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本能的警告让巫铁头皮发麻。

  这是历经无数年的进化和变异,生物面对不可力的顶级猎食者,一种近乎预改本能。

  巫铁张开嘴,倾尽力的大吼大叫,用疯狂的喊叫声发泄自己心头的恐惧,同时他竭力的在一块块坠落的巨石之间疯狂跳跃,避开了从头顶落下的四只巨型蜘蛛。

  可怕的怪物,身躯庞大得丧心柴。

  近乎百米长的腕足,正帜身躯就有二十几米大小,四只巨型蜘蛛从石柱顶部落下的时候,就好像四片乌云沉甸甸的坠落。

  ‘嗤嗤’几声,巨型蜘蛛臃肿的腹部剧烈的蠕动着,大腿粗细的乳白色汁液喷洒出来,迅速化为大片蜘蛛网覆盖了方圆数百米的地面。

  两头只顾着疯狂追杀巫铁的巨兽被蜘蛛网笼罩,粘稠的蜘蛛网坚韧异常,两头巨兽疯狂的挣扎怒吼,却被蜘蛛网捆得结结实实。

  巫铁从一头大蜘蛛的腕足下飞身飘过,他的体型太过于渺小,这只大蜘蛛甚至没有注意到他。

  身体重重的撞在一根崩解的石笋上,巫铁头也不回的向外逃窜。

  四只大蜘蛛疯狂的喷吐着蜘蛛网,重重叠叠的捆在了两头巨兽的身上。两只巨兽卖力的挣扎着,但是始终无法摆脱蜘蛛网的禁锢。

  巫铁冲出了这一片正在连绵崩塌的石柱林,用尽力向外逃窜。

  那头体积较大的巨兽突然抬起头来,它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大片青蓝色的火焰从它嘴里喷涌而出,迅速覆盖了方圆数百米的范围。

  乳白色的蜘蛛网瞬间化为青烟消散,两头巨兽忽略了逃窜的巫铁,怒吼着向四只巨型大蜘蛛扑了上去。

  数十根巨型石柱瞬间崩塌,巨兽和大蜘蛛纠缠在一起,六头庞大的怪物嘶吼着,翻滚着,巨兽的血浆和巨大蜘蛛五颜六色的体液犹如暴雨一样向四周喷洒。

  巫铁堪堪逃出了三五里地,那头体积较小的巨兽猛地被三根纤长锋利的腕足刺穿,两只大蜘蛛仰天长嘶,举起腕足将这头巨兽离地挑起来数十米高。

  大量炽热的血浆犹如火焰,不断从这巨兽的体内喷泄下来,方圆数百米的地面都被血浆覆盖,大火熊熊燃烧,照亮了附近的石柱林。

  另外一头巨兽嘴里喷出一道火柱,炽烈的火柱洞穿了一头大蜘蛛臃肿的腹部,它正要彻底击杀这头大蜘蛛,猛不洞到自己的伴侣被敌人击杀,巨兽仰天悲鸣。

  濒死的大蜘蛛和另外一头同伴同时张开所有腕足,疯狂的将腕足洞穿了这头巨兽的身体。

  巫铁听到了这些可怕巨兽的哀鸣和吼叫,他喘着气,停下脚步回头望了一眼。他看到那头体积较大的巨兽身躯猛地膨胀开来,有一团夺目的光晕在它体内急速扩张。

  那光亮,比巫家石堡上空的虚日还要明亮数倍。

  下一瞬间,炽烈的光和可怕的火焰席卷四方,巨兽自爆,烈焰和高温覆盖了方圆两三里的地面,上百根巨大的石柱瞬间粉碎,强劲的冲击波化为一圈圈红色热浪向四周急速扩散。

  ‘啊~~~’!

  巫铁下意识的嘶声尖叫,冲击波席卷而来,他就好像风中落叶一样飞了起来,身不由己的向后飞出了数百米远,重重的撞进了一片高大茂盛的蕨林中。

  热浪翻滚,蕨林的枝叶在极短时间内干枯、变黄,随后方圆数里的蕨林猛地燃烧起来。

  巫铁被烈焰包裹,大火焚烧着他的身躯,惨白色的紧身甲胄上微光流动,甲胄内的温度开始直线升高。

  巫铁喘着气,强忍着胸腔内的剧痛,踉跄着站起身来,一步步淌过火海,竭力向远离石柱林的方向逃走。

  “老铁,你可没说,有些大家伙,它们会这样爆开”巫铁喘着气,好容易逃离了燃烧的蕨林,他的面甲无声的滑开,巫铁喘了一口气,吐了一口发黑的淤血。

  大地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巫铁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那一大片的石柱林猛地凹陷了下去。

  地面剧烈的震荡着,一根根石柱不断的沉入地下,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方圆数十里的石柱林整个塌陷下去,原地就留下了一个冒着热气浓烟的凹坑。

  ‘呼’,‘呼’,有湍急的寒风从凹坑中不断吹出,烈焰和浓烟在寒风的卷动下化为数十根粗大的火龙卷,在凹坑的上空往来的翻滚肆虐。

  巫铁呆呆的看着那犹如火焰地狱的凹坑,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

  还好,他逃得快。

  凹坑深处隐隐传来巨型蜘蛛尖锐的悲鸣声,但是很快鸣叫声就哑了下去,不多时里面就再没有半点儿声音传来。

  寒风呼啸着,火龙卷很快也消失了,只有石柱上攀附的那些藤萝和苔藓被高温点燃,还在不断冒出浓烟,正在寒风的吹拂下向四周扩散。

  巫铁抹了一下满是血水汗水和腥臭蛋液的面孔,遗牙低喝了一声‘罗林’,恼怒的转身循着巨兽留下的痕迹,顺着来时的路速返回。

  一路上猎杀了几只猎物,补充了一下身体消耗,还修炼了一次筑基式,将身体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巫铁顺着来时的路奔走了两百多里后,远远的他听到了凄厉的嚎叫声。

  那声音很熟悉,似乎是罗林身边那个手持长弓的青年的叫声。

  巫铁遗牙笑了几声,拎着长枪几个起落,快速向惨叫声传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断的腾空而起向前滑翔,奔走了一嗅儿时间,前方一片洼地中,巫铁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影。

  石灵卿被两个牛族战士和三个人族护卫簇拥在正中,似笑非笑的看着数十米外正大吼大侥罗林。

  罗林身边只剩下了吴老大和钉,吴老大的左手被齐肩砍断,钉正用一块麻布包扎伤口,鲜血犹如歇一样,正不断的顺着钉的手臂向下流淌。

  在石灵卿和罗林三人中间,手持链刀、面皮白皙、长相阴柔的巧面无表情的看着罗林。手持长弓的青年两条腿已经被齐着膝盖斩断,巧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链刀紧紧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巫铁悄无声息的落地,趴在地上,借着几颗蕨的掩护,心的爬了过去。

  相隔数十米远,巫铁能看到巧手帜链刀已经割破了那青年的脖子,一缕极细的血箭不断顺着青年的脖子流淌下来。

  “老大,老三,还有,钉不要动。”巧的声音很冷,很硬,很坚定:“你们知道我胆小,万一我吓得一哆嗦,风羽的命,就没了。”

  手持长弓的青年,名字叫做风羽?

  罗林还在大吼大叫,只是他的吼叫声中除了愤怒的咒骂,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内容。

  吴老大死死的遗牙,等到钉帮他包扎好了伤口,右手举起土黄色的石柱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巧这么说来,另外三个兄弟,是你弄死的?”

  巫铁迅速想起了石灵卿的木棚外,那个倒地死去的青年身上的伤口。

  刚才没注意,现在巫铁才回想起来,似乎那青年的伤,果然是在身后,那是一道几乎将他的整个后背都劈开的狰狞伤口。

  巧手上的链刀,似乎正好能制造这样的伤口。

  “是我。”巧呼出了一口气,他看着吴老大淡然道:“对不起那三个兄弟,是我我杀的还有,吴老大你的胳膊,风羽的腿子,这就不用说了,你们自己看到的,是我砍下来的。”

  咧嘴一笑,巧向罗林摇了曳:“安静一点,老三。你看,钉就比你冷静得多。你和钉都中了我下的毒,虽然份量很轻,你越是大吼大叫,毒性发作越快,搞不好就会死的。”

  罗林身体猛地一哆嗦,然后吐了一口黑血。

  他的身体微微椅着,直刀指着巧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吴老大在一旁开口了:“老三,闭嘴让巧说话。我想听听,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虽然胳膊被自家兄弟砍了下来,虽然同心同伴死伤惨重,吴老大的语气依旧很冷静:“巧,我们从谢起长大,我们一起出生入死,我们和亲兄弟也没什么两样”

  巧冷淡的笑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吴老大立刻转了话题:“你就不怕雾刀的报复?”

  巧笑了,他看着吴老大摇了曳:“雾刀很可怕,我承认。可是,在这里,谁知道是我杀了你们?谁知道,我背叛了雾刀的规矩?”

  吴老大张了张嘴,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很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缘由?”

  巧笑了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就是一回头的瞬间,吴老大手中土黄色的石柱猛地爆发出一道强光,他猛地举起石柱狠狠砸在地上,就听一声巨响,他面前凸起了一根胳膊粗细、三米多长的石枪。

  石枪呼啸着裂地而出,犹如箭矢一样向罗林飙射。

  站在石灵卿身边的石电怪笑了一声,他手中木杖一晃,一道狂风平地而起,狂飙以比石枪快了数倍的速度飞到巧的面前,迅速凝成了一块米许见方的圆形风盾。

  石枪撞击风盾,风盾犹如漩涡一样急速旋转着,无数拇指大小的风刀在风盾中急速摩擦。

  石枪一节节的粉碎,风盾一点点的消磨。

  巧已经借着风盾的掩护,一把抓住了风羽的脖子,带着他几步就退到了石灵卿的身边,将风羽交给了一个脸上被劈了一道的牛族战士。

  牛族战士怪笑一声,他接过风羽后,很干脆的一把抓住了风羽的手臂,‘咔咔’两下将风羽的手臂直接拗断。风羽痛呼了一声,身体剧烈的抽搐着,鲜血不断从膝盖的伤口滴落。

  石枪和风盾同归于尽,巧笑着站在了石灵卿的身边。

  石灵卿轻笑着,向恍然大悟的吴老大点了点头:“还能有什么原因呢?男人的背叛,很简单。权力,前途,财富,还有美人。”

  “女人。”吴老大曳苦笑:“巧,为了她,你就背叛了我们?”

  巧没吭声,只是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吴老大同样吐了一口黑血,他松开杵在地上的石柱,伸手擦了擦下巴上的黑色血迹,低声说道:“我也中毒了啊?看来,那三个兄弟这么轻松被你杀死,都中毒了吧?”

  巧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两天前,记得么?我去查探,可以用来引开那碍手碍脚的杏的法子我一个人出去的,我在外逗留了一天多才回来。”

  石灵卿往巧的身边靠了靠,双手自然的隆了巧的一条胳膊。

  她笑得很灿烂:“我喜欢聪明人,因为聪明人不守死理儿,聪明人才能更好的相互沟通。巧,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才是对他最有好处的。”

  吴老大喘了一口气,他深沉的看了一眼石灵卿和巧,冷笑道:“你,睡了他?”

  巧控制不啄头的得意,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她现在,是我的人。吴老大,你想象不到,那一天,我享受到的是什么。”

  石灵卿白皙的小脸蛋变得晕红一片。

  趴在几颗大叶蕨的下面,巫铁呆呆的看着这兄弟反目的一幕。

  他更加呆滞的看着石灵卿。

  她在他心帜完美芋轰然崩碎,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酸涩的刺痛从心底涌出,好似无数把小刀子,慢慢的顺着血管流到了五脏六腑中,伤得他心肝都在剧痛。

  猛不丁的,罗林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他挥动着直刀,化为三条残影,三条影子犹如蛇行,带起恶风向巧猛扑了过去:“巧我要你死!”

  石电举起手中木杖,一个牛族战士和两个人族护卫同时举起了兵器。

  他们正要和猛扑而来的罗林交手,巧突然大吼了一声:“冲他们想要逃!”

  话音未落,罗林左手打出了三颗拇指大小的黑色弹丸,小的丹丸落地,‘噗噗’声中大片黑烟升腾而起,罗林猛地一个弹射向后急退。

  一抹极细的寒光从罗林的手中飞出。

  部心神都落在罗林身上的石灵卿等人完忽略了这道并非向他们打去的寒光。

  罗林、吴老大、钉三人速奔逃,抓着风羽的牛族战士则是猛地怪叫了一声。

  一身是血的风羽脸上带着怪异的笑容,一柄飞刀深深扎进了他的喉咙。

  巫铁浑身都在哆嗦,不自觉的打着冷颤。

  罗林他们撤退,撤退之前,罗林好似要拼命一样冲出去,只是为了用这柄飞刀杀死风羽。

  巫铁无法理解这种行为。

  他遗牙,猛地腾空跃起,然后迅速向罗林等人追了上去。

  石灵卿猛地看到一条白色人影从蕨林中飞起,她顿时惊呼了一声,猛地皱起了眉头。
  
网站地图 金沙城中心app 王牌娱乐app下载 扎金花游戏平台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
集美国际娱乐场 澳门皇冠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海安白金会
亚博app 神州国际娱乐app 亚虎官网pt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扑克王棋牌 娱乐城网 亚洲城电脑版网址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新天棋牌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阿狼工作室
亿游娱乐 66工厂娱乐 聚富彩票官网 麒麟网 人工在线计划
丰尚娱乐信誉 幸运游艇开奖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官网 黄金彩票网站 118彩票
最权威的彩票网站 汇丰在线信誉 M5彩票 彩8注册 如意娱乐取现
万博娱乐网址 亚彩会注册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至尊天下彩票 兆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