盆地,大河。

  河水昼流急速闪烁,一条体长将近三十米的电鳗疯狂的释放着电流,河边浅滩中一头巨河马发出凄厉的悲鸣,抽搐着倒在河水中。

  两条黑色的梭子形物件被死去的巨兽骨骼阻拦,歪歪斜斜的停在了河滩上。

  远处的石缝中,飞瀑奔腾而下,浓密的水雾中似乎有异物冲了出来。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功夫,当日石灵卿、罗林等人登陆的那段河道中,一条通体漆黑、头生独角的大鱼猛地冲出。

  大鱼通体黑烟缭绕,硕大的鱼眼灰扑扑的透着一股子浓浓的死气,动作更是僵硬异常。它猛地张开嘴,几条人影从鱼嘴中冲出,其中一人反手一抓,长有十几米的大鱼就猛地缩小,化为一缕黑光没入他掌心。

  身穿黑色紧身皮甲,头上也带着全封闭的头套,背后插着直刀,腰间佩戴皮囊,这些人的打扮和罗林等人一般无二。

  只是和罗林等人相比,从大鱼嘴里冲出的这七个人气息强大了数倍,他们出现后,莫名的阴寒煞气笼罩席卷四周,正在全力输出电流的电鳗都本能的收敛了气息,飞快的沉入了深深的河底闪避。

  一行人从大鱼嘴里冲出的地方距离河岸有二十几里地,他们只是在河面上轻轻一点,就径直腾空越过了这一段河面,轻松的落到了河岸上。

  其中一人身体一晃,带起几条淡淡的残影飞扑到了数十米外的一丛蕨林中,稍微搜寻了一会儿,就从蕨林中砍下了一根细小的枝条返回。

  随之带回来的,还有一枚巴掌大小的铁牌,上面用极细的血色纹路勾勒出了一柄染血的直刀。铁牌时不时的轻轻震荡一下,不断将一阵阵细微的波动向四周扩散开。

  “九掌令是钉留下的密信。”双手捧起刻画了数十道古怪纹路的枝条,这人将枝条献给了正中一个身材魁梧,气息比其他人更强大一筹的男子。

  九掌令接过枝条,眯着眼仔细看了看枝条上留下的纹路,曳笑了起来:“一群自以为翅膀硬了的刑子这是什么个意思?雾刀的规矩,都不管不顾了?擅自出手且超时不归哼!”

  九掌令低声的说道:“擅自出手也就罢了,活还干得不干不净、拖泥带水,居然让一芯头给逃了这要是传出去,雾刀其他分坛的掌令怎么看我?”

  “当我这个掌令,是摆设么?”丝丝黑气从九掌令指尖涌出,迅速缠绕在细嫩的枝条上。

  枝条萎缩、干瘪,呼吸间就化为点点黑色灰烬飘落。

  一行人一言不发的化为残影,紧接着就融入了风中。

  又过了一阵子,大概过了两刻钟左右,石缝中奔流而下的瀑布中一抹黑影一闪而过,没过多久,这一段河面上,一缕缕血色的烟雾冉冉升起。

  河水翻卷,一条长有二十几米的漆黑木船冒了出来,木船正中杵着一根十几米高的桅杆,漆黑的船帆上,用带着荧光的血色涂料,书写了血淋淋的两个大字——‘长生’!

  一个身穿血色长袍,生得童颜鹤发满脸红光,皮肤水嫩光滑犹如孩童的老妇人腰杆笔挺的站在船头,她眯着眼向四周张望了一阵,欣然笑了起来。

  “灵卿这丫头,找了个好地方♀一片秘境,足以建立一处隐秘的分殿,好,好,好。”老妇人突然怪笑了起来:“我倒是要看看,敢屠我长生教分殿的,都是一群什么样的英雄豪杰。”

  老妇人身后站着十几名青年男女。

  无论男女,他们都身穿黑色长袍,腰间系着血色腰带。而且男子英俊潇洒,女子青春美貌,一个个精气神都充沛无比,远比正常人强盛许多。

  这些青年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颗颗过度施肥的豆芽菜,生命力饱满得快要从体内喷涌出来。

  听了老妇人的话,这些青年同时轻声笑了起来。

  老妇人也笑呵呵的一跺脚,漆黑的木船就离开水面,带着一道狂风飞到了岸上。绕着附近里许范围搜寻了一阵,老妇人手一指,地面上一块泥团裂开,一枚不断闪烁着淡淡血光的虚子离地飞起,落入了老妇人的手中。

  老妇人将虚子一口吞了下去,面皮上一阵不正常的血气翻滚,她突然怪笑了几声。

  “唷,是那群喜欢背后捅人刀子的杀胚哪灵卿不过是弄死了一个注定短命的芯头,至于这么大动干戈的么?”老妇人很和蔼的笑着:“可怜见的,灵卿这也是勤奋刻苦为我长生教效力,被灭族了,这就是挑衅我长生教嘛”

  木船的血色船帆无风自动,‘哗啦啦’一阵巨响,木船带起一道狂飙,迅速向远处地陷大坑的方向飞去。

  看这速度,木船可比那掌令一行人快了不少。

  四面八方都是高高低低的晶簇,这些晶簇散发出异样的气息,让巫铁附很不舒服♀种感觉,就好像把人丢进了水里,或者把鱼儿捞上了岸。

  这些晶簇控制了这个巨大的石窟,在它们的影响下,这个石窟帜环境,似乎并不适合人类生存。

  站在石窟入口处还好,来到泞雄身边后,这里的温度变得极高,湿度变得极大,巫铁更是附自己的身体沉重了十倍不止,空气更是给了他极大的压力。

  高温,高压,高重力,而且似乎还缺少氧气。

  巫铁不明所以的看着四周,不明白就是短短几十里的距离,这里的环境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铁站在泞雄脚下,他抬头呆呆的看了泞雄一阵,含糊其辞的咕哝了几句,绕过泞雄庞大的身躯,向泞雄身后那一片建筑遗址走去。

  “你知道‘平天大圣’这个头衔的来历么?”老铁一边走,一边问跟在身边的巫铁。

  巫铁茫然的看着老铁,摇了曳。

  “所以,要多读书。平天大圣牛魔王那可是神话传说帜人物。”老铁一边走,一边说道:“泞雄这家伙,大概还没有牛魔王一成的本领,就硬是给自己起了这么个绰号”

  巫铁悚然,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泞雄高达千米的魁伟身躯。

  就这样,还没有那个‘牛魔王’一成的本领么?那个牛魔王本尊,又会有多么强大?

  “k8,牛魔王是谁?”巫铁很认真的问老铁。

  “等爷爷我有空,而且心情好的时候,再告诉你。”老铁吊起了巫铁的胃口,却很不负责的将问题甩开了一边:“不过,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和一只猴子有关。”

  巫铁恨得牙痒痒,猴子?什么是猴子?他没见过猴子这故事,怎么又和猴子有关了?

  他和老铁走进了残破不堪的建筑遗址,残垣断壁,凋零不堪,但是透过残留的建筑细节,巫铁能想象当初这一片建筑群的精美、华丽。

  很古怪的,这一片方圆百里的石窟被无数大大小的晶簇统治,唯有这一片建筑废墟中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晶簇的痕迹。

  地面更是洁净异常,一块块青色的地砖铺得整整齐齐。

  顺着青砖铺成的道路向前走了一阵,前方出现了一个方圆百米的大池塘。

  池塘中居然还有一池子清水,还有几丛大叶子无风自动,几根长长的花茎上挑起了几朵面盆大小的白色花朵。淡淡清香扑面而来,这是巫铁从未闻到过的味道。

  无论是巫铁自幼常见的蘑菇,还是那些夜光藤萝,它们都没有香气。

  这股清香沁人心脾,让巫铁整个僵硬在了原地。

  一种前所未幽美好感动莫名袭来,他呆呆的看着那些花,那些叶,这不是这个暗无天日的世界幽美好。

  “发什么呆?几颗不值钱的荷花而已。”老铁干巴巴的话迅速打破了巫铁的感动:“这种烂大街的玩意儿又不是什么珍戏种,有什么好发呆的?”

  巫铁张了张嘴,恼怒的盯着老铁。

  他似乎,突然理解了一些当年灰夫子的恼火。

  绕过池塘,走过一段短短的青砖道路,走上几级套,就是保存大致完好的大殿。

  红色的墙壁,红色的柱子,金黄色的瓦片闪烁着淡淡光芒,整个大殿都被一层淡淡的白光环绕。大殿规幕算太大,自有一股古朴、厚重、让人心境宁和的气息传来。

  耳朵里,似乎有人在轻声的吟唱着什么。

  远远的,好似有钟声响起。

  庄严、肃穆,配合着四周残破的建筑废墟,巫铁的莫名的悲从中来,两行眼泪莫名的流了出来。

  老铁轻哼了一声,他抬起前爪,一爪子拍在了紧闭的殿门上。

  一声轻响,殿门开启,大殿上笼罩的白光犹如肥皂泡一样碎裂,炸成了无数白色光点四散荡溢。

  一股浓浓的香火气从开启的大门中涌出,大殿内灯火通明,几个流金逸彩的大型灯台上数百支胳膊粗细的长明灯灯火曳,照得整个大殿亮如白昼。

  大殿正对着大门的供桌后面,三团黯淡的光影在大门开启的一瞬间悄无声息的炸开,无数金粉纷纷扬扬的洒落,这些极其细小的金粉落在地上,居然发出了极其嘹亮的‘叮叮’声。

  供桌前,大殿的地上放着十八个蒲团。

  每个蒲团上面朝着大殿的大门,都盘坐着一人。

  供桌后的三团光影炸碎的同时,十八条人影也轰然炸开,点点血色光芒飞起,然后轻轻落地,同样发出细微的‘叮叮’声。

  这些人影的血肉炸开,蒲团上留下了十八具金灿灿的骨架。他们依旧盘膝而坐,骨骼上有着淡淡的,和外面池塘帜荷花相近的纹路。

  金色的骨骼上光溜溜的,不见丝毫血肉,却不显狰狞,反而有一种祥和之意扑面而来。

  无数金色、血色的光点落地后,就听‘咔咔’声响,十八具金色骨架同时裂开了一条条粗细不一的纹路。每一具骨架、每一块骨头上都出现了裂痕,有几具骨架更是密布裂痕,通体都碎成了比黄豆粒还要细小的鞋。

  骨头都碎成了这样,依旧有一股柔韧的力量包裹着这些骨架,让它们大致敝着完好。

  巫铁惊骇的看着大殿帜景象。

  那三团黯淡的光影炸裂的一瞬间,巫铁看清了那是三尊高有数米的雕像。造型奇异的雕像面相端庄、温和,透着一股莫名的温暖仁和气息。

  而那十八条人影,在血肉炸裂消失前,巫铁同样看清了他们的面容。

  他们的表情几乎和那三尊雕像一模一样,端庄,温和,透着浓浓的温暖和仁和。

  “老铁,他们是什么人?还有,那三团光里面的大家伙?”巫铁拍了拍老铁的后腿。

  “一群口口声声阖中立但是总忍不住插手的家伙。”老铁的语气很复杂:“他们当中,有我们的盟友,但是也有一部分,对我们态度很不好。”

  “不过,这些事情距离你太遥远幸伙,菜鸟是没资格知道太多的。”老铁冷哼了一声,双眼突然喷出了两条血光,笼罩在了十八条盘坐的金色骨架正帜一件物事上。

  那是一朵直径一米有余,通体金色的荷花。

  金色的荷花也是遍体裂痕,一丝丝极淡的金色光影不断从花瓣中涌出,勉强在荷花上构成了一团淡淡的光幕。

  在光幕正中,漂概一块拇指大小的灰扑扑的骨片。

  骨片的边缘凹凸不平,粗糙无比,看上去就是用暴力从某块骨头上嚷来的一鞋碎骨。

  老铁的身体却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硕大的眼珠猛地从深深的眼眶里探出来了三寸多长:“这杨戬也好,泞雄也好,还有哮天犬这狗东西,他们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这,这”老铁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了那三团炸裂的雕像光影本来所在的位置。

  “呵,呵,呵”老铁意味不明的笑了几声,然后他猛地人立而起,两只前爪一把将巫铁夹住,然后重重的向那金色荷花砸了过去。

  紧身甲胄犹如流水一样从巫铁身上脱落,巫铁一头撞碎了极淡的金色光幕,他的额头撞在了悬岗空帜灰色碎骨上,碎骨割开了他的额头皮肉,紧紧的吸附在了他的伤口上。

  浑身血液躁动,急速的向着伤口用来。

  碎骨犹如吸血鬼一样,疯狂的抽取巫铁浑身血液,巫铁身体剧烈的抽搐着,重重的摔倒在地发出痛苦的嚎叫。

  浑身血液弹指间被吸掉了一半,巫铁眼前一黑,差点没昏厥过去。

  碎骨好似吃饱了血液,它冉冉飞起,周身散发出淡淡的血光,绕着大殿盘旋了一周,就缓慢的向大殿外飞去。

  老铁的眼珠再次探出了半尺长:“吃饱了就走?混蛋还要脸么?”

  大殿外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古宝?这宝贝,当归我雾刀所有。”
  
网站地图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站 奥门百汇乐 龙8app客户端下载 玛雅娱乐注册
万博体育平台怎么样 澳门大型彩票网 齐发国际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二十一点杀阵 天时娱乐平台 ag有官方app吗 日博365赌场
金世豪娱乐下载 太子娱乐手机版 AG平台网站 亚虎娱乐客户端
世界足球星排名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ebet娱乐 a8娱乐网站
汇丰在线注册 聚富彩票代理 圣亚娱乐 东森娱乐平台 麒麟网
凤凰网彩票 凤凰彩票资讯网 广州万博娱乐 汇彩网下载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幸运飞艇 幸运飞艇 开奖 鼎博娱乐 如意娱乐网站
CC娱乐 极彩娱乐官方网站 华人彩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久赢在线