女生得眉目如画,嘴唇不知道用什么材料涂成了淡紫色,透着一份难以形容的魅惑之气。

  巫铁莫名的感到有点口干,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同族异性。

  不这是巫铁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同族异性。

  莫名的,巫铁感到心跳加速,血液流速也加快了许多,面皮更是一阵阵发红,手脚心不断有冷汗渗出。

  一只金属蜘蛛猛地看向了巫铁,眸子里一缕缕细细的红光落在了巫铁身上,将巫铁此刻的身体状况一五一十的反镭了古神兵营。

  快速的奔走着,因为黑衣少女的关系,前面这伙人奔跑的速度有点慢,后面三个青年手持直刀跳跃如风,犹如三头灵巧的猿猴在蘑菇丛和蕨林中快速的穿梭着。

  好几次,有毒虫、毒蛇想要狠狠的给这三个青年来上一口,但是只见刀光一闪,那些毒蜘蛛、毒蜥蜴、毒鼠、毒蛇之类的全都被当头劈成了两片。

  巫铁的瞳孔骤然缩小,这三个青年的刀法好可怕!

  他下意识的判断了一下,以他如今的枪法,怕是连一刀都接不下来。

  骤然间,黑衣少女轻哼了一声,她脚下一滑,踩在了一块被厚厚苔藓覆盖的圆石上,隔着好几里远,巫铁都听到了她脚脖子关节发出的脆响。

  脚踝脱臼,黑衣少女猛地摔倒在地,地面上大片喧菇被压得粉碎,黑衣少女身上斑斑点点的厩各种夜光蘑菇破裂后残留的荧光汁液,一身狼藉的好生狼狈。

  前方奔逃的一伙人骤然停下,他们也不去搀扶黑衣少女,而是在一个鼻子上镶嵌了金环的佩大汉的喝令声中,十二个人迅速摆好了一个小的防御阵型,将少女护在了后方。

  在后方追赶的三个青年眼看黑衣少女摔倒,他们顿时发出兴奋的急促啸声,脚下速度骤然加快,每一步都轻松迈出十几米远,带起三条狂风快速的追了上来。

  短短七八里地,只用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追了上来。

  三个青年相距黑衣少女一行人还有两百来米就停了下来,这一阵狂奔显然也耗费了他们不少力气,他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下巴上很快有大量汗水滴了下来。

  “你们都要死!”刚才喊话的青年挥动了一下有他大半个身高长的直刀,刀光一旋,将空中落下的三只剧毒小漏斗蜘蛛斩成了粉碎。

  黑衣少女艰难的从地上站起,她面孔抽动的看着身上的狼藉汁液,再看看双手黑漆漆的泥浆、脏污,纤细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厉声说道:“你们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你们”

  青年举起了直刀,摆了一个怪异的斜身向前的姿势,密布着血丝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黑衣少女:“还缺一个,杀了你,才算完满了石灵卿,就差你一个!”

  黑衣少女石灵卿苦笑了一声:“我们,有这么大的血恨深仇么?你还有你的同伴,已经杀光了我的族人。”

  三个青年的面皮都没动一下,石灵卿沉声道:“我父亲,我母亲,我的兄弟姐妹,我的族人还有那么多的仆役都被你们杀了。我都冒着天大的风险,逃进了地下阴河,你们居然还不放过我”

  巫铁的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下意识的对那三个青年起了莫名的厌恶和仇恨之心。

  他们,已经杀了石灵卿的所有族人!

  该死的东西。

  他们杀光了她的族人,居然还一路追到了这里地下阴河的凶险不用多说,他们居然追进了地下阴河也要斩尽杀绝。

  什么仇,什么恨?

  巫铁莫名的对他们三个有了浓浓的敌意。

  双手握紧了长枪,之前他特意放在身边的数十块拳头大小的石块轻轻地葛。

  “少说废话,死!”青年长啸,他的身体猛地化为三重残影,三道残影同时挥刀,带起一道厉风向前方斩去。

  两个佩战士大声嘶吼着,他们挥动着大斧,猛地向前踏了三步,然后猛的挥动斧头,狠狠向三重残影砸下。

  两重残影消失了,唯有右侧一道残影凝实,刀光一闪,顷刻间到了一个佩战士的肋下。

  后方一根长矛疾刺而出,石灵卿身边一个精悍汉子手持长枪向前疾刺,枪头上一抹光芒闪过,急速旋转的枪头居然喷出了一团火焰,火光熊熊向前直喷七八尺远。

  青年长啸,身体一弹、一折,向斜后方急退。

  他身体刚动,一抹箭影带着刺耳的破空声从他肩膀上疾驰而过。

  骨肉碎裂声大响,逃过一刀之灾的佩战士闷哼一声,一根拇指粗细的长箭洞穿了他的右胸。箭矢上蕴藏的可怕力道逼得他身体连连椅,不自主的向后急退了四五步。

  刚刚留在后方的两个青年中,一个青年的长刀插在了地上,他双手紧握一张原本背在身后的长弓,弓弦还在剧烈的震动着。

  刚刚扑击的青年回到了两个同伴身边,他举起直刀朝着石灵卿冷笑:“有没有害怕?你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我能用一年零五个月的时间,逐个暗杀你的族人,将你石家的其他族人斩尽杀绝,我就不介意再用一年时间,慢慢的杀死你和你的身边人!”

  石灵卿死死的遗牙,她看着那青年厉声喝道:“什么仇,什么怨?说出你的名字,就算是死,我也要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罗林!”青年很干脆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当然,你肯定没听说过我的名字。”

  罗林眼里的血色越来越盛,他死死的遗牙,一个字一个字艰难的从牙齿缝里挤了出来:“为了什么?因为你们杀了我小妹,就这么简单!”

  “小妹?”石灵卿的脸色有点发白,很显然,她想到了什么。

  “想起来了?”罗林再次举起了手中直刀。

  石灵卿身边的护卫紧张的握紧了兵器,刚刚中箭的佩战士身体摇摆摆的,艰难的捅了身体。

  粗大的箭杆嵌在胸膛里,一缕细细的血迹顺着箭杆不断的流出来,很快佩战士的脚下就被染红了大片。

  “你已经杀了我家这么多人!”石灵卿遗牙,染成淡紫色的嘴唇不自觉的哆嗦着:“还不够么?”

  罗林轻轻的摇了曳,直刀直指石灵卿:“冤有头,债有主,听闻,这件事情是你亲手操作。你的族人,只是添头,我真正要杀的”

  一句话没说完,罗林和另外一个手持长刀的同伴同时向前猛扑。

  罗林再次化为三道残影向前飞扑,他的那个同伴紧跟在他身后,蓦然间他长刀一闪,六柄尺许长的短刀无声无息的滑出诡异的贿,向挡在前方的四个佩战士打去。

  四个佩战士同时横过硕大的战斧挡在了胸前,短刀打在了他们的斧面上,发出刺耳的撞击声。

  罗林飞扑而至,长刀上寒光闪烁。

  石灵卿身边一名身穿长袍的精瘦男子猛地上前一步,他右手一挥,三根六尺长的细细木杖从袖子里飞出,猛地落在了地上。

  杖头上电光闪烁,刺耳的雷鸣声响起,三根木杖喷出大片电光,覆盖了前方十几米的范围。

  银白色的电光剧烈的跳动着,相互交错击打,方圆十几米内厩卑的电光在盘旋交错,地面被电流轰击,留下了一条条深深的痕迹,不断的喷出青色的轻烟。

  罗林和他的同伴向后急退,三根木杖刚刚从那精瘦男子的袖子里飞出,他们就已经退出了数十米。

  电光肆虐,却没能命中他们的身体。

  罗林放声大笑:“知道你身边还有一个隐藏的高手,当我们会上当么?”

  笑声中,石灵卿发出了一声惊怒交集的尖叫声。

  出手的精瘦男子身体踉跄着,狼狈的向后一步一步的倒退了好几步。

  电芒肆虐,吸引了绝多数人注意力的时候,后面手持长弓的青年出手了。借着电光的掩护,长箭破空而来,命中了精瘦男子。

  和穿戴着重甲,骨肉坚实的佩人不同,这个精瘦男子身穿长袍,身体也虚弱得很。

  同样的长箭只是深深扎在了佩战士的胸膛上,这个精瘦男子却被箭矢洞穿了右胸,箭矢透体而过,更在他胸膛上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

  鲜血飞溅,更洒了站在精瘦男子身后的石灵卿一脸。

  石灵卿尖叫,忙不迭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石罐,倒出一些黑色的药汁抹在了精瘦男子的伤口上,又给精瘦男子喂了好几口药汁。

  精瘦男子的伤口顿时收敛,不见丝毫的血迹流淌出来。

  但是这伤也严重得很,他奄奄一息的坐在了地上,再没有力气动弹、开口。

  “你们该死!”石灵卿嘶声尖叫着,将空了的黑色石罐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罗林挥舞直刀,刀尖对准了石灵卿:“该死的,是你!我会砍掉你的脑袋,用它来祭祀小妹!”

  巫铁再也按捺不住,他猛地一跃而起,身体冲起来十几米高,然后犹如飞翔一样,向前轻盈的滑翔了过去。

  百米距离瞬间而过,巫铁再次跃起,再次犹如大鸟一样向前滑翔了过去。

  石灵卿和罗林两方都被巫铁的动作吓住了,他们同时转过身,严阵以待的看向了巫铁这边。

  巫铁在距离双方有一里多远的小山包上落了下来,他手中长枪指向了罗林,厉声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不许在这里厮杀!”

  “谁再动手,就是我的敌人!”

  巫铁手一挥,数十颗拳头大小的石块从他身后激射而出,将数十米外一丛蕨林打得粉碎。
  
网站地图 齐发国际 亚虎app客户端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亿鼎博娱乐app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香港赌场排名
天天娱乐平台 愽天堂 AW平台下载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诚博国际app
易胜博体育系统 蓝盾在线娱乐下载 扑克王官网app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诺亚娱乐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亚彩会彩票 鼎博娱乐 新娱乐在线 预告
亚洲彩票博览会 聚富彩票网平台 彩票代理平台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菜鸟娱乐APP 圣亚娱乐网址 天游娱乐平台注册 东升国际彩票 线上彩票娱乐
重庆幸运农场柱形走势图 汇彩彩票网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久久彩 时时彩众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